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442】終于沉不住氣  
   
【442】終于沉不住氣

涼意輕拍了拍她的臉,道:“等你大一點的時候。你還太小了。”

她才只有十八。

涼意不想過早地去占/有她。

她嘟嘴,蹙眉:“可是我都十八了耶!”

“再大一點的時候吧。”涼意勾唇。

若是現在就染//指了她,他會有罪惡感。

他想等她大一點,等他真的愛上/她的那一天,他再與她行男/女//之/事。

她點頭:“嗯,好吧。”

……

翌日。

斯諾高中。

早上,甯檬一個人走進教室。

坐在課桌前,她竟然有了一絲失落。

今天,沉醉居然沒有接她一起上學,更沒有一個電話。

每天習慣了他接送,習慣了他電話叫醒,忽然之間沒有了這些,她竟然感覺有些不習慣。

伴隨著一陣Sao動,沉醉與秋容走進了教室。

甯檬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後繼續蹙眉玩手機。

沉醉從她身邊經過的時候,也沒有跟她打招呼。

對于他突如其來的轉變,甯檬感覺超不適應。

難道是她一直對他太冷漠,所以,他放棄了麼?

想到這里,甯檬的心里就酸酸的。

可是明明昨晚,他對她還很好的。

“甯檬,甯檬……”

秋容的聲音,拉回了甯檬的思緒。

甯檬轉頭,看著秋容,問:“怎麼了?”

秋容看了正跟女同學親//密聊天的沉醉一眼,然後問:“你跟沉醉怎麼了,什麼情況,今天,他居然這麼反常。昨晚不是還好好的麼?”

甯檬回過頭,看了沉醉一眼,然後搖了搖頭:“誰知道,可能他放棄我了吧。”

說到這里,甯檬的心就好像被什麼狠狠地撕/扯了一下。

人,似乎就是這樣犯Jian。

當一個人一直圍繞在自己身邊的時候,你並不覺得有什麼,但是一旦這個人忽然不再圍著自己轉,自己又會很失落,很難受。

沉醉將她的表現看在眼里,他得意地勾了勾唇,心想,自己欲擒故縱的把戲,應該是生效了的吧……

也許,網友說的是對的,對待女人,不能一味地熱/情/似/火,偶爾也要冷一冷她。

中午,沉醉也沒有叫甯檬一起吃飯,而是跟一個一直追了他很久的校花,一起去了食堂。

同學們都走了,甯檬卻依舊坐在教室里寫作業。

秋容用筆頭點了點甯檬的胳膊,道:“甯檬我們出去吃飯吧?”

甯檬搖頭:“我不去了,我沒胃口。”

“別啊,我們一起。”秋容起身拉著甯檬的衣服,道。

終究,甯檬還是跟秋容一起,去了食堂。

一進食堂,甯檬便看見沉醉正跟美女校花面對面坐在一起吃飯聊天,隔得遠,也不知道他們在聊什麼,只是看見美女校花臉都要笑開了,而沉醉亦然……

敢情,這是有了校花,所以自然放棄了她這朵野花是麼?

沉醉終于也沒能免俗地被校花給拿下了是麼?

他們坐在一起,帥哥美女,還真是登對啊。

甯檬站在原地,卻怎麼也挪不動步子了。

秋容將甯檬的失落盡收眼底,她拉了拉甯檬的手,道:“甯檬,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甯檬搖頭,故作淡定:“不知道,管他的呢,反正我也不喜歡他,沒關系的!”

說完,甯檬便直接盛了飯菜,走到角落坐了下來。

秋容領了飯菜後,並沒有去甯檬那邊,而是坐在了沉醉身邊。

秋容瞥了一眼美女校花,也沒打招呼,直接就問沉醉:“你什麼情況,昨晚你不是還好好的麼,怎麼今天就好像變了個人,你不是喜歡甯檬麼?怎麼現在又對人家這麼冷漠?”

秋容替自己的好姐妹抱不平。

沉醉挑眉,瞥了一眼正在用餐的甯檬,問:“她讓你來問我的?”

“沒有,是我自己要問的。”秋容道。

沉醉又瞥了甯檬一眼,然後,將目光落在秋容臉上,道:“那你就回去陪她用餐去吧,我們的事兒,你別管了。”

秋容蹙眉,直接起身,氣鼓鼓地坐在了甯檬的面前。

一頓午餐,甯檬吃的各種憋屈,沉醉卻吃的各種香甜。

吃過午餐後,沉醉拉著美女校花就走了,看都沒看甯檬。

甯檬咬著筷子,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眉間的‘川’字,漸漸變得深刻。

有那麼一瞬間,她的心,就好像被什麼狠狠地紮了一下,好疼……

所以,沉醉現在是真的放棄了她是吧?

