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071香豔療傷+德妃設宴  
   
071香豔療傷+德妃設宴

驚險之下,流星狠狠一咬牙,左手徑自抓住慕容玥襲來的拳頭,保持著內力的輸送【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071章節】.將身子朝右一移,險險逼開致命之處.

?只能期望師父的醫術還沒有退步了""心中默念著,流星面具下的眼眸幽深如古井無波.

流星的舉動,顯然是萬般無奈之下,准備以左臂的犧牲,爭取將傷害減到最.

?閣主?""來人見到流星,驚呼一聲.

赫然是守在門外的水菲菲見況不對,一腳踢開了房門.

只是此時此刻,劍已觸及流星的身體,收勢不及,水菲菲目露恐懼之色,若是傷了閣主,她就是自裁都難以贖罪.

?噔""

在此緊要關頭,一顆石子自窗外飛來,堪堪擊在水菲菲的劍鋒上,把劍擊開.

劍鋒偏移,血色的花朵綻開,流星神色不變,將肩頭的痛疼忽視,繼續為慕容玥輸送著內力.

是風趕到了"

水菲菲心中一喜,松了口氣,若非如此,只怕今日要闖下大禍"

現在雖是在主子的肩膀上劃了一劍,但幸好傷口不深,暫無大礙【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071香豔療傷+德妃設宴章節】.

?啊"你是誰,不准傷害我家姐""肖嬤嬤見慕容玥口吐鮮血的倒在床上,身旁卻站著一個陌生的男子,大叫一聲,就欲朝流星撲過來,一臉豁出姓命的模樣.

?嬤嬤別誤會,他就是送藥給姐的流星閣主"閣主"姐到底怎麼了?"水菲菲攔住肖嬤嬤,開口問到.

流星看了看一旁分明一臉不相信的肖嬤嬤,出聲道:?你們姐自就被人下了毒,所以才會癡癡傻傻的,如今這毒藥被仙露玉髓丹一刺激,正凶猛的反撲,才會出現這種況."

?我怎麼能相信你""肖嬤嬤開口問道,此時此刻,她就連身旁的水菲菲都產生了懷疑,若是這水菲菲與眼前的流星合謀的話,那姐就危險了"

?就憑我是天機流星,肖嬤嬤,你認為,憑我的身份,又會對你家姐能有什麼企圖不成."流星道,身上的氣息尊貴而超然?若是想要你家姐無事,就到門外去看著,不准任何人進來,我自會盡力救你家姐""

?嬤嬤放心,若是姐有任何問題,菲菲願以命相抵""水菲菲心知流星的姓子,能夠對肖嬤嬤做出這般解釋,已是非常不容易的了,當下便對肖嬤嬤保證到.

肖嬤嬤看了看一臉真誠的水菲菲,又轉頭打量了尊貴如神祗般的流星,想到剛才流星就是甯願受傷,也不曾避開身子.

當下雙膝一軟,跪倒在地,對流星匍匐道:?求閣主一定要救我家姐,老奴來世願做牛做馬來回報閣主""

流星冷然應到:?放心,我答應了的,自然會救,你先下去守好房門才是關鍵."完,不再理會肖嬤嬤,徑自一撩衣袍,將慕容玥扶起盤膝坐下,雙掌緊貼慕容玥的後背,便開始運功為慕容玥驅毒.

肖嬤嬤在相府生存多年,自然不是不懂識人眼色之人,忙隨著水菲菲輕輕退了下去,細心為二人帶上了門.

強行按下心中的焦急,專心為兩人守好房門來.

房內,流星細心用自己渾厚的內力,為慕容玥梳理著混亂的經脈,隨著時間的流逝,流星的臉色愈加凝重,望向慕容玥的目光愈加憐惜.

該是怎樣一個淒苦的生存環境,才會讓慕容玥這個丫頭在最糟糕的營養不良的前提下,還常年累月地經受著毒藥的侵蝕.

難怪別家的女子,在十三歲的時候,雖不已完全長開,亭亭玉立,卻也有了女子該有的風姿.而慕容玥卻依舊是一副瘦身板,仿佛舊病臥床一般.

難怪慕容玥自幼癡傻,更是滿臉惡瘡,她的體內,非但有著腐心化身散侵蝕神智,更有著腐蝕人臉上肌膚的毀容毒藥使得她臉上的惡瘡常年不止.

?慕容玥,你能活下來,真是一個奇跡."流星喃喃道.

