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072皇上指婚  
   
072皇上指婚

德妃深得榮寵,雖然膝下無子,只有北辰蘭一個七公主,容貌國色天香,琴棋書畫,無所不通,擁有者天下第一美女與天下第一才女之稱,深得皇上寵愛.

這樣的女子,自然是所有男子心中最為理想的妻子人選.

京中貴公子都知道,誰能得到七公主的青睞,非但能夠抱的美人歸,更能一步登天,進入皇上的眼中,從此不仕途青云,至少,榮華富貴,滔天權勢,是少不了的.

因此,德妃發起的觀花宴,家中只要有著適婚男兒的官員,都趨之若鹜的來了.

而耶律風,也是打著這一主意的人,相對于別人的碰碰運氣,他卻是信心滿滿.

只要沒有意外,今日過後,他就是北辰皇朝的駙馬爺了.到時候,就算父親再生氣,只怕也得笑容滿面的接受這樁婚事.之前被慕容玥加注的恥辱,就要徹底洗清.

"臣耶律韜參見皇上,德妃娘娘!"耶律將軍哪里會不知道自家兒子的想法,但對方是深得皇上寵愛的七公主,他也莫可奈何,只能愧對自己敬重的慕容震天了!

"愛卿請起."皇上笑容滿面地陪著德妃坐在上方,一雙眼帶著無上威嚴地看向一旁明顯臉上淤青還沒有散盡的耶律風,眼眸中閃過一絲莫明的光彩,卻也不出點破.

而一旁的北辰蘭自然也是注意到了,水波灩灩的眸中滿是心疼之色,唇微抿,卻也心知自己在這個場合不能表現的太過明顯,只能暗暗朝耶律風遞了個安慰的眼神.

德妃笑得端莊明豔,素手卻不著痕跡地撫過北辰蘭的手,讓她收斂地低下了頭,不敢再直視著耶律風.

德妃與北辰蘭的細微動作,自然不能躲過皇上,而皇上對此卻視若無睹,嘴角始終噙著一絲似有若無的笑容,揮了揮手:"賜座!"

"謝皇上."

耶律將軍才帶著夫人與耶律風走到自己的位置前,就聽見太監叫到:"宰相大人到!"

慕容宰相早已到了皇宮,只是為了等慕容玥,才一直沒有進來.

此刻慕容玥已到,自然是帶著女兒一塊來到禦花園,卻不想,才進禦花園,就碰上了正要入座的耶律將軍與那個讓自己厭惡的耶律風.

"大哥!"耶律將軍尷尬地朝慕容宰相拱了拱手,他現在對慕容宰相是又敬重又愧疚,本想今日親自上門賠罪,卻不想德妃邀請,才沒有去成,此刻碰到,自然是萬分尷尬.

慕容宰相這兩天諸事不利,不但被耶律風這個輩打了臉,大女兒又遭受侮辱毀了一生,原本慕容玥癡傻治療有望,卻又被人盜了丹藥.

若非這次觀花宴皇上也會在,只怕他甯願躲在家里好好陪伴家人.

如今本就憋著一肚子氣,碰上了耶律將軍與耶律風,,當著皇上與滿朝文武的面,沒有當場發作就很不錯了,哪里還會有好臉色,只是不咸不淡地回到:"耶律將軍多禮了,老夫當不得這個稱呼,同朝為官,還是喚老夫官職比較好."

"大哥……"耶律將軍被慕容宰相這一句話噎得面耳赤,卻也不惱怒,只能恨恨地瞪了耶律風一眼,耶律風被這麼一瞪,自然滿肚子憋屈,暗暗將憋屈的目光瞥向了一旁的慕容玥.

慕容玥望得那一眼,蒙著面紗的臉上勾起一抹冷笑,自然不會白白承受,當下很是純良無辜語音清涼地道:"耶律軟飯,你看我做什麼?我爹爹不是把休退書給你了麼?爹爹,女子不能亂給男人看.你別盯著我看!我不喜歡吃女人軟飯的人,你找別的女人依靠吧!"

"嘩!"

