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327】會不會是沐凡?  
   
【327】會不會是沐凡?

想到這里,Mandy迅速將手機解了鎖,然後,在通訊錄中找到了涼薄的電話。

拉門聲劃破了一室的甯靜,亦打斷的Mandy的思緒。

Mandy回過頭,看著從浴室走出來的男友白子明,拿著電話的手抖了抖。

她倒吸了一口冷氣,而後迅速按下了鎖屏,笑盈盈上前,攬住了他的腰。

“怎麼了丫頭,忽然這麼熱/情。”白子明溫柔地摟著Mandy,聲線略帶沙啞。

“我愛你……”她認真地說著。

是的她愛這個男人,她不能讓自己失去他……

她所有的想法都在看見他之後,煙消云散。

“傻丫頭,我也愛你。”白子明溫柔地說著。

*…*…*…*

翌日。

喬薇薇車子被安裝定時炸彈的消息,登上了各大網站頭條,並且引起了極大的轟動。

網民們更是就這件事情,展開了激烈的討論。

總之,整個世界都因為這件事情,熱鬧了起來。

夢園。

巨/大/的落地窗前,涼薄手扶著欄杆,靜靜俯瞰著腳下院子里的景致,認真聽著電話那邊,來自歐向北的聲音……

此刻的他,黑襯衫,黑長褲,一身清冷,如同一只迷人的獵豹。

“顧云的父母因為無法償還銀行的債務,前兩天已被警方收押,所以,他們可以排除嫌疑了,昨晚,有路人說,酒會的時候,戴著銀白色的蝴蝶面具的長發女人,在酒/店對面的/街邊站了很久,後來,她居然神奇地的飛上了樓,然後,在酒/店停車場外落地。我懷疑就是那個女的……”

歐向北的話,讓涼薄的目光驟然變冷。

長發女人……蝴蝶面具?

“然後呢?”手打小說網他蹙眉,道。

“只有那一個目擊者,酒/店監控室的四名看監控的員工,在事發的當晚都被下了藥,什麼都不知道。酒/店的其他員工我全都問了,他們都說什麼也沒看見。”

“知道了,繼續查……就算掘地三尺,也得給我搞明白,這個女人到底是誰!”涼薄冷聲命令,語氣不容拒絕。

“這件事情,恐怕不太好查,對方的手段非常高明,事情做得滴水不漏,而且,對方絕對是有幫凶的,若只是一個人,不可能短時間內,將一切做到那般完美無瑕。”歐向北又道。

“向北,你覺得會是誰……?”手打小說網

“暫時想不到,好了,局長來了,我先跟局長聊一下,先這樣,等會兒我再跟你聯系。”

“嗯、辛苦了,向北。”涼薄低聲說著,然後,掛斷了電話。

掛了電話後,涼薄的臉,更加陰沉了下來。

他狠狠抓著欄杆,思緒,漸漸變得複雜。

到底是誰,竟然如此狠毒!!!!!!

“薄爺……”Chuang上,熟睡中的喬薇薇緩緩睜開了雙眼,然後,用力伸了一個懶腰。

睡了一整晚,她的面色已經恢複紅潤,心中的驚恐,也已經消失。

涼薄聞言,立即轉身。

看著坐在Chuang頭,一身慵懶的小女人,他嘴角輕揚,卸下了一身的冰冷,踩著柔/軟的地毯,走到Chuang邊坐了下來。

他長臂一伸,霸道攬她入懷,道:“好點沒有?”手打小說網

“嗯,睡了一覺就沒事了,忘了麼?我是堅強的女漢子。”喬薇薇笑,那張臉,恢複了原本的神采,笑容,亦不再蒼白。

“好吧,女漢子……”他精致的下巴不輕不重抵在她的肩膀,貪婪地呼吸著她頸間那淡淡的香味兒。

“剛剛,是誰的電話?警察的?還是歐向北的?說什麼了?”手打小說網喬薇薇任由他抱著,低聲問道。

“顧云的父母已經可以排除嫌疑了,他爸爸媽媽因為無法償還銀行的債務,已經被警方收押,現在只知道放炸彈的是一個有武功、戴著銀白色蝴蝶面具的長發女人,其他的我們一無所知,對方的手段非常高明,而且,事情做得相當完美,恐怕不太好查。”

涼薄的話,讓喬薇薇黛眉緊蹙。

她猛然推開了他,道:“放炸彈的是個女人?還會武功?”手打小說網

涼薄點頭。

若是與顧云父母無關的話,那這個女人是誰?她為什麼要殺她????

