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087陳姨娘的惶恐  
   
087陳姨娘的惶恐

只是,隨著時間的過去,林媽卻只是這一些陳姨娘與管家兩人之間貪墨府中銀兩的事,卻不再提到慕容玥的毒.

仿佛方才的一番話,已經將慕容玥體內的毒交待清楚了一般.

"林媽,陳姨娘只讓你給我下這一種毒嗎?"慕容玥神色一冷,厲聲問到,若是這叼奴再不老實交待,自己可真要給她見點血光了!

林媽胖乎乎的臉上一僵,目光惶恐地看著慕容玥,拼命地搖頭道:"二姐,奴婢知道的全部都了啊!這些年來,奴婢就負責給二姐下那毀容之毒,其他的毒,奴婢絕對沒有做過!二姐,奴婢的都是真的,陳姨娘也就交待奴婢下這一種毒啊!若是,若是還有其他的,只怕是要問陳姨娘才知道了!"

慕容玥眸光收斂,面色深沉地靠回了靠枕上,沉思著林媽的話.

她對林媽的話是相信的,因為她已經招供了這麼多,罪名已經不,況且也出賣了不少陳姨娘的事了!

又何必去冒著再受痛苦的危險去隱瞞一項對她來沒有好處的事呢?

而若她是陳姨娘,要下毒,自然是一起下了,即使兩種毒不能放在一起下,也絕對只會交給一個人.

因為事知道的人越多的話,就越危險,而且這兩種毒,不論哪一種曝光的話,陳姨娘都是萬劫不複,又何必那麼麻煩的多收買一個人來為她下毒.

既然這毒很大可能不是陳姨娘下的,又會是誰下的?

是柳姨娘嗎?

不,應該不是?柳姨娘沒有理由!

一個不受寵愛,沒有家族背景,又沒有子嗣伴身的女人,沒有理由對自己這個嫡女來下手,即使成功了,府中的大權也不會落在她的身上.

想到柳姨娘,慕容玥就想到了那個夭折的哥哥,雖然聽聞是意外死亡,可她的心里卻總覺得沒有那麼簡單,于是又問道:"林媽,你可知道當初柳姨娘所生的大少爺是誰害死的?"

林媽聞,神色茫然地道:"二姐,大少爺是失足落水淹死的啊!並非遭人陷害,當初老爺就是為了此事,才將府里的荷花池給填平了的.這事當初府里的人可是都清楚的!"

慕容玥聞沉吟了片刻,又問:"是你從何時被陳姨娘收買了的?"或許是她太多疑了,孩子失足落水的事雖少,但也不是沒有發生過,就連在防范意識強烈的二十一世紀,也是避免不了發生的.

"奴婢是在十年前跟了陳姨娘的,那時候,也是第一次對二姐下毒.而管家,似乎更早!"林媽算了算日子,回答到.vodu.

"老王居然是十年之前就……"肖嬤嬤有些痛心地叫到,臉上有著不敢置信的神色,畢竟王管家是和她同一批跟著慕容宰相的人,深得慕容宰相的信任,卻會被陳姨娘所用,讓她怎麼能不痛心.

林媽猶豫了片刻,又道:"奴婢知道管家雖然是在為陳姨娘做事,卻似乎對陳姨娘所做的事也很是不滿,偶爾幾次,奴婢還看見管家和陳姨娘起了爭執,卻每每被陳姨娘所脅迫,似乎,管家有什麼把柄落在陳姨娘的手上!"

"即使有什麼把柄落在陳倩的手上,也不該為虎作倀,他明明可以稟告老爺,讓老爺為他做主,這般輕易的就背叛了老爺,他也太過于辜負老爺對他的信任了!"肖嬤嬤依舊憤憤不平地道,身為府中的老人,最重視的就該是忠誠,特別是慕容宰相對他們可謂是深信不疑,每一人的家人都被安置的很好,有的成為了老爺的護衛,更有的甚至在軍中擔任了重任或者在朝中有了一席之地.

雖然他們依舊在府中為奴,慕容宰相卻從來沒有輕視過他們,更將他們的子孫後代都脫離了奴籍.

而王管家卻因為一己之私,或是受人脅迫,就背叛了慕容宰相,簡直是無可恕罪.

"的沒有錯,不論是因為什麼原因,背叛了就是背叛了,沒有理由可!若真的是心中有主子,有原則,就不會因為任何事而改變,王管家,的確是養不熟的白眼狼!"慕容玥厭惡地道,曾經身為國家一級特工,她在接受最殘酷的訓練之同時,更被刻畫下了對國家絕對的忠誠,在她看來,任何的脅迫,都不能扭轉一個人絕對的忠誠.

對于無奈而為之背叛者,在慕容玥看來,比十足的惡人還要讓人厭惡.

