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438】如果我死了  
   
【438】如果我死了

“噠……噠……噠……”

高跟鞋與地面摩/擦的聲音,在空蕩黑暗的洗手間里回響,一聲一聲,讓人感覺毛骨悚然。

有了上次血人頭的事情,秋容下意識地認為,可能是涼意的粉絲在整她。

洗手間外,長發女人,用那手電筒指著自己七竅流血的臉,唇角陰冷上揚……

秋容一推開門,就看到了這樣的畫面……

“啊……!鬼啊,救命啊!”秋容驚聲尖叫。

女人丟掉手電筒,一步一步靠近著秋容,將她再次逼進單間最角落。

然後,用力捂住了她的嘴巴:“你最好老實點。”

“唔……唔……”秋容拼命掙紮,女人卻死死地用身子按ya著她,讓她無法動彈。

“小賤人,就你這樣的,也敢跟我的涼意在一起,你活的不耐煩了,是不是?!”女人在秋容的耳邊,咬牙切齒。

說完,女人直接咬住了秋容的脖子…

秋容不斷地嗚咽,嘴巴,卻被她牢牢地堵著,發不出一絲聲音。

她好害怕,真的好害怕。

她依舊不斷地掙紮,卻根本動彈不得,這個女人的力氣,真的好大。

“想跟我的涼意在一起,下輩子吧。所有跟涼意在一起的女人,都該死!”

女人冷哼。

下一秒,女人直接在口袋中掏出了一把塗抹了迷//藥的匕首,直接刺進了秋容的心髒處。

“唔…”秋容悶呼,身子一點一點向下滑落,血猶如噴泉一般往外流著。

秋容一點一點失去了力氣,整個人,如同被抽掉了筋骨一樣,滑落在地……

女人悶呼,直接用膠帶纏住她的嘴唇,以及雙手雙腳……

而後,女人便直接大步流星離開。

秋容坐在那里,想掙紮,卻一點力氣都沒有。

神智,一點一點變得模糊。

“額……”秋容悶呼,心髒處,不斷地抽痛,血液,一點一點流成河。

難道,她就只能死在這里了麼?

不,她不要死,不要……

她死了,還怎麼追意哥哥,她死了,她爸爸怎麼辦,爸爸只有她這一個女兒……

“救……救命。”秋容用氣音不斷地呼救。

她多希望現在立即有個人走進來救救她。

可是,為什麼連個人都沒有……

這邊,秋容正獨自忍受煎熬,另一邊包房里,涼意正與喬薇薇他們幾個用著餐,談笑風生。

“秋容那丫頭怎麼去廁所去了那麼久。該不會是掉在馬桶里了吧?”歐向北玩笑地說著。

“歐向北,咱們現在吃飯呢,什麼馬桶馬桶的,你惡不惡心?”喬薇薇用筷子敲了一下歐向北的頭,道。

歐向北吃痛捂著頭,看著喬薇薇懷中不斷蹬著腿的歐以沫,道:“以沫,你/干/媽打我,你快點為我報仇。”

“她能聽得懂才怪,傻逼。”涼薄一邊往自己盤子里夾菜,一邊倒。

“靠,你才是傻逼,你們全家都是傻逼。”歐向北又道。

幾個人繼續吃著飯,談著笑。

又過了十五分鍾,喬薇薇道:“我去看看秋容。”

“去吧。”涼意點頭。

喬薇薇立即起身,將歐以沫放在歐向北懷中,然後,直接走了出去。

洗手間外,掛著‘正在清理中請勿靠近’的牌子。

喬薇薇蹙眉,環視周圍一圈後,還是推開了門。

映入眼簾的,便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粗/重的喘/息,灌耳而來,一股一股濃烈的血腥味,讓喬薇薇瞬間慌了心神,毛骨悚然。

她直接拉開了燈。

映入眼簾的畫面,讓她心下一驚。

鮮紅的血液,正從一間單間里不斷往外湧動,那顏色,深深刺痛了喬薇薇的心。

喬薇薇長吸一口氣,抓著抽痛不已的Xiong口,直接走到了流血的單間前。

此刻,秋容已經失去了所有的意識,只是不斷地粗/喘,那被膠布捆綁的身體,還在不斷往外流血,臉色煞白到發青。

“秋……秋容,秋容,這是怎麼回事,你醒醒,你醒醒。”喬薇薇走進單間,不斷地推搡著秋容。

喬薇薇的推搡,讓秋容慢慢恢複了意識,秋容氣息微弱地看著喬薇薇,道:“有腦殘粉,來殺我……”

喬薇薇緊張的不知所措,她立即尖叫:“救命啊,救命啊……”