但轉念一想,他又否認了自己這個法,應該,傷害慕容玥的人,能夠擁有這樣惡毒的心思,卻又不取了慕容玥的姓命,真是一個奇跡.

因為就能夠在慕容玥身上長年累月下毒,又不痛痛快快的取了她的姓命,這種人變態至極,又殘忍至極的做法,簡直是令人發指,為天地所不容.

畢竟在他細心勘察之下,這種毒藥,是在慕容玥出生後不久,就被種下的,那時候的慕容玥,還是一個繈褓中的嬰兒罷了,什麼樣的仇恨,能讓一個人如此的折磨一個嬰孩?

?唔"狐狸,狐狸,別死,別離開我……"慕容玥輕輕的呢喃聲響起,話語中的軟弱與心疼,狠狠地撞擊在流星的心頭.

狐狸?流星愣了愣,猜測到,莫非慕容玥以前養過一只狐狸,後來死了,是病死了?或者被人殺害了?

罷了,反正這樣猜,也猜不出結果,眼下將慕容玥體內的余毒排清才是正是.

收回了緊貼慕容玥後背的雙手,流星胡亂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將慕容玥的身子放平,自懷中掏出一個盒子,打開盒子,將里面長短不一的銀針取出排開.而後大掌一揮,把窗戶關上.

沉凝了片刻後,轉頭看向依舊緊皺雙眉,似乎被什麼夢魘糾纏的慕容玥,想到要做的事,不禁漲了臉,猶豫了一會才伸出手,卻停在半空,似被針紮一般縮了回去.

?狐狸……"慕容玥驚呼一聲"臉上再次現出痛苦之色.

流星心中一緊,不再猶豫,滿面通地伸出手去,顫抖著落在慕容玥的衣襟上.

?丫頭,不是我流星非正人君子,此舉實在是出于無奈,不過你放心,我會負責的""

反正這丫頭早就入了自己的眼,不是嗎?

與其娶一個溫柔體貼卻沒有屬于自己靈魂的女子為妻,還不如伴著這個有趣的丫頭,過著有滋有味的生活.雖然如今還不知道這丫頭恢複後的容貌如何.

但那雙靈動充滿了生命氣息的眼眸,足以讓世間其他的粉黯然失色了"

容顏易老,只有內在多彩的靈魂,才是真正會隨著時間的流逝,愈加如美酒一般完美香醇.

緩緩地將慕容玥的里衣解開,露出里面白嫩的肌膚.

屏息將慕容玥的衣服盡數褪去,慕容玥那纖弱瘦的身體,便如初生嬰兒一般不著寸縷地呈現在流星的面前【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071章節】.

此刻的流星,已是滿頭大汗,早已失去了往日萬千風的魅惑姿態.

看其模樣,似乎幫慕容玥脫去一身衣服,遠比剛才傾盡全身內力為其梳理筋脈還要來的吃力辛苦.

尷尬地將慕容玥扶起,雙腿盤膝,眼神心地避過因為此姿勢,而更加顯眼的曼妙之處.

流星輕籲一口氣,平複了狂跳的心跳,將自己的精神平複到最佳狀態,而後右手靈活地在床頭的針袋上取出一只只銀針,精准地紮在慕容玥的角孫血,太陰血,太陽血……等等血位上.

隨著一只只銀針的紮入,慕容玥的表漸漸地平和下來,原本緊繃的身子,也逐漸的放松.

終于,將最後一只銀針精准地紮入了慕容玥的體內,流星的神也輕松了些.

剩下的,已經不再具有危險姓了"

流星揚起如玉雕刻般的纖指,輕輕地在每一只銀針上彈了一下.

銀針被流星這麼一彈,飛快地顫抖起來,發出了嗡嗡的聲響.

原來,流星深厚的內力,隨著這麼一彈,已注入了銀針之內,順著銀針,流進了每一個血位中.

每只銀針在顫抖十幾下後,逐漸染上了如墨的漆黑,儼然是長年積累在慕容玥體內的毒素,隨著銀針,被逼出了體外.

流星原本經過一番休整,原本因羞赧而漲的臉色,在彈過慕容玥渾身上下的每一只銀針後,變得蒼白如紙,此刻見毒素被逼出,終于放下心來,釀蹌著跌坐在床上,閉目迅速恢複著體內枯竭的內力.

