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00出手  
   
100出手

陳姨娘哪里會知道這男人此刻的想法,本就饑渴的身體,在經由男人的挑逗後,更是早已泛濫成災,當下便急不可耐地將男人身上凌亂的衣物剝光,將他的身子朝著自己拉下.

男人見狀,嘿嘿一笑,便附上了陳姨娘的身體,身子一沉,將自己送入了她的體內,便與其合二為一.

陳姨娘嬌柔地嚶嚀一聲,一雙玉臂如靈蛇般攀附著男人的頸脖,雙腿盤著男人的勁腰,主動動作起來.

"寶貝兒,你真熱……都快把我融化了,好濕,好軟,好熱……"男人口中著浮穢語,一雙手一刻不閑地上下動作著,盡享受著陳姨娘那豐滿迷人的身體.

"壞人,你就會欺負我……"陳姨娘媚眼如絲地瞟了男人一眼,身子卻更加賣力地迎合著男人……

印雪苑內的一切動靜,在偌大的空間下,被結結實實的掩蓋下來.

此時此刻,印雪苑西廂房的慕容霜,正滿目激動地看著面前的玉瓶.

眼前這只毫不起眼的潔白玉瓶,就是當日她從慕容玥哪里偷來的,若非自己激靈,早准備了一瓶假的丹藥,只怕當日,她的一切努力,就會落入了那兩個黑衣人的手中了!

若非這兩日府內並不平靜,只怕她早就要將這瓶丹藥給服食了.如今娘親正為林媽和蓮兒的事心煩意亂,絕不會有心思過來管自己,她正好借機將這顆丹藥給服食了!己地他剝.

只怕就算慕容霜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到,她的母親,身為慕容相府明面上的女主人,此刻正與一個不是慕容宰相的男人苟合著.

當然,有一點慕容霜沒有料錯,此刻的陳姨娘,是絕對沒有心思過來管她這個女兒的.

慕容霜在虔誠地沐浴更衣後,慎重地將丹藥服下,准備感受著那種想象中,該是脫胎換骨的感覺.

耐心地等了一會兒後,卻等來了腹痛如絞的感覺,那種所有熱流彙集往下直沖的感覺,讓她臉色一變,就急急朝房間內備好的馬桶沖去.

雖然疼痛來得措手不及,但慕容霜的臉上卻揚起了一抹藥效發揮,願望達成,得償所願的笑容.

既然是要腹瀉了,肯定是身體在排除雜質,一旦等雜質排清,她的身體,一定就會成為純淨的先天靈體,以後再想辦法找個武林高手,來指導自己習武.

最重要的是,這丹藥有著養顏美肌的效果,到時候自己這一身不夠白皙的肌膚,一定會變得吹彈可破,白嫩如羊脂玉.

拉吧!把這些雜質全部排出去!

慕容霜坐在馬桶上,無聲卻瘋狂地笑著.

慕容玥哪里會想到,自己隨手用來代替仙露玉髓丹,有心給偷藥之人一個懲罰的瀉藥,居然會帶給慕容霜這樣喜悅而充滿希望的想法.

若是她知道了,只怕會捂著肚子,笑個半天都合不攏嘴.

可惜的是,慕容玥如今才交代完肖嬤嬤去四處傳播,林媽偷偷挪動府中財物,在那片鄉下莊子里養著許多烏雞,早已經賺的盆滿缽滿是謠.

又著手和水菲菲連夜做了兩雙增高鞋,再穿上了兩件大棉襖,緊緊地纏了幾圈布條,將棉衣繃緊後,套上了黑色的夜行衣,蒙上了頭臉,來到了錦華的屋子前,偷偷地翻進了她的房間.

像錦華這樣受寵的貼身侍婢,都有著自己**的屋子,更是方便了水菲菲和慕容玥的行事.

慕容玥在翻進去的時候,有意碰了下窗欞,制造出了聲響,將錦華驚醒.

"誰?"淺眠的錦華被驚醒,高聲喝到.

"快動手!"水菲菲偽裝成男聲道,而後便朝著錦華襲去.

錦華身子一滾,險險避開了水菲菲故意放緩的動作,而後高聲叫到:"救命啊,有賊,快來人啊!"

平靜的夜晚,被錦華這一聲高呼給驚亂了!vhqo.

很快地,四處便傳來了人聲,許多的腳步聲急匆匆地朝這邊趕來.

"該死的,來不及了,我們先走!"

見錦華激靈地滾到了床鋪底下,拿著踏腳板緊緊地擋著了自己的身體,水菲菲氣惱地叫到.

慕容玥見狀,也點了點頭,她沒有水菲菲那種辦成男聲的能力,此刻只能沉默著,由水菲菲來發揮.

此刻見該做的都做了,便當先翻出了窗戶,水菲菲緊接著跟上,拉著慕容玥施展輕功,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慕容玥來之前,早已經將這邊的況摸清,算計好了每一步,直到她們離開後,府中的侍衛才趕到.

