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319】美妙的感覺  
   
【319】美妙的感覺

涼意的話,雖然看似無心,但卻在涼薄的心上狠狠劃了那麼一下。

涼薄冷笑,依舊一副穩若泰山的樣子,看著涼意,冰眸微眯,道:“你覺得你會有那個機會麼?又或者,你覺得我會給你這個機會麼?”手打小說網

“說著玩玩的……”說完,涼意便笑了。

涼意的笑容,暖如陽光,毫無攻擊力可言。

看了涼意一眼,涼薄轉身,走進了別墅。

乘著電梯上了二層,涼薄步履蹣跚地走到了他與喬薇薇的臥室門口。

推開門,一室溫暖。

今夜的月色很美,哪怕不用開燈,整個房間依舊明亮。

Chuang上的女人睡得正香,明亮的月光打在她的臉上,清晰了她的輪廓。

他看了她一眼,然後,步入了浴室。

洗過澡後,他便躺在了她的身邊。

閉上眼睛,他的思緒卻因為涼意的那一句話而凌亂。

隔壁房間,歐向北與周楚榆結束了洞/房/花燭後,歐向北沉沉地睡了過去,而周楚榆卻依舊清醒。

借著月光,周楚榆靠在Chuang頭,安靜看著身邊熟睡的歐向北,嘴角不自覺微微揚起。

這是和好後,她與他的第一次親/密/接/觸。

這一刻,無論是心靈,或者身/體,她都感覺他們是真真整整屬于彼此的了。

滿足與幸福,在她心底蔓延。

這種美妙感,是她從未感受過的。

如今,他的世界百花凋殘,唯有她一枝獨秀。

起身,在睡/衣/外披了一件薄薄的白色外套,周楚榆便下了樓。

深夜的海灘,寂靜無比,柔/軟的沙灘一望無際。

宴會的擺設全都被婚禮傭人收拾完畢,好像今天這里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走出別墅,周楚榆的目光因捕捉到不遠處,站在燈光下的蘇清城而停滯。

這一刻的蘇清城,一身白色休閑,安靜站在波光粼粼的海邊,背影修長而又落寞。

小碎步走到他的身後,她道:“清城……”

蘇清城轉身,看著她,笑容依舊清雅,道:“這麼晚了,怎麼還沒睡?”手打小說網

“你不也沒睡麼?”手打小說網周楚榆快步走到他身邊,整理了下/身/上的外套,笑靨如花。

她的笑容,永遠是他最美麗的風景。

“明天我回法國。”蘇清城看著周楚榆,外表神色淡淡,內心卻早已風起云湧。

“嗯,到時候我送你。”周楚榆點頭。

“別,我說過,我不喜歡將背影留給你,有時間帶著歐向北還有薄爺他們到法國玩兒,我帶你們去我的農場感受/一下。”蘇清城又道。

“好……”她點頭。

“周楚榆,謝謝你……”

“謝我什麼?”手打小說網

“謝謝你讓自己過的如此幸福。”蘇清城嘴上在笑,心里卻在流淚。

“清城,你也會的,總有一天,你會找到真正適合你的女人,過上/你/想/要的幸福生活。”周楚榆看著蘇清城,道。

這一瞬間,兩個人的心里,五味雜陳。

“很晚了,回去吧,冷。”蘇清城巧妙地帶過了話題,道。

周楚榆點頭,轉身,與他一起回了別墅。

翌日,蘇清城、喬薇薇等人早早地就坐著直升飛機回了V市。

歐向北與周楚榆依舊留在小島上享受兩個人的蜜月時光。

當飛機降落在夢園的院中時,喬薇薇與涼薄下了飛機,甯檬緊隨二人之後。

“薄爺,喬小/姐……”傭人們站在兩邊,列隊迎接……

涼薄溫柔牽著喬薇薇的手,清冷的目光自眾人身上一掠而過後,便拉著喬薇薇從眾人中間走進了主樓,甯檬,亦步亦隨。

走進客廳,三個人疲憊地坐在了沙發上。

“看見早上歐向北跟楚榆姐那個膩/歪/勁兒沒有,我真不敢相信,他是歐向北……”喬薇薇疲憊地靠著涼薄的肩膀,道。

想到早上歐向北跟周楚榆吃早餐的時候,那各種秀恩愛的畫面,喬薇薇就渾身直起雞皮疙瘩。

“是啊,向北哥現在就像變了個人似的,對楚榆姐真的好好啊。”對面的甯檬,道。

“嘟嘟嘟……”手機的震/動聲,讓涼薄谷欠言又止。

看見是秘書Mandy的電話,他立即按下了接聽。

“Mandy,怎麼了?”手打小說網涼薄收攏了臉上的笑容,一本正經地問道。

“總裁,沐小/姐今天出院。”

電話那邊,Mandy的聲音不偏不倚全都灌進了喬薇薇的耳朵。

喬薇薇只不動聲色地挑了挑眉,然後,將目光落在了涼薄云淡風輕的臉。

涼薄下意識地看了喬薇薇一眼,然後,對著電話那邊道:“知道了,我不是跟你說過麼,她的事情由你全權負責,不用通過我。”

說完,涼薄便掛斷了電話。

“她不是說,要跟你做普通朋友麼?你們倆不是已經說清楚了麼?薄爺,你對每個朋友都這麼關心?”手打小說網喬薇薇不冷不熱地問道。

“喬薇薇……”

