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013北辰蘭的心思  
   
013北辰蘭的心思

聽到慕容玥的話,星火的臉頓時變作了苦瓜色,可憐兮兮對對著慕容玥道:"明天這個時候,准王妃,這時間,是不是太緊促了些?能不能,寬限點……"

"哦?"慕容玥有些無辜地看著星火,純良的大眼睛就這般眨巴著看著星火,有些意外地問道:"時間很緊促嗎?我怎麼沒有感覺到?你們天機的人員不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嗎?這點事,應該不會難倒你們吧?"

完,慕容玥沖著一旁細細品嘗,兩耳不聞身旁事的宸王問道:"閣主大人,你,女子的對是不對?"

宸王有些同地看了眼苦巴巴地望著自己的星火和星木兩人,再看看一臉促狹看著自己的慕容玥,有些為難地摸了摸鼻子,既然被點名道姓了,也就不能再裝作沒有聽見了.

在斟酌了半晌後,這位一向在下屬面前最為英明的閣主大人,在未來閣主夫人的威脅下,第一次違背了自己的良心回答道:"的確,一天時間,也差不多夠了,你們就快些下去查辦吧!"

"主子!"星火和星木目瞪口呆地看著面前的宸王,有些不敢置信地叫到.一天時間,查十年前那幾年一個偌大慕容府的人員變更,這,這可不是件容易事啊!vmxk.

宸王有些恨鐵不成鋼地瞪了兩人一眼,這兩個榆木疙瘩就不會開竅點,天機的人那麼多,就不知道多叫幾個人幫忙嗎?

"快去,那麼多人,查這點事,一天時間,足夠了!"

這句話的暗示可是宸王幫他們的極限了,若是這樣他們還聽不明白的話,就白活了這麼多年了!

"哪里多……"星木還有些不甘地想要什麼,卻被星火一把捂住嘴巴,不讓他下去.

"是,是,是!我們立刻就去查!"星火忙一把拉過星木,朝窗戶蹦了出去,若是再遲了,誰知道准王妃還會出什麼要求來.

"看不出來閣主大人還是一個對手下倍加愛護的主子嘛!"慕容玥調笑道,對于宸王的維護並未什麼,畢竟,她也只是出于好玩的心態,才會這般捉弄星火二人.

"丫頭,他們都是我一起長大的兄弟,我自然是要愛護他們的."宸王忽地將臉湊近了慕容玥,戲謔到:"我不僅僅要愛護他們,以後,會更加寵愛你哦!怎麼樣,我這個未婚夫不差吧!絕對是一個非常好的夫君哦!"

"可是我對一個比我大上這麼多的大叔,可是沒有興趣誒,人家還是一個未成年呢?你不覺得調戲一個未成年,是一種罪過嗎?"慕容玥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很是純潔無瑕地道.

"貌似剛才是你這個未成年在調戲我吧!"宸王很好心地指出她剛才的罪行,還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臉,提示著她剛才做了什麼.

慕容玥看著宸王賣萌的誘人模樣,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沒有辦法,眼前這個男人不苟笑的時候,就已經夠引人犯罪了,更別此刻故意對自己流露出萬千的風,讓她這個內心早已成熟,對美男免疫力直線下降的好色主義者差點直接化身為狼,撲上前去,將這個絕色美男壓在身下,上下其手.

還好,慕容玥內心年齡的好色指數和節操指數還是成正比的,努力壓下心中的蠢蠢欲動後,昧著良心道:"我剛才只是在用手指測試你臉皮的厚度,你可別誤會?事實證明,你臉皮的厚度快和城牆拐角有的比了!"

"哦!"宸王笑了,意有所指地道:"能和你的比嗎?記得你的臉皮厚度,應該是和宮牆轉角一般吧!記得那日……"

"還有事沒有,沒有就早點滾回去吧!"慕容玥被踩到了痛腳,立即翻臉不認賬地下逐客令到.

"呵呵,本王今日想必是沒有事忙了,不過你呢!可就不一定了!"宸王心知某人惱羞成怒了,也就不再逗這個丫頭,丟下這麼一句話後,就消失在窗外.

"我能有什麼事?哼,只要你不來氣我,我日子過得愜意得狠!"慕容玥嘟囔著詛咒了某人半晌後,感覺到肚子在抗議了,便喚肖嬤嬤端來飯菜,大吃特吃了一番,才感覺到滿肚子的怨氣煙消云散.

飽食一餐後,慕容玥舒坦地喝著某人留下的茶水,享受著美好的上午茶,感歎著這樣的日子快樂似神仙時……

接下來的事卻證明了,宸王那張嘴,與傳中的烏鴉嘴有得一拼.

看著面前笑盈盈的畫眉,慕容玥有些無奈地坐上了那代表著尊榮的車輦,哀歎著又要開始"傻子"的表演.

