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099陳姨娘的男人  
   
099陳姨娘的男人

陳姨娘被王管家這麼一問,再見到王管家一副看待罪大惡極之人的模樣看著自己,驀然發現了自己的語病,而後很是氣惱地站起身來喝到:"你以為是怎麼消除,自然是把那些烏雞都銷毀了,至于那些下人,全部打發走,不管怎麼樣,三天之內,務必把這件事弄好!"

王管家見陳姨娘並非自己所想的那般,想要殺人滅口,而是准備將所有人都遣散,當下的臉色變和緩了許多,斟酌了一番,才開口到:"那些人都已經在山莊成家生子,三天時間讓他們搬離,只怕有些困難!"

陳姨娘心知王管家的是實話,便朝錦華招了招手,錦華遞給王管家一疊銀票,王管家自是明白這疊銀票的用途.朝陳姨娘點了點頭,道:"老奴一定會盡快讓他們搬離,不惜一切代價!"

陳姨娘揮了揮手,示意他立即去辦:"所有帶不走,或者會拖延時間的東西,全部銷毀,只求速度,不求代價!"

王管家應聲離去,陳姨娘坐在椅子上,沉默了許久,才緩緩在錦華的攙扶下,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幾人都不曾發現,房頂上,不知何時,坐著一白一青兩道身影,在他們離開後,亦是悄無聲息地離開了大廳.

"人家要去毀尸滅跡了,你准備如何?"宸王雙眸帶笑地看著懷中的慕容玥,非常享受這個時候,因為沒有內力,無法施展輕功,佳人無奈,只能任由他抱著的時刻.

"我准備先下來!"慕容玥哪里沒有發現這*詐如狐的家伙,嘴角得意的笑容.

"你確定現在下去?"宸王點了點腳下晃悠悠的樹枝,望了望離他們至少有十幾米高的地面,挑眉問道.

"不錯!"慕容玥應到,眸中閃著倔強的光彩,這家伙似乎有些看她了!

"好!"宸王驀然松手,准備看看這丫頭驚聲尖叫的模樣.

卻不想,無一絲內力的慕容玥,在腳尖碰觸到了柔軟的樹枝後,靈動的如一只獼猴般,身體柔若無骨地就這般順著樹枝的蕩漾,每每在樹枝蕩漾到極致的時刻,抓住另一根樹枝,繼續順從著地心引力,攀附著一根根樹枝,朝著地面蕩去.

"好身手!"宸王看著身手敏捷的慕容,不禁出口贊道,雖然在皇宮那夜見識過慕容玥翻,牆的身法,但牆體畢竟還是有著力之處的,不同這些纖細的樹枝.

烏惱而發.如今,他才算真正見識到慕容玥身手的奇妙之處,看著她不帶一絲內力的敏捷身法,宸王的眸中閃過了一絲光彩.

原本還准備著隨時出手救助的他,在見到慕容玥終于安全到達地面後,身形一晃,便身輕如落葉一般,悄無聲息地落在了慕容玥的身旁.

"那當然!"慕容玥傲然一揚可愛的下巴,雖然她不像宸王和水菲菲她們一般有著輕功,但身為二十一世紀的超級特工,哪里會被這一顆十幾米高的樹給難住了!

"不過,用來打家劫舍可不夠,更別攔路搶劫了!"宸王神超然,目光悲憫,望著藍天上時卷時舒的白云,云淡風輕地道.

"所以才要咱們的宸王爺出手啊!攔路搶劫這種粗魯的事,可不適合我這個嬌滴滴的女子做呢!"慕容玥很是狗,腿地用崇拜地目光,看著面前這個外表聖潔如雪山白蓮,內心卻是一朵曼珠沙華的男子.

宸王看著面前化身哈巴狗一族的鬼精靈,笑出了一種孺子可教的欣慰,拍了拍慕容玥的腦袋道:"那嬌滴滴的女子,適合做什麼呢?"

"煽風點火!"慕容玥有求于人,只能繼續干笑.任由某人的祿山之爪,在自己的腦袋上作祟.

"合作愉快!"宸王眯了眯魅惑風的雙眼,很是享受著手下柔順的觸感.盡享受著自己做苦力換來的福利.

一陣清風吹來,蕩起了宸王披散的發絲,柔柔與慕容玥的糾纏在一起,青袍白衣席卷,有金色的落葉飄過,落在女子鬢旁,男子挑起如玉的纖指,溫柔地為她拂去.

遠處,三男一女分散在四周,為兩個竇萌芽的人兒開辟出一片絕對甯靜的空間.不時回頭看上一眼,露出了竊喜的笑容.

陳姨娘憂心忡忡地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將身旁之人盡數遣開,獨自一人靜,坐在梳妝鏡前,望著打磨得光滑如玉的銅鏡內,那個嬌顏如花的人影.