“長發,銀白色蝴蝶面具,武功……女人……”這一系列的特征,在喬薇薇的腦海中深/深紮根。

“既然都恨我恨到要殺死我的程度,那必定是跟我有深仇大恨,除了顧云父母之外,其他我的罪過的人全都死了,喬茉莉、陳碧華、孫小然,他們都死了……”說到孫小然,喬薇薇心下一緊。

“當初,孫小然傷害我,都是因為我獨/占了你,這個人也是個女的,你說,她傷害我會不會也是因為同樣的理由?若真是的話,那這個人會不會是沐凡?”手打小說網

喬薇薇認真地分析,眼神,越發複雜。

“基本不可能,她根本不會武功,而且,她沒那麼大本事……”涼薄搖頭,否認了喬薇薇的想法。、

沐凡,在涼薄的心中,一直都是溫婉與淑女的代名詞,他對她的印象,還一直停留在五年前。

“她中間離開了五年不是麼?萬一是這五年中學的呢?人都是會變的,不是麼?什麼叫不可能?”手打小說網喬薇薇越想越覺得懷疑。

為什麼她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沐凡出院以後,就發生了這種事情。

女人的嫉妒心,喬薇薇已經在孫小然身上領教過了。

女人只要嫉妒起來,什麼惡/心人的事情都做得出來。

喬薇薇的話,讓涼薄的目光漸漸深邃了起來。

“嘟嘟嘟嘟……”電話的震/動聲,讓涼薄欲言又止。

涼薄看了喬薇薇一眼,然後,拿出了手機。

看見是歐向北的電話,他立即按下了接聽。

“出來吃個早飯吧,我在絲念茶餐廳,我想跟你討論一下昨晚的事情。”

“知道了。”涼薄淡淡回答,然後,掛斷了電話。

掛了電話後,涼薄起身,道:“要不要出去吃飯?”手打小說網

喬薇薇搖頭,目光淡淡。

涼薄沒有再說什麼,換了件衣服,便出了門。

絲念茶餐廳。

餐廳包房里,歐向北與涼薄面對面吞云吐霧,面前,桌上擺著各種廣式早點。

“這件事情怕是有些不好查。目前,我們知道的,就只有那麼多而已。”歐向北慵懶地吐著煙圈,翹著二郎腿兒,道。

“不好查,也要查。”涼薄蹙眉,道。

“你說,會不會是沐凡做的?”手打小說網煙霧繚繞中,歐向北認真看著涼薄,神色嚴肅。

“怎麼說?”手打小說網

“第一、因為她很愛你,喬薇薇就是那個讓她無法跟你再複合的人,如果,她不恨喬薇薇的話,我都覺得不可能。第二、她剛出院沒多久,就出這種事情,會不會太巧了?第三、她離開了五年,中間她發生了什麼我們誰也不知道,沒准兒,她就在這五年中學了功夫呢?而且,救她的人、姓什麼、叫什麼,她從沒告訴過我們。”

歐向北手夾著香煙,認真地分析。

歐向北的話,深/深在涼薄的心上,砸向了一個坑。

涼薄優雅吐著煙圈,看著歐向北,卻並沒有說話。

涼薄不得不承認,歐向北分析的很有道理。

盡管,他認為,沐凡不太可能會做出這種事情。

“我是這麼認為的,至于對不對,還要最後,警察還有我們的調查結果說話。”歐向北又道。

“……”

同一時間,F區,沐凡公寓。

浴室里,激/烈的氣息還未完全消散。

洗手台前,樓竹從後,緊抱著沐凡,一臉享/受。

光可鑒人的鏡子,映照著兩個人‘親/密’的樣子。

沐凡由他抱著她,目光清冷……

“凡凡,真可惜,喬薇薇居然沒死,我們已經把一切都設計的完美至極了,那丫頭片子,居然還能逃過那一劫,她的命,還真不小啊。”樓竹冷聲說著,花白的發不斷磨/蹭著她的脖頸。

“哼……這次不死,下次總會死,總有一天,我會/弄/死她。只要/你繼續幫我……”沐凡冷哼,提到喬薇薇,一雙眼睛里,立即浮現出濃濃的殺意。

“只要/你能把我伺候舒服了,別的事情,都好說……”樓竹笑道。

沐凡不語,眼中的殺意,依舊深刻。

“對了,凡凡,下午會有一匹毒品到達這邊的碼頭,你去接一下,然後,去XX廠房區天台,跟對方交易……”樓竹淡淡地說著。

沐凡點頭。

別墅外,炫黑的豪車車隊,緩緩而停。

打頭的黑色奔馳內,一名黑衣司機率先下了車,然後,恭敬走到車邊,拉開了門……

車內,喬薇薇優雅扶著司機的胳膊,帶著一身的高貴,下了車。

喬薇薇腳尖剛著地,後面幾輛車內的黑衣保鏢魚貫而出,整齊站在車外,面容冷峻。

喬薇薇習以為常地看了他們一眼,道:“在這等著都……”

此刻的她,好似香港電影中的黑/幫/大/姐/大,氣場十足。

丟下一句話後,喬薇薇快步走到了大門口,按響了門鈴。

她的嘴角,始終勾著一抹冷漠的笑。
手打小說網

上篇:【326】生死邊緣     下篇:【328】測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