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378】都是廢/物嗎?  
   
【378】都是廢/物嗎?

踏入茂密的樹林,喬薇薇與Mandy兩個人立即被薄霧籠罩……

撲鼻而來的是泥土與樹木混雜的氣息……

這里,視線有些不好,能見度,不足五米。

陽光透過參天大樹的縫隙投She了下來,將這里籠罩的密不透氣。

雜草高至兩個人腰部,就這樣走在草堆里,兩個人的心里不免忐忑。

兩個人走的特別小心翼翼,生怕會不小心踩到蛇之類的爬行生物。

走了一段路,喬薇薇頓住步子,氣喘籲籲……

看著眼前的各種高聳入云的大樹,喬薇薇擦了一把汗,道:“這里,全是叫不/上來名字的樹,完全沒有果樹的影子啊……”餓

她的腳踝,因為走路的關系而抽/痛,然而,她卻依舊/強/忍/著。

“再去前面看看。”Mandy小心翼翼扶著她,同樣氣喘籲籲……

兩個人一瘸一拐,艱難向前走著……

走到林子正中間,不遠處的一棵結滿了蘋果的樹吸引住了兩個人的眼球……

“Mandy那是蘋果麼?”手打小說網喬薇薇指著蘋果樹,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一般的興奮。

對于,已經筋疲力竭,饑腸轆轆的她與Mandy兩個人而言,這棵果樹,無疑就是她們倆的希望。

在這樣的荒島上,沒有什麼事情是比找到食物更/能/讓人開心的了。

她們現在什麼都沒有,如果找不到食物的話,她們就會/餓/死……

“Mandy,我們走……!”喬薇薇興奮地抓著Mandy的手,道。

這一瞬間喬薇薇全然忘記了自己腳踝上的傷痛……

她興奮地拉著Mandy,兩個人開始一步一步地往果樹的位置走……

腳下忽然一空,喬薇薇與Mandy兩個人便直接掉進了由雜草覆蓋的深坑……

“啊……!”

兩個人尖叫著落地……

身體與泥地/碰/撞,劇烈的疼痛,在骨頭上蔓延開來……

本來兩個人身/上/就很/髒,這一摔下來,兩個人更是變成了泥人兒。

“Kao!搞/什麼啊!”喬薇薇艱難移動到了Mandy身邊,扶起地上的Mandy,看著眼前足有十幾米深的坑,不悅地說道。

Mandy輕輕拍了拍自己與喬薇薇身/上/的土,道:“坑上/還特意蓋著雜草,所以我推測,這個坑,應該是獵人設下的陷阱,用來You/捕/野獸,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座荒島上是有人存在的。”

喬薇薇蹙眉,靠著深坑壁,動了動自己已經腫脹的腳踝,道:“是的吧。”

Mandy艱難起身,走到深坑前,谷欠爬上去,卻不能。

一次一次地攀爬,一次一次地倒地……

看著她一次一次地摔倒,喬薇薇心疼地說道:“十幾米,我們不會輕功,根本不可能上去,你別爬了,沒用的……”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整個大坑里的光線也更加暗了。

Mandy長歎了一口氣,挪到喬薇薇身邊坐下,道:“如果,這里,真的是用來捕/野/獸的,那我相信明天、或者一會兒,就會有人過來的……我們先等等吧。”

喬薇薇點頭,口干舌燥的厲害。

在飛機上,喬薇薇沒有喝水,只是喝了一杯紅酒,現在,她覺得自己快渴死了。

剛剛就差那麼一點點,她就能吃到甘甜多汁的蘋果了……

吃慣了山珍海味的喬薇薇,從來沒有覺得蘋果是什麼美味。

但是這一刻,喬薇薇真的很想吃一口那果子……

想到這里,喬薇薇便不自覺地咽了一口口水。

Mandy注意到了她這一動作。

Mandy深吸一口氣,道:“渴/了吧?我也很/渴。可是沒辦法,這里沒有水,我們只能/忍/著,早知道,飛機上空姐發飲料的時候,咱們就/要一杯來喝了,那樣的話,起碼不至于現在就口/渴……”

喬薇薇也很是後悔。

喬薇薇絕望地抱著膝蓋,看著頭上的/洞口,道:“真希望快點有人來救我們,我真的不想死在這里,我的人生,那麼精彩炫目,我真的不想就這麼死了…”

Mandy也同樣如此。

之前,與白子明分開以後,幾次三番,Mandy都特別想死,覺得活著一點意思都沒有。

但是現在,真的到了絕境,Mandy卻發現,自己對人生還有很多很多留戀,她還很愛很愛自己的這條命,她不想死,只想好好地活下去。

“我們兩個人喊一下……如果真的有人住在這里的話,沒准兒會聽到……”Mandy又道……

喬薇薇點頭,對著頭上/洞口,拼命大喊:“救命啊,有人麼?”手打小說網

“救命啊,有人麼?”手打小說網緊接著喊道……

此起彼伏的呼救聲,在森林里盤旋……

兩個人一直吼到天色變黑,才停了下來。

嘴巴里本來就干,這樣一連著喊兩個小時後,嗓子更是冒了煙兒。

喬薇薇輕咳著清了清嗓子,又拿出手機,按下解鎖後,手機,卻又沒電自動關機了……

“我去!人倒黴喝涼水都塞牙縫。”喬薇薇低罵,然後,將手機放回口袋。

Mandy打了一個寒/顫,靠近了喬薇薇,道:“咱們/靠/近點兒,這樣暖和。”

喬薇薇點頭,直接將自己身/上/已經/髒/到不成樣子的白色小西裝外套披在Mandy身/上,道:“你披著吧。”

