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073不告而別  
   
073不告而別

慕容玥冷清坐于一旁,仿佛這些人幾句話便定下的,並非是自己的婚事一般.

只是這般冷眼地看著,眼眸深沉,帶著冷冷的譏誚,看著這些在百姓心中眼里,都最為尊貴的人.

即使端坐于廟堂高處又如何,為了一己私欲,還不是掛著最為丑陋虛偽的面具,著不由衷的話,如同丑一般嬉笑作態,討著比自己高貴之人的歡心.

"玥兒!"

坐回原位的慕容宰相滿是歉疚地看著自己的女兒,如今婚事已定,還是皇上親自指婚的,再無可能如同平常婚事一般,可以由雙方商定解除.

慕容玥的這輩子,注定要成為一個寡婦了!

他百年之後,還有什麼臉面去見靈兒,他連自己最疼愛的女兒都保護不了,即使貴為宰相,又如何!

"爹爹!別難過!"慕容玥朝慕容宰相笑到,心知父親看不到自己面紗下的模樣,因此用著最為開心輕快的語氣道.

"玥兒,你不懂……"慕容宰相心疼地摸了摸女兒的頭發,女兒如此單純,自然不懂得,這門婚事,會讓她受多大的委屈.

"宰相大人!玥兒!你們在談些什麼?"隨著清淡舒雅的香氣飄來,一聲柔柔的嗓音響起,赫然是德妃帶著北辰蘭過來了!

與德妃滿臉慈愛笑容不同的是,此刻的北辰蘭,看向慕容玥的眼眸中,帶著得意的張揚,與勝利者的憐憫.

"姨!"慕容玥輕聲喚到,對北辰蘭的洋洋得意,喜形于色並未給予什麼反應,而是滿心疑惑地看向了德妃.

方才德妃有意引導皇上將北辰蘭指婚給耶律風的一切,她都看入了眼底,只是,她無法因這點對德妃評論什麼,畢竟,這是人之常.

但此刻困擾她的是,德妃贊成皇上將自己指婚給宸王的目的,或者原因,究竟是什麼?

真的是因為自己的無人願娶,而為自己找一個靠山嗎?

若她是別有居心,但她對慕容玥十多年來的疼愛,卻完全不似做假.

畢竟,除了真心疼愛,血濃于水,她找不出任何理由,讓一個身居高位,盛寵不衰的妃子,人前人後,都對一個傻子關懷備至,噓寒問暖.

"玥兒,你可好長時間沒有來姨宮里了,待得宴席過後,便到姨的宮里坐坐可好?南疆進貢來了許多好吃的東西,你一定會喜歡的,晚膳後,姨再讓畫眉送你回去."德妃柔聲問著慕容玥,目中帶著毫不掩飾的疼愛.

"不勞德妃娘娘,老臣回頭便帶著玥兒一起回去了.玥兒淘氣,別叨擾了德妃娘娘!"慕容宰相不等慕容玥開口,便冷聲拒絕到.

德妃娘娘愣了愣,動人的臉上閃過一絲受傷,似乎沒有想到自己的邀請,會遭受到慕容宰相的拒絕.這在往常,可是沒有的事,以往的慕容宰相雖沒有表示贊成,卻也不會主動拒絕,而是任由慕容玥自己做決定.

"姐夫,你,你是在怪我嗎?我也沒有想到皇上他……"

"皇上的旨意,老臣不敢不從,德妃娘娘多慮了!"慕容宰相出打斷了德妃的話,不再多,而是轉頭看向慕容玥:"玥兒,我們回去吧!"

一旁的北辰蘭見德妃被慕容宰相這麼幾句話,的了眼眸,自是不願意,但顧忌著慕容宰相的身份,與此時還有許多人在注意著這邊,便忍下了欲沖出口的指責,放緩了生意輕聲道:"姨夫,你誤會母妃了,母妃只是為了給表姐找一個好人家,況且我二皇兄更是舉世無雙的完美男子,表姐就是嫁過去,也不會委屈她的……"

慕容宰相驀然一抬頭,一雙虎目就這樣瞪著北辰蘭,半晌不一句話.

慕容宰相可是從戰場上下來的人,手里也是沾染過不少鮮血的,久居深閨的北辰蘭被慕容宰相這麼瞪,只感覺那沖天的氣勢就這般朝自己壓下,當下嚇白了一張花容月貌,連連退後幾步,才站穩了身子,卻再也不敢多一句.

"姐夫,蘭兒還是個孩子,不懂事,你別嚇著他……"德妃忙扶住渾身顫抖的北辰蘭,美目帶淚地道,別人鮮少知道眼前的男人發起怒來,是多麼可怕,只看到他溫文儒雅的一面.

只有她才知道,面前的男人當初是怎樣的一個蓋世英雄,談笑風云,才會讓姐姐那樣不染凡塵的女子動了心.

