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076恐嚇陳姨娘  
   
076恐嚇陳姨娘

慕容玥看著父親急急離開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陳姨娘,你的手段,可是越來越厲害了啊!"

"姐,我們要不要去看看?"水菲菲輕聲問道.

就是用腳底板想也知道,這是陳姨娘耍出來的詭計,把人殺了,死無對證,誰也拿她無可奈何.

"去,當然要去了,不去看看陳姨娘給我們精心准備的這場戲,怎麼對得起她呢!"慕容玥應到,帶著水菲菲和肖嬤嬤,就朝柴房走去.

李山是被毒死的,七竅流血,雙目圓瞪.身上的衣服還是護衛們昨日給他隨意套上的,以免太過不雅觀.

慕容玥趕到的時候,正看著慕容宰相細細觀察著李山的尸首,想從其中找出什麼可用的線索來.

見得慕容玥進來,示意她在一旁等候,便繼續低頭下去檢查著尸首.

管家束手立于一旁,似乎因為知道自己的看管不力,出了大叉子,低垂著頭,感覺到慕容玥的到來,只是彎了彎腰,便不敢隨意出聲.

"昨日到現在,可有什麼人進來過?"慕容震天查看一番後,開口問道.

"回老爺,因這賊人實在可惡,護衛們在將他關押就來後,雖然心中憤怒,但沒有老爺的吩咐,也不敢對他用刑,就不曾來看過他!"管家聽得問話,不敢有失,連忙回答到.

"不曾進來過?"慕容宰相凝了凝神,看向李山的臉色,而後再次開口問到:"也沒有人送食物和水進來嗎?"

管家愣了愣,回到:"沒有,老爺,據老奴猜測,這賊人應該是心知自己闖下了大禍,再無生存之機,又唯恐刑法苦痛,才服毒自盡的."

"服毒自盡,毒從何來?"慕容宰相雙目一瞪,冷冷看向管家.你陳可老.

"這,老奴猜測,該是賊人早就准備好了的!既然進府行凶,應是早就做好了最壞的打算!"管家沉吟片刻,才開口道.

慕容宰相對此回答不做評價,問道:"王大夫可傳喚了?"

李山既是服毒而亡的,就需查明了是什麼毒才好做追查.

"應該快到了!"管家才回答完,就見王大夫拎著藥箱匆匆趕來.

"老爺!二姐!"王大夫先是對慕容宰相和慕容玥都行了一禮,才在慕容宰相的示意下,取了李山嘴角的血,細細查看.

"老爺,這是砒霜之毒."王大夫查看後,立身對慕容宰相道.

"砒霜."慕容宰相皺起眉頭,低聲重複到,砒霜是最為常見的毒藥,就連尋常百姓家,偶也會備上一些,用來毒耗子.想要追查,可就比較困難了!

"老爺!"一陣哭音傳來,卻是陳姨娘滿目腫地闖了進來.撲進了慕容宰相的懷中,緊緊地拽住了他的胳膊.

"老爺,你可一定要為雪兒做主啊!這賊人白白玷汙了雪兒的清白,想要以一條賤命就抵罪,可就太便宜他了,定要將他的家人一起問罪,才能消我心頭之恨."陳姨娘聲音沙啞,神色憔悴,顯然是這一個日夜間,對她的打擊太大了,只怕淚水都不曾停過.

"此事我自會查清,你這般哭哭啼啼,成何體統!"慕容宰相將胳膊從陳姨娘的手中抽出,冷聲道.

"是,妾身相信老爺一定會為雪兒討個公道的!"陳姨娘著,便再次撚起手絹,擦了擦眼角的淚水.

慕容玥冷冷揚了揚唇,討個公道,是為了斬草除根才對吧!

她深信,李山的家人並不知道此事,因李山只剩下了年過七十的父母,和一個僅有八歲的兒子.

陳姨娘此舉,自是為了防止李山在行動前無意漏了什麼消息,到時候會傳到了李山家人的耳中,節外生枝.才想借機將李山的家人除去.

"你且呆在一邊!"慕容宰相雖對陳姨娘已有了懷疑之心,但介于慕容玥之前的提醒,卻也不表于面上,只是如往常一般冷淡地對陳姨娘道.

"是!"陳姨娘溫順地點了點頭,這次抽噎著走到慕容玥的身旁站著,更細心地招呼人搬兩把椅子來,招呼著慕容玥一同坐下,靜靜地看著慕容宰相舉動.

慕容宰相眼角看著陳姨娘一如以往賢良的表現,目中閃過一絲疑惑,轉眼化為了更深的忌憚,若玥兒的是真的,這陳倩,心機也太可怕了!

"姨娘……"慕容玥看著坐得離自己有一步之遙的陳姨娘,柔柔地喚到.

"玥兒,什麼事?可是哪里不舒服?"陳姨娘連忙應到,面上完全是標准的慈愛表,連眼睫毛都一眨不眨.表足以賽過二十一好萊塢演技最高的天後.

