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竟是我錯了嗎(番外)  
   
竟是我錯了嗎(番外)

知不覺,世間已經過去了三個月,終于到了靈藥成熟的時間,吳倩倩與一干吳家的煉丹師進入了密室之中煉丹,而云逸則再次帶著靈寶在靈山之中繼續采藥。



“吱吱!”靈寶再一次揮動著短小的前爪刨出一顆碩大的人參之後,滿意地眯了眯圓溜溜地小眼睛,才張口准備啃下,卻被一只素白的手掌搶先奪過。



“吱吱吱!”靈寶不忿地揮舞著兩只前爪抗議著,這明明是它的戰利品,憑什麼就被這樣搶走。



“煉成丹藥才能將這人參的藥性最好地發揮出來,你這樣吃,無疑是暴殄天物!”云逸不客氣地將人參放入自己隨身攜帶的玉盒之中封存好,見得靈寶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樣,不由無奈一笑,自懷中掏出一個瓷瓶,倒出一粒香氣四溢的丹藥丟入靈寶驀然長大的嘴里。



靈寶砸吧幾口將丹藥吞下,這才停止了鬧騰,老老實實地眯起眼睛消化藥力。



云逸見此也不再急著尋藥,而是灑然在一旁坐下,取出玉壺飲下幾口山泉,這才靜靜地靠在樹干之上,凝眸朝著北辰皇朝所在的方向看去。



“云逸,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云逸,我以後都會乖乖的,不會再給你添亂子,你濟世救人,我為你行醫問診……”



恍然之間,那個一身紅衣的精靈少女再一次出現在他的眼前,分別之日,少女眼中的淚,仿若是炙熱的岩漿,再次燙入他的骨髓之中。



“云逸,你對我明明有感覺的,為何就不肯承認,若你真的只視我如妹妹,那一日,那一吻,你的眼中,為何會有慌亂,那*,那一眠,為何不敢與我對視?云逸,你吻過我,抱過我,和我相擁*,到如今,你卻來對我說你待我如同妹妹,云逸,你究竟還有沒有心?”



云逸,你究竟還有沒有心……



“萱若……”



云逸驀然低聲喚出那個一直徘徊在他腦海之中的身影,只感覺心中驀然一痛,似有什麼在呼之欲出。



原來,距離的拉長,並不能讓我的心靜下來,反而……



反而讓那個徘徊腦海的身影擾亂了他的心,竟是升起了一股歸心似箭的沖動。



“原來,竟是我錯了嗎?”云逸緩緩閉上微紫的眸子,如仙似佛的容顏因染上了凡人的晴欲而愈加的勾魂攝魄。



“萱若,你可願等我三年?”



“我願意!”



“丫頭,若是三年之後,我依舊無法解開心結,那……”



“那我便繼續等,等再一個,兩個,三個甚至十個三年,只要你願意,我便等你!”



三年?



云逸緩緩睜開眸子,嘴角噙起一抹清華無雙而如釋重負的笑容,何須三年?



分開的這三個月,他已經足以正視自己的內心!



原來,他對慕容玥的愛戀,不過是當年的一番癡迷,癡迷著師父鏡中的那個傲骨無雙的女子。



幼年之時,見到那個風情萬種女子游弋在一處處危險之中的崇拜與尊敬,化作了心中的一個困境,困住了幼年之時的他。



十數年的等待,更是讓他將那份尊崇化作了一腔癡戀。



而這一番癡戀,竟是讓他忽視了身邊最該呵護的女子。



萱若,如今的你,可好?



可……可還在等著我?



云逸緊緊地握起了雙拳,竟是有些害怕自己回去之後,伊人已然琵琶別抱。畢竟,北辰睿對萱若的心,眾人皆知。



“吱吱!”靈寶消化了藥效之後,輕輕跳到云逸的肩膀之上,輕聲叫到,圓溜溜的眼中有著其他動物沒有的靈性,就如一個靈動的少年一般。



“靈寶,可想玥兒他們了?”



糾結于心的困擾終于清明,云逸的笑容愈加平和而從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有若千年璞玉一般溫潤而清華。



“吱吱吱!”靈寶聞言急急點頭,雖然這靈山之中的藥材比之北辰皇朝和納蘭皇朝不知道要豐富了多少,但是這里沒有慕容玥,沒有北辰星,沒有萱若以及天機閣那一群可愛的家伙,所以,它還是更喜歡北辰皇朝。



“如此,丹藥一成,我們就回去,可好?”云逸伸手將靈寶抱入懷中,看向北辰皇朝的目光愈加悠遠而思念……



....................................................................................................................................



