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345】薄爺我好暈  
   
【345】薄爺我好暈

“薄爺,我好暈……”讓喬薇薇徹底暈倒在了涼薄的懷中。

被咬的地方迅速發黑,然後,迅速擴散。

涼薄見狀,立即抱住了她,嘴,快速附上/了她的右手/手腕/處,深/深地吮/吸……

吸/了幾口毒血後,涼薄迅速用自己的領帶用力捆綁住喬薇薇的傷口,直接將她橫抱起,穿過花叢,跑到了岸邊……

將喬薇薇抱上游艇駕駛艙,他對著駕駛員低/吼:“馬上給我開游艇!”

駕駛員見狀,立即發動游艇……

涼薄緊張地抱著喬薇薇,直接進了船艙內的房間。

二十分鍾後。

游艇在岸邊穩穩而停。

涼薄懷抱著奄奄一息的喬薇薇下了游艇。

早已等候在此的醫護人員見狀,立即幫著涼薄一起,將喬薇薇放進了救護車……

*…*…*……*

半小時後,醫院。

整個醫院,因為涼薄與喬薇薇的到來,而籠上/了一層如臨大敵的緊張氣息。

急救室外,涼薄與總/統高權肩並肩而坐,兩個人的臉上,都帶著濃重的陰郁。

涼薄不安地抽著煙,眉間的‘川’字越來越深刻……

“該死的,早知道,就不去那個島了!”涼薄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道。

“薄爺,別擔心,里面的醫生全都是K國的精英,如果是小紅蛇的話,應該就只是K國當地的普通毒蛇,一般不會有什麼問題的。”高權拍了拍涼薄的肩膀,安慰道。

“……”涼薄沒說話,只是靜靜抽著煙。

二十分鍾後,醫生快速走了出來,臉上籠著一層憂郁。

涼薄看見醫生的表情心下一涼,立即起身,與高權一起走到了醫生的面前。

“薄爺,總/統先生,咬喬小/姐的那只蛇,是世界上最毒的蛇,叫紅毒蛇,一旦中了它的毒,就必須要世界上最珍貴的花朵——‘紅麗’的花瓣才能解毒,三日內,我們必須找到‘紅麗’為喬小/姐,解毒,否則,如果毒入五髒六腑,神仙也救不了她了。”

“醫生,那什麼地方,能找到這種花?”手打小說網涼薄問道。

“這種花已經在自然界中絕跡,據我所知,世界只有一個人家中有……”

“誰家?”手打小說網涼薄問道。

“大毒梟樓竹的兒子樓夜……他喜歡種植奇花異草,他家有一棵紅麗……”醫生又道。

“樓夜……涼薄聽說過這個人,他是世界第三大財團的太子爺,世界第一大/毒/梟/樓竹的唯一血脈,但是他並沒見過這個人真實的長相,這個人為人處世想當低調神秘,而且,他還聽說樓夜非常的與世無爭,從來不參與家族的生意。”

“我知道了……”涼薄點頭。

而後,涼薄便打了個電話給Mandy……

“Mandy,速度給我查一下樓夜的下落……”

“是,總裁……”

掛掉電話後,涼薄立即快步迎上/了被緩緩推出了急救室的喬薇薇。

此刻的喬薇薇,整個右手手臂已經墨黑,嘴唇與臉,蒼白的幾乎快要融/為/一/體。

*…*…*…*…*

數小時後。

深夜。

病房里,涼薄靜靜守著喬薇薇,眉頭深鎖。

不輕不重的推門聲,劃破了眼前的凝重氣氛。

Mandy手拿著一個紅色文件夾,沉著臉走了進來。

屋子里的低氣Ya,讓Mandy感覺難受極了。

走到涼薄面前,Mandy低著頭,將手中的文件夾放在涼薄手中,道:“薄爺,這是樓夜的資料,剛剛到手的。”

涼薄點頭,打開文件夾,看著里面的文件,道:“馬上給我准備飛機……”

“薄爺,一切都已經准備就緒,走吧……”Mandy道。

Mandy一向都是涼薄肚子里的蛔蟲,很多東西,不用涼薄吩咐,她就會提前將一切都准備好。

涼薄看了Mandy一眼,然後,道:“你留下來照顧她,我自己過去……”

Mandy點頭道:“薄爺,車在樓下等著您了,您過去吧……”

涼薄點頭,拿著文件夾,快速出了門。

下了樓後,涼薄便乘坐著黑色的勞斯萊斯,來到了V市的某處私人停機坪。

匆匆下了車後,他快速上/了飛機。

*…*…*…*…*

數小時後,英國倫敦。

此刻正是早上,整座城市,都帶著一種別樣的清新與慵懶。

樓夜公寓。

公寓里,孫小然正坐在房間里彈著琴。

慵懶的陽光在她指尖與柔/軟的短發上跳動。

剪了短發後的她,看起來乾淨而又利落。

她的身後,幾株奇花異草,不斷往外冒著繚繞的煙霧。

那煙霧,在秋日/陽光的折She下,形成七彩的顏色,煞是美麗……

優美的音樂,在空氣里飄蕩,所有的一切都美好的不成樣子。

現在的她,這樣安靜,神情這樣平靜,又有誰能想到,她的內心,曾經那樣邪惡陰暗。

“嚓……”

