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云逸跳崖(番外)  
   
云逸跳崖(番外)

“氣機蒙蔽!果然是上在懲罰我嗎?”云逸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來,走到峭壁面前,看著下方云霧繚繞的懸崖,一雙紫眸早已因悲傷而變得通紅:“萱若!你等著我,我來找你,我一定要把你找到!”

“云逸!”北辰睿一把拉住云逸的手道:“云逸,你別做傻事!”

星土亦是閃身來到云逸的身旁,謹慎地防護在他的左邊,開口道:“云少主,萱若姐一定不會有事的,就如王妃所,萱若姐那麼善良的人,定然是受上庇佑的,我們且在這里等等,當青妍尊座她們帶著迷族神鳥到了之後,再下懸崖去找找萱若姐!”

還有一句話,星土卻是沒有出口,這云霄山的懸崖與之連山相比,更加危險三分,至少連山之中偶爾還有活人逃出,但這云霄山的云霧崖,卻是從來只見人掉下去,而沒有見人活著出來過的。

“萱若……”北辰睿腥紅了一雙眼,若是早知道會如此,他什麼也要阻止萱若來到云霄山,更不會與萱若比試,只可惜,這個世界上,沒有如果……

“北辰睿!你最好祈禱萱若沒有事!否則,就算你是流星的弟弟,本座也誓要殺了你為萱若贖命!”云逸冷酷地轉過頭,如仙似佛的容顏之上悲憫從容已不再,唯有無盡的悔恨與悲憤,紫眸之中的冰冷瘋狂,更是讓人望之退怯。

話才完,云逸便沖到了那條剛剛被星土殺死的巨蟒之前,手起劍落地將蟒蛇劈開。

北辰睿與星木本以為云逸是在泄憤,卻見他麻利地剝下蛇皮,抽出蛇筋,將整張蛇皮制成了一個奇怪的“披風”模樣。

“星木,你且留在這里等玥兒和青妍她們到,我先下去找萱若。”云逸著,也不等星土他們回答,便長身一躍,朝著懸崖下方跳下去。

“云少主!”星土聞言心中一驚,但云逸的武功本就高出他們許多,兩人只覺得眼前一閃,云逸已然就這般拽著整張蛇皮躍下了山崖。

“云逸!你別做傻事!”

北辰睿臉色一變,才欲伸手去抓住那尤在面前緩緩散開的蛇皮,卻被星土一手擋住:“三皇子,云少主自有分寸。”

星土跟在北辰星和慕容玥身旁已久,自是聽聞慕容玥過了許多奇聞趣事,原本他還不清楚云逸的目的,如今見得那蛇皮緩緩展開,自是明白了云逸是要借助蛇皮來達到慕容玥口中的“降落傘”效果。

北辰睿被星土擋住,心中正急,卻見那蛇皮展開之後,云逸的下降速度竟是緩慢了許多,心中這才明白過來云逸的目的,不由驚訝地張開了嘴。

云逸自然是不管北辰睿這方的驚訝,一邊降落之中,一邊細細查看著四周的環境。如今萱若還在懸崖下方等著他,他絕不能容許自己有任何事情,而這云霧崖危機重重,一切行事都要心再心。

