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095如山父愛  
   
095如山父愛

慕容玥西湖水色般的眼眸中閃過幾波漣漪,而後忽地一閃,轉頭看向宸王,驚道:"你的意思是,讓我的神智恢複?"

不愧是他看中的丫頭,果然與他心有靈犀,宸王很是愉悅地點頭道:"不錯,既然那人隱藏的如此之深,我們又無法得知對方要傷害你神智的動機是什麼,不如就給對方來個出其不意,恢複你的神智,讓對方措手不及!"

慕容玥也曾經想過這一點,只是,上次因為要設計慕容霜,而弄了顆假的丹藥給她偷去了.

後來發生的事,更是讓她慶幸自己做的決定,畢竟流星才送藥不到一天,就有人盯上了丹藥,不弄顆假的拋出去,只怕她的麻煩還不.

只是,既然已經弄出了丹藥被盜的消息,那麼她就不能貿貿然站出來,告訴大家,她已經恢複了神智,那樣的話,只怕更會讓有心人注意了!讓有忽.

慕容玥的忌憚,宸王自然是能夠了解,他運籌于胸地一笑,道:"過幾日,神醫賽閻王將會上門來為你診治,相信以賽閻王的醫術,定然會讓你恢複神智."

"神醫賽閻王?"慕容玥挑了挑眉,戲謔地沖流星笑道:"就是那個斷你不能活過二十歲的神醫?看來,這家伙的醫術可不怎麼可靠啊!你這麼個身強力壯,武功高強的人,他居然能夠賦予你體弱早夭的診斷,這賽閻王三字,可名不符其實哦!"

宸王見到慕容玥調皮的模樣,再聽聞了他的話,表有些無奈地道:"玥兒,若是讓云逸聽見你的這番話,只怕會氣得壞了那張他最為重視的俊臉,從此將你列為謝絕往來的人物哦!"

"俊臉?你是,賽閻王還是一個年輕人?"慕容玥有些驚奇地道.

"不?賽閻王他老人家早就作古了,云逸是他的徒弟,但是拿來冒充一下賽閻王,還是可以的!"宸王道,而後很是憐惜地看著慕容玥,"八年前,令尊也曾經去請過賽閻王來給你醫治,只是那時候賽閻王已經在彌留之際,無法前來,卻曾經留下過一句話給令尊."

"什麼話?"慕容玥有些好奇地問道.

"當時云逸也曾經在現場,賽閻王對令尊,在你十三歲之後,將會有一次轉機,或許是劫數,但也回事機緣,是福是禍,就看令尊的決定了!"宸王此時看向慕容玥的神色很是專注,想到前幾日云逸給自己的書信,他的心中更是對自己的選擇慶幸不已.

"什麼意思?什麼叫看我爹爹的決定?"慕容玥心中的疑惑非但沒有被解開,反而更多了!

"賽閻王,你自幼命格便是清奇,無人能夠斷定你的未來,所以不能受到任何事物的影響.所以賽閻王讓令尊不能給予你太多的限制,更不能用自己的人力來影響你,一切,只能按照命運的軌跡來前進.否則,只會害了你!"

宸王將云逸書信上的話一一道出,而後又向慕容玥解釋道:"賽閻王之所以被稱為賽閻王,不僅僅是因為他的醫術無人能及,更因為,他擁有占卜命運,知過去未來,斷人生死之能力,才會被世人稱作賽閻王,他的話,令尊自然不能不信.所以,雖然你自幼癡傻,令尊卻不敢約束你的自*,任由你在京城中四處闖禍,甚至被人戲弄了,他也只能暗自忍痛.雖然他明知道耶律風對你毫無意,卻見你對耶律風癡心愛慕,也不敢強行違背你的心意,解除婚約.否則,換做任何一個家長,即使再疼愛自己的女兒,也會迫于輿論,將你關在府中,好生看護,將你的婚事解約,以免因此讓你受耶律風那個家伙的嘲笑輕視."

慕容玥在聽聞了宸王的訴後,早已淚流滿面,心中對慕容宰相的愛女之心,心痛不已.

曾經,她也疑惑過.

為何慕容宰相明知自己的女兒癡傻無顏,還任由著她滿京城的跑,被人嘲笑,被人欺辱.

為何明知道有人要害慕容玥,還不安排幾個護衛,將慕容玥牢牢看好,不讓人隨意接近.

為何明知道耶律風嫌棄慕容玥,更經常欺負慕容玥,還不把這門婚事退了,將慕容玥徹底死心.

原來,原來這一切,都是出自于對自己女兒無私又無奈的愛.

賽閻王!

不愧是賽閻王!

