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350】我開玩笑的  
   
【350】我開玩笑的

後桌,兩名男人正用力按/著雙膝跪地的沐凡雙肩,另一名男人則一手拿著酒,一手用力/捏/著沐凡的臉,粗/暴地往她/嘴里/灌著葡萄酒。

她掙/紮間,紅色的液體自唇角慢慢流/淌而出,身/上/臉上,全都被葡萄酒染紅。

那雙清澈的眸中,淚光閃閃。

“Shit!”涼薄低罵,快速起身,扯/掉領帶,直接走走到了沐凡身邊。

歐向北緊隨其後。

“都給我住手!”涼薄冷聲命令,那聲音穿/透喧囂,灌入了幾個鬧事闊少的耳朵。

幾個人循聲望去,臉上的不悅在觸碰到涼薄冷若冰山的臉時,漸漸消散,取而代之的是討好的笑容。

幾個人迅速松/開/了沐凡,灌酒的林少道:“薄爺,歐少,這麼巧……”

被折/磨/到不成樣子的沐凡看見涼薄,無力癱坐在地上,手扶著椅子腿。

歐向北立即上前,脫下自己身/上的白西裝,披在沐凡肩頭,小心翼翼將她扶起,讓她靠在自己身/上……

涼薄瞥了一眼歐向北與沐凡的位置,深/吸一口氣,拿起桌上那半瓶紅酒,道:“拿拉菲灌人,林少真有錢。”

看著涼薄帶著慍/色/的臉,林少低頭,道:“呵呵,薄爺,我們鬧著玩的……”

涼薄冷哼,向前邁了一大步,低下頭,充滿Ya/迫感的眸子定定鎖著林少那張,帶著幾分恐懼的臉,瓶口,舉過他的頭,傾斜四十五度角……

那妖嬈的紅色液體,如同瀑布般自瓶口/傾/瀉/而下,散落在林少墨黑的發絲。

林少一動不動,低著頭,臉上,依舊帶著討好的笑容。

再仔細一看,歐向北懷中的沐凡,他瞬間明白了……

怪不得覺得這個女人眼熟,他在報紙上見過她,她跟涼薄傳過緋聞、

這下,林少知道,自己真的完了……

酒瓶空了後,涼薄手中的酒瓶毫不留情砸向了林少的額頭。

刹那間,瓶子四分五裂。

細碎的玻璃渣子在燈光下閃著七彩的光圈,四散開來。

猩紅的血液,在林少的額頭緩緩流/淌而出,纏/繞著林少的臉。

林少他依舊不敢吭聲。

旁邊的兩個人更是嚇得渾身發/抖。

涼薄這一砸,立即讓他們幾個成為了沙發區的焦點……

“我跟你鬧著玩的……”涼薄笑,拿出手帕擦了擦手,然後,丟在地上,走到沐凡與歐向北面前,道:“走吧……”

說完,他便轉身,雙手放在褲子口袋里,邁著修長的腿,穿過人群,出了門……

涼薄身後,歐向北扶著腳步踉蹌的沐凡,緊隨其後。

看著涼薄的背影,沐凡得意一笑。

果然,苦肉計對涼薄還是有用的。

她就是無意間聽到歐向北打電話約他喝酒。

所以,她才會出來。

然後,故意招惹那三個人。

“向北,你把她送回家吧……”車前,涼薄挑了挑眉,看著歐向北懷中的沐凡,道。

涼薄的話,讓沐凡心下一沉,怎麼,他不/送麼?呵……

不等沐凡說話,歐向北便將她橫/抱了起來,然後直接將她放進了自己的銀白色蘭博基尼內。

涼薄站在原地,目送蘭博基尼離開後,轉身,上/了保鏢簇擁的黑色布加迪威航內,驅車離開……

沐凡家門口,銀白色的蘭博基尼穩穩而停。

車內,歐向北看著靠坐在副駕駛位置上/淺睡著的沐凡,道:“到了……”

沐凡睜開眼,單手按了按太陽穴,道:“謝謝你,向北。”

“不用,你等下,我扶你……”歐向北谷欠下車

“不用,我自己來,你快回去吧,很晚了。”沐凡淡淡說著,說完,便下了車。

沐凡一下車,銀白色的蘭博基尼便快速離開。

隱匿在暗影中的狗/仔快速走到了沐凡的身邊,手拿著單反,道:“沐小/姐,照片我拍好了。”

“那不是薄爺的車……你拍了也沒用,趕緊刪了吧……”

沐凡冷冷丟下一句話後,從口袋中取出了一張金卡,丟在狗/仔手中,道:“密碼******。”

說完,她便步履蹣跚地進了門……

她想故技重施,想讓狗/仔拍下涼薄送她回家的照片,然後讓喬薇薇誤會。

可是這一次,涼薄卻沒有給她這個機會!

