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01暗潮洶湧  
   
101暗潮洶湧

王管家勒住了馬,才准備調過馬頭,卻感覺胸口一麻,渾身便動彈不了.

星火不急不緩地走上前,而方才王管家勒馬的行為,就仿佛刻意等候星火一般.

星火滿面帶笑,神自然地牽過馬繩,姿態優雅地朝著城外漫步而去.

而一旁的星木也很是"殷勤"地上前"接"過王管家背上的包袱,還很是熱絡地拍了拍王管家的後背,仿佛在低聲笑語著什麼.

仿佛他們是王管家安排在此處的接手人員一般,就這樣,當著城牆上的官兵,堂而皇之地將王管家這樣一個大活人給"牽"走了!

王管家僵直地坐在馬背上,驚懼地看著眼前的兩個年輕人,心中有了頓悟.

身為慕容府多年的管家,王管家早已經練就了對人臉過目不忘的本事.

更何況,白日里才見過這兩個為宸王奉茶給陳姨娘難堪的年輕人,王管家怎麼可能還不明白這一切.

原來,這一切,都是宸王在背後指使的.

只是,宸王的目的究竟是什麼?他都知道了些什麼?

若是宸王插手了此事,只怕陳姨娘就真的要倒,台了!

而他……

也會受到應有的懲罰,甚至,可能只能以死謝罪.

王管家面色如灰,閉上了雙目,任由著星木二人將自己帶向未知的地方.

或許,這也是一種解脫吧!vjhh.

這是個注定不平靜的夜晚.

某個陰暗的房間內,一個身形高大的男人端坐在椅子上,看著面前跪著的下屬,低聲問道:"你的可屬實?宸王親自的?"

下跪之人答道:"回首領,屬下親耳聽見宸王和太子的,要去請賽閻王來為慕容玥醫治神智,太子甚至還為此事而去天源樓,為慕容玥買了一大堆對神智有益的藥材.相信此事不會有錯!"

椅子上的男人冷冷地哼了一聲後,陰冷道:"看來讓這慕容玥被指婚給宸王就不是一件好事,宸王雖體弱多病,卻聰明過人,一旦讓他插手慕容府的事,對我們來,可不是個好現象.那慕容玥已經傻了十幾年了,就應該繼續傻下去才是!"

"首領,你看,我們是不是該找個機會把宸王給……"下方的男人滿是殺氣地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混蛋!"椅子上的男人罵了下屬一聲,而後站起身來怒道:"那宸王豈是能夠隨便招惹之人,若是宸王能夠殺,只怕主子早就動手把他殺了,還用等到現在?宸王,只能是病死的,否則就會亂了主子的大事!"

"是,屬下愚笨……"下屬忙低頭伏在地上,不敢再胡亂支招.

"宸王不能死,那麼死的,只能是賽閻王了!"被稱作首領的男人目中閃過一絲狠戾,冷聲道:"傳聞賽閻王能知過去未來,斷人生死,就不知道,他能不能斷得了自己的生死呢?你且先行回去,繼續探聽消息,一旦得知賽閻王的行蹤,立即來報,我要讓這個賽閻王,下地獄去見見那真閻王!"

"是!"下屬俯首一禮,退了下去.

男人坐回椅子上,獨子語道:"賽閻王,你本該好好地呆在你的飄渺山莊,過你的清靜日子,為何偏偏要參與到此事中來?雖然我不想與你做對,帶你阻人前程,壞人好事,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

……

"賽閻王?就是那個能知過去未來,出斷人生死的賽閻王?你是,宸王要請他來為那個傻子治病?"一個高昂的女聲響起,劃破了大殿的甯靜.

"是的,奴婢的確是聽到宸王和太子如此的,聽聞宸王與上一代的賽閻王頗有交,甚至上一代的賽閻王還為宸王診治過,不過因為宸王的病,乃是先天造成的,所以賽閻王無法醫治,只是出手將他的病拖延了,讓他苟延殘喘至今!並告訴了皇上,最多能夠讓宸王活到二十歲!"一個嬌柔的嗓音道.

"宸王什麼時候死,我並不關心,我所要的,是讓慕容玥無法恢複罷了,若是賽閻王出手,豈不是讓我十幾年來的心血毀于一旦?"高昂的女聲道,話中帶著讓人心悸的陰寒.

"主子既然不想讓賽閻王出手,不如想辦法讓那賽閻王不願出手?或者,無法出手?"先前的婢女開口建議到.

"那賽閻王聞名于世,與宸王有著上一代賽閻王傳下來的交,若是想要讓他不願意出手,只怕很難!"身為主子的女子道.

"既然如此,那只有讓他無法出手了!"婢女開口到,嬌柔的嗓音,出來的話,卻是充滿了殺氣.

