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正文結局倒計時(3)  
   
親親總裁輕一點 正文結局倒計時(3)

涼氏私人醫院。

急救室外,滿身是血的涼意,左右踱步。

一旁,秋容緊張地坐在沙發上,雙/腿不斷抖/動。

“意哥哥,過來坐吧。”

“早知道,剛剛我就開門了,早知道會這樣,我不會不理她。”涼意無力地走到秋容身邊,坐了下來,垂頭喪氣地說著。

如果他當時沒有那樣對待他媽媽,如果當時她敲門,他開了門,那麼,她就不會出門,更不會被車撞到。

雖然,他知道他媽媽的那些事情,他特別生氣,但是,現在生死關頭,他已然全部忘掉了那些,心里想著的,只有,希望她不要死。

涼意感覺這一刻,自己的心里面亂極了。

他內疚,他自責,他好疼。

秋容默默地抱住他,道:“意哥哥,我相信,阿姨會沒事的。”

“秋容,我覺得自己真該死,她再怎麼樣,也是我的媽媽,也是生我的人,我為什麼要那樣對她,如果我不那樣對她,她就不會躺在里面了……”涼意一字一句地說著,言語間,潛藏著無盡的憂傷與無力感。

兩行熱淚,自他眼角緩緩滑落,浸/濕/了她的肩膀,也刺痛了她的心。

他的痛,秋容感同身受。

秋容繼續抱著他:“意哥哥我相信,阿姨一定不會有事。”

涼意不言不語,只是任由秋容抱著自己。

急救燈,在這一刻驟然熄滅。

急救室的門,緩緩而開。

醫生,在此刻走了出來,臉上帶著難以形容的凝重與哀傷。

涼意推開秋容,想起身,但是看到醫生那個表情,卻沒有了起身的勇氣。

他的預感,真的很不好。

涼意抓著自己好像快停止跳動的心髒處,問:“醫生,怎麼樣了?”

醫生走到涼意面前,低著頭,沉默了一會兒,道:“萬女士因為車禍,導致五髒俱碎,對不起,我們已經盡力了,請節哀。”

醫生的話,好像一塊千斤巨石,直接從萬米高空朝他砸了下來,將他砸了個血肉模糊。

他忽然感覺,眼前一黑,大腦,好像一片空白了。

秋容深吸一口氣,猩紅的眸子定定看著涼意,淚如雨下。

他的眼淚,好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不斷往外翻滾。

秋容小心翼翼扯著他的衣角,道:“意哥哥……”

涼意沒有看秋容,只是慢悠悠地起身,猶如被抽掉了筋骨的行尸走肉,一步一步走進了急救室。

急救室里,滿是血腥味的手術台上,萬玲玲就那麼躺在那里,渾身是血,一臉蒼白,身體,已經冰涼。

撲鼻而來的血腥味,藥水味,將他籠罩,讓他感覺喘不過氣。

“媽……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涼意直接跪在了地上,膝蓋與冰冷的瓷磚地面碰/撞,那疼,是那樣劇/烈。

他抓著萬玲玲冰冷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不斷地磨/蹭著自己的臉,道:“媽,對不起,都是我不好……”

她所有的錯,在這一刻,都隨著她的死亡而磨滅。

這一刻,涼意的心里,對她,只有歉疚。

“對不起,我不該那麼對你,我不該……媽,對不起……”涼意一遍一遍地重複著。

一旁,醫護人員們,長歎了一口氣以後,直接離開。

醫護人員離開後,秋容走了進來,她蹲在涼意身邊,抓著他的衣袖,道:“意哥哥,哭吧,傷心就使勁哭出來吧。哭出來就好了……我陪著你,秋容陪著你。”

“秋容,都是我,今天的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如果我當時不跟她賭氣,如果當時,她敲我門的時候我能開門,讓她進去,那麼,她就不會離開公寓,不離開公寓,就不會遇上那種傻逼摩托車司機,就不會死的這麼慘……呵呵,五髒俱碎。”涼意繼續抓著萬玲玲那冰冷的手,一字一句地說著。

手心能感受到的這冰冷,直竄他的心髒,瞬間,將他的心髒冰封。

“她就這樣跟我永別了,甚至,在她死前我們不但沒好好說過一句話,我還那樣對待她……”

