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399】有東西/給/你  
   
【399】有東西/給/你

“小/Jian/人,今天我就用硫/酸/潑/死/你!我讓你害我兒子!!!”白母冷冷在心中默念。

在Mandy即將開門進臥室的刹那,白母抓緊了瓶子……

“咚咚咚……”敲門聲,在此刻響起。

白母一陣驚嚇,手上的瓶子直接碎落在地……

濃濃的硫酸味道、瓶子碎裂的聲音,讓Mandy回過了頭……

看著地上冒著煙的液體,以及那些玻璃渣子,Mandy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

她倒/吸/一口冷氣,紅著眼,看著白母,垂/落/在身側的手,緊緊/攥/成拳頭。

她真的又氣又後怕。

這一刻,她很想揚起手,給白母一巴掌。

她真的太過分了!!!

她想讓她毀/容是麼?!

人,怎麼可以這樣/惡/毒!

Mandy的目光,讓白母倒/吸/了一口冷氣。

白母有些膽怯,她清了清嗓子,然後,後退一步,道:“你想/干/嘛?”手打小說網

“咚咚咚……”

敲門聲,再次響起。

Mandy再次看了白母一眼,然後直接去開了門。

門外站著的,正是宙斯。

他的手里,還提著一袋吃的。

看見宙斯,Mandy瞬間/軟/了下來。

她直接倒/了下去。

宙斯眼疾手快地/扶/住渾身顫/抖/的她,問:“你怎麼了?”手打小說網

宙斯能夠感覺得到,Mandy此刻的心跳的到底有多快。

聞見一股子硫酸味,宙斯蹙起眉頭。

他推開Mandy,然後直接換鞋進了門……

看著站在一灘/硫/酸面前的白母,宙斯瞬間明白了一切。

與白母視線/交/彙以後,宙斯念下了一連串的咒語……

刹那間,他的頭發由黑色/變為銀白……

眼前的情況,讓白母毛骨悚然……

這個男人的頭發竟然會變色,他真的是人類麼?

白母/抓/著/狂/跳/不已的心髒,谷欠離開……

宙斯又念下了一段咒語,而後,便朝白母的背影抬了抬手手……

白母雙腳瞬間離地……

“啊!!!你是什麼人!!!你想/干/什麼!你是妖怪麼!”白母的聲音聲音隨著身體與地面的漸漸/脫/離/而、愈/發/高/亢……

恐懼的感覺,讓白母瞬間滿頭大汗,這一瞬間,白母感覺自己/全/身的/每/一/根/汗/毛都立起來了。

宙斯冷/哼,然後,快速甩了一下自己的胳膊……

瞬間,白母整個人便隨著他甩胳膊的動作,飛速朝著牆壁/撞/了/過去……

“嘭!”伴隨著一聲悶悶的聲響,白母與牆壁/劇/烈/碰/撞/後,跌落在地。

暈眩、恐懼、疼痛、種種感覺,讓白母瑟/瑟/發/抖。

白母就那麼/趴/在地上,驚恐地看著宙斯盛怒的眸子,道:“你……你是鬼麼?還是妖怪?”手打小說網

“我是什麼,你/不/配知道……”宙斯冷/哼,一步一步朝她走去……

他腳下的拖鞋與地板碰/撞,發出的響動,儼如從地獄傳來的鍾聲,每一聲,都敲打在白母的心上……

Mandy一走到客廳就看到了眼前的情況,她卻並沒有阻止,只是走到了白母的身邊,安靜地看著這一切……

白母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宙斯,然後,抱著Mandy的小/腿,半跪在地上,道:“Mandy你救救我,你救救我……”

雖然不知道宙斯是什麼人,但是白母能感覺得到,這個人的不一般,她也能感覺到,也許下一秒自己就會死在這個人手里!

Mandy無動于衷。

Mandy是善良,但是她不會過度善良。

宙斯看了Mandy一眼,然後站在白母面前居高臨下看著她,對著自己右手大拇指上的黑色/蠍形戒指道:“出……”

戒指瞬間化為黑色大毒蠍。

白母看著他手指上的大毒蠍,瞬間冷汗直流……

“你們要/干/什麼?你手上那是什麼?我/要/報/警,報/警!”白母問。

下一秒,黑色毒蠍瞬間爬/上/了/白母的耳垂,鋒利的牙齒狠狠/咬/住/了她的/耳/垂……

“啊……”白母驚聲/尖/叫,整個人縮成了一團,仰躺在地上,瑟瑟/發/抖,口吐白沫……

若不是這疼痛非常真實,白母一定會認為自己是在/做/夢。

“老太婆,如果我願意,下一秒,你就會死……”宙斯冷/哼……

Mandy看著宙斯,咽了一口口水,然後,扯/了/扯/他的袖口,示意他不要這樣。

宙斯瞥了Mandy一眼,然後,對著黑蠍子命令道:“回……”

蠍子瞬間回到了他的右手大拇指,又化作了一枚黑色的蠍形戒指……

白母痛苦地/抽/搐,儼如羊癲瘋……

“救……救命……”白母用氣音求救,瘋/狂/朝宙斯搖著頭,表示自己不想死。

“你不是要/報/警?今晚的事兒,你最好給/我/爛/在肚子里,誰也別告訴,否則……後果你知道……”宙斯冷/哼……

此刻的她,不再是Mandy看到的那個彬彬有禮宙斯,而是一個冰冷的巫師,那種冷,讓Mandy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啊……我知道了,快救我,我保證,不報警,誰我都不告訴!”白母一邊抽/搐,一邊說著……

