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366】該有的代價  
   
【366】該有的代價

"還是那一句話,對不起……"完,孫然便快步離開.

喬薇薇看著她的背影,心,又軟了軟.

坐下來,她並沒有直接離開,而是慢悠悠地品起了咖啡.

*…*

英國倫敦.

白色的私人飛機,穩穩降落在倫敦某私人停機坪.

停機坪上,一身白衣的樓夜,嘴角帶笑,靜靜注視著那艙門.

艙門緩緩而開.

孫然與宙斯一前一後出現在了樓夜的眼前.

樓夜雙手放進褲子口袋,眼神,因為觸及到孫然的身影而更加柔和了幾分.

孫然蹦蹦跳跳跑下飛機,直接飛奔到了樓夜的面前.

張開雙臂,她緊/緊/抱住了他,貪婪地呼吸著他/身/上/那淡淡的香氣.

那是專屬于他的味道.

宙斯淡定地走下了飛機,看著緊/緊/抱在一起的兩個人,道:"我的任務完成了,我該走了……"

"宙斯……"樓夜忙松開了孫然,將視線落到了宙斯的身/上.

宙斯撫了撫一頭銀白色的頭發,看著樓夜,道:"想謝謝什麼的就免了吧.走了,有事隨時找我……"

完,宙斯便轉身,上/了打頭的一輛黑色寶馬……

寶馬車開走後,樓夜又緊/緊抱住了孫然,道:"然,好想你."

所謂,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孫然抱著他,笑:"我也是."

兩個人/上/了車後,便回到了樓夜位于市中心的別墅.

車子穩穩停在別墅門口……

看著前面的那輛黑色的卡宴,樓夜蹙眉……

他的父親來了.

怎麼,是來興師問罪的麼?

因為,他們把他的女人合伙送進了監獄……

保鏢下了車,為樓夜孫然拉開了車門……

樓夜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拍了拍孫然的肩膀,然後與她一起下了車.

看著前面的黑色卡宴,孫然道:"樓叔叔來了吧……這好像是樓叔叔的座駕."

"呵呵,是……"樓夜笑.

正好,他也有很多話,要對他這個父親.

他想,他需要好好跟自己這個父親談一談了.

門外的保鏢們對著樓夜恭敬頷首之後,為樓夜推開了虛掩的大門.

樓夜拉著孫然的手,便與她腳步一致地進了門……

客廳里,氣氛相當沉重,傭人,全然不見.

樓竹獨自坐在茶幾前,定定看著入口的位置,面色冷峻.

空氣,好像已經凝固了一般.

樓夜與孫然進門換了鞋後,便在樓竹陰冷目光的注視下,走到了他的面前,坐了下來.

樓竹的眼神,讓孫然感覺害怕.

相較于孫然的恐懼,樓夜卻是相當淡定的……

"樓夜,孫然,你們不覺得需要給/我一個解釋麼?"樓竹冷聲開口,咬牙切齒的聲音,打破了一室的甯靜.

"爸爸,在我跟您解釋之前,您是否也要先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您明知道我很愛孫然,為什麼,為了那個女人,要置我于不顧?您有沒有想過,殺死然以後,我該怎麼辦?"樓夜抱怨,心里的委屈,逆流成河.

樓竹冷冷看著孫然,道:"因為,如果你的女人不死,我的女人就要倒黴……"

呵呵……呵呵……

樓夜,在心中冷笑.

樓竹的話瞬間化作了千百只螞蟻,瘋狂啃食著他的心髒,疼的讓他快/要/窒/息……

他的父親,就是這樣在乎那個女人,在乎到,可以為了那個女人做任何的事……

"呵呵……爸,做人不要太自私……"樓夜冷笑.

"我一直都是一個自私的人,雖然我理解你愛孫然的心,我也對你的心感同身受,但,當我得知沐凡可能會因為這個女人身處危險境地的時候,我別無選擇……"

樓竹把這一切都的理所當然……

他這理所當然的態度,卻讓樓夜傷透了心.

"……"樓夜苦笑,竟然無以對,他真的很無奈.

一旁,孫然用力抓著樓夜的手.

看著這樣的樓竹,孫然只感覺,他很恐怖,感覺,他就像是一個走火入魔的人……

這樣的樓竹,要讓她想到了當初的自己,曾經,她為了涼薄,何嘗不是這樣的瘋/狂.

"現在,你該給/我解釋一下了樓夜!我真是沒看出來,你還學會撒謊了……不止聯合我派去的殺手一起騙我,一起演戲,甚至還暗中幫孫然收集證據,你真行啊!真是我的好兒子啊!"樓竹越越覺得生氣,到最後,近乎咬牙切齒.

