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341】女人,我想你了  
   
【341】女人,我想你了

涼薄只冷冷瞥了印/度/舞/娘一眼,然後,繼續用餐。

舉手投足間的優雅,彰顯著他高貴與良好的出身。

認識喬薇薇以前,對于女人,他素來是來者不拒,反正,不過就是玩一玩,大家各/取所需。

但是現在,他對這些已經完全沒了興趣。

他承認,認識喬薇薇以後,他真的安分了很多,也改變了很多。

“薄爺您好,我的中文名字叫蘭心。”舞娘用標准的中文,說道。

火紅的面紗,遮/著/舞/娘的下半邊臉,只露出一雙嫵/媚到了極致的眼睛。

她的Xing/感,可以讓天底下所有的男人為之沉/淪,但唯獨在他面前,不會有絲毫的作用。

涼薄的冷漠,讓蘭心感覺倍受打擊。

高權看了涼薄一眼,然後,又朝蘭心使了個眼色……

一旁,Mandy靜靜看著這一切,一言不發,只淡定地用著餐。

跟隨了涼薄這麼久,Mandy對涼薄的個性了若指掌。

Mandy知道,涼薄現在是不可能對這種女人有興趣的。

蘭心收到高權的指示後,立即偏坐在涼薄的椅子扶手上。

她將一只手輕放在涼薄的肩膀,指尖不斷在涼薄鬢角的發絲上繞著圈,似挑/逗,似調/情。

涼薄依舊一副穩若泰山的樣子,自顧自地切著牛排,坐懷不亂,薄唇輕啟,惜字如金:“滾!”

一個滾字,讓現場的氣氛瞬間冷了下來,也讓高權面露尷尬。

Mandy卻笑了,她就知道。

蘭心的動作瞬間停滯,眼睛里帶著難掩的尷尬。

她並沒有立即起身,而是將目光落到了高權的身/上。

高權看了涼薄一眼,見他是真的對這個女人沒興趣,于是便不耐煩地朝蘭心擺了擺手。

蘭心見狀,立即彈簧般起身,帶著失望與不舍,離開了房間。

人人都說世界第一少很帥,很有錢,蘭心與外面那些女人一樣,特別想親近這個男人,可是他很難親近,這種男人,完全就是,只可遠觀,不可靠近的類型。

看著蘭心離去的背影,Mandy的嘴角,微微揚起,她沒有說話,繼續不動聲色對用著餐。

隨著門緩緩而關,涼薄立即放下手中刀叉,然後拿起一塊高檔真絲白手帕擦了擦嘴,斜睨著高權,道:“高權!”

“薄爺,怎麼了?”手打小說網

“以後不要再自作主張。懂?如果再有一次,那我們涼氏就不會再繼續支持你!”

涼薄的神色,並沒有什麼波動,語氣,也極為云淡風輕。

即便如此,他的話,依舊如同一塊千斤巨石,毫不留情落在了高權的心上……

高權聞言,立即討好道:“我知道了,薄爺。對不起……”

他明明只是這樣靜靜地看著高權,卻讓高權感覺猶如芒刺在背一樣的難受。

高權倒/吸一口冷氣,用袖子擦/了/擦/額頭的汗珠,沒有再說話。

高權沒有想到,這一次,給涼薄獻美女會碰壁。

吃過飯後,涼薄與高權聊了一會兒後,便與Mandy離開總/統府。

在保鏢們的護送下,涼薄與Mandy來到了K國最著名的七星級酒/店。

酒/店門前,豪華的黑色豪車隊穩穩而停,吸人眼球。

早已等候在此的酒/店經理,以及工作人員們整齊站在兩邊,恭候涼薄大駕。

保鏢們魚貫而出後,立即走到打頭的黑色寶馬車後門,恭敬站成兩隊,其中一名保鏢為涼薄拉開了車門……

隨著車門的緩緩而開,一縷光線投進車內,正好打在涼薄棱角分明的臉,為他鍍上/了一層震懾人心的神秘氣息。

涼薄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西裝,兩只锃亮的黑皮鞋率先輕輕著地,然後是兩條修長的雙/腿。

緊接著,他整個人便站在了滿天星斗下。

那一身的高貴與帥氣邪魅,驚豔了在場所有酒/店人員的眼睛。

涼薄下車後,副駕駛位置上的Mandy立即跟下了車,站在涼薄的身後。

“歡迎薄爺!”酒/店的工作人員們異口同聲,那聲音,高亢響亮整齊,好似出自一人之口。

涼薄習以為常對看著這一切,沒有說話,淡定地從隊伍中間走過,進了酒/店。

Mandy跟在身後,亦步亦隨。

酒/店最高層因為涼薄的到來而清場。

整個樓/層,只為涼薄一人開/放。

上/了樓後,Mandy與涼薄分別進了並排的兩間總/統套房。

拉開門,涼薄疲憊地換下了拖鞋,然後步入了燈火輝煌,鑲金貼銀的客廳。

坐在巴洛克風格的沙發上,入眼的輝煌,讓人頭暈目眩。

涼薄扯/了/扯/身/上的領帶,然後交疊起修長的腿,點燃一根煙,給喬薇薇發了個短信……

“女人,我現在在酒/店,想你……”

