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450】會不會太倉促?  
   
親親總裁輕一點 【450】會不會太倉促?

接下來,秋容整整燒了一個晚上,吃藥打針都不見好,醫生告訴涼意,她之所以這樣是因為內火攻心。

涼意整整照顧了秋容一宿。

第二天,秋容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她就看到涼意正趴在她的Chuang邊,沉沉地睡著,眉宇之間,帶著揮散不去的疲倦。

她睜開眼睛,顫/抖的手撫了撫涼意的發絲,虛弱地動了動唇:“意哥哥。”

涼意立即睜開雙眼。

看著她有氣無力的樣子,他心下一疼。

這朵溫室里的花朵,經曆過暴風雨的摧//殘過後,已經讓人感覺快凋零了。

她的眸子黯淡無光,根本沒有往日的神采。

“想不想/吃什麼?”涼意問。

秋容搖頭。

她一點胃口都沒有。

她什麼都不想/吃。

“我去給你弄點吃的。”涼意起身,道。

秋容立即起身,拉住他,道:“意哥哥,不用了,我什麼都不想/吃。”

“這幾天,你一直都沒好好吃飯,整個人都瘦了一大圈了,再怎麼下去,你想餓死啊?”涼意無奈地撫著她的頭發,道。

她用雙臂緊緊圈著他的腰,不說話。

“丫頭,對不起,我當初不該答應主公的要求的。”涼意又道。

因為他的配合,造成了秋容終身的遺憾。

秋容搖頭:“知道麼,一開始的時候,我也很生氣,很想討厭你,可是冷靜下來想想,我的想法就變了,你是我爸爸的手下,他的命令,你怎敢不從……而且,你跟我爸爸都是為我好,這我知道,雖然你們用的方式我並不認同。”

秋容認真地說著,字字句句都顯得那樣無力。

她說話的時候,有些老氣橫秋的,好像一//夜之間長大了不少。

“咚咚咚。”

敲門聲,打斷了兩個人之間的對話。

涼意松開秋容,坐在秋容身邊,道:“進!”

很快,沉醉便推門而入。

“公司那邊都亂成一鍋粥了,也沒有主事的人,你是不是應該過去看看了?總裁大人。”沉醉快步走到涼意身邊,道。

涼意點頭,道:“知道了,下午就過去……”

“意哥哥,你現在就去吧,不要等下午了,不要擔心我,我現在很好。讓沉醉陪著我就行了。”秋容抓著涼意的手,道。

“那怎麼行呢?”涼意道。

秋容強笑:“有什麼不行的。你快去吧。讓沉醉陪我說會話。”

“那你要記得吃飯。”涼意叮囑。

甯檬點頭。

“沉醉,照顧好她。”涼意起身,拍了拍沉醉的肩膀。

沉醉點頭:“放心吧。”

之後,涼意便離開了。

涼意離開後,秋容臉上勉強的笑容瞬間收斂。

秋容又一次躺了下來,然後,閉上雙眼。

沉醉在Chuang邊坐下,抓著她的手,道:“丫頭,別傷心了,你再這樣,主公在天上會不安心的。”

秋容緩緩睜開雙眼,看著沉醉,苦笑著點頭。

接下來的一周,涼意推掉了所有的行程,專心,在帝國集團處理各種事物,而沉醉亦然。

兩個人忙的不可開交。

秋容閑來無事,就是獨自一人站在窗前發呆,臉上再也找不到昔日的快樂。

這一日,涼意提早下班,一拉開門,就看到秋容又站在窗前發呆。

他下一疼,立即快步上前,從後抱住她,問:“小丫頭,怎麼又一個人站在這里發呆,已經這麼多天了,我都沒見你笑過。”

秋容深吸一口氣,伸出手指,遮擋住灼//熱的陽光,道:“只是想這樣呆著。意哥哥,你說,有沒有來世今生?”

涼意將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道:“有的吧。”

“如果真的有,下輩子,我希望我做爸爸,讓我爸爸做我的女兒,這樣,我就可以彌補他了。”秋容又道。

說到這個話題,她的眼眶,又一次濕//潤了。

“來,我帶你去一個地方。”涼意扳正她的身子,牽住她的手,道。

“去哪里?”