慕容玥這一番話清清楚楚地落在四周人的耳中,頓時如一只石子激起了千層浪.眾人皆是眼神奇怪地看著耶律風,剛才慕容家二姐的話是什麼意思?

什麼叫吃女人軟飯的,找別的女人依靠?

但在座的都不是普通,細細一深究,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那臉上的表,就別多精彩了!

耶律風臉色一變,就要沖慕容玥發火,卻被耶律將軍一聲"退下!"勒令住,只能恨恨地朝自己的位置上一坐,任是氣得青筋直跳,也無可奈何.

北辰蘭見耶律風受挫,自是不願,當下輕輕柔柔地開口:"表姐,耶律公子是京城中人人皆知的文武雙全的才子,更是不少閨秀千金的如意郎君,怎麼會需要依靠女人呢?雖然你與耶律公子退婚了,卻也不能因此傷了兩家和氣啊!"

慕容玥淡淡地看著北辰蘭,果然不愧是生在皇家中的人,話是官方十足,滴水不漏,這耶律風不止是別人的如意郎君,更是你的夢中郎吧!

轉頭掩過眼眸中的精光,慕容玥很是無知地一摟慕容宰相的胳膊問到:"爹爹,公主也喜歡耶律軟飯嗎?所以才會這些話?那耶律軟飯可就開心啦!又有人可以依靠了!"

"你……"北辰蘭臉色一變,想要發火,卻不敢毀了自己在眾人心中的賢淑形象,只能被氣的臉色漲.畢竟,她傾慕耶律風之事,雖然眾人皆醉,卻不曾有人敢這樣當面出來.今日被慕容玥這樣直白的道出,自然是羞憤不已.

"蘭兒,不准對你表姐無禮."德妃見北辰蘭失態,柔柔開口到,轉頭笑盈盈地看著慕容玥,輕聲到:"玥兒,來!"

"玥兒,別胡!"原本寵溺著慕容玥針對耶律風的慕容宰相,見她將目標指向北辰蘭,自然不敢再任由她亂,忙將慕容玥一拉,走向皇上告罪.

皇上自然不會和慕容玥這樣一個"傻子"計較,當下便笑盈盈地賜座,將此事平息.德妃本想招呼慕容玥坐到自己身旁,但想到此刻她正坐在皇上身邊,于理不合,也就作罷.

"淑妃娘娘到!宸王到!"

隨著這一聲通報,一個飄渺的青衣身影施施然走入了禦花園中.

雖是秋季,但禦花園的鮮花依舊開的燦爛,各種不合時季的花兒競相斗豔.

但隨著這青衣男子的走進,所有的鮮花都失去了原本的顏色.

在那張完美得沒有任何瑕疵的容顏之下,即使最貴氣的牡丹,最妖豔的芍藥,最清雅的菊花,都無法與那張容顏比擬.

"臣妾參見皇上!"清雅的嗓音醉人心脾.

但此時此刻,眾人都忽略了男子身旁本該讓眾人矚目的美豔婦人——淑妃,滿目中,只余下了這道青色的人影.

男子飄然走近,在皇上的面前站定,優雅地行了一禮,青色的衣袂卷出屬于翠竹最天然的清香,將原本濃郁的花香盡數蓋去:"兒臣參見父皇,德妃娘娘!"

"淑妃,皇兒,都起來吧!賜座!"皇上在見到宸王後,顯然是非常開心,看著宸王瘦弱的身體後,皺眉問道:"怎麼回事,休養了這麼久,還是如此瘦弱,那些奴才都沒有伺候好你嗎?若是如此,朕便將他們都問罪了!"

"多謝父皇關心!"宸王在皇上身下第二個位置坐下後,便淡淡回答到:"下人都很用心,只是兒臣的身體不爭氣,咳咳!不怪他們!"

"回頭把南疆新進貢的雪參送到宸王府去!"見宸王不得幾句,便又是咳嗽,皇上臉上心疼之色更濃,對身旁的總管太監常喜吩咐到.

"是!皇上,那雪參對王爺的咳嗽定然會有很好的療效的,您就別擔心了!"常喜笑著輕聲道.