時間太晚,他不想給喬薇薇打電話,怕影響到她休息。

他的短信剛過去一分鍾,喬薇薇的電話,便打了過來。

看著屏將幕上的‘女人’兩個字,涼薄眼睛里的疲倦瞬間煙消云散。

一張萬年不變的冰山臉上,漸漸籠上/了一層笑容。

將領帶扯/下丟在地上,他迅速按下了接聽,然後,慢條斯理地將手機,靠近了自己的耳朵。

“你怎麼還沒睡?是想我想的睡不著麼?”手打小說網涼薄玩笑地說著。

“嗯……獨守空房空/虛/寂/寞/冷,在考慮要不要出去找個帥哥一起跳個舞,喝個酒。”電話那邊,喬薇薇玩笑對說著。

“如果,你特別恨哪個帥哥的話,你完全可以找他陪你跳個舞,喝個酒……我保證,明天我就讓他,再也沒有辦法跳舞喝酒。”涼薄氣定神閑對說著,似玩笑,似認真。

“薄爺,你要不要這麼狠?”手打小說網

“嗯/哼……我一直都是這麼狠。”他答。

“那還是算了吧,我不想禍害別人,我還是乖乖在夢園,上上網,喝喝酒,想想你算了……”

“這樣才乖啊。”涼薄笑,一笑傾國,再笑傾城。

“你呢?你那有沒有女的?”手打小說網

“有……我這有好幾個美女。”涼薄笑言,深邃的眼眸里,染著一層玩味。

“是麼?那你可得/悠/著點兒了。當心猝/死。”電話那邊,喬薇薇玩笑地說著。

“沒事兒,你爺們兒身體好得很,這個,你不是最了解麼?我絕不會先你一步離開的,你放心吧。”他又道。

“那,既然這樣,我就先掛電話了,所謂,春/宵一刻值千金,我怎麼能殘忍地打擾你們呢?你說,我說的對不對?”手打小說網

“去……別鬧,女人。我有點兒想你。”說到這里,他的神色漸漸認真了下來,起身,他邁著長腿,走到了那白窗簾遮蓋的落地窗前。

伸手,拉開窗簾,站在他的角度,剛好能夠將這座城市的美麗夜景,盡收眼底。

“男人……我也想你。mua~晚安。我睡覺。”

“嗯,晚安。”掛了電話後,涼薄深/深/吸了一口煙,然後,對著光可鑒人的玻璃,吐著眼圈。

喬薇薇不在,他真覺得不習慣。

抽盡一根煙後,涼薄推開了窗戶,將煙頭丟了下去。

那帶著火星的煙頭,儼如流星一般劃破黑暗,帶著一縷青煙,墜/落在地。

關上窗,涼薄轉身,走進了浴室。

*…*…*…*

涼薄在K國整整一個星期了。

一個星期里,喬薇薇的生活,就只是在夢園與公司之間徘徊。

午後的喬氏集團,總裁辦公室里陽光充盈。

辦公桌前,喬薇薇一邊瀏覽著關于涼薄開除K國分公司數名高管的新聞。

“嘟嘟嘟……”手機鈴聲,在此刻響起。

她瞥了一眼手機,直接按下了接聽。

“喂……”

“鸚鵡,我哥不在,你孤單不?晚上出來陪/我喝個酒?”手打小說網

電話那邊,涼意的聲音,顯得有些慵懶。

“沒空……姐姐忙。”喬薇薇拒絕。

“要不要這麼冷漠。”

“一直都這麼冷漠。”喬薇薇道。

“之前,我給你公司樓盤代言,讓你公司樓盤一開盤就大賣的時候,你對我可不是這樣的……”

“去去去……忙著呢。我晚上得在公司加班,先這樣,Bye……”

說著,喬薇薇便掛斷了電話。

“嘟嘟嘟……”電話剛一掛斷,又不安分地響了起來。

喬薇薇蹙眉,拿起手機,看見是涼薄的電話,便按下了接聽,眉間的‘川’字,漸漸融化。

“薄爺,忙完了?”手打小說網

“嗯。最近累/趴/下了,我可能還得一周才能回國,這邊爛事兒有點多。”電話那邊,涼薄道。

“哦……”喬薇薇點頭。

“你把工作整理一下,讓你秘書林慧幫你處理,來這邊,陪/我幾天,你不在,我不習慣。”

“好吧。看在你這麼可憐的份兒上,我就勉強答應你吧。”喬薇薇笑著道。

“什麼時候過來?我去接你。”

“明天上午我去公司處理一下工作什麼的。下午我飛過去。上飛機給你打電話。”喬薇薇身子慵懶後靠,輕按著眉心,道。
手打小說網

上篇:【340】不許找別的女人     下篇:【342】我只禍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