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459】你的眼睛怎麼紅了  
   
親親總裁輕一點 【459】你的眼睛怎麼紅了

護士剛好在這個時候,走了過來。

看見Mandy有些不對勁,護士立即快步上前,扶著她,問道:“Mandy小/姐,您肚子疼?”

Mandy深吸一口氣,繼續捂著肚子,道:“我覺得我不太對勁,能不能帶我去找醫生。”

護士立即點頭,道:“Mandy小/姐,您等一下,我現在去叫人。”

五分鍾後,Mandy被醫護人員們推去做了一系列的檢查。

而後,便被推進了病房里。

躺下後,沒多久,護士便走了進來。

“沒什麼大礙,只是精神太緊張稍微有些動了胎氣,只要臥床休息就好。”護士走到她的床邊,道。

Mandy點頭,又問:“宙斯醒了沒有?”

護士搖頭:“還沒有,不會那麼快的。醒了我通知您。”

Mandy點頭。

*……*

另一邊,夢園。

巴洛克風格的豪華客廳里,喬薇薇、涼薄、樓夜,三個人圍坐在茶幾旁。

氣氛有一些尷尬。

“喬小/姐,薄爺,我們來這里的目的,不用說,你們應該也知道。我爸爸現在已經被倫敦警方控制了。”樓夜道。

“我們關系雖然一般,但是,至少,我是把你們倆當朋友的,能不能請求你們放了我父親,看在我的面子上。”樓夜垂眸,放下了所有的身段,繼續說道。

涼薄挑眉:“樓夜,樓竹都做了什麼事情,這個你也知道。”

樓夜點頭:“我知道,他做的那些事情真的特別過分,但是,我能不能請求你,放過他這一次,他只是因為太愛那個沐凡了,現在既然沐凡已死,不如就讓所有的事情,隨風而去吧?”

“樓夜……”涼薄蹙眉。

涼薄思索了一會兒,道:“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可以放過他一馬,因為你的紅麗花,曾經救過我的女人,但是……。”

樓夜道:“但說無妨”

“如果他再敢做出任何威脅我和薇薇的事情,我會毫不留情地殺死他,是親手……”涼薄冷冷地說著,一縷殺氣,在他眼睛里傾瀉而下,讓人膽寒。

樓夜點頭:“好。只要/你肯放過他這一次,我一定好好地勸他的。”

涼薄點頭,道:“記住我說的,到時候,再有事的話,你求我也沒用。樓夜。”

樓夜點頭。

“喬小/姐,這是小然親手做的,讓我帶給你的,你看一看。”樓夜將手中的一個紅色的絲絨禮物盒子放在茶幾上,然後朝喬薇薇面前推了一下。

喬薇薇看了她一眼,然後打開了盒子。

映入眼簾的,是2件精致的小嬰兒睡衣,男女兩個款式,雪白的真絲面料,經典的唐裝設計,男款的上面繡著龍,女款的上面繡著鳳,那龍與鳳可謂栩栩如生,宛若活物。

“這是她給你肚子里的寶寶做的,因為不知道男女所以就那女各做了一件,刺繡是她最近才學會的。這兩件衣服,我取名龍鳳呈祥。”孫小然道。

喬薇薇拿起盒子里的衣服,看了看,道:“替我謝謝她。”

“她每縫一下,寶寶的衣服,她就會在心里默念一句對不起,還會說一句祝寶寶平安。這件衣服,承載著她對你的,滿滿的歉意與祝福。”樓夜又道。

“其實,本來,她是想親手將衣服送給你的,但是,臨走的時候,她不小心扭了腰,動了胎氣,所以,就沒能過來,她還說,有了孩子,她對你的歉疚就更深了,她深深地明白母親對孩子的那種愛,她也深深地能夠體會到你當初失去孩子的那種心情那種疼痛了。她還說,不求你原諒,只求你收下衣服。”樓夜又道。

“衣服我收下。”喬薇薇又道。

樓夜點頭:“謝謝。”

喬薇薇沒有再說話。

*……*

一天後。

倫敦警察局。

監禁室里,籠罩著一層濃重的陰郁之氣。

依舊沉浸在失去沐凡之痛的樓竹,靜靜地坐在冰冷的地上,身子死死貼著那牆壁,面色慘白。

自從得知沐凡已死的消息以後,他整個人一直都是這個狀態。

根本沒有辦法從悲傷之中走出來。

他好疼。

昔日,與沐凡之間的點點滴滴,又一次浮現在腦海,折磨的他無法呼吸。

頭上,一陣刺痛。

他用力地抱著頭部,卻無濟于事。

不等他說話下一秒,他整個人便重重地倒了下去。

半個小時後,當樓夜與警察進門的時候,樓竹整個人已經奄奄一息了。

樓夜見狀,立即快步上前,扶起他,問道:“爸爸,您怎麼了?”

