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367】蛇蠍心腸  
   
【367】蛇蠍心腸

樓竹站在原地,看著樓夜的樣子,蹙起了眉頭.

收好槍,樓竹看了看不遠處那一灘一灘的血,面色漸漸暗沉了下去.

深/吸/一口氣,他閉了閉眼,然後,轉身,拄著寶石拐棍離開.

腳步,因為傷心,憤怒,而蹣跚.

樓氏私人醫院.

急救室外,樓夜來回踱步,精神,接近崩潰的邊緣……

害怕,焦慮,著急,憤怒,怨恨,各種感覺不斷地撕/扯/著他的心髒.

他感覺自己真的快瘋了!

垂落在身側的雙拳,緊/緊/攥在一起,一雙猩的眸子淚光閃閃……

身/上,斑斑駁駁的血跡,還在散發著濃濃的腥味.

那氣息,時時刻刻都在提醒著他,孫然中槍的畫面,有多麼的慘烈.

父親樓竹冰冷的眼神縈繞在腦海,揮之不去……

孫然倒地的畫面,不斷在他眼前回放.

"啊!"他低/吼,雙拳狠狠砸向了那雪白的牆壁.

一張臉上,籠著一層與他氣質嚴重不相符合的憤怒.

他的爸爸,為了沐凡,竟然狠心地用槍打了他最愛的女人!

一顆心,Ya/抑到快停止跳動.

高跟鞋與地面摩/擦的聲音在走廊的那一頭響起.

樓夜不用看都知道,來的一定是他的母親任潔.

他慢慢地蹲下了身子,整個人癱/坐在地上,頭一下一下撞擊著冰冷的牆壁.

牆壁上的寒冷,透過額頭蔓延至心髒,像是下一秒,就能夠將他的心髒冰凍……

樓夜的身後,任潔頓住了步子……

看著他這樣的模樣,任潔的心里,只有疼痛.

她緩緩蹲了下來,一只手護住他的額頭,而後輕輕將他放在自己的懷中,讓他的頭,靠在自己的肩膀……

"別墅的保鏢給/我/打電話了,他們你爸爸在你那發了一頓瘋,還朝孫然開了槍……"

任潔一下一下輕/撫/著樓夜的發絲,道.

樓夜蹙眉,一雙猩的眸子,漸漸變得冷漠……

"他真的太過分了!"

"你也有不對的地方.為什麼要為了一個孫然,跟你爸爸對著干?你明知道,他很在乎沐凡,為什麼,非要觸碰他的底線……"

"我只知道,如果,我不讓沐凡倒黴,那我的然就會倒黴,而媽您永遠也過不/上/好日子!"

以前,對于沐凡插足父母的婚姻,他對沐凡更多的感覺是討厭,但並沒有到達厭惡或者憎恨的程度,因為,沐凡並沒有做出威脅母親生命的事兒.

但是,自從他與孫然從鬼門關走了一遭以後,對于這個女人,他是咬牙切齒的,因為她差點害死他最愛的女人.

"然如果能夠救過來,怎麼都好,如果救不回來,那我就跟他斷絕父子關系!"

樓夜冷冷推開任潔,起身,走到長沙發前,坐了下來,眉間的'川’字,依舊融化不開.

任潔聞,臉上的表,立即冷了下來.

她蹙眉,走到樓夜對面的長沙發上,坐了下來,斜睨著他,道:"你什麼?再一次!"

"我,如果然死了,那我就跟他斷絕父子關系!並且讓他付出該有的代價!"

"你再一次!"

"我,如果,然死了,那我就……"

樓夜話還沒完,任潔便飛快沖到了樓夜面前,揚起手"啪……!"一個火La/辣的巴掌毫不留落在了他的臉上!

樓夜/捂/著臉,看著任潔,沒話……

"把你這句話,給/我/咽/下去,我一天到晚委屈求全,含淚容忍他與沐凡在一起,是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你麼?如果沒有你,我早就跟他離婚了,早就跟他鬧了."任潔指著樓夜,語重心長地著,身子,不斷地顫/抖.

樓夜豈會不知道母親的良苦用心.

可是他就是對那個公司,那些肮髒的交易沒有興趣……

多少人,因為黃/賭/毒/妻離子散,家庭破碎……

可是,這世界上最/肮髒的勾當,偏偏他們樓氏都有涉及……

這樣的集團,他不想接手,他不想變成,毀別人幸福的劊子手.

"可是,媽,我早就了,我對公司沒興趣……!"

"啪!"重重的巴掌,又一次落/上/了樓夜的臉……

左右臉,瞬間,腫/的通.