雖已年過三十,但由于精致的保養,皮膚依舊嬌嫩細滑,與十八歲的少女不相上下.高挑的丹鳳眼,彎彎的柳葉眉,還有那殷的雙唇,無時不刻,在彰顯著少婦獨有的風姿.

這樣的美人,為何慕容震天那個無汗,就從不曾看盡眼里?

自從慕容震天抬了自己做姨娘後,就甚少碰過自己,尤其是上戰場後,經常一去,就是幾個月,任憑自己的大好年華,就這樣空度.

若不是慕容震天他,她也不會……

更不會,由一個心思單純,只願為夫君洗手作羹湯,一心在家相夫教子的好女人,變作如今滿心陰謀算計,陰狠歹毒的毒婦.

慕容震天,我陳倩的一切變化,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到如今,我已經沒有後路,無法後悔,也不願去後悔!

只是,若是那人,是他,是那個尊貴如神祗的宸王爺,該有多好!

想到宸王那完美魅惑的容顏,和周身尊貴如仙,聖潔如佛的氣息,陳姨娘的臉頰就不由地一陣火熱,恨不得宸王如今就在自己的身邊,立刻投奔進他的懷抱!

她是一個女人,更是一個被開發的完全的女人,有著最根本的需要,這女人最渴望的一切,她的夫君,慕容震天早已經不再給她.

他給她權,給她錢,給她名,給她利,卻獨獨不給她夫君應有的寵愛.

一個男人,才能夠給女人的雨露滋潤.

再嬌顏的花朵,失去了雨露的滋潤,也會枯萎的.

就在她滿心絕望,日漸枯萎的時候,是他,是另一個他,出現了.

以最勇猛的姿態,最火熱的激,給了她最最渴望的滋潤.

一開始的時候,她是半推半就的,甚至在事後,以淚洗面,厭惡著自己的不能抗拒.vfav.

可是到後來,那個人超過三天不來的時候,她就開始無可救藥的思念他,身體開始習慣性的思念.

這種事,就如同吸食罌,粟一般,一旦成了癮,再想戒,就戒不掉了……

等到她發現那個人的野心後,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她也不是個好女人吧!

否則怎麼會在聽聞那個人的計劃後,心中甚至不曾猶豫一下,就點頭了!

或許,每個人的心中,都有著一個魔,而那個人,就是開啟她心魔的鑰匙.

而後,一切,就開始了……

"在想什麼?"一個低沉的男聲突兀地響起,打斷了陳姨娘的回憶,陳姨娘卻絲毫不意外地笑著回過了頭,而後依偎在來人的懷中.

"我的倩一定是在想我了!看你這滿臉的春心動蕩.才三日不見,就這般……嗯?"男人將陳姨娘柔若無骨的嬌軀抱起,熟門熟路地鑽進了里屋,將陳姨娘溫柔地置于木大床之上,便伸手去解她的衣襟.

"誒,等等,人家有事要和你!"雖然已經安排了王管家去消除痕跡,但畢竟林媽和蓮兒都落入了不知根底的人手上,陳姨娘自然不能不忌憚.

"寶貝兒……你摸摸……"男人抓著陳姨娘的手,向自己的身下探去.讓她抓著那處早已經火熱堅硬的凸起,浮笑著問道:"都已經憋了這麼多天了,什麼事,也不如這個重要,寶貝兒,我就不信,你會不想我……"

男人著,便伸手朝陳姨娘的那處摸去,絲毫不意外地感受到了一片水澤潤滑,他稍稍撥弄了一番,便滿足地聽到了陳姨娘嬌柔的呻吟,他含笑繼續深探,滑進了那處溫熱,盡享受著細膩濕滑的觸感.

"啊!討厭!"陳姨娘雙頰染上一片緋,一手抓著男人的火熱堅硬,一手迫不及待地去解男人的腰帶.

"真的討厭?"男人手指頓然又進了一只,目光浮穢地看著陳姨娘嫣的雙頰,到了他這般年齡的男人,最是喜歡這種被開發成熟的婦人.

而他見過的婦人中,陳姨娘當屬上品,雖已經生了兩個孩子,當依舊緊窒如初,總能夠讓他達到最舒適的那一刻.

當然,會選擇她的原因,並不是因為這點,畢竟這點,也是目的達成後,才知道的.

真正的原因,自然是她的身份,雖只是一個姨娘,但慕容府總共也才兩個姨娘,只要他教導得當,不怕慕容府的大權不落進了陳姨娘的手中.

而這陳姨娘的確也是可造之材,短短的幾年時間,便將慕容府的財政大權緊緊抓在手中,只要等時機成熟,將慕容震天除去,陳姨娘接手了慕容府,這偌大的慕容府,可就是他的了!

上篇:098消除痕跡     下篇:100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