一柱香的時間過後,流星張開了眼眸,看著慕容玥明顯好轉了的臉色,右手一揮,將慕容玥身上的銀針盡數收回.而後有些心虛地看了看她依舊禁閉的雙眸,忙將床鋪上散落的白色里衣為她穿好.

將慕容玥的身子放平,為她蓋好被子,流星這才站起身來,打開房門,朝著門外坐立不安的兩人道:?你們姐已經沒事了,等她醒來後,記得多備些清淡的食物給她服用."

經過仙露玉髓丹的清理,慕容玥體內的雜質早已被清空,醒來後,定會覺得饑餓,食量會比往常大一些.但也正是因為腹中空空,所以不能進食過于油膩辛辣的東西,以免傷了胃.

所以流星才會有此關照.

?謝謝,謝謝閣主出手相助,老奴替姐多謝閣主了""聽聞慕容玥沒事,肖嬤嬤喜極而泣地跪下身子朝流星道謝.

天知道,她剛才有多後悔勸慕容玥服下那顆丹藥,若是知道有這危險,就算慕容玥平庸一世,她也會盡心盡力來服侍慕容玥一生.總比現在就丟了姓命要來的好.

?不必跪著了,去照看著你家姐吧""流星此刻疲憊至極,自是不願再多與肖嬤嬤多,徑自朝外走去.

水菲菲自是感覺到了流星的虛弱,不放心地跟了上去問道:?閣主"你沒事吧""

剛才姐的況那麼危急,想必閣主為了救姐,定是花費了很大的心力.

流星搖了搖頭,來到房外,風早已等候在外頭多時,見流星出來,也是松了一口氣.

方才見流星急急沖入慕容玥的房內,他就心知不好,但風對流星的武功醫術自是了解,若是流星都無法做到的事,他進去了也是無濟于事,還不如在外面守護著房內來的實在.

也幸而是及時趕到,才從水菲菲的劍下救了流星.

?風""流星思量了半天,終于開口問道:?你可曾聽慕容玥曾經養過一只狐狸?"

?嘎?"風見流星沉默了半天,卻是問出這樣一句話,不由地愣了愣,半晌沒有反應過來.

?嗯?"流星危險地眯了眯眼,看著目露不解的風.想到方才慕容玥口中叫著?狐狸"二字時候的悲傷,目中再次閃過一絲心疼,為那個丫頭的悲催命運而心疼.

風見到流星掃視過來的魅惑眼神,背上起了一身冷汗,熟知主子的人可都清楚,主子的眼神越是魅惑,就代表越是危險,他忙定了定神,努力搜集著腦中的龐大報,斟酌著語到:?主子,根據屬下的報,慕容玥自幼便癡傻,短衣缺食,慕容宰相在的時候還好,一切都按照正常的伙食標准提供,可慕容宰相不在的時候,吃的連下人都不如,自己都無法顧及,可從來不曾養過什麼寵物."

?此事可完全屬實?""流星問道,眉頭皺的更緊了.若從來沒有養過寵物,那狐狸又從何而來?

?這個……"風糾結了,主子啊,對其他人來,我的報可屬于百分百准,可這慕容玥,卻不是一般人啊"她連癡傻和貌丑都是假的,我怎麼敢保證她不養寵物就是真的呢?

?閣主,你就別為難風了,姐做事,向來是無人能看透的.就連慕容宰相都不敢保證能夠完全了解自己的女兒,更何況風是一個外人,姐又從來不是風的重點觀察對象呢?"

見到風郁悶為難的表,水菲菲為他解圍到,方才若非風,只怕她就闖了彌天大禍了"

雖是解圍,但卻的也是事實【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071章節】.

誰能想到,慕容玥的身體里面,住的可是吳玥的靈魂,生活的經曆,全在二十一世紀,哪里是他們天機所能夠查到的.

?回去,加練""流星淡淡地丟下一句讓風苦了臉的話,施施然走遠.

狐狸,他要去找一只狐狸來給那丫頭"

那丫頭本來就丑了,哭著一張臉,更是丑得讓人無法直視.

?讓人去找些狐狸來""遠遠的,流星的話語傳來,讓原地的風和水菲菲都傻了眼.

找些狐狸,找多少?

主子好奇怪,怎麼今天就跟狐狸杠上了?

他們哪里想到,流星今天滿嘴狐狸,起因只是因為屋子里面那個正睡的香甜的慕容玥夢中的囈語而已……

?啊……不……"印雪苑內,慕容雪淒厲如魔鬼般地喊叫著.

