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346】你只管開價就好  
   
【346】你只管開價就好

孫小然痛苦的聲音,讓樓夜的視線轉移到了她的身/上。

看見孫小然的樣子,樓夜立即快步上前,伸手扶住她的肩膀,道:“小然,你怎麼了,你沒事吧?要不/要/我叫Eric過來看看?”手打小說網

“我頭好痛,樓夜……”孫小然,捂著自己抽/痛的頭,道

“你剛剛是不是又試圖回憶什麼了?”手打小說網樓夜蹙眉,道。

看著孫小然煞白的臉,樓夜感覺自己的心都揪起來了。

他就是見不得孫小然這樣。

孫小然捂著頭,無/力/靠/在樓夜身/上,沒有說話。

良久,當痛覺漸漸退去後,孫小然才離開了樓夜的懷抱。

她看著樓夜,道:“那人在下/面呢,你/要見麼?”手打小說網

樓夜點頭,然後,對保鏢道:“叫他進/來吧……”

說著,樓夜便親/吻/了一下孫小然的額頭,然後,對任潔道:“媽,好好照顧她。我下/去一趟。”

任潔冷著臉,沒說話。

樓夜離開後,孫小然尷尬地看了任潔一眼,然後,在任潔的注目下,走到她面前坐了下來。

任潔的眼神,讓孫小然如坐針氈。

樓夜來到樓下的時候,涼薄已經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

此刻,他正慢條斯理道品著咖啡,相當優雅。

這是樓夜第一次與涼薄見面。

在樓夜看來,他比照片上還要好看很多。

涼薄看見樓夜,並沒有起身,只是輕輕放下了咖啡杯,然後,靜靜注視著他。

涼薄的目光,明明平靜如水,卻會讓人心下一抖。

樓夜快步上前,坐在了他的面前,交疊著雙/腿,道:“薄爺,您來我這兒是……?”手打小說網

樓夜很帥,但是到了涼薄的面前,還是稍遜一籌。

涼薄,天生就有讓所有人事物黯然失色的能力。

“樓公子,據我所知,你有一株紅麗花……”涼薄直截了當。

時間緊迫,他不想跟樓夜過多的客套。

樓夜挑眉,茫然地說道:“什麼?”手打小說網

敢情,他大老遠來,就只是為了他的花?

“我現在,急需紅麗的花瓣,救我女人的命,我女人中了紅毒蛇的毒,需要紅麗的花瓣解毒……樓公子,你開個價……”

樓夜這下明白了,原來,是喬薇薇中了毒,需要他的紅麗當解藥。

看著涼薄的樣子,不知道具體情況的樓夜就氣不打一處來,他可是讓孫小然受盡委屈的男人!

“我的紅麗,是無價之寶。我不想/割/愛。”

樓夜淡淡地說著。

“可是,我想/要的東西,從來就沒有得不到的……”涼薄薄唇輕揚,看著樓夜,一副勢在必得的樣子。

“怎麼,我若不給,你會怎麼樣?”手打小說網

“哪怕屠了整個倫敦城,我也要找到紅麗花……”涼薄霸道宣言。

“你還真是愛她啊……”樓夜笑。

若他的愛,當初能夠分一丁點給孫小然,那孫小然就不會像現在這樣。

“她是我的女人,我不愛她/我愛誰……?”手打小說網

“呵呵……”樓夜搖頭,笑了笑。

此刻,他不禁為孫小然感到委屈。

“樓公子,別賣關子了,多少錢,你只管開/價”

“我不缺錢。”樓夜又道。

“那你缺什麼?”手打小說網

“我什麼都不缺……”樓夜笑,神色好似無風的湖面。

涼薄笑,修長的五指淡定地伸向腰間,然後起身走到樓夜面前,居高臨下看著他。

一縷殺氣,在他頭上傾瀉而下,讓人不寒而栗。

腰間的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對准了樓夜的眉心。

樓夜將這一切都看在眼里,卻依舊淡定如斯。

冰冷的觸覺自眉心蔓延至心髒,他只是淡定地看著涼薄,悠悠開口:“你就是殺了我,我也什麼都不缺……”

涼薄笑,將槍上/了膛,“好,我這就殺了你……”

“慢著!”任潔的聲音,打斷了涼薄與樓夜之間的談話。

涼薄抬頭,將視線落到了那自樓上緩緩而下的任潔身/上……

她一襲白裙,雖然徐娘半老,卻風韻猶存,眉眼之間,帶著與生俱來的貴氣。

涼薄認識她。

她是樓竹的妻子,任潔。

“怎麼,任女士。”涼薄挑眉,看著任潔,道。

“薄爺,你來我家如此放/肆,是不是不太好?你這算是算是仗勢欺人?”手打小說網任潔走到涼薄面前,看著她,冷笑。

涼薄淡定地看著任潔,道:“嗯,算。怎麼?”手打小說網

“你想/要紅麗的話,我可以給你,但是,我有一個條件!”任潔冷哼,道。

“媽!”樓夜蹙眉,抬頭看著任潔,一臉不滿。

“你給我老實點,否則,我就……你懂的!就算你與我斷絕母子關系,我也一樣會那麼做!”任潔冷聲威脅。

樓夜知道任潔說的是什麼,無非就是,他若不老實,她就把孫小然在樓上的事情告訴涼薄!

