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447】我成了你的女人  
   
親親總裁輕一點 【447】我成了你的女人

一樓走廊里,溫柔緊張地抓著蘇清城的手,道:“怎麼辦,我緊張……”

她層走過無數次紅毯,曾經在無數人簇擁的舞台上唱過歌,她都沒有緊張過,可是,這一次,她真的很緊張,因為,這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時刻,她好害怕會出錯。

蘇清城親了親她的額頭,道:“寶寶,有我在,別緊張,咱們該入場了……”

這一個吻,溫度是剛剛好的,一律溫暖,自她眉心蔓延至心髒,讓她瞬間安心了不少。

她看著他,道:“我是不是好沒出息。”

蘇清城搖頭:“不是。”

“我頭一次結婚。我怕出錯……”

蘇清城勾唇:“怎麼,還想結第二次麼?”蘇清城問。

“當然不是。”溫柔頭搖的像撥浪鼓。

結婚進行曲響起第二遍的時候,蘇清城直接拉著溫柔的手,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

踏著綿延不絕的紅色地毯,新郎新娘,一步一步走向臨時搭建起的婚禮T台……

燈火,在這一刻稍微暗下去了一些。

搖曳的燈光,將氣氛映襯的格外浪漫,溫暖。

T台之上,自動撒花器不斷向下拋灑著花瓣,那一瓣瓣豔麗的紅,慢慢與地毯融/為/一體。

中國籍婚禮主持問:“請問,蘇清城先生,你是否願意曲溫柔小/姐為妻,牽她雙手,給她傾世溫柔,一生一世,保護她,愛護她,不離不棄?”

蘇清城笑著回答:“我願意。”

“請問溫柔小/姐,你是否願意嫁給你身邊這位蘇清城先生,不論貧窮富貴,疾病健康,你都願意守著他,愛著他,執他之手,與他偕老?”

溫柔點頭:“我願意……”

台下,響起熱烈的掌聲。

“下/面,請你們交換戒指。”

在掌聲之中,二人互換戒指,完成了一場屬于彼此的結婚儀式。

“新郎可以擁吻你的新娘了。”

蘇清城長臂一伸,直接吻住她的唇。

四唇相貼的時候,溫柔的眼淚竟然不自覺地掉了下來。

這是她夢寐以求的時刻,她曾經無比向往的時刻。

這個畫面,她曾經在腦海中描繪了無數無數遍。

只是,曾經她從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幻想的畫面會成真。

盡管,她與蘇清城並沒有什麼刻骨銘心轟轟烈烈的經曆,盡管,他們倆一直都是平平淡淡的,好似把日子過成了一條小溪,細水長流,她也覺得這就夠了,如此甚好。

台下,周楚榆捂著嘴,不斷流眼淚,看著蘇清城的幸福,她比任何人都激/動。

她心里,對蘇清城有很多很多抱歉,很多地方,她都覺得虧欠他,她與歐向北的幸福一直都是建築在他的痛苦之上。

現在,看著他也幸福了,她的心情,真的無法用言語來表達。

歐向北抓住周楚榆的手,親了親她的額頭,默默無言。

婚禮結束後,新郎新娘與眾人吃過飯後,便出發蜜月旅行去了。

喬薇薇一眾人一直在樓下聊了一會兒,便分別進了他們的房間。

甯檬一回到房間,就疲憊地坐在了Chuang上。

整個人,還沉浸在剛剛那浪漫的氣氛里無法自拔。

她也好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擁有這樣一場浪漫的婚禮,和她最愛的沉醉。

伸出手,抓住脖子上沉醉送她的硬幣項鏈,她開始在腦海中描繪她與沉醉結婚的畫面。

越想,她越覺得幸福,最後,竟然開始一個人傻笑……

“咚咚咚……”

敲門聲,打斷了甯檬的思緒。

她回過神,‘蹭……’地一下起身,直接開了門。

“媳婦兒。干嘛呢?”沉醉單手撐著門框,一身慵懶。

甯檬轉身,回到套房客廳,坐了下來,道:“沒干嘛。”

沉醉直接坐在她身邊,單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沒干嘛你的臉怎麼紅紅的……”

“真沒干嘛。”

“你該不會是在YY推/倒我什麼的吧?”沉醉打趣道。

“什麼YY你,不要臉……”沉醉直接推開他,氣鼓鼓地說著。

“其實,真人就在你隔壁,你根本不需要YY我的,你想/干嘛,我不都會奉陪到底的麼?”沉醉挑起她的下巴,調//戲道。

甯檬的臉,更紅了……

她深吸一口氣:“我,我真的沒有。”

“你有……”

緊接著他,便吻住了她。

她半推半就中,她在沙發上將自己寶貴的初次給了他……

------浮/想/聯/翩的分割線------

事後,甯檬整理好身/上的裙子,抓著自己狂跳不已的心髒,看著身邊正在系扣子的沉醉,臉好似火燒。

他們進度會不會太快了?