而後,她直接拿出手機,撥打了120。

聽見呼救聲,一waiter走了進來。

看見眼前的畫面,waiter,不斷捂著耳朵尖叫。

喬薇薇走到waiter面前,分開她放在耳朵上的手,道:“你現在馬上去‘綠竹暖意’包房里,去通知里面的人,就說秋容被人捅了一刀。”

waiter下意識地點頭,然後,如同機器人一般快速跑了出去。

喬薇薇轉身,再次走進單間,扶起秋容,道:“秋容,你醒醒,別睡,振作點,救護車馬上就來了。”

“薇薇姐,我怎麼覺得,我好像快死了。”秋容大口大口喘著蹙起,體溫正在一點一點變冷。

“秋容,你不會死的,不會的。”喬薇薇紅著眼,死死抓著秋容的手。

“薇薇姐,意哥哥很喜歡你的,雖然你不喜歡他,但是,如果我真的死了的話,還是希望你能幫我好好照顧意哥哥,好不好?”

“還有,我爸爸,你也讓意哥哥幫我好好照顧我爸爸,好麼?”

秋容有氣無力地說著,好像在交代著遺言一樣。

喬薇薇的眼淚,最終還是決堤而出,她用那顫動的手從口袋中取出手帕,捂住秋容不斷往外流血的心髒處,道:“不會的,你不會死,秋容。”

“好困。”秋容閉上眼睛,大口大口用力呼吸。

“秋容,別睡,你現在千萬別睡,馬上救護車就來了。”喬薇薇不斷用那帶著血的手去拍秋容。

伴隨著一陣雜亂急促的腳步聲,涼意、涼薄、歐向北三個人跑了進來。

看見眼前的畫面,涼意的眼睛瞬間紅了下來。

他快速上前,抱起秋容,直接就往外跑。

其他人緊隨其後。

涼意抱著秋容路過人潮洶湧的大廳時,人們一陣驚慌。

他不管不顧直接橫抱著秋容出了門。

救護車在此刻,剛好趕到。

涼意直接將秋容抱上救護車。

在眾人還沒來得及上車之前,救護車就已經開啟。

護士用力按著秋容的心髒處,另一名護士谷欠給秋容招上氧氣罩。

秋容緩緩睜開眼,在罩氧氣罩之前,看著跪在自己身邊的涼意,道:“意哥哥,如果我死了,你好好照顧你自己。”

“小丫頭,你不會死的,不會的。堅強一些。”

“意哥哥,我喜歡你,但是,我覺得我的時間不多了,我想多跟你說幾遍,意哥哥我喜歡你,喜歡你,喜歡你……我怕以後我不說,就沒機會了。”

“你喜歡我是麼?那等你好了我們交往好不好?別死,堅持住,好麼?只要/你康複了,我們就交往,做男女朋友……”涼意抓著秋容的手,淚如雨下。

秋容用力勾了勾唇,然後,緩緩閉上雙眼。

護士在此刻,為她罩上氧氣罩。

救護車後,炫黑的布加迪威航以及橙色的蘭博基尼風速尾隨。

這一刻,無論是涼意,還是喬薇薇,還是歐向北、涼薄,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樣的沉重……

每個人,都開始在心中,為秋容祈禱。

十分鍾後。

涼氏私人醫院……

急救室外,涼意、涼薄、喬薇薇三個人肩並肩坐在一起,面色凝重。

歐向北懷抱著歐以沫左右踱步,同樣面色凝重。

而歐向北懷中的歐以沫卻正沉沉地睡著,睡得特別香甜,安靜,與大人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周楚榆、甯檬、以及沉醉聽到消息,也趕了過來,幾個人一起走到喬薇薇幾個人面前……

周楚榆率先開口問道:“怎麼樣了里面什麼情況?到底是誰,這麼缺德,傷害秋容這樣的孩子。”

“警方已經開始調查了,是誰,很快就會知道了。”涼意蹙眉,道。

“秋容說是一個腦殘粉,我真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怎麼還會有這樣的人,不對,這樣的根本不能稱之為人!”喬薇薇說的咬牙切齒,說完之後,喬薇薇想到秋容那奄奄一息的樣子,又一次流了淚。

涼薄緊緊將喬薇薇抱在懷里,輕拍著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周楚榆拉著甯檬沉醉,走到幾個人對面,坐了下來。

歐向北依舊還在緊張的左右踱步。

“向北,你先把以沫送回去吧。一會兒有消息了,我通知你。”周楚榆道。

歐向北點了點頭,然後,直接抱著歐以沫離開。

時間,一分一秒地游走,這段時間,對每個人來說,都是無比煎熬的。

甯檬哭著哭著,直接跪了下來,對著天花板祈禱:“上帝啊,一定要保佑我們秋容平安無事才好。”

沉醉蹲下來,將甯檬攬入懷中,道:“一定會沒事的,媳婦兒,別哭。”

半個小時後,急救室燈,驟然熄滅,急救室的門,緩緩而開。

幾個人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兒,大家整齊起身,走到了門口。

上篇:【437】粉絲的謾罵     下篇:【439】醒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