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364】想讓我死麼?  
   
【364】想讓我死麼?

是夜.

天空,像是被塗上/了一層厚重的墨汁.

月亮,早已隱匿不見,天空,更是找不見一顆星星.

整個世界沉悶的讓人感覺有些透不過氣.

夢園里,還是一樣的燈火通明,宛若白晝.

主樓客廳里,傭人全然不見,只有涼薄與沐凡面對面而坐.

"涼子,你和喬/姐怎麼會想到約我來夢園啊.是有什麼事麼?"沐凡看著對面正在玩著手機的涼薄,問道.

只是這樣看著這個男人的臉,她都會心跳加速.

她愛他,愛的無可救藥.

涼薄抬起頭,看著沐凡那張清純到了極致的臉,蹙眉,道:"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她的皮囊,還是原來的皮囊,只是,她的靈魂,早已腐爛.

沐凡點頭,沒有再話.

"叮……"

伴隨著電梯門開的聲音,一陣此起彼伏的腳步聲,在客廳里盤旋開來,縈繞在沐凡耳邊.

沐凡扭頭,循聲望去.

當她的目光觸及到那快步朝她而來的喬薇薇與孫然時,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兒.

一雙清澈的大眼睛,籠上/了一層濃濃的恐懼與震驚.

孫然不是死了麼?她怎麼會在這里?

沐凡伸手,抓著自己狂跳不已的心,回過頭,又將目光定格在了涼薄那張冰冷的臉上.

沐凡怎麼也不會想到,今天,涼薄約她過來,是因為孫然.

涼薄蹙眉看著她,狠咬著牙根,悄然將她又驚又恐的表收進眼底.

喬薇薇拉著孫然,快步走到涼薄身邊,坐了下來.

"沐凡,薄爺已經知道了所有的真相,你可以不用再裝了,你我的通話記錄,以及通話錄音,還有你與樓竹之間的親/密照片,密謀往喬/姐車上放定/時炸彈的證據,我全都交給薄爺了……"孫然坐在涼薄與喬薇薇中間,看著沐凡冷冷開口.

看著沐凡的表,孫然真是感覺非常解氣.

這個刹那,沐凡的大腦幾乎是一片空白的.

沐凡深知,自己完蛋了.

她也知道自己苦心在涼薄面前經營的美好形象,已經徹底毀了!

沐凡深/吸/一口氣,咽了口口水,然後轉身,顫/抖走到涼薄的身邊,半跪在地,抓著涼薄的手,道:"涼子,孫然她是胡的,我沒做過那些事,孫然冤枉我.真的……她冤枉我.她那些證據,肯定都是偽造的……!!你相信我!!!你相信我!!!"

涼薄冷睨著她,始終保持著沉默,一雙眸,漸漸變得猩.

喬薇薇冷/哼,從孫然的包包中取出了牛皮紙袋……

她冷笑,直接將袋子丟在了沐凡的頭上,道:"罪證確鑿,你還狡辯,沐凡,做人別太不要臉了!"

看著地上的東西,沐凡冷哼,下巴輕抬,看著喬薇薇,臉色瞬間發生了改變.

沐凡知道自己在劫難逃.

沐凡彈簧般起身,冷睨著面前的三個人,擦了擦淚,道:"好,我承認我的確指使孫然做壞事了,把孫然推下懸崖的人也是我,往喬薇薇車上放炸彈的還是我……甚至,以前我還指使過喬茉/莉去做壞事,喬薇薇你不知道吧?之前,你妹妹喬茉/莉對你做的那些壞事兒,也都是我指使的……!"

沐凡的話,讓在場的三個人心下一驚……

涼薄猛地抬頭,猩的眸定定看著沐凡淚如雨下的臉,道:"沐凡,你現在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

這樣的沐凡,讓涼薄感到陌生.

沐凡苦笑,目光里滿是悲傷.

"我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還不是你那個媽媽麼?如果當初她不害我,如果當初,她讓我跟你好好在一起,我會變成現在這副不人不鬼的樣子麼?我這麼做都是為了什麼?還不是因為愛你麼?還不是因為我/想/得/到你麼?涼子,人人都可以指責我,辱罵我,唯獨你不可以,你沒有這個資格!因為,我所做的這一切全都是因為你!因為你的媽媽!!!你沒資格指責我!!你沒有資格!!!"沐凡字字句句擲地有聲,淚水,洶湧澎湃.

到最後,沐凡幾乎都是用吼的.

如果不是太愛他.

她怎麼會/做/出那麼多恐怖的事來?

呵……

他眼神里的冰冷,對沐凡來就像是一把刀,一把殺人不見血的刀.

"沐凡,你這愛太恐怖!"涼薄冷冷看著沐凡,眉頭深鎖.

沐凡笑,心,瞬間被他的眼神,割了個粉碎.

