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365】說一聲再見  
   
【365】說一聲再見

"嘭!"

震耳欲聾的槍響,在巴洛克風格的大廳里回旋.

那聲音瞬間撕開了墨黑的夜色.

"啊……"

伴隨著沐凡的一聲尖叫,冰冷的子彈,瞬間飛向了華麗的歐式大吊燈……

"嘩……"瞬間,吊燈四分五裂,水晶渣子儼如雨滴一般洋灑落地.

水晶燈驟然熄滅,只留著其他燈,散發著微弱的光……

世界,不再似剛才,那樣明亮.

孫然倒吸了一口冷氣,看了看身邊的喬薇薇,沒敢話.

喬薇薇輕點著大腿的手驟然停滯,雙手,緊/緊/攥/成了拳頭.

涼薄不殺沐凡,這是喬薇薇意料中的事.

她冷/哼,卻並沒有話.

她想看看,涼薄接下來准備怎麼辦!

喬薇薇下巴輕抬,斜睨著前面對峙中的涼薄與沐凡,穩若泰山,高貴,清冷.

"涼子,到底,你還是舍不得我……"沐凡笑,那笑中帶著幾分得意,眼神里,閃過一絲異樣的光彩.

他可以對任何人狠心,但她知道,對她,他永遠不可能真的狠下心.

他可以忘掉她這個人,但是,她這個人給他留下的那些美好鮮豔的記憶,他是不可能忘就忘的.

他更不可能真舍得一槍崩了她.

涼薄冷冷看了沐凡一眼,繼續掐著她的脖子,朝門外的保鏢擺了擺手.

保鏢們隨即魚貫而入,在涼薄與沐凡面前站成一排,恭敬頷首,異口同聲:"薄爺!"

"把她給/我送到警/察/局,還有把她的那些罪證全都交給警察,讓他們依法辦理!"涼薄冷聲命令.

"涼子……你,要把我法/辦?讓我蹲/監/獄?"沐凡蹙眉,看著涼薄,淚光閃閃.

"犯了錯,就要接受法律的制裁!"涼薄冷/哼.

兩名保鏢快步上前,為沐凡戴上/了手銬,腳銬.

涼薄閉上雙眼,將沐凡交給保鏢們後,直接轉身,走到了喬薇薇的面前,坐了下來.

喬薇薇冷哼,看著被保鏢們快速抬出的沐凡,眼底的眼色,越發的深了.

"我就知道,你不會真要了她的命,呵呵,法律制裁,薄爺,你這麼遵紀守法,你爸媽知道麼?"喬薇薇冷哼,快速進了電梯.

"薄爺,既然沒事了,那我就先走了."孫然起身,看著涼薄,道.

時過境遷,再這樣看著涼薄,她的心底,再無曾經的波瀾,心,再也不會因為這個男人而跳動.

涼薄朝她擺了擺手,然後,快速進了電梯.

看了看自己曾經生活過的地方,孫然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而後,快速走了出去.

夢園門口,宙斯手拿香煙,倚車而立,明亮的路燈,為他的銀發,鍍上/了一層橙色的光圈.

"事辦完了?"宙斯抽了一口煙,看著門口,那正被保安強制往轎車里塞的沐凡,問道.

"我以為,薄爺會殺了她,結果,並沒有……"孫然苦笑.

"你希望她死麼?"宙斯問,一雙滿是邪惡的眸子,細細打量著孫然的臉.

孫然點頭,撫了撫一頭清爽的短發,笑道:"希望,像她這種人,非常該死.其實,我也很該死."

宙斯意味深長地看了孫然一眼,而後,為她拉開了車門:"既然,塵埃已落定,那我明天就把你送回夜的身邊."

孫然坐到了副駕駛位置上,看著宙斯,道:"那你呢?"

"繼續做一個隱者."宙斯冷笑,而後關上車門,從另一邊上/了車……

夢園,臥室.

臥室里,喬薇薇獨自站在落地窗前,塗著鮮色指甲油的雙手,死死抓著那欄杆.

她知道,涼薄與沐凡之間曾有過很多刻骨銘心的記憶.

她也知道,涼薄舍不得殺沐凡這是人之常.

但是,她心里就是不舒服.

不舒服的原因,還是因為,涼薄心底對沐凡的那一點在乎.

或許,她真的是一個極端的完美主義者吧……

她不喜歡自己的愛里,存在任何的瑕疵.

轉身,喬薇薇拿起Chuang頭桌上的迷你遙控器,朝著牆壁上的槍室暗門,按了一下……

暗門緩緩而開,一縷淡橙色的光線,自門內投/She/而出.

放下遙控器喬薇薇快速進了槍室……

戴上護耳,以及眼罩,她快速從牆上取出了一把精致的銀色/手槍……

槍口對准色靶心,她蹙眉,一下一下地扣動扳機.

涼薄靜靜站在門口,看著她,倚門而立,目光深邃.

淡橙色的目光映照在他宛若神賜的五官,為那張臉籠罩上/了一層讓人看不透的複雜.

槍聲戛然而止.

喬薇薇倒吸一口氣,轉身,看著涼薄,將槍對准了他.

