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我輸了(番外)  
   
我輸了(番外)

“萱若!萱若!”云逸氣息一屏,看著那紅衣墨發嬌顏如雪的女子癡癡望來,心髒仿若被巨錘狠狠地敲擊了一下般,心底深處驀然升起一股力氣,腳尖地一點,身形便如同離弦之箭拔地而起,來到萱若的面前。<

“云逸……”萱若精靈般黑白分明的大眼之中滿是瑩瑩淚水,水眸氤氳地看著面前的云逸,有心想要伸手碰觸云逸如仙似佛般的容顏,卻生怕面前的男子不過是自己絕望之下產生的幻覺,一碰之下就會如同泡沫般幻滅消失。

“是我……”相較于萱若的心翼翼,云逸卻是首次熱情似火地一把將面前精靈般的少女擁入懷中,緊緊地摟著她的嬌軀,動情地低吼道:“是我!是我!萱若,對不起,我來遲了,讓你受苦了!對不起!對不起!”

萱若怔怔地抬著頭,看著云逸,嬌軀在被他擁入懷中的那一刻,淚珠終于滾落……

云逸的懷抱是如此的溫暖,僅是這樣的一個擁抱,就仿佛要讓她因失血過多而寒冷如冰的身子頃刻燃燒了一般。

癡癡地伸手想要撫上云逸天神一般的容顏,卻心驚地發現,她的氣力,早已經在方才的一番搏斗與失血之中耗盡,萱若輕輕歎了一口氣,開口道:“云逸,真好,能夠在臨死之前見上你一面……真好……”

萱若只感覺自己所有的精氣神都在投入云逸的懷抱之中後,瞬間消散,幾個月的等待,終于能夠在臨死之前再次見到云逸一面,她,已然足矣……

聽到萱若這般,云逸只感覺心中痛得無以複加,忙從懷中掏出一顆仙露玉髓丹喂入萱若的口中,繼而一手貼上萱若的後背,以內力催化藥力,只求仙露玉髓丹的藥力能夠盡快補充萱若失去的精血與生機。

懷中的嬌軀是如此的冰冷,冷得仿佛沒有了生命氣息一般。難怪……難怪之前自己想要推算她的氣機竟是一無所獲……

感受著萱若的氣息漸漸減弱,云逸緊緊咬著牙關,瘋了一般地將自己的內力盡數推送入她的體內,只求能夠讓她的身子恢複哪怕一絲的溫度。

只是,無論云逸如何傾盡全力地將自己的內力送入萱若的體內,都仿若是泥牛入海一般,無法讓萱若的經脈恢複半絲……

“萱若,你不會死的,我們還沒有大婚,我還沒有來得及好好愛你,將你這十數年來的愛回報于你,你怎麼能夠死?”

“萱若,以前都是我錯了,我已經知道自己錯了,你給我一個機會彌補你

,好不好?萱若,你不能這樣對我?你不是答應了等我三年嗎?如今不過三個月,你就要放棄了嗎?你十幾年的時間都等過來了,為何卻要在我回頭之時,你要離我而去?”

“萱若,是我太傻,我是太蛋,我居然讓你如此辛苦地愛了我十幾年而毫無反應?你懲罰我也是應該的,只是,請你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好好地用下半生彌補你,好不好?就算你要懲罰我,無論你用任何方式,任何辦法來懲罰,但是只求你別用這種方式,這種方式,太過殘忍……”

云逸悲痛地著,兩行清淚自他的紫眸之中滑下,滴落在萱若那精靈般無暇剔透的容顏之上。在那蒼白如雪的肌膚之中暈出一抹水澤。

萱若的雙眸依舊緊閉,仿若是累及了的精靈,靜靜地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之中,不為任何外物所擾。

云逸一手緊緊地抱著她,一手繼續傾力將內力輸送入她的體內,任憑自己的身體因為內力的枯竭而無法自抑地顫抖起來,絲絲嫣紅的鮮血從他的嘴角之中流出,滴滴垂落在萱若的臉上:“萱若,求求你,快醒來,醒來之後,我們就成親,我們回聖雪山成親,你喜歡安靜,我們就在聖雪山上安安靜靜地渡過余生。你喜歡喧鬧,我們就留在北辰和流星他們一起生活。你喜歡游曆大陸,我就帶著你走遍新月大陸的每一個角落。直到我們有了自己的孩子,我們就在最美的風景之處,安置一個屬于我們的家。守著我們的孩子渡過余生。直到,我們的孩子長大了,我再繼續陪你過一切你想要,你喜歡的生活……好不好……”