若非賽閻王的一番話,慕容宰相定然會將慕容玥牢牢看護在自己的羽翼下,這樣下去,雖然會保護了慕容玥一時,卻會讓慕容玥體內的毒逐日積累.或許,陳姨娘會暴露出來,但幕後那個隱藏最深的人,卻會更加慎重.若是見慕容宰相防范之後,更會甯願一舉將慕容玥滅口.

若非賽閻王的一番話,慕容玥失去了自*,那日的慕容玥沒有受慕容霜蠱惑,去惜云園向耶律風示愛,那她也就不會在慕容玥落水之後,穿越到了慕容玥的身上.

自然就沒有了今日的慕容玥.

一切的一切,原來,早已注定!

"玥兒,現在,你可明白了?"宸王走到慕容玥面前,為她拭去淚水,眸光深深地看著她.vzok.

"我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這些年,最苦的人,不是……我!而是我爹爹!明明可以做到將我圈在府中,好生看護,不受任何人嘲笑欺凌,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我出去,出去受那些人白眼嘲諷.明明可以讓我這個慕容府唯一的嫡女消失在大家的眼里,忘切我這個慕容府的恥辱,他身為朝中重臣,卻甯願被人在背地里三道四,也要強忍著給予我最大的自*.只為了賽閻王口中或許並不存在的機緣."

終于,慕容玥哭出了聲,倒在宸王的懷中,任由淚水無盡的湧出,只想將滿心的疼痛就這樣哭出來,或許,哭出來,心里就不會那般痛了!

"北辰星,你,我爹他苦不苦,傻不傻?我真不敢相信,在我時候,別的孩子對我丟石頭,罵我丑八怪,傻瓜的時候,我爹他的心里,是怎樣的痛.在我一心糾纏著耶律風,卻被他無嘲諷的時候,我爹他該是怎樣的屈辱.他是一朝宰相啊!就因為我時常不懂事的闖禍,而不得不忍受著別人的非議.他這些年,究竟是怎麼熬過來的!"

那日,在馬車中,慕容宰相在發現自己恢複了神智後的表還曆曆在目,慕容玥當時沒有感覺到奇怪,卻在之後心中疑惑,為何她一個無顏的傻女,莫明地恢複了,甚至一恢複,就表露了超齡的智慧與心計,慕容宰相居然不問自己原因,只是滿心的狂喜.

更在自己定下那個計策後,絲毫不猶豫地就照做了!

原來,那個滿心苦痛的父親,期待這一天,已經期待了八年了!

"令尊,是一個很讓人尊重的父親!他的愛女之心,太苦,卻不傻,能夠用八年的時間,來喚回一個如此聰慧過人的玥兒,值得!"

即使身為宰相,自己的孩子在受人欺負的時候,他也不可能為了五歲孩童的話語,而利用權勢去為自己的女兒出氣.

即使身為宰相,也無法因為女兒的未婚夫不喜歡的自己女兒,而去強迫對方來喜歡!更要屈辱地當作不知道對方一心想要解除婚姻,來成全女兒的心願.

宸王自問從無怎樣佩服過一個人,但,在收到云逸的信後,他第一次,如此全心全意地佩服著一個人,一個父親.而這個父親,就是他的岳丈.

若是沒有慕容宰相八年的堅持,只怕,如今的丫頭,不是已經不在人世了,就還是那個癡傻的無顏女!

定然不會得到機緣而變得如此聰慧機靈.

"真的值得嗎?"慕容玥在宸王的懷中抬起頭來,看著宸王的目光,滿是被認可的期望.

誰能知道,此刻的慕容玥,早已經不是那個慕容玥了!身體里住著的,是二十一世紀的吳玥的靈魂.

若是這一切,讓那個滿心期待著女兒恢複的可憐父親知道了!該是有多麼的傷心與絕望啊!

八年的等待,生存的支柱,對亡妻的承諾,最疼愛的女兒,已經死了……

"值得的,玥兒,你恢複了,就是令尊最大的期望,你怎麼能懷疑你父親的心意呢?"宸王話語有些急切地道,不知道為什麼,剛才慕容玥看向他的目光,居然讓他的心中有了一種不好的感覺.

所以他甯願用一種責備的語氣來質問慕容玥,希望能夠因此而讓她認識到自己的存在,對慕容宰相的重要性.

"我恢複了,就是我爹最大的期望?!"慕容玥低頭重複著宸王的話,而後猛地清醒過來.

對啊!她怎麼就想偏了呢?

只要自己從今以後,對慕容宰相至誠盡孝,給予他一個身為父親最大的快樂,來回報他多年的守護,讓他從此已經得以愛女承歡膝下,讓他得到最大的幸福快樂,就是對他最好的回報了!

上篇:094引蛇出洞     下篇:095太子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