"沐凡做了那麼多壞事,她到現在這個地步,都是罪有應得,每個人都該為自己的行為付出該有的代價,不管她是誰,都一樣!像她那種人,如果不送監獄,只會繼續在世界上害人!"樓夜冷聲道.

"我真是白養你了,字字句句,都幫著外人!你們認為,送她進監獄,就有用麼?"

"爸爸,您最好,別亂動什麼別的心思,對于您與沐凡的關系,涼薄心知肚明,他也知道您幫著她往喬薇薇車上放炸彈的事兒,要不是孫然找喬薇薇在涼薄面前為您求,您早就完了,如果,沐凡被誰不心救出監獄的話,那薄爺一定會知道,那個人就是您,雖然樓氏也不差,但到了涼氏面前,什麼都算不/上,您根本沒有跟涼薄抗衡的能力麼?樓夜繼續著.

樓夜的話,讓樓竹的臉,漸漸變得扭曲……

雖然,他承認,樓夜的都是對的,他的確沒能力跟涼薄抗衡.

但是,這話,還是不該從樓夜的嘴里出來!

樓竹倒吸一口氣,起身,快步走到樓夜面前.

一只手,狠狠掐著樓夜的脖頸,道:"樓夜,如果你不是我的兒子,你現在已經斷氣了……"

樓夜笑:"可惜,我就是你的兒子…你唯一的兒子……對了,我還想跟你了,涼薄為了防止別人劫獄,已經讓警方把沐凡押送到秘密監獄了,至于那個秘密監獄在哪兒,誰也不知道.我想,很快沐凡就會被判刑了吧?像她這種節嚴重的,最少也得判個十年八年吧?"

樓夜的話,更加加重了樓竹心中的怒氣……

秘密監獄……

涼薄居然來這一招!!!!!!

樓竹倒吸一口氣,掐著樓夜脖子的力度,驟然加重……

一旁,孫然驚恐地看著這一切,淚光閃閃:"樓叔叔,您不要這樣,您放開樓夜,您再這樣,他會被掐/死的……我求求您了快/松/開/他吧,他可是您的兒子.您別這樣~!!!"

"咳咳……"樓夜輕咳,強烈的窒/息感,讓他感覺,大腦一片空白,一張帥氣的臉,染/上/了一層蒼白的顏色……

在他窒/息之前,樓竹冷冷松開了他,斜睨著他的臉,道:"你給/我記著!"

有那麼一瞬間,樓竹真的很想把這個吃里扒外的兒子給活活掐死.

可是,到底是他的兒子,再怎麼恨,他也下不去手……

樓夜無力地靠著沙發,大口大口喘息,脖子,早已被樓竹印/上/了兩道青紫色的指印……

"我記著呢,爸爸,無論如何,我還是那一句話,沐凡,就是罪有應得!"

樓夜的這句話,又一次加重了樓竹心里的火氣,樓竹站在原地,猩的眸子死死鎖著他的臉,氣喘籲籲……

這是這麼多年來,他們父子二人第一次爭到臉脖子粗.

以前,即便樓夜執意不肯踏足公司,樓竹也從來都不曾這樣對待過樓夜!

樓夜蹙眉,起身,拉著孫然的手,轉身,谷欠往樓上走……

樓竹冷哼,拿過腰間的手槍,上/了/膛……

槍口對准孫然的身子……

他狠狠咬著牙根,扣動扳機……

"嘭……"

一聲巨響,在客廳里回旋,冰冷的聲音,將整個世界冰封.

金色的子彈,飛速嵌入孫然的心髒……

在樓夜還沒來得及反映的時候,孫然已經倒在了地上……

鮮的液體,自她的Xiong/口/噴/濺/而出,形成妖豔的血色噴泉……

孫然癱軟在地上,蒼白的手,用力捂著那不斷/噴血/的地方……

鮮的液體,自她的指尖緩緩流淌……

一瞬之間,血流成河……

看著地上的孫然,樓夜只感覺大腦一片空白.

"……然……"

樓夜了眼.

"樓……樓夜,我好疼……!"

孫然哽咽,她的世界好像瞬間安靜了下來,安靜到連自己的呼吸聲,她都可以聽得一清二楚……

自己的粗喘聲,在耳邊響起,一聲一聲,像極了死神的腳步聲……

"孫然,你傷了我的女人,你就該付出該有的代價!"樓竹站在原地,朝著孫然冷冷開口……

"爸,您簡直是個瘋子!"樓夜低吼,快速蹲/下/身/子,直接將孫然橫抱起……

他瘋了一般地抱著孫然沖出了門,腳步所到之處,盛開起一朵朵妖豔的血蓮……

淚水,模糊了他的視線.

她蒼白的臉,不斷淌血的傷口,深/深/刺/痛/了他的心……

上篇:【313】你是傻男人麼?     下篇:【315】能快樂一秒是一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