“帶你去看主公為你准備的最後一份神秘禮物。”涼意又道。

秋容機械地跟隨著涼意的步子,一路走到了別墅後院。

走到一處花牆前,涼意拿出口袋中的微型遙控器,然後,按下開關。

花牆瞬間,緩緩而開。

涼意立即帶著秋容,走進里面,沿著幽深的隧道,一路走到了地下。

地下,是一個與外面截然不同的世界,這里生長著一大片奇花異草,而那奇花異草的深處,還有秋景天親手寫下的木牌子--小公主秋容的秘密基地。

“這一切都是主公親手為你打造的。包括這些花,都是他親手弄的。”

想到自己的父親拖著自己沉重的身子,在這里給她種花,給她開辟秘密基地,她的心又狠狠地抽痛了一下。

秋容走到花叢深處,用那顫/抖的手,拿起了木牌。

看著木牌上熟悉的字跡,她又一次淚如雨下。

木牌後,粘著一個複古的牛皮紙信封。

秋容立即拿下信封,然後打開。

里面放著一封信。

她快速伸展開來,映入眼簾的是秋景天那墨黑的字跡:丫頭,這是爸爸送給你的最後一份禮物,爸爸知道你最喜歡花花草草,于是我便搜羅了全天下最珍奇的花草,種在這里,供你欣賞,你可以把這些當成是爸爸生命的延續,累了,想爸爸了,就來這里,給它們澆澆水,施施肥,丫頭,別怪爸爸一直隱瞞你爸爸生病的這件事情,爸爸只是怕你知道了會難受,爸爸只是怕你受到傷害,你能理解爸爸麼?丫頭,爸爸不在的日子里,你要好好照顧自己,要樂觀地面對生活,要開心,要幸福。爸爸會在天上看著你的。落款:永遠愛著你的爸爸。

讀完整封信,秋容已經泣不成聲。

涼意走到她身邊,將她拉入懷中,道:“你看,主公也說了,希望你能開心,能樂觀地面對生活,他還說會在天上看著你,小丫頭,從今天開始,從痛苦與自責中走出來,好不好?”

秋容點頭……

“只有你幸福,主公在那邊才能安心,你若是總愁眉苦臉的,主公在那個世界也不會開心的。”涼意又道。

秋容不語,只是不斷地點著頭。

*……*

另一邊中國V市。

此刻,中國這邊正是黑夜。

夢園。

巴洛克風格的書房里,涼薄正站在落地窗前抽煙。

“嚓……”

推門聲在此刻響起。

涼薄立即掛斷電話,轉身,看著洗的一身清爽的喬薇薇,笑盈盈,道:“洗好了。”

喬薇薇整理了一下/浴巾,快步上前,挽著他的胳膊,將頭靠在他肩膀,道:“嗯,好了。”

涼薄直接橫抱起她,將她放在辦公桌上,然後,一只手撫著她的肚子,道:“喬薇薇,你現在幸福麼?”

喬薇薇點頭:“幸福。”

涼薄勾唇,抱住她,吻了吻她的額頭。

“不知道我肚子里的是男寶寶,還是女寶寶。”喬薇薇道。

“男的女的對我來說都無所謂,只要是你生的,我就喜歡。”涼薄抱住她,道。

喬薇薇笑:“其實,我希望生一對龍鳳胎,一/女/一子湊成一個好字。那就圓滿了。”

“其實,生雙胞胎也不錯,一對兒子,或者一對女兒。”涼薄道。

“嗯,那樣也很美好的。”喬薇薇又道。

“對了,Mandy已經找人挑好了時間,半個月後,是個好日子,咱們半個月後舉行婚禮。”涼薄又道。

喬薇薇立即推開他:“半個月?會不會太倉促了?”

她覺得,這個進度似乎有點快。

涼薄用手指輕彈了一下她的額頭,道:“這還快?知道我等這一天等多久了麼?這次要不是寶寶的原因,我都不知道還要等多久呢?我得感謝咱們的寶寶。”而後,涼薄又撫了一下她的肚子。

“可我覺得半夜月有點太快了,要不一個月吧?結婚要准備很多東西。我公司還有一堆事兒呢,我得處理好。”喬薇薇又道。

“需要准備的東西有傭人,公司你不還有林慧那麼個得力的幫手麼?就這麼定了,走吧,女人,咱們睡覺去。乖,別再想別的了。”

涼薄霸道地說著,生怕喬薇薇會反悔似的。

而後,他便橫抱著喬薇薇離開書房,走進臥室。

*……*

另一邊,美國紐約。

希爾頓酒/店總統套房里,萬玲玲與甯墨瞳正坐在一起,吃著燭光晚餐。

二人相視一笑,然後,碰了碰杯。

今天,他們倆人的心情,都特別特別的好。

“如今秋景天已死,涼意也接手了帝國集團,你我的計劃,很快就可以實行了……親愛的。”萬玲玲一邊搖動著杯中的紅酒,一邊,道。

甯墨瞳得意勾唇:“是,親愛的,我們很快就能鏟除我們共同的敵人了……”

萬玲玲撫了撫一頭海藻般的假發,而後,給涼意撥了過去……

電話一直過了很久,才接通。

接通後,不等涼意說話,萬玲玲就道:“兒子,現在,萬事俱備,連東風都有了,你准備什麼時候開始咱們的計劃呢?”

上篇:親親總裁輕一點 【449】有些東西不能等     下篇:親親總裁輕一點 【451】購置結婚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