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萱若有難(番外)  
   
萱若有難(番外)

“下一站?”萱若聞言一愣,腦海之中卻是出現了云逸的身影,那如仙似佛的男子,周身似乎永遠縈繞著一層朦朧霧色,讓她不自覺地想要追隨,想要靠近。心中想著,萱若的眸光不自覺地朝著云逸離開的方向看去。下一站,是否該……



北辰睿見得萱若的神情,心中一痛,臉上卻是笑容不變地抽過了萱若手中的毛筆,開口道:“小心別弄壞了畫,若是下一站你還沒有想好,等你想好了再告訴我也不遲!如今,我們先比比誰先登上山頂,如何?”



萱若眨了眨眼,卻見北辰睿已然將畫架等東西收入了包袱之中,頓時燦然一笑,點了點頭,開口道:“也好,不過,既然是比試,那就要有賭注,如果輸了,今天的晚餐由你准備!”說著,萱若不由可愛地咽了咽口水,不得不說,這北辰睿的廚藝絕對稱得上頂尖,即便是最普通的食材,也能夠讓他烹飪出頂尖美味。



“好,若是你輸了,負責為我畫一副畫!”北辰睿chong溺地看著萱若笑道,心中已然開始期待自己在萱若的筆下,將會是怎樣一副景象。



“成交!”萱若說著,將極地的長辮子一甩,也不打招呼,便當先朝著山頂沖去。



“萱若,你耍賴!”北辰睿眉頭一皺,無奈地搖了搖頭,一手拎起萱若的包袱,快步跟了上去,今時不同往日,就算是為了萱若的畫,他也一定要贏。



作畫之地離山頂並不近,待得兩人快要接近頂峰之時,已然過了一個多時辰,陡峭的山壁,絕對是耗費體力的一大難關。



萱若看著就要超越自己的北辰睿,心中斗志頓時,足尖一點,便當先朝上沖去。



“你作弊!”北辰睿見此,也學著萱若的模樣沖上前。



然而就在此時,上方卻是突然竄出了一條金色巨蟒,吐著腥風朝萱若攻來。



“啊!蛇……”萱若驚叫一聲,腳下一滑,才與伸手抓住身前的凸起的石塊,卻見巨蟒長尾一甩,便狠狠地甩在了萱若白嫩的手背之上。



“萱若!”北辰睿瞠目欲裂,頓時不管不顧地朝著萱若撲去。



“小睿子……啊!”萱若手一松,身子頓時朝著一旁的懸崖落去。



“不!”北辰睿看到萱若身子落下,頓時身形一轉,便朝萱若撲去。這可是新月大陸最高的山,便是功力再高之人掉下去,只怕也難逃一死,他絕不能讓萱若有危險。



“不要!”萱若見北辰睿朝著自己這放墜來,驚駭地搖了搖,示意他別做傻事。



北辰睿卻是憨憨一笑,緊緊地摟住了萱若馥雅的嬌軀,開口道:“萱若,要死,我們一起死……”



“小睿子,你好傻!”萱若微微一笑,黑白分明的眼中落下了兩行清淚,紅唇微張,開口道:“只是,我的心中,只有云逸一人,只有辜負了你的情誼了……”說完,萱若雙掌一拍,重重地拍在了北辰睿的胸口,借助這股沖力,讓他朝著山壁飛去。



“小睿子,你好好活著!一定要好好活著!”



...............................................................................................................................................................................