"希望如此,這孩子,真是受苦了!"宸王乃是北辰皇朝的智慧之星,多少的治國之道,謀劃之策,都是出于他的手筆,若非是身體過于柔弱,而且……唉!皇上幾不可聞地歎息了一聲.

"哈哈!父皇對二弟可真是關懷備至啊!都令本宮有些吃味了!"洪亮的男聲響起,赫然是太子北辰昊到了.

四周皆是響起了一陣善意的笑聲,迎合著太子故意做作的自嘲聲.

太子和宸王自幼便感頗深,而宸王是絕不可能會威脅到太子之位的,因此眾人皆知道太子這句話,不過也就是逗皇上開心罷了!

"你若想要,朕那里還有一只千年雪蓮,到時候你拿去便是!"若皇上對宸王的是寵愛,那對太子,就是絕對的厚愛與期望了!誰人都知道,太子生母乃是開過皇後,皇上最愛的人,太子乃是開過皇後留下的唯一血脈,皇上自是倍加憐愛.

"千年雪蓮啊!也是南疆進貢的嗎?可是少見呢,父皇若是要送我,不如一道給二弟吧!我身體強健,可用不著這等珍品."太子朗聲一笑,挨著宸王在空著的那張離皇上最近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嗯,既然如此,就一道送去給星兒吧!"皇上贊許地點了點頭,對太子的友愛很是滿意.

"太子果然是心存仁厚,對弟妹疼愛有加……"

"我北辰國有這樣的太子,真是蒼天眷顧啊……"

"……"

下方的大臣們見此,紛紛贊譽起太子來,每一個人的臉上都與有榮焉,看向太子的目光,皆是敬佩與欣慰.

太子卻仿佛沒有看見一般,傾身與宸王輕聲交談著,儼然一副兄友弟恭的美好畫面.

"二弟,你的身子還好吧!最近天氣涼了,注意添加衣服."太子親手為宸王添了一本果酒,宸王的體弱,不能喝烈酒,所以他的席位上,都是備著清淡養生的果酒.

"老樣子了,多謝皇兄掛念!"宸王的聲音淡然而魅惑,帶著一種秋季雨後的別樣味道,眼神平和而超然,無論是面對皇上還是太子,都是矜持而客氣,這份客氣,卻生生將他與旁人的距離拉開.

"自家兄弟,客氣什麼!"太子笑容依舊,盯著宸王絕美出塵的容顏,眼神閃過了一絲恍惚,而後迅速被壓入了眼底的最深處.

"皇兄請!"宸王端起酒樽,朝太子舉了舉,語氣永遠是那般平和無波,太子的熱,對他似乎沒有任何的感染.

"好,喝!"

對方的慕容玥靜靜地打量著這對兄弟怪異的相處,心中為剛才太子的表現暗道一聲厲害.

即使真是關心宸王,那只千年雪蓮,也大可私下里送了去,何必一定要在眾人面前表現出這般的大方.

這般作態,不但在皇上面前賺了好感,更在官員中贏得了良好的聲明.

這宸王體弱,更被斷無法活過二十歲,對太子之位已完全沒有威脅性,太子又何必再如此作勢.

"罷了!反正這皇權之事,與自己毫無關系,自己又何必關心呢?"慕容玥暗中搖了搖頭,對自己的敏感有些發笑.

北辰蘭恨恨地瞪著慕容玥,雖然蒙了一層面紗,遮住了那滿臉的惡瘡,但依舊看起來還是這麼惡心,讓人討厭,幸好耶律哥哥與她退婚了,馬上就能……

"母妃!"想到這里,北辰蘭暗暗扯了扯德妃的子,不是都和母妃談好了,母妃怎麼還不話.

德妃被北辰蘭這麼一扯,自然明白自己女兒心里在想些什麼,雖然對等下的事有些抱歉,但想到慕容玥已經和耶律風退了婚事,早已沒有了瓜葛,就算耶律風不娶蘭兒,也會娶別人.

而蘭兒對耶律風一直是根深種,她這個做母親的,又怎麼忍心不成全女兒的一番心意呢?

