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314】感覺不一樣  
   
【314】感覺不一樣

“罷了,既然她意已決,那就讓她自己再做一回主兒吧,況且這次,只要歐向北簽了協議,日/後就算他真的再犯同樣的錯誤,咱們楚榆也不/吃虧,到時候,他的一切都會變成咱們楚榆的。既然阻攔沒有用,不如就隨她去吧。如果再跟孩子僵持下去,怕是要傷了孩子跟咱們的感情了。”周父深/吸/了一口煙,道。

“那倒是……不過,我量他也不敢再做那種事情了。”周母親/昵/地靠在周父的肩膀,嘴角/勾/著一抹得意的笑容……

翌日,周楚榆大清早睜開眼睛的時候,歐向北已經不在。

用力伸了個懶腰,她在熟悉的被/窩/里伸了個懶/腰,然後下了Chuang……

伸手,拉開落地窗上覆蓋的白色窗簾,室內,瞬間由暗轉明。

推開窗戶,清新的早風撲面而來,夾雜著一絲咸咸的味道。

站在她的角度,放眼望去,剛好能夠將山與海的景色盡收眼底。

洗漱過後,她換了一身簡單的淡紫色吊帶裙,便下了樓。

樓下餐廳里,周父周母正面對面吃著早餐,周母正在優雅地往面包上抹著果醬,周父正筆直地靠在椅子上看報紙……

寬/大/的報紙/遮/住了周父的臉,讓人看不到他此刻的表情。

“爸爸媽媽早上好。”周楚榆自然走到周母身邊,坐了下來,道。

周母笑盈盈地看著周楚榆,將抹好了果醬的面包,放到了周楚榆的手中,道:“吃吧。”

周楚榆淺笑,放下/面/包,一本正經地看著周父,道:“爸爸……”

周父聞言,緩緩放下了報紙,對折過後放到了傭人的手中,面無表情地問道:“什麼事?”手打小說網

“謝謝您……”

“咳咳……”周父輕咳,並沒有回應周楚榆的話。

“歐少爺!”

大廳里,此起彼伏的聲音,斷了周楚榆即將說出口的話。

周楚榆聞聲,立即興奮地抬起頭,將目光落到了餐廳入口處……

很快,歐向北的身影便出現在了周楚榆的眼前,他的手上,還多了一份文件。

與周楚榆相視一笑後,歐向北一本正經地走到了周父身邊,道:“叔叔,您要的協議,我一大早已經讓我的律師朋友給我寫好了,而且,也公證過了,絕對具有法律效力,您看看……”

周父聞言,只冷冷看了歐向北一眼,然後從他手中接過了協議。

粗略地看了一眼後,周父將協議放在了一邊,道:“好了,坐下來吃早餐吧。”

“是,是……”歐向北連連點頭,興奮地走到周楚榆的身邊,坐了下來……

“你們打算什麼時候辦婚禮?”手打小說網周母冷著臉,問道。

“等我身上的傷痊愈了就找個時間辦。”歐向北又恢複了一臉的痞笑,整個人神采奕奕……

吃過飯後,歐向北與周父進了書房下棋,周楚榆則跟著自己的母親上/了樓。

臥室陽台上,久不見面的的母女面對面而坐,享受著只屬于她們兩個人之間的時光。

面前,小圓桌上擺著兩杯咖啡,還有一些造型獨特的曲奇餅干。

“楚榆,你真的想好了?”手打小說網周母一邊攪動著杯中芳香四溢的咖啡,一邊看著周楚榆,詢問道。

“嗯,從他拿生命挽回我們感情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經想好了,媽,我相信他……”周楚榆答,臉上寫滿了幸福。

“既然你真的就認定了他,那我跟你爸爸也不好再說什麼了,畢竟這是你的人生,我們該說的也都說了,該/做/的也都/做/了……你這孩子,就是一個倔脾氣,認准了一條路,撞了南牆你都不回頭,這點兒,隨你爸爸。”淺/啜/了一口苦中帶甜的咖啡,周母又道。

周楚榆與歐向北在紐約住了一天後,便回了國。

晚上為了慶祝周父周母同意他們複婚,歐向北特意邀請了涼薄等人來他的別墅吃飯慶祝。

餐廳里,涼薄、喬薇薇、歐向北、周楚榆、涼意、秋容、沉醉,幾個人圍坐在一起,有說有笑地吃著周楚榆的拿手菜。

“哎呀,我這追妻路,真是漫長又苦/逼/啊……涼薄,你小子記住了,一定好好兒對待薇薇,千萬別做什麼對不起她的事兒,否則的話,我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酒後微醺的歐向北慵懶靠在周楚榆的肩膀,看著對面正慢條斯理為喬薇薇剝蝦的涼薄。

涼薄面無表情地將蝦送到喬薇薇唇邊後,優雅拿起手邊的手帕擦了擦手,看著歐向北,道:“你以為我跟你似的……”

“切……”歐向北白了涼薄一眼,然後,便學著涼薄的樣子,快速給周楚榆剝了個蝦,送到周楚榆嘴邊,道:“老婆,啊……張/嘴,吃蝦。”

歐向北這個動作本身沒什麼問題,但是配上那狗/腿的表情,著實是顯得有些雷人……

眾人一臉黑線……

周楚榆紅著臉,快速/咬/住歐向北遞來的蝦,道:“行了,吃/你的飯吧。”