有時候,一個轉身,就是一世的永別。

只是,他現在才明白這個道理。

他明白的太晚。

他的轉身,造成了他這一生永遠的遺憾,永遠的疼痛。

秋容默默地坐在地上,聽著涼意所說的話,陪著他一起哭,一起疼,卻一句話也不說。

因為,她知道,這種時候,任何安慰的語言,都會顯得蒼白。

*……*

另一邊,甯檬病房。

當甯檬睜開眼的時候,映入眼簾的便是沉醉那張滿是擔心的臉。

呼吸機,還有各種儀器,還在滴答作響,一聲一聲,末日的鍾聲,讓人感覺沮喪,不安。

想到哥哥死去的那一幕,她的心又開始抽痛。

眼淚,又一次猶如潮水一般洶湧而出。

她就那麼看著她的哥哥死在自己的面前。

哥哥鮮血直流的樣子,她永遠都忘不掉。

她很咬著牙根,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拿掉了自己的氧氣罩。

“你醒了。感覺好點沒有?”沉醉問。

甯檬點頭,顫/抖的手,與沉醉十指緊扣:“沉醉,我好難受……我覺得我快死了。”

沉醉吻去她的眼淚,道:“你哥哥雖然去了,但是以後,我會代替你哥哥照顧好你,媳婦兒,有些人,去了就是去了,就算傷心,他也回不來了,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地活著,這樣,你哥哥在天上,才會安心。”

“我早就勸過他,讓他不要再繼續跟薄爺斗下去,可是,他就是不聽……”甯檬一字一句地說著,眼淚,怎麼止都止不住。

“甯檬,你恨涼薄麼?”沉醉問。

甯檬搖頭:“不恨,他之所以那麼對我哥哥,是因為我哥哥背叛他在先,不是麼?而且,他是自殺的。我現在真的很累了,心力交瘁,我不想恨任何人。”

“你能這麼想,就最好了。”沉醉道。

“沉醉,我哥哥的尸體呢?”

“在這醫院的太平間,是涼薄吩咐人放過來的。大概,是想讓你再看看你哥哥吧。”

“意爺他們呢?”

“他沒有殺任何人。”沉醉道。

“…………”甯檬沉默,閉上雙眼。

“其實,他也算是仁至義盡了,你還記得當初,當初,秋容為喬薇薇解了絕命蠱毒,他就故意借著感謝秋容的機會送給秋容一顆粉鑽,一個願望,告訴秋容,日後,不管秋容想/要什麼,只要/她亮出粉鑽,他都會滿/足,其實,他的目的,就是為了今天,他早就料到了一切,早就知道自己有一天會跟意爺走到這一步,所以,他就提前設定好了一切。”沉醉道。

說到這一點,他真的對涼薄刮目相看了。

“所以,秋容後來就亮出了粉鑽,保了你們所有人是麼?”甯檬問。

沉醉點頭。

“這麼說,如果我哥哥不自殺的話,也許,就不用死了。”

想到這里,甯檬就感覺呼吸有些困難。

沉醉,再次點頭……

“沉醉,帶我去看看我哥哥,好麼?”甯檬道。

沉醉沒說話,只是小心翼翼地扶起了她,然後,橫抱著她離開了病房。

踏入-1層太平間,映入眼簾的,便是甯墨瞳那冰冷的尸體。

尸體上沒有包裹白布,所以,甯檬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甯墨瞳的臉,那麼蒼白,白的好像一張紙。

她推了推沉醉,然後,光著腳,下了地。

抓著抽痛不已的心髒,她一步一步走向了甯墨瞳。

她跪在地上,緊緊抱住他的尸體,道:“哥哥,你是我唯一的親人了,現在你走了,我真的算是無依無靠了……”

“哥哥,你為什麼那麼傻,為什麼要自殺,如果你不自殺,那麼,也許現在你就不用死……”

“哥哥,我現在好疼,真的好疼,我好希望你能睜開眼,好希望你能再看我一眼,我想讓你活過來……”

“哥哥,你睜開眼好不好,只要/你睜開眼,讓我怎麼樣,我都無所謂……”

說到最後,甯檬泣不成聲。

冰冷的太平間里,她的哭聲,是那樣淒涼。

沉醉一步一步走到她身後,從後抱住她,道:“別這樣大哭,對你的心髒不好,控制好你自己的情緒,你這才剛醒,媳婦兒,要節哀。”

“…………”甯檬沒有回複他,只是繼續抱著甯墨瞳的尸體。

沉醉抱緊了她,又道:“媳婦兒,你不是一個人,你還有我,我會好好照顧你,我會永遠陪著你,咱們不要再哭了,好麼?看見你這樣,我的心,真的特別特別疼。特別特別疼。”

甯檬松開甯墨瞳,轉身,看著沉醉,道:“沉醉……沉醉……我好疼,我真的好疼,我全身都好疼……”

沉醉緊緊抱著她,輕拍著她的後背:“乖,不哭,我還在,我會一直都在,我會永遠陪著你,不要哭,不要哭……”

^^^^^^^^^^^^^^^^^^^^^^^^^^^^^^^^^^^^^

在這里,推薦一下剛開的新書哈《危險總裁有點壞》 喜歡紫薯的請多多支持紫薯的新文哈。

麼麼噠。

上篇:親親總裁輕一點 【464】正文結局倒計時(2)     下篇:親親總裁輕一點 正文結局倒計時(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