盡管,他與樓竹之間發生過很多的不愉快,但父子親情畢竟割舍不斷,看見樓竹這個樣子,他的心,感覺都要碎了。

“馬上叫救護車!”樓夜厲聲呵斥,一改平時的溫潤如玉。

一名警察立即快速撥打了120……

三十分鍾後。

樓氏私人醫院專用急救室門口,樓夜與肚子微隆的孫小然倆人焦急地坐在門口,神色凝重。

“樓夜,別擔心,我相信,一定不會有事的。”孫小然輕拍著樓夜的手背,安撫道。

樓夜點頭,蹙眉,道:“但願吧……”

任潔腳步匆匆地跑了過來。

她直接坐在樓夜身邊,問道:“怎麼樣了?”

樓夜長歎一口氣,道:“在搶救。”

“……”任潔低頭,用力地深呼吸,眼眶微紅。

畢竟是夫妻,一日夫妻百日恩,真遇見這樣的事情,她不可能不難受,哪怕,他曾經傷害過她,哪怕,他最愛的人根本就不是她。

急救室燈就在此刻驟然熄滅。

急救室的門,緩緩而開。

醫生走了出來,神色好像雨前的天空,陰沉無比。

醫生這樣的表情,讓樓夜他們三個人的心,瞬間沉了下去。

他們下意識地感覺,似乎,情況不是很妙。

樓夜快速起身,走到醫生面前,忐忑地問道:“醫生,怎麼樣了?”

醫生閉上雙眼,一字一句地說道:“我們真的盡力了,樓先生是因為情緒過分悲痛,導致血壓升高,血壓升高又導致腦血管崩裂,搶救無效,已死亡。”

醫生的話,好像一把刀,生生刺進了在場的三個人心里。

樓夜的眼淚,毫無預計地流了下來。

而任潔,也開始靠在孫小然的肩膀上哭。

“他還真是愛那個沐凡,她死了,他甚至情緒悲痛到如此地步,呵呵……”任潔一字一句地說道。

孫小然小心翼翼地抱著任潔,道:“媽,節哀。”

孫小然雖然嘴上這樣說著,但是,眼眶也已經微紅……

*……*

一天後

夢園。

喬薇薇一打開電腦,就看到了關于樓竹去世的新聞。

她蹙眉,心里,卻並沒有什麼別的感覺。

第一,是因為,她與樓竹沒有過接觸。

第二,是因為,樓竹幫助沐凡害過她

所以當網絡上那些不明真相的群眾,為樓竹致哀的時候,她卻覺得,這一切都是他罪有應得。

涼薄洗過澡出來,一上//床,也看到了喬薇薇腿上那台電腦上的內容。

他瞥了一眼,然後,合上電腦,道:“我不是跟你說了,懷孕不准上網,即便是穿著防輻She服,也不准。”

喬薇薇扭頭看著他,抱怨道:“我身上的衣服是防輻She的,好不好,這是特制的啊。”

“那也不行……”涼薄態度堅決。

喬薇薇也不再反駁。

“樓竹死了。”喬薇薇道。

涼薄點頭。

“我饒了他,可是,明顯死神不肯饒過他……死了就死了吧。”涼薄道。

喬薇薇依偎進涼薄的懷中,不再說話。

*……*……*……*

另一邊,涼氏私人醫院。

重症監護室里,一身隔離衣的Mandy靜靜地坐在床邊,抓著宙斯的手。

宙斯就這麼躺在那里,面色蒼白,毫無血色。

“今天感覺怎麼樣了?心髒那里,還會抽疼麼?”Mandy問。

看著他,Mandy就感覺,心如針紮。

想到他毫不猶豫為自己擋子彈的那一幕,Mandy感動而又覺得心痛。

其實,如果可以的話,她希望躺在這里的人是她而非是他。

宙斯點頭:“嗯,今天好多了,已經不疼了,老婆,你的眼睛怎麼又紅了。”

“我是心疼你。宙斯,下次,在遇到這樣的情況,不要傻乎乎地為我擋子彈,我不想你有事的,宙斯。”

“不擋怎麼辦,看著你死麼?那還不如讓我死。傻老婆。”宙斯蒼白地笑著,說道。

她是他的全部,他會用盡自己的全部去保護她,呵護她,不會允許她受到傷害。

Mandy吸了吸鼻子,道:“我甯願躺在這里的人是我……”

“說的什麼傻話呢,保護自己的女人,是我的責任,好麼?”宙斯又道。

Mandy再次吸了吸鼻子:“宙斯……”

“好了,哭什麼真難看。一點小事,至于麼?”宙斯又道。

他想伸手,為她擦去眼淚,可是,卻不能夠……

只要一伸手,他的心髒處,就好像撕、、裂一樣的疼,這滋味,讓宙斯感覺,難受極了……

上篇:親親總裁輕一點 【458】血流成河     下篇:親親總裁輕一點 【460】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