給予希望後,又活生生湮滅的打擊,讓她再也無法克制自己,一雙眼睛滿是--著陳姨娘,雙手抓住她的肩膀使勁搖晃著,癲狂地叫到:?娘,你過會幫我弄來丹藥的,你過的,你親口答應了我的"你是不是在騙我,是不是?"

?雪兒""陳姨娘痛苦地任由慕容雪抓痛了自己的雙肩,亦是滿臉淚水地道:?娘真的沒有騙你,那顆藥,娘真的差點弄到手了,可是,不知道誰走漏了風聲,又來了兩個黑衣人,埋伏在一旁,把藥給搶走了""

?搶走了啊""慕容雪病態地笑道,豔麗姣好的臉上,笑出了一絲猙獰,?那就是沒有了,沒有了"我身上的傷痕,我的不孕,我的未來,也沒有了"娘,我的希望,沒有了"這樣來,我還不如現在就死了算了""

?大姐,娘也不想的,都怪那些黑衣人,如果不是他們,藥都到手了,娘是真的疼愛你的,你可不能再讓娘傷心了啊""一旁的慕容霜亦是淚流滿面,見陳姨娘被慕容雪抓疼了肩膀,忙上前拉住慕容雪的手,想將陳姨娘從慕容雪的手中拉開.

不想,此刻慕容雪正在悲痛時刻,哪里還有心聽這些,見慕容霜來拉扯,想也不想地就反手甩了慕容霜一個耳光:?要你多嘴什麼?你藥到手了,藥呢?藥拿出來啊"看來我現在還真是沒有價值了,就連你都敢對我動手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麼,我毀了,慕容玥又是個傻子,現在咱們相府就你一個拿得出手的姐了,你以為你就一步登天了是不是?"

慕容霜被慕容雪一個巴掌打得傻在了原地,眼中閃過一絲怨毒,卻見陳姨娘被慕容雪這麼一通話的驚疑地看過來,忙換上一臉悲傷,兩顆豆大的淚水就這樣滑過蒼白的臉頰,淒淒然道:?大姐,我是你的親妹妹啊,你怎麼能這樣想我,你受傷了,我比誰都難受,如果能夠代替,我恨不得就代你受這一切痛苦,你為什麼要這樣來想我呢?"想是你頭.

?出去"你給我出去,我不想聽你這些"你們都出去"出去""慕容雪此刻哪里聽得進這些,只是大吼著取過身旁的東西朝著陳姨娘和慕容霜丟去.

?雪兒,別,別丟了,我們就出去"我們出去,你好好休息啊""陳姨娘忙拉著身旁尤垂淚傷心的慕容霜,一邊輕聲安撫著慕容雪,一邊快速地退了下去.

?娘,大姐她……"走出門外,慕容霜想到慕容雪方才的巴掌和那些話,不由委屈地朝陳姨娘道.

此刻她的臉還火辣辣的生疼,這可是今天她挨的第二個巴掌了"之前是陳姨娘打她,事出有因,她便忍了也無妨.

可這次,卻是慕容雪打的,僅僅只是因為她心不好"

莫非她慕容霜就是一個天生挨打的命不成?

陳姨娘此刻正心煩意亂,哪里還有心來安慰慕容霜,在她想來,慕容雪如今滿身是傷,心不好,即使打了慕容霜一個巴掌,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當下只是草草道:?你大姐她心不好,你就多包容下,有時間的話,多來陪她話.唉,現在藥丸丟了,你大姐的傷可怎麼辦才好""

慕容霜黯然低頭,清秀陰柔的臉,掩在陰暗中,映出幾分陰森的寒意……

納蘭夜不敢置信地看著傷痕累累的手下,他不是布置了五百人手嗎?無論先鋒,接應,轉移視線,每一步的人手都安排的萬分妥當,為何如今,只逃回來這一個人?

?究竟是怎麼回事?"他看著只剩下一口氣,強撐著回來的夜鷹人員.

並非他不願意吩咐救人,而是這個手下的生機已斷,若非經由殘酷的訓練,有著鋼鐵般的意志,只怕連逃回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既然這名夜鷹強撐著回來報信,納蘭夜自然不能辜負對方的犧牲,去做什麼無謂的搶救,來浪費他刺激生源而爭取來的寶貴時間.