涼薄一身淡然,依舊依舊保持著原來的姿勢,眼波平靜.

看著涼薄淡定的樣子,喬薇薇蹙眉,嘴角輕輕揚起一抹冷漠餓弧度……

"嘭……"她快速扣動扳機……

伴隨著一聲/巨/響,冰冷的子彈與涼薄的脖頸擦身而過,深/深/嵌/入了木質門框……

只差一點點,那子彈就會穿透他脖子上的大動脈.

涼薄依舊一副穩若泰山的樣子,儼如君臨天下的帝王,帶著一身的沉穩與淡然.

"不怕,我殺了你麼?"

"你舍得麼?"涼薄站直了身子,一步一步走到她的面前.

修長的手指輕/喔/住/她拿著槍的右手,稍一用力,她手中的槍瞬間墜/落在他的手心……

"呵……"喬薇薇冷笑,快速/抽/回自己的手.

她的心中,還憋著一口氣.

涼薄低頭看著她,目光幽深.

這個世界上,敢這樣跟他話的女人,喬薇薇是唯一的一個.

他霸道地長臂一伸,將她攬入懷中.

她掙紮,他卻越發用力,絲毫不容許她動彈一分一毫.

她感覺自己下一秒,似乎就要在他的懷抱里窒息.

"放開我!"喬薇薇冷聲著.

涼薄,卻依舊一副雷打不動的模樣.

"放開我!!!"喬薇薇再次開口,踮起腳尖,牙齒,狠狠咬住他的脖頸.

血腥味,在她口腔里蔓延,她,咬的越發用力……

他蹙眉,痛呼一聲,慢慢松開了她,雙手扣在她的雙肩,看著她,道:"還在為我的下不了手,而生氣?"

"對!"喬薇薇直不諱.

舌尖/舔/淨/唇/邊的專屬于他的鮮血,她生生將那帶著血腥味的液體/咽/了下去.

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感覺莫名的委屈.

她在乎的不是他殺不殺那個女人,而是他心底,對那個女人僅存的那一絲別人無法撼動的在意……

她知道,自己有些無理取鬧,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當一個人,太過于在乎一個人的時候,她的表現,往往都是有些極端的,就好像她……

"我道歉."他的語氣軟了軟,捧著她的臉,動了動唇.

"呵呵……"喬薇薇冷笑,推開他,直接步入了浴室.

鎖上門,她直接快步走到了浴缸前.

看著浴缸前那一副他親手為她繪制的油畫,她的眼神,漸漸變得複雜.

看著畫中那個一身粉紗,站于金絲籠中的自己,她搖了搖頭,然後,放好了一浴缸溫水.

褪下/身/上/的衣衫,她慢慢將自己沒/入/了金色/巨/型大浴缸.

一只手,抓著浴缸壁,她慢慢輕闔上/了雙眸.

洗了個澡,冷靜了一會兒後,她披著浴巾,再次回到了臥室.

臥室里,彌漫著一股厚重的煙味.

空氣似乎已經凝結成塊.

看著站在落地窗前的他,喬薇薇快步走到了他的身邊……

"你一定覺得我很怪吧,明明你已經把她/送/進監獄了,我還不依不饒,不但對你開槍還咬/了你……"喬薇薇笑,拿過他手中的煙,抽了一口.

涼薄搖頭,隔著薄薄的煙霧,側過臉,看著她,搖了搖頭.

她心里想的什麼,他全都懂.

"或許,真的是我太在乎這一份感了吧.感覺自己已經快要漸漸地迷失自我了,我覺得,現在的我,已經不是我了."喬薇薇無奈,又抽了一口煙.

"女人,對不起,以後我們兩個人,好好地,嗯?"涼薄溫柔地撫了撫她的臉,道.

喬薇薇點頭.

他從/後/緊/緊/抱/住了她……

兩個人之間,陷入了沉默……

翌日.

咖啡廳.

陽光,透過落地窗慵懶地散進咖啡廳的各個角落.

清晨與中午交接的時間,咖啡廳里,沒什麼人.

靠窗的位置上,喬薇薇與黑超遮面的孫然二人面對面而坐,兩個人的臉上,各自帶著不同的表.

喬薇薇冷冷睨著孫然,攪動著杯中咖啡,道:"你我共同的敵人已經倒下,你今天找我,還有什麼別的事兒?"

孫然笑,搖了搖頭,道:"沒什麼別的事兒,只是,下午要回英國我想跟你道個別.一聲再見."

"還是一聲永別吧.我不想跟你再見.即便,你給了我證據,幫我解決了沐凡……我對你的恨意,還是存在心底."喬薇薇放下咖啡勺,然後,抬眸,看著孫然的臉.

黑超之下,孫然的眸子,暗了暗.

孫然起身,拿起椅背上的香奈兒菱格包,然後,道:"我走了,祝你和涼薄永遠幸福."

喬薇薇起身,冷豔一笑,道:"謝謝……"

孫然笑,轉身,快速往門外走.

門口,孫然頓住了步子,扭頭,又一次將視線落在了喬薇薇的臉上……

上篇:【312】我不是東西     下篇:【314】感覺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