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322】哪有帥哥?  
   
【322】哪有帥哥?

歐向北的話,讓喬薇薇的臉色變了變。

轉而,喬薇薇又勾/了/勾/唇,然後,牽住了涼薄的手,道:“我們兩個吧,暫時不著急,現在這樣的關系,也很不錯的呀……”

喬薇薇的回答,讓涼薄的表情不再云淡風輕。

涼薄他低下頭,看著她笑靨如花的臉,眸色暗沉。

“趕緊昏了吧,我跟楚榆都步入墳墓了,作為好哥們兒好閨蜜的你倆,也趕緊跟進來吧,不然就太不厚道了。”歐向北又道。

一旁,周楚榆靜靜看著喬薇薇,沒有說話,對于喬薇薇的想法,周楚榆心知肚明。

與周楚榆四目相對時,喬薇薇淡淡一笑,而後,又迅速挪開了視線。

這邊,喬薇薇幾個人正吃吃喝喝,另一邊某座山最高處,甯檬、秋容正肩並肩而坐,呆呆仰望著星空。

二人身後不遠處,燃燒著一堆篝火……

篝火旁,涼意、沉醉兩個人正站在燒烤架前,耐心地烤著各種串串。

明亮的篝火,點燃了月夜,也照亮了涼意與沉醉那兩張帥氣/逼/人的臉。

“偶爾這樣出來玩玩真好啊……”甯檬舒心地張開了雙臂,擁抱著迎面而來的風,道。

“是吧,在山上吹吹風舒/服吧?”手打小說網秋容捧著臉,仰望著頭上璀璨的星空,道。

山上的星空,星星很多,很璀璨,這樣的星空,在城市里,是看不到的。

“兩個小丫頭,你們的/雞翅、羊肉串什麼的都烤好了,可以吃了。”

涼意的聲音灌耳而來,兩個人立即彈簧般起身,走向了篝火通明的地方。

甯檬興奮地從涼意手中拿過一塊雞翅膀,就開始沒形象地/啃/了起來,嘴角,唇上,全都沾上了燒烤醬。

看著她這吃相,沉醉無奈地長歎了一口氣,拿起手帕,為她/擦/了/擦/嘴,冷聲道:“好歹是跟倆帥哥在一起,您能稍微注意一下您的吃相麼?姑娘。”

甯檬恨恨地白了沉醉一眼,用力/咬/了/一口雞翅膀,像是在咬著沉醉的脖子……

“兩個帥哥?為什麼我只看到意爺一個?還有一個帥哥是誰?你不會說是你吧?就你這種丑的天怒人怨的也敢叫帥哥麼?說起來你吧,我還真為你擔心,你這種人以後能找到媳婦兒麼?嘴巴跟臉都那麼討人厭。”甯檬白了他一眼,道。

只要跟沉醉對話,甯檬就會異常反常。

沉醉長長地呼了一口氣,拿起一串羊肉串,輕輕晃了晃,道:“先別為我擔心了,還是擔心擔心你自己吧,短/腿、平/Xiong,還毒舌,也不知道以後哪個不長眼的會看/上/你。”

一旁,涼意和秋容習以為常地坐在折疊桌前,吃著串,喝著飲料,完全無視了兩個人。

“本姑娘如花似玉,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追求者一大堆,還是擔心你自己大叔!一把年紀了。女朋友都沒有一個。”甯檬冷冷白了他一眼,然後,走到秋容身邊,坐了下來。

“爺這叫甯缺毋濫好麼?”手打小說網沉醉腦充血一般地動了動頭,然後,黑著臉走到甯檬的對面,坐了下來。

“我說,沉醉,平時的風度都上哪兒去了,怎麼一看見甯檬,你就跟吃了炸藥似的。”涼意喝了一口果汁,調侃道。

“意爺,我們倆,天生氣場不和。”甯檬道。

“好了,大家出來玩,都開心點啊,來,我們/干杯,為了我們彼此的感情地久天長。”秋容笑著舉杯,道。

幾個杯子輕輕一碰,杯中的橙汁,在篝火下閃著耀眼的光……

“算了算了,好男不跟女斗,更何況,還是有心髒病的,我還是沉默吧,免得一會兒你情緒激動,又暈倒什麼的……”沉醉漫不經心地說道。

沉醉有口無心的話卻被甯檬聽進了心里,從小到大,她最討厭的,就是別人調侃她的心髒病,因為心髒病,她在美國的學校里受到的歧視已經夠多了……

放下手中的串串,甯檬冷著臉起身,道:“意爺,秋容,你們先/吃著,我下去走走……”

