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番外篇】我會讓你死的很有節奏  
   
【番外篇】我會讓你死的很有節奏

但凡是有外置電視的大樓前面,都站滿了人,所有人都在關注涼意這場讓女人們嫉妒,男人們羨慕的求婚……

涼意求婚的消息剛播出去不到一分鍾,各大網站的頭版頭條,立即換成了該視頻。

喬氏集團總裁辦公室里,喬薇薇靜靜地看著名為《帝國集團總裁涼意的浪漫求婚》標題的新聞,嘴角輕揚。

保養得當,五年的時光,並沒有在這個女人臉上留下任何痕跡,她還是原來的那個她,身材,與臉蛋,以及氣質,都沒有任何變化。

若是不說,定不會有人知道,她竟然是一個六歲孩子的媽。

她撫了撫一頭精致的亞麻色中分大卷發,然後給涼薄打了個電話。

“喂,老公,干嘛呢?看新聞沒?”

“剛從涼榮熙的小學出來。”電話那邊,涼薄的聲音特別淡定。

“他又做什麼事兒了?”喬薇薇問。

“把歐以沫班那個追求她的男孩給打了還不算,還把人家的褲子扒了套在老師的黑板擦上……”

“…………”喬薇薇聞言,一臉黑線。

她這個兒子,真不讓人省心,從小就各種調皮搗蛋,完全就是個小霸王。

想想這個小子還真是好笑,怎麼會想到把人家的褲子扒下來套在老師的黑板擦上面呢,這小子,還真有創意。

“這還不算……”

“還有什麼?”喬薇薇問。

“課堂上,故意用法文回答不會法文的老師的問題,還用韓文罵老師,法文那老師沒看懂,但是,他罵老師的那句‘傻瓜’人家老師聽懂了,因為人家總看韓劇,知道傻瓜怎麼發音……”

“………………”

喬薇薇再次一臉黑線,各種無奈。

“還有麼?老公。”喬薇薇問。

“暫時就這麼多了……”

“老公,辛苦你了。”喬薇薇道。

“知道你老公辛苦,晚上/你老公回家,好好犒勞一下你老公才是?”涼薄道。

“去你的,沒一句正經的,對了,你有沒有好好教訓涼榮熙那個小子?”喬薇薇道。

“沒有……”

“我就知道,我告訴你涼薄,你再這樣慣著你兒子,你就把他慣壞了。”

“我兒子我有數,小打小鬧的,不礙事,我小時候,也這樣,你不知道吧,我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曾經還抓了好多毛毛蟲放在女老師的包包里……”

好吧,有其父必有其子。

“對了,你看新聞,各大網站的頭版頭條……”喬薇薇道。

“好……”

“行了,不跟你說了,我還有事,先掛了,晚上回家見。”

說完喬薇薇便掛斷了電話。

掛斷電話後,喬薇薇無奈地搖了搖頭。

晚上,喬薇薇剛走進夢園客廳,涼榮熙就立即跑到了她的身邊,緊緊抱住她修長的腿,那張與涼薄一模一樣的臉,緊緊貼著喬薇薇腿上的肌膚,道:“媽/咪,爹地說,你回來會教訓我,這是真的麼?你真的舍得教訓榮熙嘛。”

喬薇薇無奈地搖了搖頭,嚴肅地說道:“涼榮熙,不是每次這樣撒嬌都有用的。”

“唔……那媽/咪,難道你舍得打人家麼?人家的臉長得這麼帥,如果打壞了,長大了歐以沫不嫁給/我怎麼辦?還有,人家的肉這麼尊貴,如果打爛了,那多可惜呢……”涼榮熙繼續說著,儼如一個小大人。

“涼榮熙,你站好……”喬薇薇撥/開他的手,嚴肅地說道。

涼榮熙立即乖乖站好,然後立正,一副軍人站軍姿的樣子,道:“媽/咪,請指示!”

他的樣子,真是讓喬薇薇哭笑不得……

“行了,差不多得了,跟孩子計較什麼。”涼薄上前,直接將自己兒子抱入懷中,道。

涼薄對于這個兒子,可以說是寵愛至極的,在兒子的面前,他不是什麼霸道總裁,不是什麼站在世界食物鏈頂/端的王者,只是一個簡單的父親。

“薄爺,你不能每次都這樣……!”喬薇薇道。

“我哪樣了,走,寶貝,咱們繼續拼插賽車去……”

說完,涼薄便直接抱著涼榮熙坐回了沙發上,然後,一大一小兩個帥哥開始拼插賽車。

喬薇薇長歎了一口氣,滿眼無奈。

這父子倆啊,真是每一個讓人省心的,憂傷啊!

