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095太子來了  
   
095太子來了

"是啊,姐,你沒有看到老爺知道你恢複後,有多麼開心嗎?你可是老爺唯一的希望了!若不是有你,只怕,只怕十幾年前,老爺就跟著夫人一起去了!你可千萬要好好的,才能對得起老爺啊!"一旁的肖嬤嬤擦著眼淚,哽咽著對慕容玥道.

"嬤嬤,你放心,我一定會讓自己好好的,只有照顧好我自己,才能回報爹這麼多年來對我的付出."

"這就好,這樣就好,夫人地下有知,一定會很開心的."肖嬤嬤聞,慈愛的臉上欣慰地笑著,嘴里輕聲念叨後,又再次沉默不語.畢竟姐和未來的姑爺還有事要談,此刻並不是感觸的時候.

慕容玥畢竟不是矯的女子,在想通了一切後,也就不再鑽牛角尖,而是抹掉了臉上的淚水,讓自己完全冷靜下來後,看向宸王:"北辰星,云逸要什麼時候才能到?"

宸王贊許地拍了拍慕容玥瘦弱的肩膀,而後在她的對面坐下來,答道:"回去後我便修書,讓人快馬加鞭送去飄渺云莊,大約四天時間,他便能到京城."

慕容玥點了點頭,而後似乎想到了什麼,很是奇怪地看著北辰星:"你方才,賽閻王已經仙逝了,那云逸怎麼又能冒充賽閻王來呢?"

"這不是冒充,賽閻王是一個稱號,最開始的賽閻王是指一個人,但後來,他們每一代的傳人,都會繼承這個稱號.而云逸,就是這一代的賽閻王!"宸王為慕容玥解惑到,"有云逸前來為你診治,定然能夠讓外界之人信服.如今我們要做的,就是把這個風聲放出去,四天的時候,夠我們籌備了!"

"是的,相信幕後之人聽到消息後,定然會有所行動,我們就拭目以待了!"慕容玥的眼中閃過一絲狠戾,只要讓她知道了幕後之人是誰,一定不會輕饒了那個人!

"哦,有個問題我差點沒有考慮周到,若是到時候出了茬子,就麻煩了!"宸王突然好似才想起來一般,猛然開口叫到.

慕容玥神一怔,有些茫然地看向宸王,奇道:"什麼問題?"

這個狡詐如狐的人,可謂是算無遺策,智珠在握了,居然還有漏了事的時候?

宸王突然出人意料地俯下身子,將臉靠近了慕容玥的臉,近的兩張臉之間就連薄薄的一張紙都插不進來.

慕容玥甚至可以感覺到,宸王那妖嬈卷翹的長睫毛從自己的臉上掃過時,那種仿佛能撓近人心底里去的搔癢.

"你,你干什麼?"慕容玥臉騰地了起來,伸手去推宸王,但她那點力量,又怎麼能夠推開功力高深的宸王,只能盡量將自己的身子往後仰,免得一不心,自己的雙唇,就會觸及他的……

而此時的肖嬤嬤,亦是目瞪口呆地看著面前突然曖昧如斯的兩人,在心內糾結了半晌後,干脆低下頭,對面前的兩人行為,來個視而不見.

反正就宸王心疼自家姐的那股勁來看,怎麼也不會平白欺負了自家姐.

再了,原來宸王的體弱多病,注定早夭,都是偽裝的,那麼,按照如今來看,除了宸王,只怕天底下還想要找個能夠配得上自家姐樣貌才智的,只怕也難有了吧!

宸王眉眼帶,表卻嚴肅地道:"我差點忘記了,以云逸的醫術,只要出手了,只怕治好的,就不僅僅是你的神智了,你這張臉的惡瘡,只怕為難不了他吧!"

這家伙!

哽就萬慕.原來還在抱怨自己沒有讓他見到真容啊!

"那又如何!"慕容玥雙手一撐椅背,身子利落地來了個臨空後翻,穩穩地落在離宸王三米外的地上,挑釁地朝他一挑眉.

宸王好笑地看著慕容玥靈動的模樣,卻也沒有再繼續上前"騷擾",而是頗為苦惱地伸出食指撓了撓下巴道:"我記得某個人曾經過,她的真容,可是要讓未來的夫君第一個見到的,若是到時候云逸治好了你的臉,你豈不是就要嫁給他了?那樣的話,本王可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了,這樣的賠本買賣,做是不做呢?"

"的確,剛才我可是聽某人過,云逸可是一個不可多見的美男子啊!或許他正是我喜歡的那種類型的男人,更何況,對方可是醫術精湛,能知過去未來的奇人,嫁給這樣的男人,非但身體健康有保障,更能趨吉避凶,這樣的雙收買賣,做是不做呢?"

