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她的幸福(番外)  
   
她的幸福(番外)

正文 她的幸福


一晃,三個月的時間過去了,萱若與云逸兩人的傷勢早已經養的差不多,雖說一個月前就可以下*,但畢竟是傷了元氣,是以被宸王和慕容玥勒令著在*上足足躺了三個月。



有趣的是,宸王和慕容玥兩人也不知道是有心還是無意的,故意將兩人的房間安排在了隔壁,而那薄薄的一層牆壁,自是擋不住想要交談的兩人。



萱若本就是個好動的性子,偏生在她傷勢好的差不多之後,慕容玥卻是連一個說話的人都沒有安排給她,除了每日三餐按時送來,其余的時間,就丟下她一個人數指頭玩。



百般無聊之下,萱若便只有敲著牆壁和云逸說話。



而云逸在看清了自己的內心之後,自是有求必應,雖說他性子清冷,但有著萱若這樣一個可以溫暖人心的精靈在,便是再清冷的性子,也變成了化指柔。



是以,兩人的感情,也就如這逐漸回暖的天氣一般迅速升溫。



萱若和云逸兩人出事不久之後,紫千幻和月冰凝兩人便聞訊歸來,出去游玩了幾個月的他們,感情早已經如漆似膠,在萱若和云逸兩人的傷勢好了差不多之後,皆是齊齊松了一口氣。



另一邊,與吳倩倩彙合的慕容玥,也是加快了腳步尋找著孤狼的所在。在聽吳倩倩說明了暗夜定下的規定之後,慕容玥險些沒有咬碎了一口貝齒。



這個該死的暗夜,果真是妖異至極,不僅對自己做了那樣一個殘忍的要求,更是連鐵熊和孤狼也沒有逃離他的操控。



要知道,她與孤狼和鐵熊分開的日子不過是幾個月的時間,但對于孤狼和鐵熊來說,卻是足足等待了十數年,這種心情,怎是煎熬二字足以道盡。



氣極歸氣極,好在時限已經到了,孤狼那邊想要也應該著手在尋找自己了,如今她和吳倩倩只需要再加大尋找的力度,想來與孤狼團聚的日子不會太遠了!



為了能夠更快地尋找到孤狼,鐵熊吳倩倩便決定再次回到靈山去,發動自己的勢力,一路向東尋找,一旦找到孤狼,便回來與慕容玥相聚。畢竟北辰皇朝這一帶,眾人已經尋找了幾個月,卻是沒有一絲音訊,那麼只能說明,孤狼所在之處,離北辰皇朝一帶距離太遠,這才沒有得到消息。



慕容玥心中雖是不舍,卻也心知這樣有助于尋找到孤狼,只能依依不舍地送鐵熊離開。



這一日,慕容玥與宸王再次過來看望云逸和萱若之時,恰好聽到萱若可憐兮兮的聲音響起:“云逸,好無聊啊!我們偷偷溜出去玩玩吧!再這麼睡下去,只怕我的骨頭都要睡散架了!”



慕容玥與宸王兩人聞言不動聲色的交換了一個眼神,默契地收斂了心神,竟是不顧彼此宸王和宸王妃的身份,做起了那偷聽牆角的勾當來。



“你的傷勢才好,還是多修養些日子,等你完全好了之後,你想去哪里玩,我都陪著你去,聽話。”云逸的聲音之中顯然是帶上了點點無奈的chong溺,顯然這萱若鬧著要出去玩已經不是一日兩日的時間了!



不過,這卻是個好現象,若是以往之時,只怕云逸只是冷冷地丟下“不准”兩個字,便徑自轉身離開。



“可是我真的是完全好了!”萱若可憐兮兮的聲音之中滿是頹廢,“還有玥兒,不但一個陪我玩的人都沒有留下,就連靈寶也被她帶走了,不許它來陪我玩,這樣下去,我該如何是好啊!只怕我傷還沒有完全養好,就又要被憋出病來了!”



聽到萱若的話,慕容玥無奈地翻了個白眼,這個不知好歹的萱若,若不是為了讓她和云逸有個好的環境來培養感情,她至于如此煞費苦心嗎?



如今非但沒有半絲感激,居然還責怪起她來了!