“喬小/姐,不用。”Mandy忙拿下外套,放到喬薇薇手中。

“沒事兒,我不冷,咱倆換著穿,一會兒我冷了你再/脫/下來/給/我。”喬薇薇再次將外套披在Mandy肩膀,道。

只是一個簡單的小外套,卻讓Mandy心下一暖。

黑暗中,她淚光閃閃地看著喬薇薇模糊的輪廓,嘴角上揚。

“天黑了,咱倆就先這麼在這兒呆著吧,明天早上再說,現在什麼都看不到,呼救也沒用,不會有人來的。”喬薇薇蹙眉……

“只能這樣了……喬小/姐,你害怕不?”手打小說網問道。

“有你陪著我,我不怎麼害怕,如果只是我自己一個人在這里面的話,我肯定怕。”喬薇薇說著,便更加/抱/緊/了自己的雙腿。

其實,喬薇薇也很冷。

但是,她覺得Mandy更冷,所以,她願意把自己的外套披在Mandy的肩上。

她認為,兩個人,在外面,遇到危險了,就應該互相照顧著,而不是自私地獨自穿著外套,不管別人的冷與暖。

**這邊,荒島上是伸手不見五指的夜,另一邊,中國V市,卻正是陽光燦爛的午後……

**原本預定中午到達V市的航班,忽然與地面失去聯系長達幾個小時……

此時,V市以及世界各國網站、電視台、新聞報紙的頭條全是關于該航班失蹤的消息……

戒備森嚴的夢園內,籠著一層濃濃的憂郁。

“怎麼樣了,還沒找到飛機麼?”手打小說網客廳里,涼薄對著電話那邊的甯墨瞳,問道。

陽光散落在他宛若神賜的臉,將那精致的五官籠上/了一層濃重的憂郁與陰冷。

涼薄身邊,歐向北、周楚榆、甯檬、沉醉、秋容、涼意、幾個人齊齊盯著涼薄的臉,豎著耳朵,忐忑地等待著電話那邊的回答。

“法國航空公司那邊,現在已經在尋找客機了,我們自己的人、以及國家派出的人、已經在往巴黎那邊趕了,我一會兒處理完手頭上的事情,也會過去,現在到底是飛機故障,還是飛機是遭到了劫/持,一切都還不清楚……”

電話那邊,甯墨瞳的話,讓涼薄的臉,漸漸沉了下來……

“Shit!都是廢/物麼,都這麼久了,連個飛機都TM找不到!”涼薄厲聲爆著粗口,一張臉,因為憤怒與焦急而微紅!

“艹!”掛斷電話後,涼薄直接將手機丟在了茶幾上……

力量過大,茶幾瞬間裂開了一條深刻的口子。

“薄爺,您先別著急……一定找得到的。”周楚榆/強/忍著眼淚,抓著身邊涼薄手,道。

“我倒希望是被劫/機……”甯檬不斷用食指摳著大拇指,焦躁地說著……

因為如果是劫/機的話,起碼,飛機上的人一定是安然無恙的。

可若是/墜/毀的話,那喬薇薇她們……

這一切,甯檬想都不敢去想。

涼薄靜靜地坐在那里,想鎮定,卻根本就鎮定不下來……

心里,前所未有的焦躁、恐懼,折磨的涼薄有些喘不過氣……

他用那顫/抖/的手從口袋中取出一盒煙,想拿出一根,卻根本就拿不准……

另一邊,歐向北深/吸/一口氣,快速為他取出一根煙,放到他的唇邊,然後,為他按下了打火機。

“啪……”火/苗亮起。

涼薄狠咬著煙嘴,將煙頭湊到了火/苗上。

點燃煙後,他迅速抽了一口,試圖讓尼古丁來/麻/痹自己的神經,好讓自己鎮定一些……

他是一個哪怕兵臨城下,都能做到穩若泰山的人……

可是偏偏這一次,他做不到了。

所有的人,都陷入了沉默。

*……*

荒島。

深坑里,喬薇薇與Mandy兩個人一起蓋著外套,挨坐在一起沉沉地睡著……

坑里現在特別特別冷。

即便兩個人靠在一起,依舊難以抵禦這寒冷。

睡夢中,兩個人的牙齒,不斷打架……

翌日,當Mandy睜開眼睛的時候,喬薇薇就發燒了。

喬薇薇靠在她的肩膀上,虛弱地喘著/粗/氣,一張臉,煞白煞白。

尚不知情況的Mandy動了動肩膀,道:“喬小/姐,天亮了……”

見喬薇薇沒反應,她才扭過了頭。

映入眼簾的蒼白,惹得Mandy心下一緊。

伸出手,試了試喬薇薇額頭的溫度,卻發現,燙/的嚇人。

“喬小/姐,你醒醒,你醒醒。”Mandy拍了拍她的臉,道。

喬薇薇蹙眉睜開雙眼,坐直了身子,動了動昏昏沉沉的頭,道:“Mandy,我怎麼有點/難/受,頭暈目眩的……”

Mandy立即將外套披在喬薇薇身/上,道:“你發/燒/了……”

喬薇薇試了試自己額頭的溫度,道:“是好/熱。”

“不行,我必須想辦法上去,你這麼下去肯定不行。”Mandy說完,便快速起身,走到了洞口處……

看著眼前,高高的大坑,Mandy有些不知所措……

脫下高跟鞋,她直接對著坑壁上的黃泥,拼命刨著。

很快,便在坑壁上,鑿下了一個小坑。

她將腳放在小坑上試了試,發現大小剛剛好之後,她又開始鑿第二個……

她想在/坑/壁/上鑿幾個坑,然後一點一點順/著/爬/上/去……
手打小說網

上篇:【325】死神的腳步     下篇:【327】會不會是沐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