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080神秘的柳姨娘  
   
080神秘的柳姨娘

王管家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如此無奈的一天,但這件事終不是自己能夠做出的,矛盾了一個時辰,終究還是拿著拜帖去征求陳姨娘的意見.

陳姨娘打量著手中精致的拜帖,一夜未曾睡好的憔悴臉上,笑得得體而高貴,眼角卻綻出了幾道悄然可見的魚尾紋:"管家真是糊塗了,宸王來訪,怎能怠慢了呢?命人速速將府中清潔好,將庫房中的虎皮地毯鋪上,還有,今年的雨前貢茶不是還有嗎?趕緊備上.去看看大廚房里的菜還缺些什麼,速速備上!二姐的未婚夫第一次來,可不能讓他瞧了咱們慕容家,以免二姐嫁入了宸王府,成了當家主母,還要被人三道四!"

王管家急急領命,將府中的下人都調動起來,為未來的姑爺上門而做起十足的准備來,心中卻暗暗擔心.

聽陳姨娘的語氣,明日宸王來訪,她必親自招待,可是,可是,陳姨娘再怎麼當家,終究也還是一個姨娘啊!

若是明日宸王誤會咱們怠慢了他,可如何是好!

只希望宸王如同外界所傳的一般,是一個溫文儒雅,瀟灑如仙的人兒,不會與他們一般見識,對慕容府的接待人身份問題,一笑而過便是了!

慕容玥用過午膳後,才准備鑽進被窩補充早上被打斷的美夢,卻聽得外面乒乓作響,人聲喧雜,拉過肖嬤嬤一問,才知道她那才訂婚的未婚夫明日要上門拜訪.

而鑒于對方身份的尊貴以及荏弱的身體經不得凡塵的侵染,府里正大掃除以及上下裝點.

反正午覺泡湯了,慕容玥索性就帶著水菲菲與肖嬤嬤出了攬月園,開始四處逛逛.反正閑來無事,四處看看這慕容府的秋色也不錯.

肖嬤嬤看著一干下人都忙碌地掃洗著,更有人細心地爬上樹去,摘去樹上已經枯黃的樹葉,生怕明日宸王來的時候,碰巧那片樹葉就落在了宸王的身上,驚擾了"荏弱不堪"的宸王.

心中更是對這未來的姑爺好奇不已,見慕容玥心似乎很好,便開口問道:"姐,你咱們未來的姑爺是不是真如傳中的一般,長的和天仙一般啊!那天你去德妃的觀花宴上,聽宸王爺也來了,你有沒有見過他?"

慕容玥聽得肖嬤嬤的問話,心中暗笑果然美男的魅力就是大,這宸王在北辰皇朝中人的美好形象早已植入了心中,不僅貌美如神祗,更是有著智慧之王的美名,無怪乎就連肖嬤嬤這般穩重的人都會對他心生好奇了!

"見過了,的確是長了一張好臉蛋."慕容玥點頭道.

肖嬤嬤不由面帶責怪地看了眼慕容玥:"姐,你怎麼話的,這宸王爺可是咱們北辰的守護神,你可知道宸王爺為了咱們北辰解決了多少天災**嗎?當年南方旱災,多少人顆粒無收,眼看就要餓死了,可是宸王爺請旨讓皇上令大臣們按照官階來捐銀兩,所得銀兩均由宸王爺買來糧食,親自押送到災區,發放到每一位災民的手上."

"不僅僅如此,宸王爺還親自拖著帶病之軀,到田地里去查看災,而後針對南方多雨卻無法蓄水的缺點,開出了渠道蓄水,從而解決了第二年干旱季節時候的用水.並上奏本請求皇上免了災區三年的賦稅!"

肖嬤嬤輕訴著宸王的事跡,目中有著掩不住的崇拜光輝:"據宸王爺離開災區的時候,災區的百姓們足足送出了十多里路程,更在家中立了長生牌,希望以自己的念力,能夠讓宸王爺的身體好起來,長命百歲!"

慕容玥靜靜地聽著宸王的事跡,在聽到最後一句的時候,眸中閃過了一絲欽佩又複雜的光彩.vfy5.

多容二姨.長命百歲嗎?

若真是如此,只怕那坐在龍椅上的皇上和等在龍椅下的太子,心中都會不安吧!

這樣人兒,這樣的絕世風采,這樣的深得民心,這樣的智慧無雙,身在皇家,若是嫡子,若是儲君.

那確實是萬民之幸!

可偏偏只是一個王爺,與宸王想必,太子的光輝與作為,也未免太黯淡了些!

據這些日子來的了解,世人只知有宸王而不知有太子.

若非這宸王身體荏弱,活不過二十,只怕太子之位,早就被動搖了!

"給柳姨娘請安!"肖嬤嬤的聲音突然響起,打斷了慕容玥的思緒.

慕容玥回神一看,前方一個婀娜的身姿婷婷立于璀璨的菊花叢中,豔麗多彩的花兒在午後驕陽的照耀下,映得花中美人如畫一般.