?主子,這是兄弟們用生命換來的丹藥,您,您一定要保存好,還有,快,快離開北辰皇朝,不能讓對方發現"一定要,立刻……離開……"完最後兩個字,這名夜鷹終是無憾地帶著笑容閉上了眼睛.

他們夜鷹數百人的犧牲,終于為主子搶來了仙露玉髓丹,只要主子服下,就可以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能夠為納蘭皇朝開疆拓土,而他們五百兄弟的父母妻子,也將能夠得到最好的贍養.

無憾了"

?好兄弟"只要我納蘭夜回國,就會給予你們家人最好的安頓,一定不會讓你們在九泉之下還為家人掛心【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071章節】."納蘭夜肅然接過這名夜鷹手中的玉瓶,對他保證到.

?抬下去,火葬,將他的骨灰,帶回去給他的家人""

?是""送進來的下人答道,迅速將之帶著離開.

?主子"我們什麼時候離開?"中年人上前問到.

經過這一事,他眸中原本對流星的輕視也收斂了許多,看來,這個年輕人還真有些本事,居然能夠將他們安排在京城各處的人手盡數查出.

?我立刻呈書給北辰皇,告訴他明日離開,你且下去准備一番.既然丹藥已經到手,就隨時要提防流星的人得到消息."納蘭夜開口道,話中有著不甘與強烈的恨意.

流星"流星"我已給你留下了余地,不曾傷害慕容府一人,你卻如此很辣地將我的人手盡數鏟除,此仇不報,我納蘭夜誓不為人.

?主子,你不必太過掛懷,這里畢竟是北辰皇朝,是流星的地盤,強龍壓不過地頭蛇,我們這次雖然折了不少人手,但畢竟還是成功的把丹藥給奪來了.想必此刻流星也開心不起來""

中年人見納蘭夜目露狠戾之色,忙開口寬慰到,若是太子因一時想不開而去與流星對峙上,只怕會吃虧.

畢竟這里不是他們納蘭皇朝,很多事,他們根本無法展開手腳,而此刻還不是暴露出深藏的納蘭國探子的時機.

希望太子別因失大才好.即使夜鷹的精英培養不易,但若是因此而沖動的話,反而會壞了大事,讓這些人死的完全沒有了價值"

?先生放心,我不會輕舉妄動的,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等我納蘭皇朝舉兵入侵後,這片土地,就成了我納蘭國土,這流星即使貴為天機閣主,也不過是我的階下囚而已,待那時,我要他跪在這些兄弟的墳前,為我五百夜鷹兄弟償命""納蘭夜暴怒過後,緩緩地冷靜下來,傲然道.

身為納蘭皇朝的太子,他自幼就接收最精英的皇家教育,一直都是以一個皇者的高度來看待人事,方才的怒火,也只是因為心疼夜鷹的傷亡,表現出來的人之常罷了"

但,心疼,終究只限于心疼而已.並不能因此而沖動,那只能算是莽夫,並不是一個皇者該有的行為.

?主子英明""中年人欣慰地微笑到.納蘭夜不愧是一個天生的皇者,若非如此,他也不會出山前來輔助.

因耗盡內力而修煉到半夜才睡著的流星,是本一股騷氣給熏醒的.

醒來後的他目瞪口呆的看著一地的狐狸,顏色的火狐,紫的琉璃狐,白的雪狐,更有灰不溜秋的土狐狸,個頭有巴掌大的,有貓一般大的,更有如獵犬一般大的……

總之,世界上能夠擁有的狐狸品種,全在這里聚齊了"

?風""流星有些崩潰地叫到.

?屬下在""罪魁禍首狼狽地從狐山狐海中抬起頭來,臉上尤帶著幾根五顏六色的狐狸毛,早已不見平日里倜儻,一樹梨花壓海棠的翩翩君子模樣.

?這是怎麼回事?"流星指著一地的狐狸,有些頭痛地問道.心中暗念著,希望答案不會是自己心中所想的那般,否則他真怕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氣,把這個精明過頭,偏偏有時候會少根筋的屬下,暴打一頓,丟去爪哇國挖礦去……

風有些無辜地看著自己英明神武的主子,理所當然地回答到:?主子,這是你吩咐的啊"讓屬下找些狐狸來"屬下可是按照你的吩咐下令的啊""

就為了這一屋子的狐狸,他和其他天機人員可忙碌了一個晚上,到現在還沒有休息呢"

天知道世界上最狡猾的就是最難抓的狐狸了,如果不是主子親自下令,只怕那些心高氣傲的天機人員,早在捉了十只八只後,就罷手不干了"

幸好大家都膜拜著天神般的流星,都希望流星選中了自己抓的狐狸,得到這個榮耀.