見慕容玥滿臉的厭惡與怒火,林媽和蓮兒都畏懼地蜷起了身子輕輕顫抖著,深怕她將怒火發泄到了自己的身上.

不過此時此刻,慕容玥卻沒有心思理會她們,而是讓水菲菲將兩人帶到自己私下購買的宅子里困了起來.等時機成熟之際,就會讓她們兩人出來作證.

至于為何將兩人放回去,避免引起陳姨娘的懷孕.慕容玥卻是沒有想過的,如此證人已經到手,卻是證物不足,慕容玥所要做的,就是打草驚蛇.

只有將陳姨娘這條惡毒的蛇給驚著了,才會暴露出破綻來,讓自己得到更多的消息.

處理完這一切,慕容玥終于打著呵欠鑽進了被窩與周公的女兒下棋去了!這一覺,就到了日到三崗.

而陳姨娘就沒有這麼好命了!

因宸王沒有明今日幾時到訪,所以陳姨娘早早的就起來梳洗打扮,坐到了正廳開始等待宸王.

卻不想,直到日上三竿,慕容府的門口還是冷冷清清的,而陳姨娘命人擺出的迎接大陣勢,只能無奈地一直保持著筆挺的站姿,耐心等待.

"錦華,你去廚房問問,林媽菜式是否准備妥當了?"眼看就要到中午了,若是宸王爺午時到來,定然是要在這里用膳的.

現在去問問,做好准備,比較妥當.雖然昨日就交待過了,當還是穩妥些的好.

"是!"錦華應聲退了下去.

陳姨娘四處張望了下,依舊不見蓮兒的身影,目中怒色一閃,這蓮兒究竟是怎麼回事,到現在還不出現,明明她身為自己的貼身婢女,要做的活並不多,就算今日府里忙了點,也該是做好了,怎麼還沒有回來!

若非今日宸王爺要來,無閑暇管她,定然要讓人將她拿來問罪不可.

大廚房離正廳並不是很遠,所以錦華很快就回來了,卻是一臉慌張地朝陳姨娘道:"夫人,林媽不見了?大廚房的人在也找她呢!"

"混帳東西,什麼叫人不見了,一個大活人能跑到哪里去?今天宸王爺可是要來拜訪的,若是午膳出了什麼茬子,看我不把大廚房里人的皮給剝了!"讓之這般.

陳姨娘一聽林媽不見了,立馬臉色一變,黑著臉叫到,林媽可是大廚房的掌廚兼管事,若是她不在,只怕大廚房定要起亂子.

這事出在平時還好,大不了自己讓廚房隨便收拾桌飯菜來應對一餐即可.

可在這關鍵時刻,宸王爺就要來府里,若是到時候宸王爺要在府里用膳,這偌大一個宰相府,連一餐像樣的飯菜都弄不出來,只怕不出一日,就要傳遍了整個京城,淪為大家眼里的笑柄了!

錦華神色也亂了,可是她所擔心的並不只是這個,身為陳姨娘的心腹,她可清楚的很,林媽對于陳姨娘來,可不僅僅是一個廚子管事這般簡單,若是她落到了有心人的手里,只怕,這慕容府可要翻天了!

"夫人,林媽是真的不見了,大廚房里的人整個相府都找遍了,就是沒有看到她,這正廳里顯然也沒有她,這事,可真是蹊蹺……"

陳姨娘心中一驚,話到這個份上,她也有些慌了,此刻腦中一個靈光閃過,讓她急急抓住錦華的衣問道:"蓮兒,你今日見過蓮兒沒有?"

錦華聞臉色一變,思量了一下,也是緊張地道:"奴婢今日並無看見蓮兒."

陳姨娘又轉頭看向另外的幾個婢女,厲聲問道:"你們呢?今日可見過蓮兒?"

幾個婢女哪里見過陳姨娘如此嚴厲的問話,一個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而後思量了一下,齊聲回到:"奴婢今日也沒有見過蓮兒."

而後一個名喚綠茵的婢女突然叫到:"回夫人的話,奴婢今日起床的時候,就見蓮兒的床上沒有人了!似乎,很早就不見了!"

陳姨娘心徹底亂了起來,林媽與蓮兒兩人都是為自己做事的,而且是做那些見不得人的事.

特別是林媽,跟自己的時間最長,知道自己的秘密也最多,每一個秘密,都足以將她置于死地!

若是她真的落在了誰的手里,只怕自己的秘密就要保不住了!

究竟是誰呢?

誰有如此通天的本事,能夠在偌大的慕容府內,悄無聲息地將這兩個人擄走?

對方的目的又是什麼?控制自己嗎?還是,要對付自己?

就在陳姨娘坐立不安的時候,靜了一個上午的門外,突然傳來了門衛的通報:"宸王爺到!"

上篇:086嚴刑逼供     下篇:088被圍攻的陳姨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