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337】我特想殺了你  
   
【337】我特想殺了你

入眼的炫目奢華讓孫小然又不適地輕眯著眼睛。

她是誰?

這里是哪里?

她為什麼會在這個地方……?

為什麼她的大腦就像被什麼掏空了似的,里面什麼都沒有。

“你醒了?”手打小說網

好聽的聲線,將孫小然的視線帶到了那奇花異草叢簇擁的地方。

那個站在霧氣之中的白衣男子,驚豔了孫小然的眼睛。

他很帥,從頭到腳都散發著與世無爭的氣息。

他身上這股子與世無爭,是從骨子里透出來的,不帶一絲虛假。

他就像帝王之家,那無心權勢地位的皇子,一身貴氣,遺世獨立。

“我是誰?你又是誰,我為什麼會在這個地方?”手打小說網孫小然不安地看著樓夜,滿眼疑問。

她試圖去回憶些什麼。

可是,只要她一想,她的頭就像要炸開一般的疼痛。

眼前,一陣一陣的漆黑與眩暈,折磨的她不得不停止回憶。

“啊……”她抱頭蜷縮了下來,一張紅潤的臉,瞬間褪去了所有的血色。

樓夜見狀,心下一緊。

“你怎麼了?”手打小說網樓夜快步上前,坐在了Chuang邊,心疼地看著她,不知所措。

“我沒有辦法回憶什麼,只要一回憶,我這頭就很疼,我的大腦現在是一片空白,你告訴我,我是誰?你又是誰?我為什麼會在這個地方?為什麼我的腦子里這樣空,好像什麼都沒有!”孫小然猛然坐起,雙手拼命搖晃真樓夜的胳膊,微紅的眼睛里,淚光閃閃。

她的大腦,好像被掏空了,她現在,真的很不安。

她現在真的很害怕,心里一點安全感都沒有。

“你失憶了?”手打小說網樓夜蹙眉,道。

“你先回答我的問題……!”孫小然追問道。

樓夜低頭思索了很久,最終還是拿出手機,找到了關于孫小然的百科資料。

孫小然拿過他的手機,看著屏幕,淚如雨下。

這上面寫著,她是娛樂圈清純女星,出演過多部電視劇、電影,她還是世界第一少涼薄的老婆,因為不堪忍受第一少與情/人喬薇薇的曖/昧,跳海自殺。

搜索一下她的名字,也全都是關于她跳海自殺,死不見尸,還有父親因受不了打擊心髒病發導致大腦缺氧,變成植物人的消息。

她又搜索了涼薄、喬薇薇的新聞,一條條關于他們無限親/密、恩愛的搜索結果映入眼簾,讓她不由地蹙眉。

這就是她的過去麼?

充滿著灰暗與絕望。

她很難想象,到底是怎樣的悲痛欲絕,才會讓當初的她選擇了跳海自殺。

當初的她,應該是很愛涼薄的吧。

只是,現在,她看著涼薄的照片,卻一點感覺都沒有,她什麼都想不起來。

現在,她對于她與涼薄、喬薇薇三個人故事的了解只停留在網絡新聞上的只言片語上。

“你救了我?”手打小說網孫小然問道。

“嗯,那天晚上,我在V市鳳凰山海域游泳,然後,碰巧救了你,我覺得我們很有緣分,你覺得呢?”手打小說網樓夜道。

“謝謝你救了我……”孫小然道。

她的心里,已經完全沒有了失憶之前的陰暗與不堪。

“你,有什麼打算?”手打小說網樓夜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孫小然搖頭。

“不如,就留在這里吧?反正,現在所有人都認為你死了,而你那個丈夫他從來也不愛你……”

“……”孫小然沉默,將頭低了下來。

她應該留下麼?可是,若不留在這里,她又能去哪兒?

回去找那個根本不愛她的丈夫繼續受罪麼?

“我覺得,我們很有緣分,如果,你願意留在這里,那麼,我會給你重新做身份背景,讓你過全新的人生,好不好?”手打小說網樓夜又道。

在樓夜的心里,他是很不希望這個女人走的,盡管,他對她的了解,只是停留在網絡上的那些新聞里,他並不知道,曾經,她都做過哪些肮髒的事兒。

當然,外界的人對于涼薄喬薇薇孫小然三個人的事情的了解,也都跟樓夜一樣,只停留在網絡新聞的只言片語上,具體的事情,他們怎會知曉。

“可是我…”

“嗯?”手打小說網

“好……在我恢複記憶並且將所有的一切全都弄清楚之前,我願意留在這里,我爸爸……”孫小然道。

“我找人去調查過,你爸爸現在還躺在涼氏私人醫院里面,還沒有醒。”樓夜道。

*…*…*…*…*…*

翌日,中國V市。

海邊,秋容、涼意、安傑、溫柔正圍坐在一起討論劇情。

其他配角正在海里拍游泳的戲碼。

“瞧瞧瞧瞧,我今天這身兒衣服,又露/溝,又/露/大腿的,真是Xing/感,累覺不愛啊。”溫柔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藕色抹/Xiong/短裙,嫌棄地說道。

“你這個角色本來就是一個Xing/感的校花啊,接都接了,抱怨什麼啊……”安傑用那標准的蘭花指捋了捋溫柔的頭發,道。

“接不接戲,全是公司安排的好不好?我一個小演員,又沒有拒絕的余地……”溫柔又道。

一旁,涼意溫潤地笑著,沒說話。

秋容放下劇本,牽住溫柔的雙手,道:“溫柔姐姐,很漂亮啦。我看那些女明星穿的可比你少多了。”