歐向北呵呵笑了一會兒後,乖乖拿起了筷子……

看著周楚榆幸福的樣子,喬薇薇不由地嘴角輕揚,感覺斜對面有一道火/熱的目光正在注視著自己,喬薇薇不由地將目光落到了涼意的身/上……

此刻,涼意正手拿著酒杯,認真地打量著她的臉,像是在打量著一件精美的物件兒。

四目相對時,喬薇薇迅速收回了目光,然後,拿起手邊的紅酒,淺/啜/了一小口。

一旁,涼薄默然看著這一切,一言不發……

晚餐散場後,幾個人各回各家。

車影稀疏的柏油馬路上,沉醉穩穩地開著最新款的黑色寶馬轎車……

透過車內鏡看了一眼車後座正靠在涼意肩膀上睡著的秋容,沉醉道:“意爺,上次襲擊您的人,我已經查出來了,的確是六爺……”

“呵……還真的是他……”涼意長眸一眯,雙手在無聲中喔成了拳頭……

“報告主公了沒有?”手打小說網

“已經報告過了,主公說,這件事情他來處理。”沉醉道。

作為涼意的最佳特助,沉醉無疑是最合格的,涼意在想什麼,下一步要做什麼,他總能猜得到。

“……”涼意點頭,不再說話……

*…*…*…*…*

數日後

英國倫敦。

豪華的私人飛機穩穩降落于倫敦市中心的某處私人停機坪。

飛機落地的刹那,等候在兩邊的黑衣保鏢們立即整齊而又恭敬地頷首。

機艙門緩緩而開,涼意、秋容率先下了飛機,沉醉,緊隨其後……

“大小/姐,意爺,醉爺!”黑衣人們整齊頷首,那聲音好似出自一人之口,高/亢、嘹亮、整齊。

秋容淡淡地看了眾人一眼,然後,不顧形象地伸了個懶腰,看著頭上的藍天白云,道:“唔……終于下飛機了,真累啊。”

看著秋容慵懶的樣子,涼意笑道:“你/睡/了一路,你還喊累。”

“躺在飛機里抱著你/睡/跟躺在大Chuang上抱著/你/睡,感覺能一樣麼?”手打小說網秋容想也沒想,脫口而出……

秋容此話一出,眾人立即面面相覷。

涼意尷尬輕咳,沒有回應。

“咳咳,童言無忌,童言無忌……”沉醉搖頭,無奈說道。

“走吧,先/上車……”說著,涼意便拉著秋容的手,上了最前面的一輛黑色的奔馳,沉醉緊隨其後。

涼意與秋容坐在車後座,沉醉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

“開車吧。”

沉醉一聲令下,打頭的黑色奔馳緩緩啟動,後面的同款奔馳車亦紛紛啟動,小心翼翼跟隨,儼如一條黑色的長龍……

車隊一路浩浩蕩蕩地開到了秋景天宅邸,到了門口,後面幾輛車穩穩而停,最前面的黑色奔馳平穩開進了開敞的大門……

車上,秋容趴在車玻璃上,看著窗外一閃而過的熟悉景致,嘴角/勾/著一抹甜甜的笑容。

主樓門口,黑色奔馳穩穩而停,沉醉與司機率先下了車,分別走到車子兩邊,恭敬為涼意、秋容拉開了車門……

下了車後,秋容一路小跑著蹭到了涼意身邊,挽著他的胳膊,道:“意哥哥,走吧,我們/進/去看我爸爸。”

幾個人說話間,傭/人們魚貫而出,分別站在兩邊列起了長隊,恭敬頷首:“大小/姐,意爺,醉爺^”

看了看傭人們,涼意習以為常地拉住了秋容的手,從她們中間走過,然後朝著開敞的大門前行,身後,沉醉亦步亦趨。

客廳里,秋景天正坐在沙發前,享/受/著傭人的按/摩,一張臉,帶著難掩的病態……

看見幾個人進了門,秋景天對傭人擺了擺手,然後,笑盈盈起身,朝自己的女兒/張/開/了雙臂:“我的乖女兒,爸爸抱抱……”

看著秋景天那張消瘦的臉,沉醉與涼意站在原地,面面相覷,卻都沒有說話……

秋容快步上前,如同一只小鳥一般/撲/到了秋景天懷中,道:“爸爸,您瘦了好多哦,腰都細了一圈了。”

“爸爸最近減肥呢,老年人太胖了不好。”秋景天緊/緊/抱著自己的女兒,心,好像被什麼在拼命拉/扯/著,疼的無法呼吸……

“唔……不要減肥了,您的臉色特別不好看。”秋容慢條斯理地推開了秋景天,看著他蒼老的臉,道。

“好,不減了,不減了……寶貝說什麼就是什麼。”秋景天點頭,眼睛里,滿是溺愛。

腹部突如其來的一陣絞痛,讓秋景天蹙了蹙眉,他卻是/強/忍著,繼續微笑……

他不想讓自己的女兒知道自己的病情,他怕她傷心……

看秋景天神情有些不對勁,涼意立即快步上前,拉住了秋容的手道:“秋容,你先/上樓,我跟沉醉有事情要跟主公談一談……”

秋容聞言,依依不舍推開秋景天後,點了點頭。

就在她即將轉身的刹那,秋景天整個人猶如失去了所有有的筋骨一般徹底癱/軟在地,不省人事……
手打小說網

上篇:【313】你是傻男人麼?     下篇:【315】能快樂一秒是一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