她剛剛為什麼不反抗?

為什麼,為什麼?

她緊張地不斷用牙齒咬著手指甲,目光閃爍。

沉醉整理好自己後,起身,單膝跪在她的面前,整理了一下她的衣領,道:“媳婦兒,想什麼呢。”

“我在想,我們是不是太快了?你是不是太那什麼了……”甯檬別過臉,道。

這個瞬間,她根本不敢看沉醉的眼睛。

沉醉扳正她的腦袋,看著她通紅似火的臉,道:“一個有需要的男人,想/睡/自己最愛的女人,這是正常的,一個女人,把自己的初次,交給自己最愛的男人,也是正常的。這跟兩個人談戀愛的時間長短,沒有關系。”

甯檬咽了口口水,道:“真的麼?”

“小丫頭,我忽然有罪惡感了,感覺自己玷/汙了一塊水晶。”他起身,坐在她身邊,道。

甯檬低頭,道:“沉醉,你把我變成女人了。”

想到剛剛的那些畫面,她就覺得不可思議。

原來,男人和女人之間,是那樣的。

她也覺得自己好逗,她記得,曾經在聽到喬薇薇與涼薄房間的聲音時,還傻乎乎地認為涼薄在打喬薇薇,而且還去問她的哥哥……

當時,她哥哥得多無奈啊……

想一想,她就覺得當時的自己真的好逗。

想到那些,她忽然笑了。

“笑什麼?”沉醉問。

“沒,只是想到了自己以前的那些事情,以前,什麼都不懂的時候,我曾經聽到過薄爺和薇薇姐房間里的聲音,然後,我就告訴我哥哥,薄爺會打人,薄爺打薇薇姐了,我一直不知道,是這樣的。”甯檬又道。

“噗……”沉醉差點笑死。

他捧著她的臉,道:“媳婦兒,你要不要這麼純潔。怎麼辦,我更有罪惡感了。”

甯檬又嚴肅了下來,調整了一下坐姿,道:“沉醉,你會永遠對我好麼?”

沉醉點頭:“一輩子。一聲媳婦兒,一生媳婦兒,好麼?”

甯檬點頭。

經曆了剛剛那一番云雨過後,她感覺自己與沉醉的距離,好像更貼近了……

心髒,突如其來的一陣一陣抽痛,讓她臉色煞白。

一定是,剛剛太激/動,造成的。

她艱難地喘/息,指著臥室的方向,道:“快,去臥室Chuang頭桌,拿藥。”

沉醉立即起身,飛速跑進臥室,拿起Chuang頭桌的藥還有水,跑到了客廳。

他直接倒出兩粒藥,放在甯檬口中,然後,將礦泉水擰開,湊到她的唇邊。

她吃過藥後,一直過了很久,才舒服了下來。

沉醉一邊坐在她身邊,撫著她的心髒位置,一邊問:“怎麼樣,要不要去醫院?”

甯檬搖頭:“沒關系的,這樣的情況,死不了人,只要吃藥就行了,我知道的。”

沉醉心疼地抱住她。

她抓著自己的心髒,道:“其實,以前心髒病發的時候,特別痛苦的時候,我想過干脆死了算了,活著也是受罪,但是,沉醉,我現在不那麼想了,我想好好地活著,哪怕,忍受一輩子的疼痛,我也無所謂……”

沉醉抱緊她,親了親她的頭發,道:“媳婦兒。”

“沉醉,以前我不怕死,但是,現在我很怕。”甯檬又道。

聽到甯檬的話,沉醉的眼眶濕/潤了,他抱緊了她:“你不會死的。媳婦兒。”

“誰知道的呢,很多換心過後的人,都沒有什麼大壽命,有的人幾年就死了,沉醉,其實我真的很害怕,現在。”甯檬又道。

“我媳婦兒會活到一百歲。”說到這個話題,沉醉的心里,也不是滋味。

甯檬的心髒病,始終是他心里的一個痛點。

“希望吧。我想跟你白頭偕老。跟你結婚,給你生好多好多可愛的寶寶……”

隔壁房間。

房間里,喬薇薇靠在涼薄的肩膀,道:“沒有聲音了,他倆這是徹底停了麼?哎,我可愛的甯檬丫頭,就這樣從女孩變成女人了……”

涼薄扭頭看著她,道:“女的遲早都要經曆這些的。”

“那倒是。”喬薇薇點頭。

“該經曆的都經曆到了,才不至于跟以前似的,純的都有點傻了。”涼薄又道。

想到甯檬以前的那些事兒,涼薄也覺得很好笑。

喬薇薇也笑了,道:“哈哈,她以前,是比較好玩的。”

“薄爺,我怎麼覺得,我肚子有點疼……”

喬薇薇捂著肚子,道。

涼薄問:“怎麼了?”

上篇:親親總裁輕一點 【446】寶寶咱們結婚吧     下篇:親親總裁輕一點 【448】喬薇薇懷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