"的確如此."女子道,"你且繼續潛伏在慕容府,若是那賽閻王到,我自會知道,到時候,我會告訴你,該怎麼做!"姿候口意.

"是!"婢女應聲道.

"慕容玥最近的表現如何?"女子突然開口問道.

"還是如以前一般,只是從上次在惜云園被慕容雪姐妹倆絆到湖里後,就與慕容雪姐妹倆沒有以往那邊親近了!人也變得沉默了許多!"婢女回答到,聽其語氣,似乎對慕容玥平日里的作息非常熟悉.

"就算是個傻子的人,吃過幾次苦頭,也會害怕的,這樣並不奇怪."女子有些嘲諷地微笑著.而後稍稍有些遺憾道:"可惜她與耶律風的婚事退得早了些……"

婢女迎合地笑道:"是啊,否則也不會讓宸王橫插了一腳,如今還招惹出賽閻王來,平白給主子增加了煩惱.那耶律風也是太過跋扈了些,才能讓慕容玥這樣死心塌地的人,都貨惱怒地要退婚."

"是啊,沒有想到慕容玥這樣一個傻子,也是那樣有性子.只是我總覺得上次慕容雪的事,出得有些怪異.你對這件事上點心,免得出了什麼茬子!"

女子有些謹慎地吩咐到,天生便是陰謀家的她,對任何有可能脫出自己掌控的事物,都懷著十足的警戒心,這也是她能夠走到如今這一步的原因.

"是,主子放心,奴婢一定會將所有危害到主子的食物,都扼殺在萌芽狀態."婢女很是乖巧地答道,嬌柔的嗓音,讓人心身愉悅,不由自主地就對她產生了好感.

女子滿意地笑道:"你做事,我自然是放心的,你的家人,我都為你照看的很好,既然你來了,就去陪他們話吧!一段日子沒有見到你了,他們也都怪想你的!"

"謝主子,奴婢定然會加倍用心為主子辦好差事."婢女開心地笑道,優雅地對女子行了禮後,才按捺著滿心的欣喜,快步朝自己家人所在的地方走去.

女子笑盈盈地目送著婢女離開,而後轉了轉自己手指上戴著的翡翠扳子,輕聲道:"宸王,你究竟打的是什麼主子,若是你是貪圖慕容宰相的權勢,可你偏偏是一個短命之人,要權勢也無用.若你是對慕容玥有獨鍾,那可真是荒唐了,你一個擁有著天人之姿,超然智慧的男子,怎會對一個面容丑陋,神智癡呆的女子動心.真是讓人猜不透啊!你這次出手,目的何在?"

……

和水菲菲一同做了次夜行賊的慕容玥在陽光刺到雙眼時,才不願地皺了皺眉,掙紮著從美夢中醒來.

茫然地將手自被窩中探出,才准備抬手遮住陽光,卻發現眼前突然暗下來.

驀然睜眼,卻望進了一雙星光璀璨的眼眸中.

又是這個擾人清夢的家伙!

難怪了,自己昨夜明明放下了帳簾,今日還會被陽光給喚醒.

這北辰星就天生與自己的睡眠有仇不成?

幸好自己沒有裸睡的習慣,否則還不白白給這個登徒子占了便宜去.

沒有風度,沒有素質,沒有涵養,沒有分寸的家伙!

慕容玥心中暗咒,賞給那個滿面清風笑容的家伙一個白眼,而後大大咧咧地將被子一掀,就這般著里衣跳起來,當著宸王的面給自己穿起一副來.

"嘖嘖!方才還是一副醉人的海棠春睡圖,如今卻是……我丫頭,你就不能假裝害羞下,然後尖叫著把我轟出去,再來個手忙腳亂地穿衣服,怒氣沖沖地興師問罪!你這樣冷靜的模樣,真的很讓我沒有成就感呢!"

宸王挑了挑好看的眉毛,而後將帳簾放下,轉身走道圓桌前,為自己倒上了一杯涼涼的隔夜茶水,喝了一口,皺了皺眉,又隨手放下.

"第一,如今已經是秋天了,你的海棠春睡圖用詞不當!第二,我為什麼要假裝害羞,我如今才十三歲,該大的地方還沒有大,性別意識沒有必要那麼強!第三,我尖叫著,想必只會增加你的樂趣,並不能把你轟出去,畢竟你的臉皮已經修煉到百毒不侵了,不是嗎?"

慕容玥利落地把衣服傳好,而後跳下床,套起鞋子,朝那個不速之客問道:"昨夜的事辦的如何了,東西可拿到手了!"

這家伙這麼早來,肯定是事已經辦妥了,否則不會沒事過來找自己打擊他的!

上篇:100出手     下篇:102背叛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