“我知道,她跳樓都是因為我,我沒權利說什麼。”

“……”

勾起唇角,喬薇薇氣定神閑地起身,看著涼薄,道:“我上去洗個澡睡覺,你呢?”手打小說網

“我去公司……”

“嗯!”喬薇薇點頭,然後,轉身進了電梯,甯檬見狀,立即跟了上去。

這個電話,喬薇薇沒有繼續追問,涼薄也並沒有解釋……

*…*…*…*

同一時間,涼氏私人醫院。

病房里,拆除了石膏與紗布的沐凡,換上了一身雪白的長款連衣裙。

她依舊長發飄飄,素面朝天,亦如涼薄記憶中的那個少/女。

長時間的醫院生活,讓沐凡清瘦了不少。

今天她出院,可是,涼薄那邊,卻一點動靜都沒有。

這一點,讓她很不開心。

站在病Chuang邊,拍了拍病Chuang上的行李箱,沐凡冷哼,眸中,閃過一絲陰謀的光線。

“嚓……”不輕不重的推門聲,劃破了一室的甯靜。

看見門口手拿著紅寶石拐棍的樓竹,沐凡的眸瞬間冷了下來。

該來的不來,不該來的反倒來了!

“凡凡,我來接你出院咯。”樓竹手拿著拐棍,一步一步走到了沐凡面前,目光/灼/熱。

“不用了,我自己會走。”沐凡冷冷別過臉,眼神中,帶著對他的嫌棄。

“凡凡,跟我走吧,我的車就在下/面。”樓竹親昵地攬著她的腰,笑道。

看著他花白的發,還有蒼老的臉,沐凡眉頭深鎖。

“樓竹……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手打小說網她冷冷撥開他的手,低著頭,語氣/軟/了/軟。

“是不是想求我放/過/你?”手打小說網對于沐凡的心思,樓竹了如指掌。

不管她在想什麼,永遠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沐凡抬起頭,對上/他/陰冷的眼睛,道:“是,你猜對了……你能不能放/過我,我真的不想繼續跟你在一起了。”

“那我能不能把我們之前拍過的那些照片公諸于眾呢?若是你說能的話,那我就放過你,凡凡。”樓竹冷哼,一雙眼睛,帶著不敢讓人觸碰的冷。

沐凡倒/吸/一口冷氣,彎曲下膝蓋,低頭,道:“你就當從來沒有找到我,不可以麼?我真的很愛他,我不想繼續跟你糾纏。”

“凡凡,打從我救下/你/的那天開始,我就從沒打算放過你……我對你已經夠寬容了,我允許你去追求你/想/要/的男人,允許你跟我同/Chuang/異/夢,你還想怎麼樣?”手打小說網樓竹不緊不慢地蹲了下來,拐棍上的紅寶石/輕/挑/起/沐凡的下巴,他笑道。

就算是笑著,沐凡依舊能夠感覺到那笑容中的危險。

這樣的危險氣息,讓沐凡不由地打了一個寒顫。

她開始在心里咒罵自己。

明知道他就是這樣一個難纏的人,她為什麼還要對他下跪。

起身,拍了拍白色的裙子,她道:“當我剛剛什麼也沒說吧。”

說著,沐凡便拿起了Chuang上的行李箱,轉身,走出了病房。

樓竹緊隨其後……

乘坐著電梯,兩個人一路離開了醫院大樓。

拿起手機,她撥通了涼薄的電話。

可是,電話那邊卻依舊提示正在通話中。

他這是還把她的號碼放在黑名單里啊。

她冷笑。

“凡凡,我的車就在那,乖乖/上車……?”手打小說網樓竹指著自己的黑色的賓利,道。

沐凡沒有反抗,乖乖跟隨著他的步子,上了車。

因為她知道,反抗根本都是徒勞的。

樓竹一路開著車子,將沐凡送到了她位于F區的別墅。

進了門,放下行李,不等沐凡換鞋,他便湊/近/了她,道:“凡凡,我想/你了……”

在客廳沙發上,對她進行了一番狠/狠/的/掠/奪/後,樓竹,便離開了。

整理好衣服,沐凡撐著酸/痛的身子,緩緩坐起,然後,撥通了涼薄的首席秘書Mandy的電話。

“Mandy,我現在已經到家了。”她的語氣很溫柔,聲音,異常甜美。

“嗯,感覺怎麼樣?”手打小說網

“感覺還不錯,Mandy,最近,因為我的事情,你可沒少費心,晚上出來吃個飯吧?”手打小說網沐凡又道。

“不了,沐小/姐,晚上,我還有別的事情。而且,我也沒做什麼。”

“Mandy,你就別推辭了,我沒別的意思,只是想謝謝你。你若是不答應,那我晚/上/可就去你公司樓下/等你啦?”手打小說網沐凡把玩著自己的頭發,堅定地說道。

“額……那好吧,你把地址發到我手機上吧。”

“行……我一會兒定好地方,給你短信。”

掛了電話後,沐凡嘴角的笑容,又深刻了幾分。

打電話定好餐廳後,沐凡快速將地址發到了Mandy的手機上,然後起身,拖著行李,上/了樓……
手打小說網

上篇:【318】最近過的好麼?     下篇:【320】過/度的熱/情叫虛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