"哈哈,之所以恐怖,是因為我愛你太深,五年前,我是多麼好的一個姑娘,我單純,善良,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害人,我的世界只有你一個,我一心以為我會跟你永遠幸福地在一起,可是,就在你我訂婚之前,你的媽媽,偉大的千芳女士她親手毀掉了我所有的幸福!!如果沒有你媽媽,我不會墜/崖,不會失憶,不會認識樓竹那個惡心的老頭子,不會跟他發生那麼惡心的關系,你也不會愛/上/喬薇薇,我更不會變成這副恐怖的模樣!"到最後,沐凡的聲音已經嘶啞.

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五年前的那個夜晚.

如果沒有五年前的事,所有的悲劇,都不會發生!

看著這樣崩潰的沐凡,涼薄的心,狠狠地抽了一下.

他承認,沐凡之所以會變成這樣,他的媽媽,占了絕大多數的原因,但這所有的一切都不能成為她傷害別人的理由.

喬薇薇抬頭,對/上/沐凡的眸,冷冷開口:"可是,這一切跟我有關系麼?你為什麼要遷/怒于我?沐凡,別拿所謂的愛,來當你的遮羞布!"

沐凡的經曆,喬薇薇雖然不是一點也不同,但是,她做過的那些事,著實讓喬薇薇無法原諒.

"因為你霸/占/了我的男人,所以,我就特別恨你!所以就要殺了你!"沐凡撕心裂肺地大吼.

聲帶,好似撕/裂了一般,一股血腥味,在她口腔里蔓延.

"是你的男人愛上/了我.不是我霸占了他……別TM一直拿五年前事兒.命不好,不能怪別人!"喬薇薇冷冷看著她的臉,一雙眼睛,越發的冷漠.

喬薇薇的話,讓沐凡怒火中燒.

沐凡仰天大笑,如同一個走火入魔的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過之後,沐凡用那猩的眸子,死死鎖著喬薇薇的臉,動了動唇:"喬薇薇,你別太得意,沒准有一天,你也會跟我一樣下場淒慘!"

"你放心,永遠也不會有那麼一天!"喬薇薇自信地著.

沐凡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看了看喬薇薇,又看了看孫然,然後,將目光定格在了涼薄的臉上,道:"你想怎麼處置我?"

完,她又笑了,那笑容,蒼白中,透著幾分絕望.

涼薄點了一根煙,抽了一口,然後起身,走到她面前,一只手,鉗住她的下巴,看著她,道:"沐凡,每個人都應該為自己做過的事付出該有的代價."

涼薄冰冷而又深邃的目光投/She/在她的眼睛里,卻刺痛了她的心.

沐凡/擦/了/擦/眼淚,撥開他/鉗/在自己下巴上的手,看著已經站在門口的幾名帶槍保鏢,心下一沉.

"所以,你要/我死麼?想讓他們殺死我?"這一瞬間,她的心,瞬間跌落了谷底.

死這個字,像石頭,生生敲在了涼薄的心上.

涼薄谷欠又止,一個'是’字哽在喉嚨里,怎麼也不出來……

眼前的這個女人,曾陪她走過了無數春夏秋冬曾帶給過她無數美好的回憶,曾經驚豔過他的青春年華.

如果,真的要她死在他的面前的話,他怕是做不到的.

即便,她是罪大惡極的.

涼薄深/吸一口氣,手,緩緩伸向了腰間……

在他的指尖即將觸/碰/到/腰/間的槍時,沐凡立即輕點腳尖,整個人立即如同飛鳥一般騰空而起……

沐凡在空中一個三百六十度旋轉之後,雙腳,毫不留朝涼薄踢了過去.

涼薄敏捷閃躲,腳尖瞬間脫離地面.

空中,兩個人你踢我躲,你打我閃,坐著各種/高/難/度動作……

到最後,沐凡還是被涼薄/掐/住了脖子,然後與他一起落回了地面.

保鏢們站在門口,看著這一切,卻都不敢做任何行動,因為,他們沒有收到涼薄的指示.

"咳咳……你真/要殺我?"沐凡一改剛才的凶狠,換上/了一張可憐楚楚的皮囊.

涼薄蹙眉,取下腰間手槍,單手上/了膛……

冰冷的槍口,對准她的眉心,修/長/的食指,緩緩靠近扳機……

孫然緊/緊/抓著喬薇薇的手,心仿佛提到了嗓子眼兒.

孫然定定看著涼薄與沐凡的位置,屏氣凝神,等待著涼薄的下一個動作……

相較于孫然的緊張,喬薇薇卻淡定的好像女王……

喬薇薇坐在那里,認真看著眼前的一切,手指,輕點著大/腿……

上篇:【311】有了媳婦兒忘了娘     下篇:【313】你是傻男人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