說著,甯檬便轉身,快步離開。

“甯檬……”秋容谷欠追上去,卻被涼意攔了下來。

“沉醉,還不趕緊看看去,你不知道麼?甯檬最討厭別人拿病情調侃她……下/面/路那麼陡,她要是出什麼事情,我為你是問!”涼意冷聲命令。

沉醉聞言,立即起身,快步追了上去……

陡峭的山路,甯檬在前面跑,沉醉在後面追。

“我說,你慢點兒。”涼意不耐煩地喊道。

甯檬不語,腳步,卻因為心髒上的抽/痛而停滯。

捂著Xiong口,她無力地蹲了下來,眼眶,酸脹的厲害。

“山路這麼陡,你跑這麼快,是想摔死麼?”手打小說網沉醉居高臨下看著她,責備道。

“摔死其實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人死了就沒有那麼多煩心事兒了,人死了就不會有那麼多的顧忌了,對于我這種人來說,死了跟活著有什麼區別!”甯檬用力抓了一把泥土,狠狠丟向了遠處,刹那間,塵土飛揚。

黑暗中,她淚如雨下。

這是沉醉第一次看到甯檬哭,因為有月光,所以,他能夠將她的淚水看的真真切切。

素來甯檬沉醉兩個人見面都是吵吵鬧鬧,素來,她對他都是野蠻無理,這會兒,她竟然就這樣蹲在地上無/助地哭泣,這倒讓他慌了心神。

沉醉無奈地看著她,想/要/把她拉起來,可是整個人都好像被定格了一般。

甯檬手捂著Xiong/口,蹲在原地捂/住/抽/泣,心髒處猛烈的抽/搐,讓她大腦一片空白。

劇痛感,讓她呼吸困難。

她艱難地倒吸了一口冷氣,兩片薄唇在月光下漸漸退去了所有的顏色。

“救我……救我……”甯檬無助呢喃,下一秒,整個人便無助地倒了下去,好像一個在生死邊緣不斷掙/紮的重症患者。

“死丫頭,你別嚇我,你怎麼了?”手打小說網慌亂之中,沉醉不管不顧地蹲了下來,小心翼翼將她扶了起來,他不斷輕晃著她的身子。

入眼的一片蒼白,讓他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沒品男,我沒帶藥……”甯檬低聲呢喃。

她的話,讓沉醉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兒。

“Shit!等著,爺送你去醫院!”說著,沉醉便飛速將她橫抱起,沒命地往山下跑。

他的速度太快,以至于身子幾乎快要失去平衡感滾下山去……

這一刻,他只知道人命要緊,他不能有絲毫懈怠。

“你說我是不是/上輩子/欠你的,每次你心髒病發總會被我看見,偏偏每次,我都是那個抱著你/瘋/狂找醫院的人……”沉醉一邊跑。一邊氣/喘/籲/籲地說著……

甯檬不語,唇瓣的顏色由白色,轉為青紫,兩雙眸子,漸漸失去了所有的顏色。

輕闔上雙眸,甯檬只覺得此刻自己困的厲害,她只想沉沉地睡過去。

心髒抽/痛的好像下一秒,她就會死過去,兩只耳朵嗡嗡作響,就連自己的呼吸聲她都可以聽的一清二楚……

下了山,沉醉將甯檬塞進最新款的白色奔馳超跑後,便快速發動了車子,調轉方向,狠踩著油門,一路沖上了公路……

副駕駛上,甯檬的氣息越來越微弱,呼吸越來越沉重。

即便跑車此刻如此轟鳴,他依舊能夠清晰地聽到她/粗/重/的喘/息聲,一聲一聲,此起彼伏。

她的臉,已經沒有了剛才的生氣,整個人就好像寒冬到來前的大樹。

“死丫頭,你別死,聽到沒有……就算死,也等到了醫院再死,不要死在我的車上!”沉醉將油門踩到了底,無視著一個又一個的紅燈。

跑車的喧囂聲,讓整座城市都熱鬧了起來。

口袋里,手機震/動的/酥/麻/感,讓他不耐煩地蹙了蹙眉,拿出手機,看見是涼意的名字,他一手抓著方向盤,一手按下了接聽。

“沉醉,你們/干嘛去了?”手打小說網

“意爺,這個死丫頭心髒病犯了,我現在在趕往涼氏私人醫院的路上……”

即便是打著電話,沉醉的車速,依舊不曾減慢一分一毫。

涼氏私人醫院門口,沉醉急速停下了車子。

守候已久的醫護人員們立即快步上前,將甯檬抬進了最上層,涼家專屬樓層急救室。

急救室外,沉醉剛坐下來十幾分鍾,秋容與涼意便趕了過來……

“她怎麼會忽然心髒病發呢?”手打小說網秋容焦急地跺了跺腳,一張汗噠噠的小臉兒,皺在了一起。

涼意蹙眉坐了下來,拍了拍沉醉的肩膀,道:“我已經打電話通知了我哥哥嫂子了,他們正在來這里的路上……”

十五分鍾的等待,急救燈,驟然熄滅。

當涼薄與喬薇薇趕到的時候,醫生剛好從急救室里走了出來……

喬薇薇焦急地拉著涼薄的手,與眾人一起,湊到了醫生的面前。

看著醫生嚴肅的臉,異口同聲,道:“醫生,她怎麼樣了?”手打小說網
手打小說網

上篇:【321】沒那麼簡單     下篇:【323】沒有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