重重的推門聲,在此刻的房間內,顯得有些突兀。

樓夜的母親任潔快步走進了房間。

看著正在彈琴的孫小然,任潔站在她身邊,交疊著胳膊,趾高氣昂地冷哼,道:“能不能別彈了?別人都在睡覺,你不知道麼?”手打小說網

兒子越是喜歡孫小然,任潔就越是討厭她。

而且,任潔理想的媳婦,應該是與他們門當戶對的,而不是像孫小然這種,已婚婦女。

雖然,關于網絡上報道的那些孫小然失憶前的遭遇,她很同情,但是,同情歸同情,她依舊做不到喜歡這個女人。

孫小然聞言,不斷跳動的雙手,立即頓住了動作。

音樂聲戛然而止。

孫小然看了任潔一眼,然後迅速合上鋼琴,起身,腿上的白色長裙滑落至腳踝……

“阿姨,我知道了,對不起。”

如今的孫小然,很溫順。

她這溫順,是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並不虛假。

“哼~!”任潔冷/哼,白了她一眼後,直接走到沙發前,坐了下來,然後孫小然擺了擺手,道:“你給我過來~!”

孫小然低著頭,快步走到任潔面前,坐了下來。

“你現在已經完全康複了,是不是可以離開了?”手打小說網任潔道。

“阿姨,我很喜歡樓夜,我不想走……”孫小然小心翼翼地低著頭,十指緊/緊攥在一起,道。

“你覺得你配得上/我們樓夜麼?你以前可是結過婚的。”

“配不/上,可是,我喜歡他……”孫小然又道。

“你知道倫敦有多少名媛喜歡我們樓夜麼?”手打小說網

“我知道,可是,樓夜並不喜歡他們啊,不是麼?”手打小說網孫小然又道。

忘了那個叫涼薄的男人後,樓夜已經慢慢走進了孫小然的心里。

現在,她滿心、滿腦子,都是樓夜。

她只想跟樓夜好好地在一起。

“嚓……”不輕不重的推門聲打斷了任潔即將說出口的話。

任潔與孫小然一起,循聲望去。

是樓夜。

他的手里,還拿著一束精美的白玫瑰。

看見任潔,樓夜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

他抱著花,快步走到孫小然身邊坐了下來,道:“媽,您怎麼來了……”

“怎麼,你媽不能來麼?”手打小說網任潔冷睨著樓夜手中的花束,語氣酸酸的。

樓夜道:“不,能來,怎麼不能來?如果您只是單純的來看我和小然的,那麼我歡迎……”

“如果不是,你就不歡迎麼?”手打小說網任潔冷哼。

“媽……您別這樣。”

“樓夜,你最好給我離這個女人遠點,否則,我就去找涼薄,告訴他,他老婆沒死,讓他把這個女人給我弄走!”任潔又道。

“如果您真的那麼做了,那我就帶著小然永遠離開這里……”樓夜自然不甘示弱。

孫小然聞言,立即扭頭,看向了樓夜堅定的臉……

樓夜的話,著實讓孫小然感動。

“你……”任潔谷欠言又止。

樓下,門口,豪車車隊,穩穩而停。

車內,涼薄半下了車窗,看著眼前的別墅,對著開車的保鏢,道:“就是這里?”手打小說網

保鏢透過車內鏡看了涼薄一眼,道:“薄爺,就是這里……!”

說完,保鏢便迅速下了車,然後,為涼薄拉開了車門……

一縷陽光打在涼薄精致的臉,還有墨色的襯衫上。

他看了保鏢一眼,然後,優雅而又迅速地下了車。

涼薄下了車後,後面車上的保鏢,也迅速下了車,在別墅門口,站成兩排。

別墅外的四名中國保鏢見狀,立即面面相覷……

他們都認得涼薄。

一名保鏢看著涼薄,道:“您是薄爺吧?您來找我們樓公子有事?”手打小說網

“是……樓公子在家麼?”手打小說網涼薄冷聲問道,好似睥睨天下的君王,帶著一身的王者氣息。

“是,在家……我這就上去給您通報……”保鏢立即轉身,進了門……

二樓,樓夜臥室門口,保鏢頓住了步子,然後,敲了敲門……

“進!”

保鏢聽到樓夜的聲音,立即進了門……

“樓公子,涼薄來了~!在門外……”

聽到涼薄的名字,孫小然、樓夜、任潔均是心下一緊。

“他來做什麼?”手打小說網樓夜問道。

他一直將孫小然保護的很好,這麼長時間,他都沒讓孫小然出過門,而且,家里的傭人、保鏢,也都是相當可靠穩妥的人,因此,根本不會有人知道,孫小然還活著。

可是,若不是他知道了孫小然還活著,那他為什麼要來這里?

“他只是說想見您。”保鏢站在門口,低著頭,道。

孫小然立即起身,快步走到了窗前,拿起窗台上的望遠鏡,看向了站在門口的男人……

那個男人與照片上一樣。很高,很帥,很冷酷。

看著涼薄的臉,她的頭,再次,像炸開了一樣的難受……

“啊!!!”孫小然難受地捂著頭,手中望遠鏡迅速落地,打的她腳尖生疼。

……………………

白天還會有一章3000字的加更,更新時間一般在下午。

各種求月票。
手打小說網

上篇:【344】不炫富是不是會死     下篇:【346】你只管開價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