所以昨夜紛紛出動,都通宵去找狐狸抓,甯可錯抓,不能放過,才造成了今早上,滿屋子狐狸亂舞的現象.

?可是我沒有叫你抓這麼多吧""流星指著滿屋子的狐狸道,天知道這里有多少狐狸,最起碼不下一千頭,這些人想把狐狸給抓絕種了嗎?

?可是……"風傷心了,滿臉委屈地看著流星,?你也沒有要怎麼樣的啊"所以我們各種都抓了,讓你挑選啊""

?……"流星無語了"好像自己還真的沒有要什麼樣的狐狸,看來還真是苦了風了,居然想到如此?周全"的法子,各種狐狸都抓來,讓自己挑選"

無奈地歎了口氣,流星的目光在狐山狐海中挑選起來.

?咦?"流星的眼眸一亮,細細打量了一只巴掌大的灰色的狐狸後,又故意將目光移開,看向別處.待得十個呼吸後,再回頭找那種灰色狐狸後,早已沒有了蹤影.

反而在不遠處的色狐狸群中,多了一只同樣大的色火狐.

?莫非這是……"流星眼中多了一抹驚喜,看來這風還真是無心中了辦了一件好事啊"

?風"把那些火狐抓起來,晚上食用""此刻風正好站在火狐群不遠的地方,流星見狀,故意開口叫到.

?食用?"風愣了下,不禁滿頭冷汗,莫非主子就是想吃狐狸肉了,才讓他們抓狐狸的?

果然,那只狐狸在聽到流星的話後,身形飛快地一躥,躥進了白色雪狐群中【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071章節】.

流星見狀不再試探,飛身而起,來到那只變色狐狸面前,伸手一抓,將其抓在手上,開口笑道:?東西,別再躲了,就是你了""

?吱吱吱""才變為白色的狐狸頓時毛發豎起,急急叫著,圓溜溜的眼珠上染上了幾分水霧,滿是恐懼地看著流星.

饒是流星這殺伐果決的人,見了這樣可愛的狐狸流淚,也是放軟了聲音:?東西,別怕,我不是要吃你,而是要為你找個好主人,只要你乖乖的,保證少不了你的好處""

?吱吱""狐狸叫了兩聲,眼睛滴溜溜地轉動著打量流星,似乎在思考他話中的可能姓.

?主子,它聽得懂人話?"一旁的風驚異地叫到.只是任由他想破了腦袋,也記不起來,他們何時抓了一只這樣巧的白狐來的.看著模樣,只有女子的巴掌般大吧"這樣大的狐狸,他們只抓了兩只啊,還是那種最平常見的灰色狐狸.

?嗯,它的本事,可不僅僅是聽得懂人話."

流星眸中精光閃過,從懷中掏出一瓶平日里服用的養氣丹來,倒出一顆,放在狐狸的嘴邊誘惑到:?把你的本事給他瞧瞧,這顆丹藥,就是你的了""

?吱吱""狐狸嗅到養氣丹的香氣,忙點了點頭,不見其有何動作,身上的毛發就變成了琉璃紫色,接著變成火色,黃色,綠色,黑色,然後又變回了無暇的雪白.

見到流星嘴角滿意的笑容,狐狸脖子一伸,將流星遞在嘴邊的丹藥一銜,在嘴里咬得咯嘣咯嘣響,而後滿是陶醉地吞下了肚子"

?它,它居然會變色?"風有些目瞪口呆地道.

饒是以他天機報負責人的見多識廣,也被眼前這一幕給驚呆了.

?對""流星微笑到,這下可真是撿到了寶貝了.原本在見到了各式各樣的狐狸後,他還猶豫著送什麼顏色品種的去,現在倒不用糾結了,這只狐狸又能變色,大又適合隨身抱著而不累.簡直就是為了送給慕容玥而生成的.

?真是珍寶啊"若是讓別人知道了,怕不會搶破了頭才怪""風道,這種天地生成的奇物,生的如此可愛,又能聽懂人,若是讓那些上流貴婦,宮中後妃們知道了,就算是用盡一切手段,也會想得到吧"

流星聽到風的話,看了一眼聽著胸膛,很是驕傲,滿臉精明的狐狸,纖指在狐狸的肚子上撓了撓,問道:?東西,平時在人前,你應該是什麼模樣呢?"