果然,一路下降之中,不時有各種毒物和飛禽前來襲擊他這個不速之客,而云逸早已經將那蛇筋系在腰間,空出了雙手對付一干前來襲擊之物。

一路下墜,云逸早已經不記得自己究竟下降了多少距離,終于,在再一次殺死懸崖旁襲來的毒蛇之後,云逸安然降落在一處枝葉茂密的叢林之中。

心翼翼地解開系在腰間的蛇筋,看著那堅韌得蛇筋,云逸眸光微閃,將其解下收入懷中,片刻不停地選擇了一個方向大步行去。

時間緊要,雖這云霧崖之下云霧嫋嫋,陽光也透不進來,但他必須在太陽落山之前將萱若找到,否則一旦夜幕降臨,便是毒蛇猛獸最為活躍的時候。

“萱若!萱若!”云逸敏捷地穿梭在一棵棵大樹之中,揚聲喊著萱若的名字。雖這般做會引來無法預料的危險,但是此時此刻,他又怎會顧忌。

只是一次又一次地呼喊著萱若的名字。

懸崖之上,北辰睿看著云逸逐漸消失在自己的面前,終于輕輕地松了一口氣,頹然坐于懸崖之上,心中滿是悔意。

“三皇子,你傷勢不輕,還是先處理一下傷口吧!”星土看著北辰睿一身的傷勢,不敢耽擱,請命之後,也不等北辰睿回答,便動手替他包紮起來。

北辰睿對于萱若的情意,他們這些做屬下的自然是看在眼底。只是,雖這北辰睿乃是他們主子的弟弟,但他們的心中,卻是早已經認定了萱若姐和云少主才是造地設的一對。

只是後來云逸對慕容玥情深意重,癡心不悔,星土他們才漸漸地收了心思。如今見云逸驀然醒悟,認清楚了自己的心,星土等人自是欣喜不已。

是以,事到如今,北辰睿注定是那個失落的人,

慕容玥,宸王和東方青妍,月璃等人趕到,已經是夜幕降臨了!

在得知萱若出事之後,東方青妍立即通過秘法通知了雪鳶,讓其帶著自己的同伴過來。

見得慕容玥等人到來,星土絲毫不敢耽擱,迅速將事情盡數道出,宸王聽完星土的話後,輕輕拍了拍北辰睿的肩膀,開口道:“先別多想,和我們一起下去吧!”

現在什麼都是空的,唯有找回了萱若,確定萱若安然無事之後,眾人的心才能放下。

北辰睿痛苦地點了點頭道:“是,皇兄,萱若一定不會有事的!一定不會!”若是萱若有什麼三長兩短,那麼他唯有以命相償,親自下地府去向她賠罪!

宸王見到北辰睿眼中的死志,心中微微一歎,暗暗傳音給一旁的星土,讓他時刻守護在北辰睿的身旁。

話之間,一干人皆是上了神鳥的背,雪鳶低鳴了一聲,便帶領著一眾神鳥俯沖下了懸崖……

“萱若!萱若!你在哪里?聽到了應我一聲!”云逸的聲音早已經嘶啞,自下了懸崖之後,他已經連續喊了數個時辰,更在這一路之上殺死了不少的毒蛇猛獸,每每氣力用盡之時,他便吞服下懷中的丹藥以補充體力。

在這樣一個危機四伏之處,一旦體力用盡,那麼等待的將會是尸骨無存。

“萱若……”再一次呼喊出聲,神色黯淡的云逸心中越發焦慮,從來沒有一刻,他這般痛恨自己的決定,若是他不曾離開,不曾拒絕萱若,那麼萱若是不是就不會……

“云逸……云逸?是你嗎?”

就在云逸已然絕望了的時候,突然,萱若的聲音自高空之處傳來。

“萱若?!”云逸絕望的眸子之中驀然散發出光彩,朝著聲音傳來之處看去。只是,此時此刻,半空之處,早已經被云霧遮擋,有哪里看得到心中的伊人?

“是我……我在懸崖上面!”萱若的聲音仿佛是因為過于激動而帶著繼續哭腔。

“好!你別動,我這就過來!”云逸強行按捺下滿心的狂喜,急急開口道,此時此刻,他滿心之中都充滿了對上蒼的感恩。

萱若沒有事!萱若還活著!他馬上就可以見到萱若了!上果真還是眷顧他的!

云逸的心中滿是喜悅,萱若的心中又何嘗不是?

從懸崖之上掉下來的那一刻,她的心中雖平靜,卻並非沒有遺憾的,若是可以,她只求還能夠再見到云逸一次,哪怕,面對的,依舊是淡漠無心的云逸,但只要能夠再見到,那便足矣。

或許是上的眷顧,她在掉下懸崖之後,竟是掉在這一處巨大的鳥巢之上,雖沒有直接摔死,卻是摔斷了她的一條腿,更為驚險的是,她尚未回過神來,便受到了鳥巢主人——一只巨大鳥的攻擊。

在拼盡全力殺死了大鳥之後,她亦是耗盡了最後一絲力氣,更因為斷腿流血過多而虛弱不堪。這般情況之下,哪怕再來一只普通的猛獸,只怕她也沒有了拼搏之力了!

原已經喪失求生念頭的她,卻不曾想到,在這個時候,她竟是聽到了云逸的聲音,一時之間,萱若竟是以為自己因為失血過多而產生的幻覺!

..............................................................................................................................................................

非常抱歉,上個月因為新書上架,沒有辦法兼顧這里的番外,相信大家在看到這里之後,應該能夠看出番外就要結束了!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 就愛網)

上篇:萱若有難(番外)     下篇:我輸了(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