"母妃,聽二皇兄和太子昨日都去了慕容相府?"北辰蘭有些奇怪地朝德妃道,聽到這傳時,北辰蘭第一個念頭就是不相信.

畢竟宸王的超然世外,可是大家都知道的,若是沒有重要的事,他是一步也不離開自己的宸王府的.

可是這樣一個對身邊之人都淡然疏離的二皇兄,居然會在訂婚的第三天,就到慕容相府去拜訪了.還和慕容玥那個傻子交談了一個下午.

這,這就是天下雨,也比這件事來得可信的多啊!

更別那個對慕容玥一向是厭惡至極的太子,居然會抬了十幾挑的貴重禮物,去送給慕容玥了!

昨日到底是什麼日子,居然會發生這種不可思議的事!

"是的,你二皇兄既然與玥兒訂婚了,自然該到慕容相府去擺放一番才是.至于太子,他與你二皇兄最是親近,玥兒既然快要成為他的弟妹了,去送些禮物,也不足為奇."巴看外兮.

德妃看著自己的女兒一副大驚怪的模樣,很是溫柔地為她解釋到.

"玥兒就要成為你的嫂子了,你以後可更要與她多多來玩才是,本來母妃很是擔心玥兒與耶律風退婚後,無法找到家好人家,加上你又對耶律風有獨鍾.一直對此事歉疚不已.如今看你二皇兄對玥兒如此愛惜,母妃也總算放下這顆心了!"

德妃輕細語地道,那雙剪剪秋水般柔和的眼眸中,溫柔得讓人不自覺就醉于其中,臉上無時不刻掛著的親切笑容,更是讓人親近.

北辰蘭看著自己的母妃,不知不覺中就呆在那里.

母妃永遠都是這般美,讓宮里其他的皇子公主,都羨慕自己有一個如此美麗的母妃,盛寵不衰,才讓自己的地位遠高于其他的公主.

唯一讓她不太滿意的就是母妃對慕容玥那個傻子太過偏愛了,寵愛得讓她總忍不住心生妒忌.

"母妃,耶律哥哥他很久沒有進宮來給您請安了,您看今日天氣如此之好,是不是讓耶律哥哥進宮來給你請個安啊!"北辰蘭撒嬌地抓過德妃的手,開口出今天自己過來的目的.

"今天?"德妃皺了粥眉,有些為難地對北辰蘭道:"還是改天吧!我剛才讓畫眉去接玥兒入宮了.耶律風再來,只怕不方便.你也知道,玥兒因為退婚的事,對耶律風有些不喜,相信耶律風現在見了玥兒,也是尷尬.還是改天吧!改天母妃得空的時候,你再讓耶律風來宮里坐坐,如何?"

"母妃!"北辰蘭有些不依地叫到,"耶律哥哥和人家訂婚都過了兩天了,你還沒有招他入宮給父皇請安過.那慕容玥來了,你讓她回去不就好了!要不,你就讓她等等,等耶律哥哥走了後,你再和她見面也不遲!"

"蘭兒!"德妃有些無奈地喚到,"你父皇最近國事繁忙,耶律風想要給他請安,以後有的是時間,不急于一時."

由于她只得北辰蘭這麼一個女兒,倍加寵愛,才會將這個女兒養成了如今這般刁蠻的性子.

而女兒似乎對那耶律風,也太過心急了些,她的意思,自己如何不懂.無非就是想讓皇上給自己未來的夫婿謀個好職位.

只是,這耶律風如今也才十五歲,才是及冠之齡,哪里有什麼適合的職位給他.

再那耶律一家子,都是戰場上的軍人,這耶律風若想要得個一官半職,去戰場上拼搏才是正理,哪里有讓她們這些婦道人家幫忙著撮合的道理.

就不知蘭兒今日的舉動,是出自她自己的想法,還是耶律風在一旁慫恿的.

若是後者,只怕她要好好地為蘭兒考慮一番了.

想要靠女人成事的男人,可不是一個好的駙馬人選.

"母妃!"北辰蘭有些委屈地道,"你不是父皇最是疼我嗎?為何自從那日給女兒和耶律哥哥指婚後,就對耶律哥哥不聞不問了呢?耶律哥哥如今無任何官位在身,空有一身抱負,卻無施展的空間,這樣對他未免太過不公平了!你看大駙馬和二駙馬不都是在朝圍觀了嗎?為何我的駙馬就不能在朝為官?"

"蘭兒,你太放肆了!後宮之人,不得干政,你這是要忤逆你父皇嗎?"

ps:安然明日一早就要回江蘇老家,這段日子都在忙生意上收賬和合作方的賬務,所以都更新的遲了,關于每一位親的留,安然都會在回家安頓後,一一回複,多謝大家的訂閱,留,,推薦,打賞!安然感激不盡!

上篇:102背叛的原因     下篇:104德妃的詢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