進了門,還沒開燈,她便陷/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熟悉的異香味道,讓酒醉的沐凡,胃里更加開始翻江倒海。

伸手,打開燈,映入眼簾的那張老臉,讓她厭惡。

“你不是要在英國一段時間麼?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手打小說網沐凡問。

如果可以,她希望樓竹永遠也別回來,干脆就死在英國。

樓竹緊/緊抱著她,滿是胡渣子的下巴抵著她的發道:“提前把事情都處理好了。你出去喝酒了?剛剛送你回來的是涼薄?怎麼身上全是酒漬?”手打小說網

“…………”沐凡沉默。

想到剛剛自己的計謀沒得逞,她的心里就各種不痛快。

“走吧,上/去/洗洗/睡吧。”樓竹橫抱起沐凡,道。

沐凡沒有反/抗,只任由他抱著她,上/了樓。

淚水,如同斷了線的珠子一般自她眼角,傾/瀉/而下。

酒醉之後,她更加覺得委屈、寂/寞。

心里的嫉妒開始更加瘋/狂/地/撕/著她的心髒。

憑什麼喬薇薇可以天天守著她愛的男人。

而她卻得被/迫/陪著這一個老/男人。

而這個老/男人,就像是一塊牛皮糖一樣,怎麼甩,都甩不掉。

只要,他不是自然地死去,那她就得一直陪著他,與他糾纏不清。

她有時候會想,當初,如果這個老/男人沒有救下她,當初,那把火,就那麼把她生生燒死了會不會好一點兒?

為什麼,老天要跟她開這樣的玩笑!為什麼,她就不能擁有幸福,為什麼!

進了房間後,沐凡便跑進了浴室,將自己反鎖在里面。

放了一浴缸的水,她沒有脫衣服,直接將自己埋入了水中。

身/上,臉上的酒漬慢慢將清水染成微紅。

那紅,在燈光的映襯下,顯得格外美麗。

直到快窒/息,沐凡才手抓著浴缸壁讓自己的頭浮出水面。

靠著浴缸,她大口大口地呼吸著清新的空氣,淚如雨下:“涼薄,其實我想/要的很簡答,只是跟你在一起,我只想/要/你……我只想我們兩個人回到五年前而已……”

回憶,一幕一幕猶如潮水一般洶湧而來,讓沐凡的心,狠狠地揪成了一團。

“啊!!!!”她尖叫,雙手用力攥成拳頭,一下一下用力拍打著微紅的溫水……

四濺的水花,在燈光下,閃著晶瑩的光圈……

“喬薇薇,都是你!都是你!!!!”沐凡繼續尖叫,拍打著水面的動作,驟然停滯。

雙手,一下一下撕/著自己的頭發。

憑什麼她這麼痛,喬薇薇卻可以萬千Chong/愛在一起身,站在制高點,做快樂的女王,憑什麼!不公平!

直到水溫降至冰點,沐凡才打了個寒/顫,緩緩起身,脫/掉/濕/衣服,隨手在牆上拿起一條浴巾,圍在Xiong前,赤足,走出浴室,回到房間。

此刻,樓竹已經睡了,睡的很沉。

走到Chuang邊,沐凡居高臨下看著他,在他臉上投下一抹重重的陰影。

垂落在身側的雙手微微顫/抖。

她特別特別想殺了他,可是,她不能!她不敢!

如果她殺了他,她與他的豐色/照、還有她做過的那些事情,一定會分分鍾出現在世界的各個角落,到時候,她在涼薄面前的形象怎麼辦!

沉睡中的樓竹,驟然睜開了雙眼,看著她映著恨意的眸子,道:“凡凡,別胡思亂想了,來睡吧。對了,你我一起合作給喬薇薇車上放炸彈的事情,我也錄音了……”

沐凡倒吸一口冷氣,沒說話,直接躺了下來……

*…*…*…*…*

翌日,N市。

N市七星級酒/店/總/統/套房。

厚重的窗簾,遮蔽了陽光。

即便是白天,臥室里,依舊像黃昏一樣幽暗。

棗紅色的真絲大Chuang/上,喬薇薇疲憊地睜開了雙眼。

兩只藕/臂伸出被子外,她隨意伸了個懶腰,然後,緩緩起身。

薄被順勢下滑,那白色真絲睡裙包/裹/下的好身材,展現了出來。

赤足下了Chuang,踩著棗紅色的地毯,她快步走到落地窗前,拉開了窗簾。

秋日的暖陽散進室內,整個空間瞬間,恢複了明亮。

喬薇薇眯眼,伸出五指,眼光透過指縫,映照在她素面朝天的臉。

“咚咚咚!”敲門聲,在此刻響起。

喬薇薇聞聲,立即轉身,走到門口,拉開了門……

門外,站著的,是她的秘書林慧。

“總裁,一個小時後,要去公司開會。這是會議資料。”

林慧將文件夾,遞到喬薇薇的手中道。

“我知道了,林姨,我化個妝,就下去。”

“好的,我在樓下餐廳等您。”

說完,林慧便轉身離開。

看了看林慧准備的資料,喬薇薇轉身,帶上/了門……

洗漱完畢,換上衣服,化了個淡妝,喬薇薇踩著一雙恨天高,神采奕奕下了樓,與林慧簡單地吃了個早餐。

而,兩個人便在保鏢的護送下,來到了喬氏分公司。

開了個會後,喬薇薇便在保鏢的護送下來到了總裁辦公室。

樓下,黑色的豪車車隊穩穩而停,排場之大,吸人眼球。

打頭的車內,司機透過車內鏡,看了正靠在車後座做假寐狀的涼薄一眼,輕聲道:“總裁,到了……”
手打小說網

上篇:【349】心曠神怡     下篇:【351】怎麼就不要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