"姨娘,玥兒好怕!"慕容玥身子抖了抖,朝陳姨娘身旁靠近了點,一副明顯被嚇著了的樣子.vamj.

"怕什麼呢?玥兒可是怕那人,別怕,他已經死了,不會再傷害人了!"陳姨娘一副慈母愛憐的模樣道.

心中更是冷笑著慕容玥的膽,不愧是傻子,這麼多人在這里,有什麼好怕的.

"他死了啊,可是,可是玥兒明明剛剛還見他笑了一下啊!"慕容玥大驚失色地道.

一旁一邊驗尸,一邊豎起耳朵聽這邊談話的慕容宰相聽到慕容玥的話,手中一抖,差點被嚇了一跳,連忙看向李山的臉,見一副早就死透了的模樣.而後馬上反應過來,女兒這是在戲耍陳姨娘呢!

理解到這一點後,便繼續面不改色地繼續驗尸.

"這,玥兒,你眼花了吧!他就躺在那里一動不動的,哪里笑了!"陳姨娘臉色慈愛的神色僵了僵,而後目中閃過一絲譏誚,傻子就是傻子,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維來面對.

"沒有啊!"慕容玥很是嚴肅地道:"你看到的是躺在地上的他,可是有兩個他啊!一個躺地上睜著眼不動的,另一個在邊上飄來飄去!"

"玥兒,別胡!"陳姨娘聲音稍微重了點道.

"哦,是哦,姨娘,你剛剛吼了一下,另一個他就不見了誒!好奇怪啊!"慕容玥縮了縮脖子,表示對陳姨娘話的遵從.

陳姨娘才舒了口氣,心道這也就是那傻子在犯傻,別在意,可是她一口氣還沒有吐盡,卻猛地聽見慕容玥低聲尖叫了一聲,嚇得陳姨娘將未盡的半口氣又吸回,被嗆的連連咳嗽.

好不容易順好氣,便強行忍著火氣問道:"你干什麼?"

"姨娘,剛剛有人在我脖子這里吹了口涼氣,好,好冷……好可怕啊!"慕容玥跳起身來,帶著哭腔道.

"姐,姐,你沒事吧!"肖嬤嬤適機上前扶住慕容玥,目露關切地問到.

"嬤嬤,好可怕,剛才有人在我脖子上吹起,冰冰涼的,比冬天脖子進雪了還冰冷,嬤嬤,好可怕啊!"慕容玥一轉身,鑽進了肖嬤嬤的懷中,強忍著笑,憋聲道.

強行憋笑的聲音顯得怪怪的,仿佛是被嚇壞了一般.

"這……會不會是……"肖嬤嬤忙配合著抱住慕容玥,朝轉頭看向這邊的慕容宰相道:"老爺,姐身子弱,最易被邪氣入侵,這柴房多年沒有用過,又出了這事,很是有些不對勁,我還是先帶姐回去了!"

"別胡,青天白日的,哪里有什麼邪氣,定是玥兒顯悶,在胡鬧了,你先帶她回去吧!"慕容宰相皺眉道,一副不信這些的模樣.

"是!"肖嬤嬤不敢再多,忙摟著渾身打顫的慕容玥,朝攬月園走去.

陳姨娘看著一副明顯被嚇壞了的慕容玥,心中也不由地打起鼓來,偷偷看了眼死不瞑目的李山,思量著自己是不是也該早點回去才是.

"嬤嬤,好可怕啊,那個人,那個人怎麼一直盯著陳姨娘看啊!玥兒看他好像在對著陳姨娘笑……"遠遠的,慕容玥的聲音再次傳來,話語中的疑問,完全如一個不懂事的孩子在向大人道出心中的疑惑般.

"姐,別胡,阿彌陀佛,有怪莫怪,玥兒還是個孩子,有什麼事,別找她啊!"肖嬤嬤明顯被慕容玥的話嚇著了,口道佛偈.

"嘶……"聽到這些話,陳姨娘就是再膽大,也覺得背上起了一陣涼意,無形中,仿佛被一雙惡魔的眼睛盯上了一般,才開口想對慕容宰相告退:"老爺……"

"別吵!"慕容宰相似乎並沒有注意到她的異狀,而是緊緊地盯著李山的肚子,仿佛發現了些什麼……

陳姨娘被慕容宰相一喝,當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就該這樣離開,可是讓她留在這里,只覺得身上更是冰涼.

猶豫了一會,才想徑自離開,卻在此時,聽得慕容宰相口中吩咐到:"給我把劍!"

府中的侍衛身上都是有佩劍的,聽得慕容宰相的吩咐,當下就有一把劍遞了過來.

慕容宰相接過,抽出劍,直直地朝著李山的肚子剖了下去.

陳姨娘見得慕容宰相的動作,目中才閃過疑惑,卻在下一秒,明白了慕容宰相的意圖,當下臉色一變,驚駭地倒退了一步……

上篇:075無故身亡     下篇:077開膛破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