涼薄儼如旁觀者一般,看著兩母子的對話,沒/插/話。

“薄爺,據我所知,涼氏英國分公司,最近剛到手一塊黃金地皮,那塊地,我有興趣……”

涼氏剛到手的黃金地皮,位于英國倫敦市中心的繁華地段,那可是一塊肥肉。

涼薄花了五億英鎊才到手的地方。

“好……!”涼薄回答的干脆利落。

“媽,您還真是時時刻刻都不忘談生意。”樓夜冷/哼,言語中,帶著譏/諷。

如果按照他的想法,他根本不想把紅麗交給涼薄,因為他傷害過孫小然。

“用一株破花換你爸爸夢寐以求的黃金地皮,這難道不值得麼?!”任潔又道。

她深知樓竹對樓夜的失望,她需要借此,來提升樓夜在樓竹心中的形象。

“那是爸爸夢寐以求的地方,關我什麼事!”樓夜笑。

家族生意與他無關。

“好,薄爺,您先回去准備合同,兩個小時後,我們格林咖啡屋見。”任潔回答的干脆利落。

“好……”涼薄帥氣手槍,放回腰間,冷冷地扯/動/起一邊唇角,轉身,快步離開,帶著一身的陰冷。

涼薄離開後,樓夜起身,冷著臉,看著任潔,道:“媽,您真是過分!”

“兒子,媽都是為你好,你不給他紅麗的話,你的確能替孫小然出一口惡氣,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你將會得罪什麼人?他可是世界第一少,他的權勢地位,可以瞬間就Ya/垮/我們……再說了,孫小然那麼不受他待見,說不准還有別的我們不知道的原因呢,沒准兒,是她自己人品太差……!”任潔又道。

“小然這麼溫柔,怎麼可能?”手打小說網樓夜蹙眉。

“可能不可能,我派人調查一下就行了!”任潔又道。

“免了,我說過,她的過去我不關心,我也不用去調查。就算,她的過去不好,我也不在乎,我在乎的只是她的現在。”樓夜固執己見。

“隨便你!真是個傻子!”任潔白了他一眼,然後,轉身,上/了樓。

臥室門口,她頓住步子,直接推門而入,然後,徑直走到了一株紅色的奇花前,直接抱起了花盆。

它便是紅麗,花瓣暗紅,花葉淡紫,一株只開一朵花……

捧著花,她冷冷看了一眼正在Chuang上熟睡的孫小然,然後,谷欠抱著花往外走。

樓夜倚門而立,看了看孫小然,然後,走到任潔面前,低頭嗅了嗅那不斷往外冒著霧氣的花瓣,道:“媽,這是我最後一次向你妥協。”

任潔笑,沒說話,直接抱著花,離開了房間。

任潔離開後,孫小然便醒了。

孫小然打了個呵欠,動了動還在刺/痛的頭部,緩緩/爬/坐起,看著樓夜,道:“樓夜,你過來……”

樓夜看著孫小然,恢複了一身的溫柔。

他笑,快步走向了她,在她身邊坐了下來,溫/熱的指尖,描繪著她的鼻梁,道:“怎麼了?”手打小說網

“他來/做什麼?”手打小說網

“來找紅麗,救他女人的命……”樓夜道。

“你給了吧?”手打小說網孫小然問。

樓夜點頭,道:“我不想給,是我媽,對不起,小然……”

“沒關系的,給就給吧。如果,給一株紅麗,就能救人一命的話,那不是很好麼?”手打小說網孫小然笑道。

“小然,你還真善良。”

“以前,我們之間發生過什麼具體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或許,她真的像網絡上說的那樣,把我給/逼/死了,又或許,是別的……但是,現在,我的大腦是空的,這里面什麼都沒有。”孫小然又道。

*…*…*…*

一小時後。

格林咖啡店。

包房里,彌漫著一股咖啡與異香混雜的氣息。

落地窗邊,涼薄與任潔面對面而坐,面前,各放著一杯咖啡,還有對方需要的東西。

陽光,透過窗戶散進室內,將煙霧繚繞的紅麗,映襯的格外妖豔。

涼薄看著紅麗,然後,將手中文件袋推到任潔面前,道:“這里面便是那塊地的轉讓合同,我已經簽了字,以及當初我們買那塊地的證明書。”

任潔笑,得意地拆開文件袋,看了看里面的東西,然後將花推到涼薄的面前,道:“這是紅麗……”

*…*…*…*

同一時間,樓夜公寓。

臥室里,孫小然安靜地靠坐在Chuang頭,閉目養神。

一旁,Eric醫生小心翼翼地將Chuang上的各種醫療器/材收進醫藥箱。

“Eric,我的記憶,什麼時候才能恢複好?”手打小說網孫小然問。

雖然,她對過去,已經沒那麼多的好奇,因為她現在生活的很幸福。

但是,過去的東西,畢竟是她的經曆,她還是不想丟掉。
手打小說網

上篇:【345】薄爺我好暈     下篇:【347】真心話大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