這就是那個甚少出現在人前,深居于翠柳園的神秘柳姨娘?

柳姨娘聞得肖嬤嬤的聲音,緩緩轉過頭來,一張消瘦的臉便出現在慕容玥的面前,眉目中似又一股化不開的幽怨.

帶著清愁的目光在慕容玥蒙著面紗的臉上停留了片刻,而後輕啟雙唇,輕輕柔柔的聲音便響起:"二姐怎麼來我這翠柳園了?肖嬤嬤,莫要多禮了,我這個姨娘,也只不過是掛個虛名而已."

"柳姨娘多慮了!"肖嬤嬤依舊一絲不苟地對柳姨娘行完了禮,才站起身來立于慕容玥的身後,帶著一貫的笑容道:"二姐飯後無事,奴婢便帶著她四處走走,不意中,便逛到了翠柳園,驚擾柳姨娘了!"

柳姨娘淡淡一笑,笑意淺淺地道:"談何驚擾,這園子好久沒有外人來過了,我也好久沒有見過外人了!"

頓了頓,柳姨娘又問到:"這府里可是有什麼喜事嗎?"

慕容玥聞不由地多看了柳姨娘一眼,面前的女子周身帶著一股疏離與淡然,似乎世間任何事都無法令她自個人的世界中走出來,從看到自己幾人過來,到現在,都不曾走出花叢一步.

甚至目光也只是在一開始的時候,看了自己一眼,而後就繼續回到了眼前的花叢上,細細地為身前的花兒打理著雜草與枝杈.

而她剛剛的問話,更是明了一點,她對府中的事一直都不曾關心,否則的話,不會不知道宸王爺要來.

慕容玥的目光落在了柳姨娘身後的房子上,整潔的地面,破舊的桌椅,就連那些沏茶的茶壺杯子,也是最為廉價的陶瓷.就連府中一些一等侍婢的用度都不如.

這樣的一個人,居然是府里的姨娘,與手握大權,管理整個相府的陳姨娘比,這柳姨娘也似乎……太過于與世無爭了一些.

"回柳姨娘,是宸王爺明日要過來拜訪,府中的人正在做准備."肖嬤嬤似乎對眼前的柳姨娘要比對陳姨娘尊重的不少,客客氣氣地回答了柳姨娘的問話.

再她也知道,想要讓無事不發,有事精簡語的水菲菲來回答這個柳姨娘的問話是不可能的,自然擔起了回答的責任.

"宸王爺?"柳姨娘自然是聽過這個譽滿天下的王爺的,話語中首次帶上了緒,疑惑地問道:"宸王爺為何會來府里."

肖嬤嬤看了眼慕容玥,再次回答到:"昨日宸王爺與二姐定了親事,所以今日遞了拜帖,明日前來拜訪."

"哦?"柳姨娘的目光再次回到慕容玥的身上,上下大量了她一番,而後目光變了幾變,似乎在思量著什麼,最後點了點頭,道:"定親了也好,嫁給宸王,總比……好,肖嬤嬤,用心照顧好二姐,她,也是個苦命之人!"

完這句話,柳姨娘徑自朝慕容玥福了福身子,就這般轉身回到了屋子里,任由她們三人就這樣立在屋外,不再理會.

"二姐,我們走吧!"肖嬤嬤似乎對這般跡象見怪不怪了,反而對柳姨娘會朝慕容玥行禮而心中暗暗吃了一驚.

"嬤嬤,這柳姨娘,是什麼人?"慕容玥搜了搜記憶,卻發現自己這具身體中對柳姨娘的記憶居然是空白的,若非今日遇到,只怕都不知道府里有這麼一個人的存在.

這樣一個對身外事無不聞不問,卻將滿園的鮮花打理得爭芳斗豔,妖嬈多姿,身邊無侍女嬤嬤,園子終年無人到訪,卻將整個屋子收拾得干乾淨淨,整整齊齊的人,真的是讓慕容玥對她產生了好奇了!

"姐,起這柳姨娘,也是一個苦命之人啊!"肖嬤嬤輕聲感歎一句,才在慕容玥好奇的目光下,將柳姨娘的事慢慢地出來.

"這柳姨娘原本和陳姨娘一起侍奉老夫人的婢女,後來老夫人要給老爺指派一個通房婢女,原本是要指派柳姨娘的,可是柳姨娘不舍得離開老夫人,就換做了陳姨娘.後來,陳姨娘懷上了身子,老夫人就把柳姨娘指派來服侍陳姨娘,原本老夫人也是一片心意,念她們是自幼服侍自己的,一向要好,讓柳姨娘來服侍,總比用別人來的稱心.一開始,也的確如此,陳姨娘待柳姨娘,就如同姐妹一般,一些苦累的活,都不讓柳姨娘動手,而是交給了其他的婢女……"

上篇:079宸王來訪     下篇:081再遇流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