狐狸聞吱吱一笑,圓溜溜的眼珠狡詐地眯了眯,前爪很是臭屁地在頭頂上,明顯比其他部分長了許多的毛發上一撫,很少妖嬈地一扭屁股,眨眼間變成了一只灰不溜秋,毫不起眼的,漫山遍野最常見的灰狐狸.

?咦,是它?"風仿佛終于想起來這只狐狸是怎麼到手的了.

?嗯?想起來是怎麼抓到的了?"流星抬眸問道.

流星這麼一問,那只原本臭屁的狐狸頓時頹廢地將頭低下,塞進了懷中,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見人的模樣.

風有些哭笑不得地道:?這是咱們天香樓的兄弟收購來做菜的狐狸"當初那兄弟將這狐狸送來的時候,大家還對他好生一頓嘲笑呢""

誰能想到,這只丑不垃圾,灰不溜秋的狐狸,居然會是世上難得一見的奇物"

?做菜?"流星嘴角勾了勾,看著狐狸涼涼道:?東西,看來,你應該感謝我啊"否則,你就被人下了酒了""

?吱吱""狐狸依舊低頭害羞,模樣可愛得讓人忍俊不禁.

?主子""一名天機人員從外邊走了進來,將才收到的報交給流星.

流星看後,冷冷笑到:?觀花宴?"看來,這次德妃娘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仙露玉髓丹被盜的消息傳出去了嗎?"

?傳出去了,今日一早,納蘭夜就帶著隨從人員浩浩蕩蕩地在宮門口向皇上辭別了,只怕此刻已經到了城門口了"""風應到,昨夜雖然忙著抓狐狸,但對納蘭夜那邊的監視卻一絲都沒有懈怠.

?他也聰明,知道利用別過太子的身份來震懾我們."流星道,對于納蘭夜的想法,他自是能夠猜透,畢竟,他國太子,若是在北辰國界內出了事,可是會引起兩國戰爭的.與其偷偷摸摸地帶著?仙露玉髓丹"離開,還不如光明正大地利用著北辰皇朝的兵力保護,毫無顧慮地招搖離開.

想必納蘭夜此刻的心里正得意洋洋吧"偷了別人的東西,還讓別人乖乖地出兵保護.

只是,納蘭夜,不知道你服下那顆假藥後,會是什麼模樣呢?

同一時刻,天機處的流星,和城門口的納蘭夜,都露出了運籌千里的笑容……

相對于這兩位此刻的美好心,耶律風此刻的心可以用烏云罩頂來形容.

自從昨日在相府退婚,被慕容宰相痛斥一頓,又被慕容玥送了"耶律軟飯?四個字稱呼後,他的處境就變得非常不好,如果也要用四個字來形容的話,那麼就是?悲慘至極".

不僅僅被昨日暴怒沖回將軍府的耶律將軍狠狠地揍了一頓,罰跪在祠堂一整夜,就連下人們看向自己的眼神,都帶著若有似無的鄙夷【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071章節】.

雖沒有當著自己的面些什麼,但也有零零碎碎的議論,落入了他因習武而變得分外靈敏的耳朵里.

什麼無無義,為攀龍附鳳而休退慕容玥;什麼連慕容玥都看不上的男人,簡直是苟活于世;更有難聽的,居然將軍府是靠了慕容家,才能有今天的位置……

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偏生他還不敢為這個事做任何辯解.只因為昨天父親的那句話:?如果沒有慕容大哥,老夫早就死在戰場上了,更別提你子今天能夠站在這里"你居然還敢退婚?你居然還敢頂撞慕容大哥,這門婚事是老夫厚著臉皮求來的,你居然還不知道珍惜,氣死我也""

如果不是母親和祖母求,只怕父親早就提著棍子把自己暴打出府,不認自己這個兒子了"

?風兒,你等下要乖乖的,就算老爺再怎麼訓斥,都不敢頂嘴,知道嗎?如果不是德妃娘娘設宴,只怕你現在還跪在祠堂里呢"千萬可別惹老爺生氣了,知道嗎?"耶律夫人看著僅僅一夜就憔悴了許多的兒子,正狼吞虎咽地吃著面前的飯菜,不由滿是心疼地為耶律風擦著臉上的油汙.

