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395】兩只/斗/雞  
   
【395】兩只/斗/雞

“恭喜……”宙斯隨手從waiter手中拿起一杯酒,看著白子明與清清,道。

此刻的宙斯,高貴而又邪魅,一身帥氣的范思哲全球限量款西裝將那/欣/長的好身段襯托的淋漓盡致。

人群里,宙斯便是那最顯眼的存在。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宙斯是一個有錢人,而且不是一般的有錢,畢竟形象與氣質、穿著,都擺在那兒的。

白子明那精心准備的訂婚禮服,跟宙斯這身范思哲一點可比/Xing/都沒有。

在宙斯面前,白子明瞬間黯然失色。

宙斯的身邊,Mandy淡淡地看著白子明,卻並沒有說話……

其他人不自覺地/圍/了上/來,自成一圈,等待著好戲/上/演。

男女主角雙方父母親人見狀,也走到了眾人身邊……

白母/撥/開人群,目光將宙斯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後,快步上前,看著白子明,道:“訂個婚,你讓她來/做/什麼?嫌棄丟臉丟的不/夠/大/麼?”手打小說網

白母的話,讓宙斯不悅蹙眉。

Mandy長吸了一口氣剛准備開口反駁,卻被宙斯/封/住了唇/瓣。

宙斯冷/哼,摟著Mandy走到白母跟前;“您應該慶幸,我不打老弱病殘,否則的話,您現在應該都沒氣了。你知道麼?”手打小說網

他的氣勢惹得白母不自覺地打了一個冷/顫……

在場的人均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冷氣。

“你,你說什麼?”手打小說網白母底氣不足地說著。

“怎麼,您耳朵不好?我說什麼您聽不清楚麼?”手打小說網宙斯問。他本不想說難聽的話,但是,他實在受不了白母那尖酸刻薄的樣子。

“你是哪兒來的,居然這麼沒禮貌!”白母怒火中燒。

白子明挽/著清清向前走了一步,看著白母,道:“媽,您就少說兩句吧。”

“少說什麼少說?你訂婚,她來/做什麼!”白母低聲說著。

“送禮物……”宙斯道。

而後,宙斯看了Mandy一眼,然後直接拿出口袋里的微型對講機……

“好了,行動吧……”他低聲說著。

宙斯話音剛落,整個大廳的燈光便暗了下去……

大熒幕上,立即開始播放白子明與各種不同女子的豐色照、以及清清與不同男子的豐色照。

全場,一片嘩然……

映入眼簾的照片,也讓Mandy感到震驚,心里對白子明的恨意又加重了幾分,她雖然知道白子明/睡/過的人一定不會少了,但是,她沒想到居然這麼多,他還真是老/少/通/吃,越看Mandy越覺得惡心……

她居然讓這樣一個垃/圾,/睡/在自己身邊整整七年。

白子明更是黑了臉……

一旁,清清氣鼓鼓地看著大熒幕上的照片,垂/落/在身側的手,漸漸喔成了拳頭。

清清狠狠/抓/著白子明的領口,質問道:“白子明!我雖然知道你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我沒想到你這麼垃/圾!”

白子明冷/哼,狠狠/推/開了清清……

這一用力,清清整個人直接摔在了地上。

“你不也一樣麼?還說我!咱倆一個半斤一個八兩,老/頭/子!初中生,你全都不/放過!清清,你居然是這種女人!”白子明斜睨著她,道。

清清起身,脫下一只高跟鞋,狠狠砸向了白子明的頭部!

這時,圖片播放完畢,整個空間,又恢複了明亮!

“我砸死你!你居然敢打我!臭男人!不想活了啊你,我爸媽還沒這麼打過我呢!你憑什麼!!!”清清惡狠狠地說著,臉上的表情幾乎/扭/曲。

感覺到有溫/熱/的液/體自額角流/淌/而出,白子明伸手/觸/了/觸/自己的額頭……

入眼的血紅,讓他怒火中燒!

他揚起手,一個巴掌毫不留情落在了清清臉上!

“干什麼!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啊!咱們都是一種人,你有什麼資格在這里指責我!你又有什麼資格打我!”白子明指著她,厲聲呵斥!

清清父母快速上前,將二人/分/開……

其他的賓客也開始上前拉架。

原本歡樂的訂婚宴,被宙斯這麼一攪,儼然成了一場鬧劇!

Mandy看著那些照片,心里,又是一陣惡/心,但是,現在除了惡/心之外,她也覺得解氣!解恨!

“你是什麼人!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白母上前狠狠推了宙斯一把,道。

宙斯儼如雕像一般站在那里,紋絲不動,手指/嫌/棄地彈了彈被白母/碰/過的地方,道:“我是一個不忍心好人受委屈的好人!比雷/鋒/還要好的好人!”