"皇上,那南疆這次可真是舍得,居然把千年雪蓮都進貢來了,這雪蓮百年年份的咱們有不少,千年年份的,可就好長時間沒有得到了!"德妃見皇上酒樽空了,接過常喜手上的酒壺,為皇上斟上,笑盈盈地道.

皇上疼愛地拍了拍德妃的柔荑,顯然也是非常滿意這次南疆的表現:"他們吃了敗仗,一心求和,自然要選上最好的東西進貢,這點不足為怪!"

"哦!"德妃狀似無心地問到:"可是耶律將軍帶領的士兵們打的勝仗?"

"是的,耶律將軍這次可是立下了大功啊!"皇上笑容不減.

"皇上,既然耶律將軍立了大功,那您打算給他什麼賞賜?"德妃美目盈盈地望著皇上,表上有的,只是對皇帝對耶律將軍即將賞賜的好奇.

"皇上!"耶律將軍走出座位,跪倒在地,大聲道:"臣得皇上龍恩浩蕩,身為我朝將軍,為皇上鞠躬盡瘁,是臣的本份,更是臣的職責所在,不敢要皇上的賞賜."

皇上笑意深深,目中威嚴無比,無能得以揣測:"有功即賞,有過便罰.朕身為天子,自該賞罰分明.耶律愛卿此次立了大功,自然是該賞的."

耶律將軍面色一凝,心中莫可奈何,只能點頭謝恩.

"依皇上所見,這耶律將軍該賞些什麼呢?"德妃問道,轉頭看了一眼身旁面色緋的北辰蘭,心中升起了一股吾家有女初長成的欣慰.

皇上對德妃的暗示自然看在眼里,對她與自家女兒的想法也並無反感,便順著德妃的話道:"方才朕見耶律將軍的公子耶律風年紀也不了,不如,朕給他指門婚事如何?"

在座的滿朝大臣皆是朝耶律將軍送去了羨慕的目光,能得皇上親自指婚,可是多大的榮耀啊!看來,這耶律風已經入了皇上的眼了,而七公主北辰蘭愛慕耶律風的事,眾人也都知道,看來,耶律風就要成為駙馬了!

自然,此時此刻,根本沒有人再提耶律風之前與慕容玥有婚約之時,就連不久前,慕容玥冷諷耶律風之事,也被諸人選擇性的"遺忘"了!

慕容玥低頭冷冷笑了笑,這就是權勢帶來的好處,所有人只敢對你好的一面使勁奉承,卻絲毫不敢提及你忌諱的事.

就如她慕容玥,此時此刻就是一個癡傻的丑女,偶爾有人的目光不心觸及,也只是帶著或是厭惡,或是同之色速速避開,生怕一不心,便觸及了皇上的的忌諱.

"皇上真是英明!"德妃立即送上一句恭維,而後故作沉吟道,"這耶律風文武雙全,豐神俊朗,可少有人能匹配啊!王大人的千金已經在上個月便嫁了,而陳大人的千金又在前幾天定了婚……這還真是讓人為難呢!"

見德妃滿面為難,原本在與宸王交談著的太子站起身來朗聲一笑,看著一旁滿面期待之色的北辰蘭道:"德妃娘娘可真是氣,居然把七妹給漏了,七妹配耶律風可是金童玉女的良配啊!再了,七妹和耶律風自幼便相識,可謂是青梅竹馬,最是恰當不過.莫非德妃娘娘真心不舍得七妹,還准備把七妹留一輩子不成?二弟,你對吧!"

一旁的宸王凝眸看了眼一旁滿目期待地望著自己的北辰蘭,清雅一笑,不置可否地到:"太子所,本王沒有意見.父皇決定便是!"

北辰蘭面上一喜,無限嬌羞地低下了頭,果然,還是太子哥哥疼她,在父皇和母妃都不好主動提及的時候,站出身來,主動推了一把.

吏部尚書最是懂的察觀色,揣摩聖意,立即附和太子道:"太子所甚是,七公主乃是天下第一美女,也正是耶律公子這般文武雙全的男兒方可匹配."

"太子所甚是!"

能夠坐在這里的都是人精,此刻哪里還有不趁機討好的,雖會有些得罪慕容宰相,可另外三個是什麼人?