白云深處的云霄山內,一身紅色勁裝的萱若疲憊地躺在一處巨石之上,舉目瞭望著遠方,將遼闊無際群山盡收眼底。



“萱若,喝點水!”一只水壺送到了萱若的面前,正是灰塵撲撲的北辰睿。



幾個月的旅途,讓得他的身上少了幾絲養尊處優的皇子風范,多了幾分灑脫與不羈的氣息,愈加的魅力不凡。



“小睿子,你說我們還要爬多久才能爬到山頂呢?這山的頂峰,又該會是怎樣的一番風景?”萱若接過北辰睿手中的水壺喝下一大口水,帥氣地擦去嘴角的水滴,將水壺放到一旁之後,便開始翻開自己隨身的包袱,開始找出畫紙和畫板。



北辰睿心知萱若又是要作畫,chong溺一笑,結果她手中的一干支架和畫板,為她支起來,一邊開口道:“以你這個速度,只怕再走幾個月,也不一定能夠到得了山頂。”



萱若喜愛作畫,最是酷愛風景畫,這個愛好,亦是延于鬼谷子,鬼谷子自身本就是一個不世天才,琴棋書畫,武功醫學無一不精通。



而身為他女兒的萱若,自幼受他熏陶,更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這一路走來,北辰睿看著萱若將一幅幅美好的風景盡收于宣紙之上,而經由萱若繪就的山水畫,不僅多了幾分女兒家的婉約,更揉合了一副磅礴大氣的風范,美不勝收,若是傳流出去,只怕要讓無盡自喻為才子的人羞憤難當。



也正是因為萱若每看到一處喜愛的風景,都要用筆墨將其畫下,是以他們的行程便緩慢了許多。但北辰睿卻絲毫沒有任何不耐,反而心中暗自希望這段旅程就這麼一直走下來,走到天荒地老,走到海枯石爛。



“小睿子,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所為的旅途,重要的不是目的地,而是行程之上的每一處風景。我要把我走過的每一處風景都畫下來,日後回了雪山,將這些畫都掛起來,慢慢欣賞,回憶這一處處風景的美好。”萱若邊說著,精靈般的容顏之上,有著純潔無瑕的光芒在閃動。



說話之間,畫架已然支好,看著穩穩的畫架,萱若清然一笑,開口道:“幸好有玥兒幫我做了這麼一個畫架,否則想要在這云霄山上作畫,還真是有點困難!”



這一次出門,慕容玥不僅為萱若制作了這麼一個畫架,更特意為她制作了一個登山包以及兩套衣服,在慕容玥看來,云逸離開的這些日子,讓萱若出來散散心,絕對是一個再好不過的決定。



而對于北辰睿與之同行,慕容玥和宸王等人也都不曾反對,雖然他們更希望萱若能夠和云逸修成正果,但卻不能干涉北辰睿對萱若的追求,這樣對北辰睿不公平。



是否要繼續等待云逸,還是選擇一直默默陪伴在她身邊的北辰睿,都要看萱若的選擇。無論萱若最後選擇了誰,慕容玥她們都會給予最真摯的祝福。



“為什麼一定要回雪山,新月大陸如此之大,美好的風景何其之多,我們可以一處處走下去,游遍千山萬水,覽盡世間美景。瀟瀟灑灑做一個游曆人間的行客,豈不美哉?”北辰睿為萱若取出硯台,不急不緩地為她磨著墨,魅力不凡的容顏之上笑容明朗,一雙熠熠生輝的眸子噙著淡淡的笑,看著身旁精靈般可愛的少女。



“小睿子,你可別忘記你可北辰皇朝的皇子,日後可是要繼承你父皇的皇位的,若是我把你拐走陪我游山玩水了,那北辰皇上豈不是要恨我了!”萱若嬌俏地皺了皺可愛的瓊鼻,斜斜睇了北辰睿一眼,顯然對他的提議報以否認的態度。



..................................................................................................................................................



非常抱歉讓大家等待了這麼久,由于新文在更新,且前段日子對番外一直找不到感覺,所以才暫停了這麼久,親們若是覺得等待難熬,可以等番外完結後再來看哦!否則安然的罪孽就太深了!

上篇:原來如此(番外)     下篇:萱若有難(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