到最後,云逸本就嘶啞的聲音更是哽咽得只能發出淡淡的嗚咽之聲。

誰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云逸早已經習慣了有著萱若這樣一個精靈般的少女追隨在自己的身後,習慣了她用那銀鈴般的嗓音,清脆地叫著自己的名字,習慣了自己轉頭之時,有著那樣一抹如火的身影,隨時溫暖著自己涼薄的心……習慣了有她……

所以他才會如此自私地定下了三年之約,他總是如此貪婪地以為,只要他轉身,她就會在,卻不想,竟會有一日,他轉身想要索取萱若給予他的溫暖之時,她卻會這般虛弱而冰涼地倒下……

“萱若……我求求你……求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好不好……”

悲痛的嗓音回蕩在山谷之中,伴隨著懸崖上空呼嘯而來的狂風,是如此的蒼涼……

陷入無盡悲傷

的云逸,卻是沒有發現,不知何時,萱若原本緊閉不動的睫翼竟是開始輕微地顫抖起來,而他瘋狂輸入的內力也開始逐漸被萱若原本干沽的經脈吸收。

久久,萱若仿佛是做了一場大夢一般醒來,精靈般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隨時無力,卻是帶著一種眩目的神采看著云逸滿臉悲傷淚水的容顏,微微抿了抿嘴,輕輕地叫到:“云……逸……”

云逸聞言頓時一震,雖然不過蚊鳴一般輕微的的嗓音,但落入他的耳中,卻是不亞于晴天巨雷,驚得他傻傻地看著萱若。

“云逸……我……不是在做夢吧……”萱若輕輕地眨了眨眼,看著云逸無雙的容顏,他方才似乎是,他要和她大婚,伴她余生,走遍新月大陸。以及……生他們的孩子……

“萱……若……萱若!”云逸見得萱若終于醒來,心中一松,這才驚覺胸口一陣劇痛襲來,喉嚨一甜,就要一口心血噴出,卻在回過神來之時,一口吞下,任憑那口心血將自己的胸口燒得生疼,只滿心歡喜地看著萱若,見到她臉上自己滴落的鮮血之時,忙伸手為她擦去,狂喜地道:“萱若,我在,我在這里,萱若,你先別話,快運氣煉化藥力,讓藥力在你體內循環一圈……”

著,云逸就欲再次運功輸送內力給萱若,卻不想,在他再次提氣之時,終是忍不住一口血噴了出來。

而就在鮮血噴出的那一瞬間,云逸隱隱見到宸王與慕容玥的聲音出現在下方的叢林之中,當下心頭一松,眼前一黑,昏迷了過去……

“云逸……云逸……”萱若心中一急,才欲起身,便感受一陣香風襲來,赫然是慕容玥與宸王兩人趕到。

在慕容玥接住了萱若嬌軀的同時,宸王急急蹲下身將云逸的身子扶住,一手搭上了他的手腕,細細探過之後,這才松了一口氣道:“云逸無事,只是過于透支了內力與精血,這才傷了根本。”

著,宸王再次伸手為萱若把脈之後,這才輕輕松了一口氣道:“幸好,云逸及時找到了你,若是再遲上一刻鍾,只怕便是他這個賽閻王,也無法從閻王的手中將你搶回來了!”

慕容玥聽聞兩人都沒有生命危險,這才緩下臉色,伸手解下自己身上的大氅為萱若披上。

宸王則是輕嘯著喚來神鳥,示意星殤等人將找到云逸和萱若之事傳達給月璃等人,這才當先帶著云逸和萱若兩人騎上了神鳥,先行上了懸崖。

北辰睿看著萱若與云逸兩人

蒼白如紙的容顏,目光在兩人即便是昏迷了,也依舊緊緊相握的雙手,眸光一暗,抿了抿唇,便黯然轉過頭去,不敢再多看萱若一眼。

宸王見得北辰睿如此模樣,輕輕歎息一聲,伸手拍了拍北辰睿的肩膀,開口道:“這個結局,你應該早就料到了,有何須再為此神傷?不論云逸是在三個月後的今天歸來,還是三年之後歸來,萱若的心都不會改變!否則,她也就不是你所愛的那個萱若了,不是嗎?”

“皇兄,我知道,我輸了,輸得心服口服,但我輸的不僅僅是萱若對云逸的執著,亦是云逸對萱若那生死無阻的愛!在云逸就那般舉著一張蛇皮跳下去之時,我就已經輸了!”。。(

上篇:云逸跳崖(番外)     下篇:她的幸福(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