云逸這方也是好笑,萱若不能明白慕容玥的做法,他卻是清楚的很,也正是因為清楚,他才能夠更加明白自己的心。



若是以往,或許他會感覺心痛與不甘,而如今,卻是只有淡淡的惘然偶爾繚繞于心,更多的,卻是釋然,因為,慕容玥這番的做法,卻是讓他找到了日後與慕容玥相處的模式,不是親人,卻勝卻親人。



雖然云逸不是一個喜愛熱鬧的人,但他也畢竟是一個人,有著人類豐富的情感。原以為就這般躺在*上幾個月,會極為枯燥。



但云逸卻驚奇的發現,這幾個月的時間,有著萱若的陪伴,竟是讓他原本極為冷淡的性子,融入了豐富多彩。



越是與萱若相處,他便越是發現了萱若以往不為所知的美好,讓他清楚地明白,自己這十多年來,究竟是錯過了多少的美好。竟是這般狠心地讓這樣一個精靈般可愛的少女,苦苦追隨在自己的身後這麼多年。



但也真是因為越發感受到了萱若的美好,竟是讓得云逸有些患得患失起來,以往的自己不曾如此靠近她,才沒有讓她如同自己一般,沒有真正地了解過對方。而如今兩人如此親近地相處,彼此的優點與缺點都會清楚明白地呈現。



若是,讓她看到,自己並不若她想象中的那般,她,是不是會失望,而後,不再愛自己了?



一想到這個可能,云逸便感覺心中一痛,沉默半晌,才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萱若,你是否,覺得,與我相處,太過無趣了?才會讓你感覺日子極為枯燥?”



說完這幾句,云逸只感覺自己的呼吸都變得緩慢下來,滿心緊張地等著萱若的回答,若是,萱若真的告訴他,和他在一起,並不若她想象中的那般美好,他該如何是好?是否,該就此放手,讓萱若去尋找她的幸福?



又或者,真正適合萱若的人,是如同北辰睿那般,能夠陪著她瘋,陪著她鬧,與她每天有著說不完的話的人?



聽到云逸的話,萱若面色一緊,陡然抓緊了自己的衣襟,驀然睜大了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面前阻隔了她和云逸之間視線的牆壁,恨不能透過這道牆,看到云逸的容顏神情。



而此時此刻,慕容玥與宸王亦是小心翼翼地屏住了呼吸,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打斷了此刻萱若與云逸至關重要的談話,同樣緊張地等著萱若的回答。



“云逸……”萱若微微囁嚅了一下雙唇,小心翼翼地開口說道,心中卻是不知道該如何措詞才是。



“我在……”云逸的聲音有著顯而易見的壓抑。



“云逸,我的確是一個愛玩愛鬧的人,我的性子,總是一刻也閑不住……”萱若說著,咬了咬紅唇,聽著牆壁那方瞬間亂了的呼吸,緩緩揚了揚紅唇,繼續開口說道:“可是,云逸,你可知道,我愛玩愛鬧,隔三差五的就闖禍,卻都是為了吸引一個人的注意,讓他在練功學習之間,還能注意到有我這麼一個人。我總是故意裝作不小心就打翻了那個人的藥爐,總是裝作不留意就弄壞了他好不容易抄寫好的醫術,甚至總是在他習武之時,拉著他問一些自己明明就知道的問題。”



“云逸,你可還記得我那一年練習火蓮功險些丟了性命而躺在*上幾個月的事情嗎?你可知道,在那個時候,我的心里在想些什麼?我在想,我練功受傷了,云逸是不是就可以多陪我一會了?師叔那麼忙,來照顧我的人,一定就是你。而果然不出我所料,來照顧我的人,真的就是你。“想到了當年的事情,萱若的嘴角綻放出一朵絕美的笑靨,襯著那張有若精靈般無暇的容顏,是如此的乾淨而純粹,有若聖雪山之上最為純淨的冰晶之花。



云逸只感覺自己的呼吸一滯,隨著萱若的訴說,他的記憶亦是回到了那一年,那一年的他,不過是一個小小少年,而萱若,還是一個頑皮淘氣的少女。



而那一日,他在看到躺在*上,臉色蒼白得沒有一絲血色的萱若之時,亦是首次慌了心神……



........................................................................................................................................................



安然的新文《*妻無度,王爺乖乖纏》正在連載之中,親們可以挪步前往哦!麼麼噠!

上篇:我輸了(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