宙斯蹙眉看了看白母,然後,將一顆黑色/解/藥/丟進她的口中……

解藥在白母口中迅速/融/化……

很快,白母便恢複了正常。

身子是恢複了正常,但白母因/驚/嚇過度,整個人依舊在/抽/搐……

“我告訴你,她是我看/上/的人,如果下一次,你再敢做出傷害她的事兒,我保證,我會讓你永世不得超生,而且,我還會讓你們家所有的人都提前去見閻王爺!滾!”宙斯冷冷命令……

白母快速爬起,想起身,卻一點力氣都沒有。

白母看了宙斯一眼,然後,艱難地爬到了自己的包包旁邊,拿起包包便狼狽地爬了出去……

白母離開後,宙斯又念下了一段咒語。

他的銀發瞬間轉黑……

驚魂未定的Mandy看著宙斯,道:“謝謝你,幸虧那個門鈴按的及時,要不是你正好來了,我估計硫/酸/已經潑/我/臉/上/了……”

“剛剛,為什麼不讓我直接解決了那個老太婆……”

“她罪不至死。教訓一下就好了。”Mandy笑了笑。

宙斯溫柔地撫/了/撫/Mandy的頭發,攬她入懷,道:“你總是這麼善良、大度……”

所以,他才喜歡她。

他喜歡她美麗的臉,更喜歡她的內在。

靠在這個強大的男人/身/上,Mandy的心跳,漸漸恢複了正常……

良久,她才推/開/了他,然後看著他手上的袋子,問:“這里面都有什麼吃的?你怎麼大晚上的想起/給/我/送/吃的了?”手打小說網

宙斯拉著Mandy走到茶幾前,坐了下來,然後,將袋子里的食物一一擺了出來……

一盒烤羊排,一盒香煎肉,還有一盒青菜,還有一份米飯。

“我剛剛在外面吃飯,感覺這三樣都不錯,就想帶過來給你嘗嘗,好東西,要跟你共/享,不是麼?”手打小說網宙斯看著Mandy道。

Mandy笑了笑,然後,向旁邊挪了挪身子,與宙斯保持了一點點距離。

她這個小動作,宙斯很細心的看在了眼里……

然而他卻並沒有說什麼,而是體貼地為她分/開/了/一次/Xing/筷子,然後,將筷子放在她手中,道:“嘗嘗,味道如何……”

已經餓得前/Xiong/貼/後背的Mandy咽了口口水,然後,開始大口而又優雅地吃了起來。

看著自己喜歡的人吃飯,對宙斯來說都是一種/享/受。

只要是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哪怕什麼都不/做,都是幸福、滿/足的。

*……*

翌日。

晚上,涼意與秋容結束了法國的拍攝,回了國。

周楚榆做東在某高級餐廳開了包間,擺了一桌接風宴。

涼薄、喬薇薇、歐向北、周楚榆、郭小妮、Mandy、宙斯、沉醉、幾個人早早地就到了……

幾個人一邊喝茶聊天,一邊等待著主人公的到來……

姍姍來遲的涼意、秋容進門的時候,郭小妮彈/簧/般/起身,快速沖到了涼意面前,張開雙臂道:“涼意,還認得我麼?”手打小說網

看著郭小妮,涼意眼前一亮……

他怎麼可能不認識她。

他禮貌地抱了抱郭小妮,然後道:“流浪結束了?”手打小說網

涼意看了看秋容,然後,介紹道:“這是……”

“我知道,秋容嘛,我聽他們說起過她,而且,還是《你若安好》的女一號。”郭小妮豪/爽/地拍了拍秋容的肩膀……

而後,郭小妮又朝秋容伸出了手:“你好,郭小妮。”

秋容燦爛一笑,握了握郭小妮的手,道:“我是秋容……”

幾個人打完招呼以後,便回歸了餐桌……

秋容走到宙斯身邊,眼睛眨巴眨巴地看著他,問:“你是誰啊?我沒見過你……”

宙斯起身,朝秋容伸出手:“宙斯……”

“哦……你就是那個幫孫小然、樓夜/揭/穿/沐凡、還有救了薇薇姐和Mandy姐的宙斯啊?你好,我是秋容。”秋容笑。

宙斯禮貌地/喔/著她的手,道:“很高興認識你,我的克/星/小/姐。”

秋容這種擁有至純至淨血統的人類,是巫師們的最大/克/星,她身/上/那乾淨到一塵不染的血,只需要/一滴,就足以讓他們巫師體/內修煉多年的/邪/氣化為烏有,而一個巫師,若是沒了那至邪之氣,身/上的巫/術就會徹底消失,淪為/廢/物!

秋容尷尬地撫了撫頭發,道:“嘿嘿,放心,我不會讓我的/血/沾/到你/身/上的……”

宙斯點頭。

而後,他們幾個人便坐了下來……

喬薇薇將一只紅色的錦盒推在了秋容面前,道:“有東西給/你……”
手打小說網

上篇:【346】你只管開價就好     下篇:【348】考核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