樓夜看著任潔,蹙眉,沒有再話……

"你給/我閉嘴,你是樓氏的太子爺,你就該擔負起守護樓氏的責任!"任潔/按/捺/心里的怒火,強/Ya/著聲線,冷聲著,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

"……"

樓夜不再話……

他現在,沒有過多的心,去跟任潔討論這些東西……

眼前,最重要的是孫然……

急救燈,驟然熄滅.

急救室的門,緩緩而開.

樓夜彈簧般起身,快步走到了急救室門口.

任潔,緊隨其後.

樓夜深/吸一口氣,看著醫生,心翼翼,問道:"怎……怎麼樣了?"

醫生緩緩摘下了口罩,看著樓夜,道:"好在子彈並沒打中病人的心髒.我們已經為病人取出了子彈,也止完了血,病人已經脫離生命危險……"

醫生的話,讓樓夜松了一口氣.

沒有打中心髒……

以父親這樣的神槍手來,想打的話,一下就打中了.

所以……

父親並沒有打算,要孫然的命.

樓夜長長地松了一口氣,向後退了一步,嘴角,終于露出了一絲微笑……

剛剛,在外面等著的時候,他的腦海中閃過了無數種可能.

他根本不敢想象,如果孫然真的死了,他到底該怎麼辦.

長久以來,他一直活在一個人的世界里,孤單而又寂/寞.

孫然對她來,就是照亮他心的溫暖陽光.

好不容易出現一個與他心心相惜的人,他真的很害怕她會離開.

一片素白的病房里,心跳監護儀不斷發出突兀的'滴滴’聲.

滿布血/腥味的空間里,樓夜蹙眉坐在Chuang邊,心疼地/輕/撫/著孫然那蒼白的臉.

一個時後,孫然的意識,漸漸複蘇.

睜開眼睛,看著眼前一片素白的世界,看著樓夜那帶著微笑的臉,她總感覺這一切有一些不真實.

她沒有死……

她竟然,沒有死.

"樓夜……我以為,我會死."孫然看著樓夜的臉,不知怎的,心里,總覺得有些想哭.

樓夜用手背/輕/蹭/著她的臉,道:"嗯,他,沒打算要/你的命."

孫然倒吸一口氣,動了動蒼白到了極致的唇瓣,道:"我以為,那一槍,會讓你我永別……"

孫然的話,讓樓夜心下一緊.

他又何嘗不是那樣想的.

"然,等你好了,我們就結婚吧……?"樓夜低聲著.

傷口,在刺痛.

孫然笑,不斷地點著頭.

樓夜的求婚,沒有甜蜜語,沒有鮮花,沒有戒指,只有簡單的一句'然,等你好了,我們就結婚吧’……

偏偏,就是這樣簡單的一句話,惹得孫然熱淚盈眶了.

活到現在,樓夜是第一個願意給她婚姻的男人.

以前在娛樂圈,她也處過不少的男朋友,可是,大家從來都只是玩玩而已,沒有哪一個跟她過想結婚.

後來,她因為涼薄的多金,帥氣,愛上/了他,可是,她與涼薄的婚姻,卻是源于她的威脅.

"樓夜,我以前不是一個好/女/人,你真的願意娶我麼?"

"你以前是什麼樣子,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現在的你是一個善良的好姑娘,這就夠了,然,你的過去我沒能參與,你的將來我會奉陪到底."樓夜深款款地著,那眼神中,無比的誠摯,不帶一絲的閃爍.

以前,孫然總覺得上天對她不公平,但是自從遇見樓夜以後,她才發現,上天對她還是很照顧的.

做過了那麼多喪盡天良的事以後,上天居然將樓夜這樣一個溫暖的人安排到了她的身邊.

孫然沒有話,只是靜靜看著樓夜,淚如雨下……

從這一刻開始,她決心做一個溫暖的女子,執他雙手,與他偕老.

*…*

數日後.

中國V市.

夢園里,因為周楚瑜,涼意,沉醉,秋容,的到來顯得分外熱鬧.

彌漫著淡淡花香味的巴洛克風格客廳里,喬薇薇,甯檬與他們4個人坐在一起,喝著下午茶,聊著天,非常熱鬧.

"真是想不到,沐凡居然會/做/出那麼邪/惡的事來,簡直心理扭曲變/太."涼意交疊著修長的雙/腿,慵懶靠在靠背上,道.

想到沐凡/做/的那些事兒,涼意就/咬/牙切齒.

"變/太/都不足以形容她的壞了好麼?她簡直就是蛇/蠍/心腸,從來都不知道,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有這種歹/毒/的生物存在,雖然,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因為那該死的愛,但也著實可恨."甯檬又道.

"今天,沐凡的判決是不是今天就下來了?"周楚瑜放下果汁,看著身邊的喬薇薇,道.

周楚瑜的話,將眾人的視線都拉到了喬薇薇的身/上.

上篇:【314】感覺不一樣     下篇:【316】誰稀罕關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