一個是當今皇上,一個是未來的皇上,還有個,就是馬上平步青云的駙馬,現在站出來好話,可比以後巴結要有用的多!

"皇上,您看……"德妃似乎也意動了,轉頭問向皇上的意見.

"既然如此,那朕,就把蘭兒許配給耶律風吧!"皇上很是開懷地笑到,對耶律風這個駙馬,也很是滿意.

耶律風忙站起身來,走到耶律將軍身旁,與父親一起叩首謝恩道:"多謝皇上!"v4uk.

冷眼想看的慕容玥見皇上滿臉喜色,不似做假,略一思量,便明白了皇上的打算.

雖然耶律風與自己退婚對他的聲明略有損害,但只要成為了駙馬,這一切就再沒有人敢提及.

而皇上此次指婚,非但成全了自己女兒的心願,還能因此讓掌握著兵權的耶律將軍從此絕對誠服.更能借機分離父親慕容宰相與耶律將軍牢不可破的感,讓本可以影響到他身為帝王絕對權利的聯盟破裂.

此舉一舉三得,何樂而不為.

果然不愧是帝王,能在短短一夜之間,就算計好一切,借此觀花宴,將一切事,都打成定局.事一還兒.

今日之後,即使耶律將軍對父親再有敬重,想挽回耶律家與慕容家往日的關系,只怕是很渺茫了!

在大臣們接連而來的道喜後,德妃看著滿臉笑容的皇上,再次開口道:"皇上,我記得玥兒比蘭兒還大幾個月呢!如今蘭兒的婚事都有著落了,我們是不是也該給玥兒安排一樁婚事了!"

話間,德妃無限憐惜地看著下方的慕容玥,目中有著點點愧疚.讓得下方見著的大臣們更是心生敬佩,看來德妃還真是疼愛這個外甥女啊.這是在借機讓皇上的指婚來抬高慕容玥的身份呢!

即使是傻子是丑女又如何,只要是皇上指的婚事,哪家娶回去不得老老實實供著,誰敢給委屈受!

慕容宰相聞,忙開口到:"多謝德妃娘娘美意,玥兒還,老臣還想多留在身邊幾年,不急著安排婚事!"

德妃笑道:"宰相大人多慮了,如今只是指了婚事訂下來,待玥兒及笄後,何時成婚,還是由宰相大人決定的,宰相大人無需不舍!"

"老臣……"

慕容宰相還想些什麼,卻被太子出打斷:"宰相大人無需擔憂,父皇定會給令千金選擇一個人品家世都是上上之選的男子!你就放心吧!"

"老夫遵旨!"被太子這麼一,慕容宰相自然不敢再多,否則就是質疑皇上指婚的對象是配不上自己女兒了!

只是,玥兒如今還是這般,皇上會給玥兒指一個怎樣的男子呢?

"愛妃的是,這玥兒年齡也不了,是該許配一個人家了!現在定下,及笄過後,就可以安排婚事了!只是,該為她尋怎樣一個良配呢?諸位愛卿可有什麼好的建議?"皇上緩緩開口道,目光朝下方的大臣們看去.

與方才耶律風被指婚時候的氣氛截然相反,此刻,下方安靜得連一只針落地都聽得到,凡是被皇上目光觸及的大臣們紛紛避開了他的目光,低下頭去.深怕自己一個倒黴,就會被皇上盯上.

那可是一個傻子啊!

那可是一個滿臉惡瘡的傻子啊!

那可是一個連仙露玉髓丹這樣仙丹妙藥都能丟了的倒黴至極的滿臉惡瘡的傻子啊!

放你家,你敢要嗎?

好吧!

就算你能夠忍受她的癡傻!

就算你能夠忍受每天有一張滿是惡瘡令人作嘔的臉在你面前晃蕩!

就算你能忍受這些,可你不怕她這樣一個倒黴的人娶回家後,把你的好運都趕跑了麼!

于是乎,大家都忐忑了,大家都害怕了!每一個人,都拼命的把脖子往胸膛里縮!恨不得在此時此刻,學會了烏龜王八的本事,把腦袋縮沒了,皇上看不到自己了才好!