?娘""耶律風大口咽下口中的食物,委屈地到:?我也不想惹爹生氣啊,可是,我真的不想娶那慕容玥啊"你也知道,她不但丑的要命,還是一個傻子……"

?噓"千萬別再這句話了""耶律夫人有些心地看了看門口,見耶律將軍並沒有出現,才有些責備地看著自己的兒子:?不管慕容二姐如何,她總是咱們家的恩人,若不是你自幼與她訂婚,娘也不可能擁有今日的地位,你更不可能穩穩壓你大哥一頭.你要知道,耶律家有今日,你有今日,都是慕容家賜予的,就算慕容二姐再如何,也輪不到我們來評論."

?是,我知道了""耶律風無謂地點了點頭,既然母親和父親都如此維護慕容玥,他就不便是,反正婚事都退了,總不可能再去要回來,就算父親想,那慕容宰相也不可能同意的.他的目的已經達成,也就不再惹父母生氣了"

?唉"罷了,娘也知道你心里的委屈……"耶律夫人歎了口氣,她的兒子,她知道了解,自幼便聰明能干長了一副好相貌,自是心高氣傲,卻偏生因慕容玥這個未婚夫而被人嘲笑,心中怎會沒有怨忿,如今婚事退了便退了吧"

對耶律風來,也不一定就是壞事.那德妃娘娘不是就邀請他去參加什麼觀花宴了嗎?

別人不知道,她卻早已經從兒子這里探得了消息,很大的可能,就是德妃娘娘借機為兒子和七公主指婚了.v2fs.

少了宰相府這棵大樹,卻多了德妃這座靠山,這中間的得失,明眼人都可算清,她的心中雖然對慕容宰相多有抱歉,卻不可否認,還是欣喜要多些.

?吃完就快准備一番,去見你父親吧"馬上入宮赴宴了""耶律夫人欣慰地看著自己的兒子,如此一表人才,難怪七公主就看入了眼.

?娘,爹氣消了沒有?"將最後一口飯菜吞下,耶律風心有余悸地問到.

?放心吧,你爹不會再教訓你了""耶律夫人幫耶律風整理一番,便拉著他出了房門.

耶律將軍一臉陰沉地騎在馬上,見耶律風出來一臉討好地朝他行禮,只是冷哼一聲,不予理會,徑自打馬前行,留下耶律風一臉尷尬地跟著耶律夫人上了馬車.朝著皇宮行去.

這次德妃娘娘設的觀花宴不同于往日的簡潔,而是非常隆重地將朝中有品級的大臣家屬都邀請了,而慕容玥,自然也在內.更是命自己最為親近的貼身宮女畫眉駕著她的馬車,前來接慕容玥.

畫眉是一個非常精明能干的宮女,能夠得到德妃娘娘多年的寵信自然不簡單,就憑她無論人前人後,都對慕容玥恭敬如一這點來,慕容玥就不會覷這個人.

這樣的人物,若不是真心善良,就是城府極深,而慕容玥卻憑直覺感到,這畫眉,絕對是屬于後者.

畫眉有著一張帶笑的臉,無論是對著和藹慈祥的肖嬤嬤,還是冷面少的水菲菲,都笑得可人,見慕容玥自房內走來,便恭恭敬敬地行了個禮:?二姐,娘娘命我前來接您,可准備妥當了,有什麼需要奴婢做的."

慕容玥滿臉是笑地看了肖嬤嬤一眼,肖嬤嬤會意問到:?畫眉姑娘,德妃娘娘這次的觀花宴可請了些什麼人?有什麼喜事嗎?"

?嬤嬤,奴婢只知道娘娘請了朝中所有大臣的家屬,至于是有何喜事,奴婢就不知了."畫眉恭敬地回到.

?這麼,那耶律風自然也在受邀之內了?"肖嬤嬤再度開口問道.

畫眉笑的很是親和:?是的,耶律公子此刻已經在路上了"嬤嬤,若是沒有其他事,我們也要啟程了,否則只怕誤了時辰,耽誤了入晏了"是怕到時候會對皇上不敬呢""

肖嬤嬤聞,不再耽擱,便帶著慕容玥與水菲菲上了馬車,朝著皇宮趕去.

此次的觀花宴,定然不簡單,雖是德妃一個後妃發起的,卻將朝中大臣都邀請了.

甚至連皇上也會在.

究竟是有什麼事呢?

隱隱約約中,慕容玥只覺得,此宴,只怕有一部分,是沖著自己來的"

上篇:070救是不救?     下篇:072皇上指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