慕容玥二姐也是甚為苦惱地皺起了好看的眉毛,晃著白嫩嫩的雙手,細細打量著自己如玉的纖指,仿佛那雙手指上有著什麼有趣而可研究的地方.

只是,還沒有等她研究透徹,那雙纖指就被一雙比之更大的手掌給包裹住了,包裹著自己的手指的手掌溫暖而白淨,完美的如同暖玉雕琢而成,就連每一個關節的紋路,都精美得讓人贊歎.

"慕容二姐,我可以當作你的話是威脅麼?別忘記了,本王的書信還未寫呢,云逸,可不一定能到來哦,本王可沒有給自己找敵的嗜好."宸王一雙魅惑天成的星眸帶著絕對的威壓盯著面前古靈精怪的丫頭.

如此柔軟的一雙手,綿得仿佛沒有骨頭一般,讓人恨不得揣進懷中肆意把玩一番.

可相對這雙柔荑,這丫頭的性子就不能柔和點嗎?就不能順自己心意一次嗎?再剛才他的話,並非沒有道理.

一旦云逸到來,若是只讓她恢複了神智,卻沒有治好她臉上的惡瘡,定然會讓幕後之人心生疑竇,那種可以一算計就十幾年而不露出馬腳的人,城府之深,絕對不可窺.

"山不來就我,我可以去就山呢?宸王爺,你,是與不是?飄渺云莊,聽起來,似乎很美啊!"宸王挫敗了,慕容玥樂了,別忘了,這家伙第一次正式見面,就敲詐了自己好幾根藥材呢!此仇不報,非女子!

這丫頭分明是存心不良啊!宸王剛想些什麼,卻聽見水菲菲在門外輕聲喊道:"姐,王爺,太子殿下來了!"

慕容玥神色一斂,拿起一旁的面紗將自己的臉蒙上,而後才看著宸王問到:"太子怎麼會來了,可是來找你的?"

宸王神色再次恢複了往日在人前的淡然無波,只是眼底卻閃過了一絲詭異之色,輕聲朝慕容玥道:"我陪你出去看看."

慕容玥明顯感覺到面前的宸王在突然之間變得給人一種遙不可及,琢磨不透的感覺,就仿佛他的化身名字一般——流星,這種轉變是因為什麼?是因為太子來了嗎?

雖然太子給人的感覺是平庸無為卻權勢心強的,但卻不曾聽聞過太子有傷害了宸王的行為,究竟是為什麼?

感覺到慕容玥緒受自己影響了,宸王轉頭對丫頭溫煦一笑,伸手握住了她的柔荑,柔聲道:"別多想了,若是我猜的沒有錯,太子應該是來送禮的,丫頭,恭喜你又有一大筆嫁妝收入了!"

"為何要做嫁妝,我出嫁前揮霍掉不行嗎?莫非,你要靠著妻子的嫁妝度日不成?"慕容玥嘟嘴道,有意與他拌嘴轉移他的注意力.

感受到丫頭對自己的關心,宸王握著慕容玥的手緊了緊,微微一笑:"對啊,為夫體弱,愛妃可要多多持家了!"vaix.

"哼!"慕容玥不屑地轉過了頭,臉卻不可自已的了起來.

身後的水菲菲和星殤幾人見到聽了兩人的打罵俏,都彼此心照不宣地看了眼,而後皆是勾起了嘴角.

看來,王爺和准王妃兩人共進了一頓午餐後,都培養起來一定的感了,看看他們彼此握著的手,嘖嘖,只羨鴛鴦不羨仙啊!

果然不出宸王所料,太子北辰昊的確是來送禮的,而且禮足足有十八挑,光是看那些打開的箱子里的瑪瑙珍珠翡翠玉石所制的首飾,隨便拿出去一樣,都能夠一個普通人家生活上幾十年.

愣是慕容玥被宸王提醒後,有了心理准備,也被太子的出手大方給驚得不知該些什麼才好.

"原來二弟也在啊!"太子的目光在兩人相握的手上掠過,而後揚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戲謔地打趣道:"看來玥兒很是得二弟的心啊!可惜了玥兒的年齡還,不然本宮就借機做一次好事,進宮請父皇下旨給你們挑個好日子,將這婚事給辦了也好!"

宸王似乎對旁人打量的目光視而不見,依舊大大方方地握著慕容玥的手,朝太子微微躬了躬腰,道:"皇兄如此厚愛玥兒,居然送了如此多貴重的禮物,本王替玥兒謝過皇兄了!"

太子很是爽朗地笑道:"看二弟你的,既然玥兒已經與你定下了婚事,本宮身為你的兄長,自然不是出手氣了,只是,二弟,你們雖然已經定了婚,但畢竟還未完婚,有些時候,該注意的地方,還需要注意一下還好,以免引人詬病!"

上篇:095如山父愛     下篇:097兄友弟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