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454】是你殺了郭小妮?  
   
親親總裁輕一點 【454】是你殺了郭小妮?

另外幾名警察立即圍了過來,直接將槍口,對准了她……

“這位小/姐,請你跟我們走,別再做無謂的反抗!”警察們異口同聲。

伴隨著帶頭警察的一聲令下,沐凡直接被戴上手銬,強制架了出去……

驚魂未定的喬薇薇快步上前,抓著涼薄的手腕,問:“薄爺,這是怎麼一回事?怎麼郭小妮又不是郭小妮了?你的意思是,現在的郭小妮是假的郭小妮?”

涼薄點頭,直接將喬薇薇抱入懷中:“是,此時說來話長,走吧,咱們先去警察局,一會兒在車上,我慢慢跟你說。”

喬薇薇點頭…

沐凡被好幾名警察架著往外走的時候,自然吸引了無數人的視線……

沐凡警惕地環顧四周,想找機會,快速逃走。

因為,她知道,現在再不趕緊跑,等一下到了警察局,可就沒那麼好跑了……

她故意放慢了腳步……

“你TMD走快點!”一名警察用槍口狠狠抵住她的後腦勺,厲聲呵斥!

沐凡不得不聽從警察的命令……

“再走快點!”那名警察這次,直接將槍口對准了她的後心……

沐凡倒吸一口冷氣,一邊加快著腳步,一邊繼續觀察著周圍的環境,想伺機逃跑。

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醫院主樓門口。

站在主樓最後一級台階上,沐凡直接快速一個後踢,直接將腳踹向了站在她身後的警察。

警察一聲悶/哼,捂著”關、鍵、部位”,不斷原地蹦跶。

然而,當她想進行下一步動作的時候,幾支槍,已經死死抵住了她的腦袋……

如果她再掙紮,就很有可能會腦袋開花。

她倒吸一口冷氣,立即停止動作。

“走!別耍花樣!”另一名警察厲聲呵斥。

很快,沐凡便被強行推進了警車……

而後,警察們也坐了進來,並且,將她圍在正中間。

沐凡自知,此刻自己已經插翅難飛。

她絕望地閉上眼睛。

罷了,就這樣吧,走一步看一步。

不就是去警察局麼。

她以前被關在非洲的時候,經常嘗試著越獄,雖然每次都不成功,但是,她在這方面,也是很有經驗的。

她知道,這邊的監獄比不得非洲那邊,那樣戒備森嚴。

因此,她相信,就算被關進去,她也可以逃出來。

她閉上眼睛,一副聽之任之的態度。

送到警察局後,警察並沒有審問她,而是直接抽取了一些她的血液以後,便將她關進了監禁室。

監禁室里,冰冷無比,四面,都是牆,帶著一種密不透風的陰森感,牆的四角,都安裝著監控攝像頭。

沐凡靠坐在牆邊,神色,顯得並沒有那樣焦急、恐懼。

閉上眼睛,臉又開始疼了。

一下一下,疼的有些刻骨銘心。

她感覺此刻,好像有無數的刀子在切割她的骨頭,一下一下,好難受,連帶著骨髓里,都在刺痛。

這該死的整容後遺症,這該死的整容。

原本,她想著整容後,就可以破壞喬薇薇和涼薄了,可是,天不從人願。

偏偏半路殺出Mandy那麼個程咬金!

這個Mandy真是她命中的災星,不管她做什麼,只要遇上Mandy一定都會失敗!

現在,容已經整了,整容後遺症也已經有了,可是,她的計劃卻失敗了,卻被送進了這冰冷的監禁室。

她真是賠了容貌又折兵!

想一想這些事情,她就覺得好恨,好恨。

不久之後,警察一定就會查出她不是郭小妮,不久之後,涼薄也一定會查出,她就是沐凡!

一切都完了,所有的一切都完了!

不該是這樣的!不該是這樣的!

想到最後,沐凡的雙手,緊緊攥成了拳頭,然後一下一下捶打著冰冷的地板。

直到骨頭快被自己敲斷,直到血液模糊了她的手,她才停止了動作……

“喬薇薇,為什麼你一直都是那個幸運的人,而我沐凡卻一直都這麼倒黴,做什麼什麼不順!老天爺為什麼要對你這麼好!”她一字一句地在心里說著,說的有些咬牙切齒。

她真的好嫉妒喬薇薇,憑什麼她喬薇薇不但做什麼都那麼順利,身邊還有Mandy等等一眾可以幫助她的人,而她沐凡不但做什麼都不順,身邊除了樓竹以外,連個可以幫助她的人都沒有。

另一邊,局長辦公室里,喬薇薇正與涼薄窩在沙發上,安逸地喝著飲料,局長端坐在二人面前,顯得有些戰戰兢兢。

“薄爺,呵呵,我這還有雨前龍井,要不要給您泡點兒嘗嘗?”局長起身,將一根上等雪茄遞到涼薄嘴邊,道。

涼薄朝他擺了擺手,然後,淡淡地說著:“這里有孕婦。盡量還是少抽煙吧。”