“對了,清清,昨晚,白子明還跟一個女老師Kai/房/了!啊,還有白子明,昨晚清清跟好姐妹舉行了告別/單身/派對,邀請了很多帥哥……”宙斯又道。

“白子明!你個Jian/男人!”

“清清,你個黑/沐/耳!”

被眾人拉著的清清與白子明儼然變成了兩只斗雞,瘋/狂地想/要/撲/到彼此面前,與對方來一場生死決斗!奈何眾人將他們拉的死死的,他們無法靠近彼此!

現場,一片凌/亂……

看著這一切,Mandy的表情,始終淡定無比……

宙斯看了看她,然後牽起她的手,道:“走吧,咱們回去……”

Mandy點頭。

而後,宙斯便拉著她,淡定地出了門,留下了一堆爛攤子,交給現場的其他人。

走出酒/店,冷冷的夜風/拂/過他們兩個人的臉。

Mandy長長呼了一口氣,憋在心底的悶氣,總算因為宙斯出去了一些。

她看著宙斯,笑了笑,道:“宙斯,你說/要/送我的禮物,就是這個麼?”手打小說網

“喜歡麼?解氣麼?誰讓你一時不幸福,我就讓他一世不幸福!”宙斯看著她,道。

“解氣。”Mandy點頭。

“不過,你是怎麼拿到那些照片的?”手打小說網問。

“別忘了,我不只是個巫師,我還是個黑/客,我只是入/侵/了白子明的手機、以及電腦而已……果不其然,我真的在里面發現了那些‘寶貝’……”宙斯又道。

“宙斯,辛苦你了。”Mandy拍了拍宙斯的肩膀。

宙斯搖了搖頭:“這沒什麼,能讓你出氣才最重要,我這也算是替天行道,惡人總得有點惡報,不然這個世界就顯得太不陽光明媚了。”

“上車……”宙斯看著她,又道。

Mandy挑眉,問:“去哪?”手打小說網

“去了你就知道。”宙斯用車鑰匙將Mandy的車解了鎖,道。

Mandy點了點頭,然後跟隨著宙斯,上/了車。

宙斯一路將Mandy帶到了郊區人煙稀少的山上……

山下,停好車子後,宙斯並沒有關掉車燈,而是與Mandy直接下了車。

“來這里/干/什麼?”手打小說網借著月光與燈光,看著眼前的荒山問道。

宙斯看著她,道:“散心……”

而後,他便直接/拉/住了她的手,念下了一段咒語……

下一秒,他的黑發瞬間變成銀白的顏色……

那絢麗的銀白,在車燈光的映襯下,閃著刺目的光環。

Mandy雖知宙斯的頭發是可以變色的,但親眼看著整個過程,她還是覺得很新奇。

他看著她,拉住她的手,道:“走吧……”

緊接著他便輕點起了足尖。

兩個人的雙腳迅速脫離地面,然後升向絢麗的星空……

宙斯帶著她,在天上一遍一遍地自*飛翔。

此刻,她感覺自己就好像一只/鳥,宙斯,就是她的翅膀。

這種感覺,是乘坐熱氣球,以及飛機所感受不到的……

兩個人繞著山Ding,一圈一圈地飛翔。

直到Mandy喊停,宙斯才拉著她在山的最高處降落。

足尖落地的瞬間,Mandy感覺自己的心,也隨之/落/回了原處。

Mandy用/手/撫/了/撫/狂跳不已的心髒,然後走到大石頭前坐了下來……

蕭瑟的秋風,讓她感覺有些冷。

她不自覺地打了一個寒/顫。

宙斯快步上前,將外套披在她的身/上,然後坐在她身邊,與她一起仰望星空。

今天晚上的星星好亮,月亮好圓。

天空,真的特別美麗。

然而,Mandy卻覺得,這份美麗,卻不及宙斯那M部落夜色的一分一毫。

城市的夜景再怎麼美麗,終究,比不上那部落里的。

“宙斯,托你的福,今天晚上,我心情很不錯。”Mandy扭頭,看著宙斯。

宙斯看著她嘴角的笑容,目光漸漸有了溫度。

這夜色/太美,月光下的她,特別的好看。

風吹動起她的發絲拂/過他的臉,淡淡的香氣填/滿/他的每一寸/呼吸。

兩個人這樣坐在一起,距離特別特別近,近到連鼻息的呼吸、心跳,都可以聽的一清二楚。

他的視線,慢慢轉移到了她的/唇/瓣上。

那兩片/唇,好像嬌/豔/谷欠/滴/的玫瑰花瓣,引人采/擷……
手打小說網

上篇:【342】我只禍害你     下篇:【344】不炫富是不是會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