她將身上的外套脫下來,交到傭人手上,然後,便走到二人面前,坐了下來。

“涼榮熙,作業做完了麼?就知道玩?”喬薇薇問。

“哎呀,早就做完了,就我們老師布置的那種沒有難度的東西,簡直都侮辱我的智商。”涼榮熙一邊拼插著賽車,一邊說道。

要說她兒子的智商,那真是別的孩子沒有辦法比的,可能是隨涼薄,特別有頭腦,這個六歲的孩子,不但精通英法韓三種語言、已經自學完了所有小學、初中的課程、跆拳道、柔道水平也可以跟十幾歲的孩子相媲美,總之,她這個兒子,完全是個小天才,為人處世,也完全是一副小大人的樣子,跟你說話,永遠是一套一套的,偶爾還各種引經據典。

涼薄也時常說,涼氏後繼有人了。

晚上,喬薇薇哄涼榮熙睡下後,直接回到房間。

涼薄此刻正坐在床/上看書,房間里,只開了一盞台燈,幽橙的燈光打在他宛若神賜的臉,將那張臉,映襯的格外立體。

五年的時光,讓這個男人看起來,更加成熟,更加有魅力了。

時光,似乎特別珍惜美麗的事物,它同樣沒有在他臉上,留下一絲痕跡。

喬薇薇走到床頭,指著涼薄,皺眉,道:“你,出去睡地板……!”

涼薄合上書,笑眯眯地看著喬薇薇,問道:“老婆,我好像沒得罪你吧?”

“我訓兒子的時候,你出來搗亂了不是麼!出去睡地板吧!”喬薇薇道。

涼薄習以為常地挪動到了床頭,直接長臂一伸,用力拉了她一下。

她整個人一個重心不穩,跌在了他的身/上。

“干嘛……”喬薇薇皺眉。

“睡地板之前,先先讓我吃飽再說……”

接下來,他不但沒有出去睡地板,而且,還把喬薇薇給吃的連渣都不剩……

◎◎◎

另一邊,歐向北家。

豪華的別墅里,此刻燈火通明,宛若白晝。

歐向北大爺一樣地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兒,享/受著歐以沫的按/摩:“對,就是這樣……上面一點,左邊一點……”

他的身後,歐以沫正光著小腳丫站在那里,一下一下賣力地給他按著肩膀,那樣子像極了專業按/摩師。

七歲的歐以沫擁有著齊劉海長發,美顏,長腿,白膚,儼如一個童話故事里走出來的小公主……

“以沫,今天有沒有男孩子給送情書啊?”歐向北問。

哪怕,時間已經過了五年,歐向北這個人,依舊是各種不著調,各種不像個大人,沒事總是八卦自己女兒的戀愛問題,生怕自己女兒沒人追似的。

歐以沫癟嘴:“爹地,我同學的爸爸,都很害怕自己女兒被送情書,被追求……”

“怕什麼?被送情書被追求那是女兒有人氣,有人氣代表女兒優秀,好不好?”歐向北依舊振振有詞。

歐以沫停下按/摩動作,乖巧地坐在歐向北腿上,勾著他的脖子,道:“爹地你還真特別。”

“對了,最近跟涼家那個小惡魔相處的怎麼樣?戀愛過程還算順利麼?”歐向北道。

“什麼戀愛呀,我們兩個人就是朋友。”歐以沫臉上一紅,道。

“是麼,只是單純的朋友麼?”

“爹地~~~”歐以沫難為情地低下了頭。

“歐向北,你又八卦孩子的感情問題了……不著調。”周楚榆端著一盤水果,從廚房走了出來,一邊走,一邊說著。

“媽/咪……”歐以沫笑眯眯地看著周楚榆,甜甜地叫著她。

周楚榆朝她笑了笑,然後,將水果放在茶幾上,捏了一下她精致的小臉兒,坐在了父女兩人對面。

“我怎麼不著調了,孩子的戀愛問題,對父母來說那是大事好不好?尤其是涼家那個小惡魔,我簡直太喜歡他了,我女兒能跟他在一起,我簡直太開心了。”歐向北道。

“涼家那個孩子,簡直跟他老爸一個路子,就是比他老爸稍微活潑了那麼一點點。”周楚榆道。

“我聽說涼薄小時候,也是那個熊樣子,只是長大了變悶Sao了而已。”歐向北又道。

“爹爹,媽/咪,唔……我困了,我先上去睡覺啦,晚安。”歐以沫道。

歐向北親了親歐以沫的臉,道:“晚安,寶貝兒。”

歐以沫笑,然後又親了親周楚榆的臉,直接上了樓。

第二天,歐以沫乘坐著家里的豪車來到了自己就讀的微風貴族小學。

校門口,歐以沫一下車,涼榮熙就捧著9朵紅玫瑰,走了上來。

鮮花,配上/他/身上那一身黑色的高級定制款兒童西裝,他整個人看起來,好像一個小紳士。

只是,那花在他手中顯得並不是那樣美好,因為涼榮熙是絕對的人比花“美”

他霸道地將鮮花放在歐以沫手中道:“以沫,送你。”

歐以沫抱著花,笑道:“謝謝……”

涼榮熙朝她伸出手,道:“以沫,走吧,我們進去。”

歐以沫點頭,跟隨著他的步子,一步一步走進了校園。

涼榮熙親自將歐以沫送到了她的教室門口,完全就是一副小紳士的樣子。

涼榮熙與歐以沫剛走到門口,一名小男孩就迎了出來。

“歐以沫,早上好啊……”

涼榮熙皺眉看著他道:“不要靠近我老婆,否則,我會讓你死的很有節奏!”

上篇:【番外篇】嫁給他     下篇:【番外篇】老子很專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