局長立即坐回原處,點頭,將雪茄放回盒子里。

“對了,雨前龍井,您要不要喝?上好的,是今年的新茶。”局長又道。

涼薄淡漠地朝他擺了擺手:“不用了,謝謝。”

“呵呵,薄爺,您客氣了,薄爺,底下的人已經去化驗那個女人的血型了,只要到時候,化驗出來,與郭小妮父母的一比對,咱們就知道,她到底是不是郭小妮了。”警察局局長道。

“郭小妮父母的血型我媽知道,所以,你先不要驚動郭小妮父母那邊,在事情未完全下定論之前。”涼薄又道。

局長恭敬點頭。

半個小時後一名警察拿著沐凡的血液檢測報告單,走了進來。

“局長,這個人是AB型血。”一名警察將報告單交到局長手里,道。

AB型血,這個血型,讓涼薄的心“咯噔”了一下。

他記得,沐凡也是這個血型。

他立即打了個電話給千芳。

很快,千芳就接了電話。

“干什麼?不是說斷絕母子關系還給/我打電話做什麼?”電話那邊,千芳的聲音略帶哭腔,聲音也很是沙啞。

“媽,現在先別討論這個了,您知道郭小妮父母的血型是什麼嗎?”涼薄抓著手機,語氣顯得有些焦急。

“她媽媽爸爸都是B型血,怎麼了?”千芳道。

涼薄立即掛斷了電話。

兩個B型血的人,只能生出B型或者O型血的孩子,又怎麼可能會生出AB型血的……?

涼薄立即又給非洲監獄那邊,打了個電話。

監獄那邊告訴他,沐凡在那邊一起都好,只是經常挨打。

掛斷電話後,他又蹙起了眉頭。

這個女人不是沐凡,沐凡還在非洲,那這個女人是誰?她的目的真的是他,還是另有其他?

一切的一切,真的有些複雜。

哪怕是一向冷靜機智的涼薄,他也覺得有些難搞。

“在你們審問她之前,我想先見見這個女人!”涼薄看著局長,並不是在商量他,而是在命令。

一身君臨天下的氣息在他頭上傾瀉而下,讓局長心下一顫。

局長起身,恭敬點頭,顯得小心翼翼。

“女人,你在這兒等我。”涼薄輕拍了一下喬薇薇的手背,道。

喬薇薇點頭。

而後,涼薄便在局長的護送下,來到了沐凡的監禁室。

監禁室里沐凡正呆滯地坐在那里,整個人顯得有些有氣無力。

她的雙手,已經被鮮血染紅。

看見涼薄,她並沒有立即起身,而是呆呆地坐在那里,看著他一步一步地走向自己。

曾經與他經曆的那一幕一幕溫暖甜蜜的畫面,又一次在她眼前回放,一下一下刺痛著她的眼睛。

她忽然感覺眼睛酸脹的厲害。

下一秒,她的眼睛又一次陰雨密布了起來。

為什麼他們兩個人非要走到這一步呢?

如果沒有以前的那麼多事,沒有以前千芳的阻攔,沒有喬薇薇,她與涼薄,根本不會這樣……

為什麼,為什麼上天要這樣對待她呢?

涼薄蹙眉,在她身側頓住了步子,一張臉,好似暴風雨前的天空,清冷、陰云密布。

沐凡定定看著他,淚如雨下。

喬薇薇慢慢蹲下/身子,一只手用力擒住她的脖子,問:“說……你到底是誰,你接近我的目的是什麼?真的只是因為我這個人?還是因為有什麼別的目的?是誰派你來的?”

沐凡倒吸一口氣,呆呆地看著他,看著自己曾經深愛過的男人,呼吸著他身上那熟悉的薄荷香味。

“我是郭小妮,我誰也不是!”她再次開口。

“是麼,可是你的血型跟郭小妮父母的並不相符,而且,警察已經找到了郭小妮本人的尸體,DNA樣本與郭小妮本人的一模一樣。”涼薄繼續說著,說的有些咬牙切齒。

“呵呵,好,事到如今,我也沒什麼可抵賴的了,抵賴也沒用了,那我承認吧……我的確不是郭小妮,但是至于我是誰,你自己去查吧,我是不會說的,你就是殺了我,我也不會說……我只能告訴你,我接近你,沒有別的目的,我接近你,只是因為我喜歡你,僅此而已。”她看著他,一字一句地說著,眼神是那樣絕望。

“是你殺了郭小妮,是不是?”他問。

“……”她沒有回答,只是冷笑。

“是不是……”

“……”她繼續冷笑。

“那就是你了。”

“對,是我。”她絕望地說著。

“你到底是誰!我問你到底是誰!”涼薄繼續逼問。

她卻絕口不提。

“不如,你就這麼殺了我吧。就這麼讓我死在你手上。你再加重一點力度。”她又道。

“哼……想死,沒有那麼容易,在你說出你的身份,以及你的目的之前,我絕對不會讓你死!只會讓你痛不欲生!”他冷冷推開她,拿手帕擦了擦手,然後起身,直接將手帕丟在她臉上,轉身就走。

上篇:親親總裁輕一點 【453】事情一點一點浮出水面     下篇:親親總裁輕一點 【455】我只愛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