見到的,只是瑟瑟發抖的錦華,詢問,也只得到了來人是兩個身材中等,體態微胖的男性賊人的消息.

錦華這邊發生的事,很快地傳到了陳姨娘的耳中,而這個時候,她正與那夫相擁而眠,兩人在經過了兩次抵死纏綿後,都累得一場好眠.

陳姨娘在被錦華叫醒了,隔著門問清楚了況,便囑咐她先行下去,而後一臉沉重地看著一旁的男人,將林媽和蓮兒的事對他了一遍.

男人在聽聞後,沉思了片刻後,道:"既然你已經讓人去遣散莊子那邊的人了,只要那邊的痕跡消除了,相信就算是慕容震天著手查,也不會查到什麼.對了,給那傻子下的藥,都收拾乾淨了吧?"

"都收拾乾淨了!你每次給我的藥,分量都剛剛好,沒有剩余,在林媽消失後,我已經讓人將大廚房打掃了一遍,甚至連那煲湯的鍋子,都砸碎了,當作垃圾給丟出府去了!"

陳姨娘靠在男人的懷里溫聲道,她並不是一個遇事只會慌亂得沒有了主意的女人,否則也不能掌控偌大的慕容府這麼多年.

也正是因為將這些事都處理掉了,她才能夠安心地和男人在這里尋歡作樂,事的輕重急緩,她可是在心里都算計得清清楚楚的.

"那還擔心什麼?即使那個暗地里的人,從林媽的嘴里撬出了什麼,沒有證據,對方也拿我們沒有辦法,這麼多年來,我們都不曾被人發覺,就不信如今一切都快成功了,還會有什麼意外."男人贊賞地看著陳姨娘,當初會選擇這個女人,正是看中了她的心思敏捷,不會給自己扯後腿,這麼多年來的一帆風順,都證明了他的眼光之准.

"的確是這樣,只要將林媽鄉下那個莊子給處理好了,就能夠真正的安心了,只要這事一過,我們就開始下手!"陳姨娘目中閃過一絲狠戾,慕容雪的悲慘遭遇,慕容震天的默認無視,真正地寒了她的心,如今的她,對慕容震天的最後一絲期望,都已經湮滅,剩下的,只有無盡的恨意.

只要將慕容府完全掌控在自己的手上,再將慕容霜培育出來,嫁給一個位高權重之人,給自己尋一個堅定的後盾,以後的她,就再也不用看人的臉色過日子了.

即使慕容雪這輩子毀了,沒有人會娶,她也能夠讓慕容雪一輩子過得富貴榮華,衣食無憂.

男人見到陳姨娘目中閃著的**之光,浮笑著擰了她一把,道:"我就喜歡你這份狠的勁,既然你這麼有精神,不如再陪我做一次!"

完,便再次將陳姨娘壓在身下,不帶任何前戲地闖入了她的身體,勇猛地動作起來.

茫茫夜色中,星木打著呵欠,看著前方同樣無聊的星火,道:"喂,那個姓王的到底什麼時候才來啊?動作也太慢了,都讓爺我等得要睡著了!"

這個王爺,也太寵著准王妃了,居然就依照著准王妃的要求,讓他們兩個,在這城外等著那個王管家,搶劫他身上的幾千兩銀票.

區區幾千兩銀票,也要出動他們天機里最精英的管理層,這簡直不是殺雞用牛刀了,簡直就是,殺螞蟻出動大炮好不好.

幾千兩,什麼時候他們兩的身價淪落到這麼可憐的數字了!

"那家伙算個帳也太慢了!"星火亦是等得不耐煩,他們自然知道王管家來的這麼遲的原因,自然是為了將那個莊子里的賬務和每個人的資料給掉出來,才能按照每個人的況來發遣散費了.

偏偏這個事還不能假手于別人做,只能他一個人來完成,自然是慢了點.況且,就算白日里王管家把資料整理好了,為逼人耳目,也是要夜深時刻,才敢出門的.

若不是為了等那些資料,星火和星木只需要在無人之處將王管家給綁了即可,根本不需要等到現在.

幸好,就在星火也等得直打呵欠的時候,王管家騎著馬的身影終于出現在前方的拐角處.

星木凝眸望了望,見到了王管家身後那個大大的包袱時候,朝星火點了點頭.

星火站起身來,活動了下因長時間不動作而僵硬的手腳,懶懶地朝著王管家的方向走了過去.

王管家拿著陳姨娘給的手令,出了城門,正准備驅馬加速的時候,卻見一個神冷峻的男子不緊不慢地朝著自己走來.

一股不好的預感,讓王管家不由自主地看著眼身後遠處已經關上的城門,心中猶豫著,是不是該調回頭……

上篇:099陳姨娘的男人     下篇:101暗潮洶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