"咳咳!咳咳咳!"

寂靜中,宸王再次咳嗽起來,原本在喧雜中幾不可聞的咳嗽聲.

在滿庭無聲的此時此刻,顯得如此的清晰可聞.

一瞬間,所有朝臣的目光都發亮了!

仿佛盯著了絕世瑰寶一般盯著這美如天神,智慧無雙,脾氣溫和,性子善良……一瞬間,被滿朝文武賦予了無數贊美詞的宸王!

什麼叫救星?

這就是救星!

這宸王不是還沒有婚配麼?

皇上若是想給宰相大人的千金指婚,這身份,首先就得匹配啊!

宰相大人手握重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宸王爺身份尊貴,乃是當朝唯一封王的皇子!

慕容玥癡傻無知!

宸王爺智慧無雙!

慕容玥滿臉惡瘡!

宸王爺貌若天神!

這……這簡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

啥?你慕容玥滿身黴運,不該許配給宸王爺!

錯了!宸王爺貴為王爺,身上自有上天眷顧,慕容玥的黴運絕對是影響不到他的!

相反,宸王爺身上的皇家龍氣,有可能還會幫慕容玥洗去黴運呢!對吧!

群臣激動了!群臣興奮了!

這誰家都不敢接的燙手山芋,終于找到地方拋出去了!

此時此刻,誰都選擇性地遺忘了!他們最最尊貴的宸王爺,生命的年限,最多最多也就只剩下三年了!

也就是,也許可能大概,慕容玥還來不及嫁出去,就成了望門寡了!

人性就是這樣,死道友不死貧道.只要這倒黴的婚紗不落在自己頭上,落誰頭上都好!

反正宸王爺最多三年就那啥了,只是借借他的名頭,讓大家都躲過這一關,也不影響到他!

于是,在皇上愈加深沉的臉上下,一個倒黴的被推出來的大臣,戰戰兢兢地道:"皇上,微臣想了想,似乎,宸王爺比較適合慕容二姐……"

"回皇上,臣附議!"

"皇上,老臣也認為非常合適!"

雖然推出了一個倒黴鬼,但大家還是要做做樣子附議的,否則到時候這個倒黴的大臣反咬一口,把自家兒子給提議了,皇上順勢答應了怎麼辦!

"皇上,這……"淑妃委屈地看向皇上,沒有想到他們居然會把自己的星兒推出來當了擋箭牌.那慕容玥這樣一個又傻又丑,還半分福氣都消受不得的女子,怎能配得上他完美的兒子.

皇上臉色一變,亦是強壓著怒火冷笑道:"你們是,星兒合適?"

他的想法,這些*詐似鬼的大臣們都知道,因為自己最疼愛的北辰蘭愛慕耶律風,所以他沒有追究耶律風的悔婚行為,反而招為了駙馬.

為了補償慕容玥,他自然要親自給慕容玥指一門婚事,以示皇家的恩寵.

但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這些大臣為了避免自家娶了慕容玥回去,居然把主意打到了他疼愛的宸王頭上.

這些大臣膽子也未免太大了,他們真以為罰不責眾,自己拿他們沒有辦法不成!

看著皇上滿臉的怒氣,慕容玥的目中閃過一絲譏誚,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這皇上想要在大臣中找一個替死鬼來為自己的私心遮丑,卻沒有想到會被大臣們反將一軍吧!

這德妃,想讓皇上給自己指婚,究竟是出于何意?

慕容玥看向一臉憐惜地望著自己的德妃,那雙總是漫著漣漣水霧的迷人眼眸中的疼愛,似乎能將人淹沒.

德妃,你真是因為疼愛我,才求皇上為我做主的嗎?

被眾人矚目的宸王似乎根本沒有在意諸人此刻算計自己的行為,只是有些歉疚地看著皇上,語氣平淡地道:"父皇息怒,他們的也沒有錯,兒臣,咳咳,兒臣年已十七,還未給父皇娶個兒媳回來,兒臣真是不孝!"

"星兒,這不是你錯,你不用自責!大臣們的話,你別放心上!"見到宸王臉上的歉疚,皇上心中一疼,開口道.