只是過了一個晚上,所有的一切都變了,都回到原點了。

一連一個星期,甯檬跟沉醉都是互不搭理的狀態,哪怕是大家坐在一起吃飯,沉醉也不搭理她……

這一天,沉醉與美女校花白又美交往了的消息,傳遍了校園的各個角落。

甯檬坐在教室里,聽著同學們討論的話題,眼淚竟然不自覺地掉了下來。

明明不是很喜歡他每天每天圍著自己轉的,為什麼,現在他真的不搭理她了,她卻失落了,卻難受了……呵呵。

同學們私底下互相發著短信,傳著沉醉與白又美倆人的親//密//合影。

不知道是誰,故意將短信轉發到了甯檬的手機上。

甯檬點開短信,看見他們那些親//密的合照,心瞬間撕裂成了一片一片……

他之前明明一直在說喜歡她,愛她的,可是,現在卻跟美女校花交往了,呵呵。

一旁,秋容拿出手帕,替甯檬擦了擦眼淚,道:“甯檬,你哭什麼?”

甯檬苦笑:“我哪兒哭了,我才沒哭,他跟校花交往,我不用每天被他纏著了,我開心都還來不及呢。”

秋容繼續為她擦著眼淚,道:“甯檬,我也不知道沉醉為什麼會忽然這樣,但是,你要不要試著去挽回?”

甯檬擦干眼淚,道:“挽回什麼?我又不喜歡他。”

“不喜歡,你就不會哭了啊,甯檬,大家都是女生,我理解你的心情的。甯檬,如果真的喜歡他,不如你就試著去挽回一下吧。”秋容道。

畢竟,秋容還是希望沉醉能和甯檬在一起。

這一天中午,校花白又美來到教室門口,找沉醉一起吃飯。

沉醉依舊看也沒看甯檬,只是笑盈盈地走向了白又美,挽著她直接就走了……

甯檬坐在原處,狠狠地咬著圓珠筆,完全把它當成了沉醉。

挑起了她心里的喜歡,又這樣轉身就走,他真過分!

中午,甯檬沒吃飯,秋容也陪著她不吃飯,兩個女孩兒在教室里聊心事。

下午上課的時候,沉醉走進了教室,帶著一身白又美身/上的香水味。

路過甯檬身邊的時候,他頓了頓步子。

甯檬心下一緊,將目光定格在他臉上。

倆人都沒說話。

面對甯檬最近的按兵不動,沉醉有些按/捺不住了。

他想跟她說話,但是想想還是忍住了。

秋容明明跟他說過甯檬最近特失落。

他倒要看看,甯檬這個丫頭到底什麼時候會回過頭來找他……

現在,對他來說這可是關鍵時期,他必須要沉住氣。

白又美的短信,在此刻發了過來。

短信內容為:甯檬還沒主動找你麼?

沉醉回複:沒有╮(╯▽╰)╭

白又美又回複:……革/命尚未成功,你我還需努力。

沉醉:謝謝。

白又美:謝什麼?誰讓老娘喜歡你。

沉醉勾了勾唇,沒有回複白又美的短信,直接將手機揣回兜里……

他的目光,將甯檬的背影來來回回打量了無數次之後,在心里道:“寶貝兒,我真要看看,你到底要等多久,才會跟我表明你的心跡……”

晚上放學的時候,白又美又來了。

甯檬冷冷地瞥了一眼教室外的白又美,碎碎念道:“什麼女人,這麼主動。”

沉醉路過她身邊的時候,剛好聽到了她的碎碎念,他瞥了她一眼,然後,直接走到門口,拉住了白又美的手。

秋容用手肘拐了拐甯檬,低聲道:“甯檬,也許你現在挽回還來得及,不如現在去跟沉醉表明心跡啊。讓他不要再跟白又美在一起了,你這樣天天憋/著,我看著都難受。”

“沒用了,他們都在一起了……”甯檬眼中含淚。

“怎麼沒用,你不試試你怎麼知道沒用?你去試試啊。萬一有用呢?試一試也許就能挽回,但是不試的話,可能你就會永遠失去你喜歡的人,然後遺憾終生。”秋容推了推她,而後,又道:“遇見一個自己喜歡的不容易,就這麼錯過了,多可惜?”

甯檬低頭:“我不想讓自己看起來太犯Jian。他追我我清清冷冷淡淡,現在他不追我了,我又去倒/貼,多傷自尊。”

“自尊又不值錢,再說,這有什麼?如果我是你的話,我一定現在就去攔下他們,表明心跡,告訴沉醉‘我喜歡你,你回來我身邊吧!’……”秋容又道。

甯檬轉頭,看了秋容一眼,心下一緊……

甯檬在經曆了反反複複的心理斗爭之後,最終還是起身,背著書包,快速跑出了教室。

對,與其這樣一直憋/著,不如去跟沉醉坦白好了!

想到這里,甯檬直接跑到了教學樓欄杆處……

看著樓下正谷欠上車的沉醉,她大喊:“沉醉,你等等……”

沉醉頓住步子,得意一笑,低聲自言自語:“怎麼,終于沉不住氣了麼?”

明明,他的心里,激/動無比,可是,他卻依舊假裝淡定地轉了身……

車上,白又美滿意地笑了笑,然後,按下車窗,將頭伸出車外,對沉醉小聲道:“這是要成功抱得美人歸的節奏麼?”

沉醉沒回頭,也沒回答白又美,只是淡定地看著教學樓上的那一抹纖瘦的身影。

上篇:【441】谷欠擒故縱     下篇:【443】沒有毅力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