“她們是她們,她們喜歡賣肉,可我不喜歡啊。”溫柔又道。

“……”秋容沒有再說話,笑了笑,然後認真地看起了劇本。

溫柔也沒有再說話,而是慢條斯理地在腿上的手包中拿出手機登陸微博。

登陸上去後她習慣性地點開了蘇清城的微博。

他還是沒有更新狀態。

自從他去法國之後,他就沒有再更新過。

即便如此,她還是會每天習慣地點開來看一看。

盡管,她知道,她跟這個男人注定不會有任何交集,但是,她還是會忍不住去關注他。

第一次在公司與他擦肩而過後,她就對他一見鍾情了,只是,那個時候,他的心里眼里,都只有周楚榆,甚至,都不知道世界上有一個跟他毫無交集的她,一直在心里默默地暗戀著他,甚至,將他的照片設置成了電腦桌面。

一切,注定只能是一場一廂情願的暗戀。

溫柔失望地將手機鎖了屏,看了一眼正認真看著劇本的搭檔們,拿起了劇本。

*…*…*…*…*

同一時間,Star娛樂總裁辦公室。

陽光漫溢的辦公室里,彌漫著一股淡淡的牛奶香味。

辦公桌前,周楚榆正在認真地批閱著文件。

手邊,一杯熱騰騰的牛奶,正冒著悠悠的熱氣。

“鈴鈴鈴……”

固定電話的響聲,打斷了周楚榆的思緒。

她放下文件,然後,接了電話。

“總裁,一個說是蘇清城母親的人要見您……”

“讓她上來!對了,准備兩杯鮮榨的果汁兒吧。”周楚榆道。

說完,她便掛斷了電話。

慢條斯理地喝完手邊的牛奶後,周楚榆起身,走到了茶幾前,坐了下來。

蘇清城的媽媽為何忽然造訪。

她有什麼事情呢?

五分鍾後,門被從外面粗/魯地推了開來。

只是聽開門聲,周楚榆就知道,來者的心情非常不好。

周楚榆禮貌地起身,看著風風火火朝她而來的蘇母,道:“蘇阿姨,請坐。”

蘇母冷/哼,在周楚榆的面前頓住了步子,揚起手,一個火/La/辣/的巴掌毫不留情印上了周楚榆的臉。

突如其來的巴掌,讓周楚榆不知所措地捂住了臉。

周楚榆不解地看著蘇母,道:“蘇阿姨,您為什麼要打我?”手打小說網

就在這時,周楚榆的秘書端著兩杯鮮榨的果汁兒走了進來,秘書見狀,沒有說話,將果汁兒放在茶幾上後,轉身就走。

蘇母冷/哼,看著周楚榆,道:“周楚榆,你算個什麼東西!居然讓我兒子為了你付出那麼多!“

“蘇阿姨,您這是……”

“周楚榆!你有什麼好的,居然能讓我兒子為了你,默默地摘掉自己的一顆腎!”

“蘇阿姨,您什麼意思?”手打小說網

蘇母的話,讓周楚榆震驚了。

“呵,周楚榆,你的幸福,全是用我兒子的痛苦換來的!你知道麼!我兒子為了拯救你的男人,偷偷地把自己的腎給摘了!”蘇母看著周楚榆,咬牙切齒!

“什麼?蘇阿姨,您是說,歐向北的腎是蘇清城捐的?”手打小說網

“哼,不然,你以為是誰!那小子真是傻,默默地為你做那麼多就算了,他居然還瞞著我,若不是昨天我偶然看到他身上的刀疤,我到現在都被蒙在鼓里!”說到這里,蘇母的心都要碎了。

憑什麼,她的兒子就一定要是默默為別人付出的那一個!

憑什麼這個周楚榆可以踩在她兒子身上,過幸福的生活。

她就是要將這一切告訴周楚榆這一切!!讓她內疚!!讓周楚榆知道自己到底多麼對不起她的兒子蘇清城!!

蘇母的話,讓周楚榆的心,狠狠地抽/痛了一下,全身的每一粒細胞,每一個毛孔,都開始隱隱作痛。

那個捐腎的人,居然是蘇清城。

天哪……居然是他!

他為了她的幸福,竟然默默地付出了自己的一顆腎。

淚水,模糊了她的視線,這一瞬間,她對蘇清城的愧疚,上升到了最高點。

“周楚榆,你知道麼,我真的特別恨你!我特別想殺了你!!!我想到我兒子為你傻傻地犧牲了那麼多,我就特別想殺了你,你知道麼!!!!”蘇母看著周楚榆淚水縱橫的臉,冷、哼道。

“蘇阿姨,對不起……真的對不起。”除了對不起,周楚榆根本不知道該跟蘇母去說些什麼。

“呵,對不起?對不起有用的話,這個世界上就不會有警察了。”蘇母不語,臉上的冷漠,更深了一層。

“周楚榆,我告訴你,以後,不准再跟我兒子有任何聯系!”蘇母冷聲命令。

說完,蘇母便轉身,快步離開,連頭都沒回。

蘇母離開後,周楚榆整個人還是懵的……

心,好像被蘇母的話,生生撕成了一片一片。

她所謂的幸福,全是建築在蘇清城無私的犧牲上面的……

蘇清城,想到那個男人的臉,那個男人的笑,她就覺得自己是一個罪孽深重的人。

“嘟嘟嘟嘟……”

手機的震/動聲,打斷了周楚榆的思緒。

拿出手機,看見是蘇清城的電話,周楚榆立即按下了接聽。
手打小說網

上篇:【336】相濡以沫     下篇:【338】誰要/你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