就在萱若落下懸崖的那一刻,得了萱若去向,正趕往云霄山的云逸只感覺心口一痛,似有什麼東西正從自己的心口剝離。



“萱若……”云逸臉色一變,忙就地坐下為萱若卜卦,卻在看到卦象只是臉色一白,險些一口心血噴出。



“死局?不!怎麼可能是死局?萱若!萱若,你絕對不能有事!絕對不能!”云逸失魂落魄地站起身來,卻發現,仿佛渾身的氣力都已經被方才的卦象抽走一般。



“少主,你是說,萱若小姐她……”一旁的星電與星土看到云逸如此模樣,當下神色緊張地開口問道。



“星電,你快回去找青妍,讓她駕馭著雪鳶趕往云霄山,就說萱若有難,另外,讓星風他們全部都趕到云霄山。”是關緊要,云逸自然不會有任何的客套,徑自朝星電下令到。



“是!少主,屬下這就去!”事關萱若,星電自然也不會有任何遲疑,當下應了一聲,便全力展開輕功朝著北辰皇朝的方向而去。



“星土,我們走!”絲毫沒有耽擱,云逸全力施展著輕功,朝著云霄山而去。



而云霄山上,北辰睿重重地掉在山崖之上,不等他回過神來,那只巨蟒便帶著腥風呼嘯而來。



“我殺了你!啊!你竟敢害萱若掉下懸崖!我殺了你!”北辰睿仿佛魔症了一般,就這麼赤手空拳地朝著巨蟒撲去。



巨蟒眸光陰冷地看著面前這只奇怪的雙足站立的渺小生物,一吐蛇信,高高地揚起尾巴朝著北辰睿拍去。



北辰睿的武功得知宸王與北辰皇親傳,雖為超越兩人,卻也絕非平庸之人,即便是狂怒之下,卻是下意識地避開了巨蟒這一招,轉而狠狠地一拳擊在巨蟒的尾巴上。



“嘶!”巨蟒受到攻擊,怒嘶一聲,張開了血盆大口朝著北辰睿攻來。



北辰睿頭一低,避開巨蟒來勢,又是一拳擊在巨蟒的下巴處,巨蟒痛得腦袋一擺,狠狠地撞在北辰睿的身上,將他相對來說渺小的身子撞得橫飛而起,重重地落在奧凸不平的山壁之上。



“噗!”一口鮮血噴出,北辰睿臉色頓時一白,強忍著胸口的劇痛,再次站起身來,朝著巨蟒攻去。



一人一蟒,再次纏斗在一起。



而下方的云逸,卻是以著流星趕月一般的速度朝著云霄山攀登而來。雖說云霄山高入云霄,但在云逸這般絕世高手看來,卻也不過是多費些內力而已。當然,前提是他並未如萱若和北辰睿一般,不動用內力,而是以單純的身體力量而行。



“少主!上方有打斗聲!”星土一路沉默地跟在云逸的身旁,冷凝的神色在聽到上方的打斗聲後終于一松。



“上去!”云逸簡潔地吐出二字之後,足覺在腳下的巨石上一點,身子當先朝著上方縱去。



“北辰睿!”云逸在看到面前的一人一蟒之時,眸光微微一凝,轉而便認出了那個渾身鮮血的人。當下飛身一撲,擋在了北辰睿的身前,一掌劈開巨蟒的攻勢,緊接著一手拋出一只玉瓶給北辰睿,開口道:“服下!”



“是!”北辰睿在看到云逸的出現之時,神色一變,緊接著嘴角一勾,勾起一抹苦笑,卻也沒有拒絕云逸的丹藥。



巨蟒雖是厲害,但之前與北辰睿的顫抖耗費了不少體力,已然是強弩之末,見得星土出現,云逸身形一退,便來到北辰睿的面前,急急開口問道:“萱若呢?”



北辰睿張了張口,神色傷痛地朝著懸崖的方向看去。



云逸見狀,身子一晃,一口鮮血湧上喉間,卻被他生生咽下:“你……你是說,萱若她……”



“是我不好,我不該和她比賽,我不該爭強好勝……”北辰睿噗通一聲跪倒在地,痛哭出聲,“云逸,對不起……是我對不起你們……”



“萱若……萱若……你怎麼可以……我才想通……我才明白了自己的心……你怎麼可以……”云逸癡癡來到懸崖邊,看著下方一望無際的深淵,竟是失了心魄一般朝前跨去。



“少主!”一旁才殺死了巨蟒的星土忙飛身上前一把拉過云逸,急急開口說道:“少主,你別做傻事,萱若小姐隨時掉下了山崖,可誰說她就一定……說不定,她此刻正在下方等著我們去救她啊!”



“這懸崖這麼高……”北辰睿聞言喃喃開口,星土卻是徑自打斷了他的話,開口道:“世事無絕對,當初主子和主母消失的時候,我們不也是認為無望了嗎?可是他們還不是安然無恙地回來了!少主,你一定要振作起來。”



聞言,云逸的神情一動,再次盤膝坐下,一咬舌尖,強行讓自己沉下心神,再次開始卜算起來。只可惜,這一次,無論他如何卜算,都無法再探測到萱若的氣機,就連從前他與萱若之間因為相處了十數年而產生的若有似無的關聯,也都被盡數蒙蔽。

上篇:竟是我錯了嗎(番外)     下篇:云逸跳崖(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