而當初的英雄,卻也正是因為那仙兒一般的姐姐離世,才會黯然消魂,不再馳騁沙場,更在之後不近女色,才四十出頭的他,滿臉胡渣,不修邊幅,生生將自己糟蹋成了一個年近六十的模樣,謝絕了所有人給他介紹的續房,自稱年老,不願再娶妻,只一心照看著慕容玥.

德妃深信,若不是因為慕容玥,只怕姐夫早就隨著姐姐去了吧!

"德妃娘娘,七公主年幼,臣不予計較,若無其他事,老臣告退!皇上那里,請德妃娘娘代為轉告!"慕容宰相陰沉著臉,帶著慕容玥頭也不回地離開了禦花園.

"母妃,姨夫真是太囂張了,他只不過是一個宰相,您可是貴為德妃,他……"北辰蘭憤憤然道,為剛才自己被慕容宰相一眼嚇退的舉動感覺到丟臉,自己可是貴為公主,居然會害怕一個臣子.

"閉嘴!"德妃冷喝一聲,截住了北辰蘭未盡的話語,"他可是你姨夫,即使你貴為公主,也是他的晚輩,怎可如此無禮.這就是你這個七公主的風范嗎?可還有一絲賢良淑德?"

"是!母妃,兒臣錯了!"北辰蘭被德妃一斥,不敢再多,只能怨恨地低下了頭!

一直關注著這邊的宸王,直至慕容宰相父女的身影消失在花園拐角處,才緩緩將目光收回,默然不語地為自己斟了杯果酒,細細品嘗著,眼神飄忽而幽深.

"真正是不識抬舉,一個癡傻的丑女,能夠讓二弟同意親事,已經是她天大的福分了,慕容宰相居然還滿臉不願,莫非他是老眼昏花,連帶著也神志不清了不成?"太子冷哼一聲,憤然道.

"太子多慮了,本王不過是一個將死之人罷了,若非是想讓父皇安心,也不願害了一個無辜的女子."宸王依舊是一臉超然的甯靜,並沒有因為被指婚慕容玥而開心或者生氣,也沒有因為慕容宰相的不願而憤怒或者尷尬.

太子臉色一變,眼眸中滿是痛苦之色道:"胡,二弟,你的病一定會治好的,我一定會找到天下最好的大夫來為你醫治,你也一定會長命百歲的!"

"太子殿下何必自欺欺人呢?"相對于太子的緒化,宸王卻云淡風輕地笑了笑,仿佛述的,只是他人的事.

緩緩將杯中果酒飲盡,宸王施施然站起身來,開口道:"太子慢用,本王還有事,就先走一步了!"王慕皇下.

太子站起身道:"二弟就要走了,祁兒前些日子還念到你呢,想念二皇叔了,你不去看看他麼?"

祈兒是太子與太子妃的兒子,如今已經快兩歲了,宸王也見過幾次,很少可愛討喜.聽得太子如此,宸王卻是緩緩搖了搖頭,道:"下次吧!今日卻是有事,改日再去看看他."

"既然如此,那就下次吧!"太子點了點頭,目送著宸王離開,看著宸王淡然卻不失優雅的背影,眸中深深,詭異得讓人無法猜透.

宴會才過去了一半,被指婚的兩對主角中就走了兩人,還是最受矚目的兩人.

按理,皇上應該不高興才對,但是自始至終,皇上都沒有朝兩個不打招呼就離開的兩人看去.而是依舊一臉笑意地和身旁的淑妃談笑著.

方才指婚時,慕容宰相的不願可是有目共睹的,能夠抑制著接下旨意,已經讓他非常滿足了,畢竟這北辰皇朝能夠建立,慕容宰相可是功不可沒的.他交出軍權,甘心成為一個安心輔助自己的宰相,已經讓皇上十分欣慰.v6oe.

如今強迫為圓自己的臉面及私心,強迫對方應下這門婚事,皇上的心中也有著些許歉疚,自然不會計較他的擅自離開.

見德妃回來,才開口到:"慕容愛卿可是有急事?這麼急就走了?"

"父皇……"北辰蘭扁了扁嘴,顯然依舊不忿被慕容宰相怒火嚇倒的事,但想到德妃的訓斥,卻也不敢多.

"宰相大人有急事,先行離開了,讓臣妾過來向皇上告罪!"德妃美目春水瀲灩,噙著盈盈的笑容,嬌聲對皇上道,仿佛剛才受委屈的事,根本沒有發生過一般.

"慕容愛卿為國事操勞,身負重任,自然比較忙,何罪之有."皇上絲毫不以為意道,反而道:"愛妃,玥兒是你的親外甥女,如今又指婚給了星兒,馬上就是朕的媳婦了,可以是與朕的女兒無異,朕想封她為郡主,你為朕參謀參謀,給取個什麼封號的好!"

上篇:072皇上指婚     下篇:074父女交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