若非時候的那此意外,星兒這樣集天地靈秀與一身的完美男子,又怎會體弱至此.

如今這些膽大妄為的臣子們,居然敢把星兒當作了擋箭牌來算計,真是不可饒恕.

"父皇!"宸王神色淡然,目光平靜無波地看著皇上,緩緩開口道:"兒臣願意娶慕容二姐為妻!"

"你什麼?"皇上震驚地道,"你可知道她……"

皇上想些什麼,卻見慕容宰相滿臉沉痛與隱忍地看向這邊,顯然對這門婚事也是萬分不同意,忙改口到:"你和玥兒不合適."

"老臣亦是如此認為,女與宸王爺不合適!"慕容宰相也趕緊開口道.雖然她的女兒有著他人不能容忍的缺點,卻依舊是自己的手中瑰寶,怎麼舍得讓她與一個還有三年性命的男子訂婚.

即使對方貴為王爺又如何,他慕容震天不稀罕這份他人聽起來萬分榮耀的婚事.

"兒臣對慕容二姐很滿意……"宸王轉頭看向慕容玥,目光深深,帶著他人看不穿的意味,"只要慕容二姐不嫌棄本王,本王願意娶她!望父皇成全!"

"星兒!你……你何苦如此……"皇上面上痛惜,心中卻掙紮著是否該同意這門婚事.

是婚事,也不過是外人所看罷了,只要對宸王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他是活不過二十歲的.

所以,即使定下這門婚事,也不過是一個帶著點悲劇的笑話.

當然,這並不是沒有好處的,至少,皇家一方面拉攏了耶律韜,另一方面,又與慕容震天成了姻親.可以,已經把這兩位文武大臣與皇家牢牢地絆在了一起.

莫非,這就是星兒答應這門婚事的原因,他想利用自己最後的幾年時間,為他拉攏慕容震天這個手握重權的大臣.

若是這樣,這個孩子,真是讓人不能不心疼啊!

德妃一直注意著皇上的神色,從皇上一開始的堅決反對,到之後的掙紮,以及最後的感動肯定,一絲都不曾放過.

她能夠讓皇上十數年盛寵不衰,自然是對皇上的心理早已摸透,此刻的皇上,正是需要一個台階的時候,她自然不能放過這個機會,忙開口勸道:"皇上,既然宸王如此中意玥兒,那我們不如就成全宸王吧!難得這孩子一片善心,想必他定能善待玥兒的,這兩個苦命的孩子走到一起,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在德妃看來,慕容玥本就是這般了,現在又被耶律風退了婚,以後再想嫁人,只怕是非常難了.

如今宸王願意娶她,自然是再好不過.就算以後宸王走了,她掛著皇家兒媳婦的名頭,自是一輩子衣食無憂,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皇上點了點頭,也是一副深以為然的表道:"這孩子一向眼界奇高,難得玥兒就這樣入了他的眼了,看來,這真是上天注定的緣分啊!玥兒與我皇家的福源,還真深啊!慕容愛卿,你看此事如何?"

眾大臣立即轉頭看向慕容宰相,目中皆是帶上了同與戲謔,更有著松一口氣的感覺.

既然皇上都同意了,這慕容宰相能不嗎?只能打落牙齒往肚子里吞了!

還是宸王善良啊!明白大家的苦楚,自己站出來將這個包袱給擔了去,否則今後大家都要提心吊膽的過日子,生怕皇上看中,把慕容玥指了來!

"老臣,遵旨!"慕容宰相無奈地跪倒在地,事到如今,已經由不得他不了!除了滿心苦澀地謝恩,他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麼.

玥兒,爹對不起你!以後,苦了你了!

"慕容愛卿快快請起!今後,咱們可是親上加親了!"皇上笑得滿臉喜氣,話也沒有錯,本來慕容宰相就是他的連襟,如今,又變成了親家,當然是親上加親了!

"恭喜皇上,恭喜宰相大人!"下方立傳來一片恭賀聲,禦花園的氣氛,再次熱烈起來!

上篇:071香豔療傷+德妃設宴     下篇:073不告而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