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06消息  
   
106消息

慕容玥心中一揪,神冷凝地望著肖嬤嬤,生意帶著幾分無法察覺的顫抖問道:"什麼事?嬤嬤,你!"因身深.

肖嬤嬤定了定神,目光深遠地回憶到:"那天,是你那個未謀面的哥哥早夭的日子.你娘因為身懷六甲而整日足不出戶.當時你娘園子里的下人們,可是都見著你娘好端端地坐在家里的.可是偏偏有人謠傳,是你娘把少爺給推下了荷花池."

"因為這個謠傳被人的煞有介事,甚至連動作和表,都傳得活靈活現.為這個事,夫人當時還掉了不少眼淚.但因為不在場的證據十足,才沒有被老夫人拿去問罪.當時老爺為了這件事,還處置了不少府里的老人,才把這個風波給平息下去,堵住了那些人的嘴!"

"如今想來,德妃娘娘的長相和你娘有著七八分的相似,若是她揣個大肚子,然後穿上了你娘的衣服,做下了這等事的話……也並非沒有可能啊!"

慕容玥眼神閃爍著複雜的光芒,腦中滿是德妃那張清麗絕倫的容顏,這樣一個貌若天仙的人,更是自己的嫡親姨,和自己的母親可是血濃于水的親姐妹啊!她真的會是殺了自己同父異母哥哥的凶手嗎?

當時自己的那個哥哥,也才不過三歲之大,身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怎麼能忍心下得了手啊!

"肖嬤嬤,你的這一切,都只不過是猜測罷了!事隔這麼久,只怕所有的證據和證人,都消失了吧!"慕容玥抽回了握著肖嬤嬤的手,只因自己的手愈加冰涼,非但無法溫暖了對方,還冷了自己.

猶豫了片刻,慕容玥又加上一句:"再了,德妃她,也沒有理由這樣做,嬤嬤,你對吧!"vxd8.

肖嬤嬤看著慕容玥強作冷靜的模樣,嘴唇動了動,想要些什麼,卻終究沒有出來,最終露出了一個安慰的笑容,對慕容玥道:"姐的是,不管怎麼樣,到了晚上,菲菲把天機那檢查的結果出來,就一切都清楚了!"

"謝謝嬤嬤,嬤嬤,我沒事的,我只是,一下子無法接受,你的對,晚上菲菲回來了,我就能夠知道結果了!"

慕容玥閉上了眼睛,演了一天的戲,加上對至親之人的無法信任,讓她不勝煩惱,就這樣往榻上一依,有些疲憊地閉上雙眼道:"嬤嬤,我累了,先睡會,你也先去休息一下吧!等菲菲回來了再叫醒我!"

肖嬤嬤憐惜地看著慕容玥滿臉的疲憊,抱過一旁的被子,為慕容玥蓋上,細心地掖好被角,為她點上一盤安神香,才心翼翼地關門離去.

慕容玥在肖嬤嬤離開後,便張開了眼睛,望著屋頂,久久不曾閉眼.

這樣揪心的等待,如何能夠睡得著.

若真的是德妃……

若肖嬤嬤的話屬實……

她該如何是好?

德妃,真的是她嗎?

這樣一個清麗柔弱的女子,真的能夠狠心殺害一個三歲的孩子.

目的究竟是什麼?

剛才肖嬤嬤猶豫著想要些什麼的表,全被慕容玥看盡了眼里.

是什麼樣的事,才能讓肖嬤嬤這樣一個對自己推心置腹的人,無法向自己開口明.

德妃,德妃!

你身上究竟有多少不為人知的事!

恍恍惚惚間,或許是安神香起了作用,慕容玥就這樣帶著滿腔的疑問睡了過去.

待得肖嬤嬤與水菲菲將她叫醒的時候,夜色已深,璀璨的繁星,透過打開的窗,將它們身上閃爍的光輝,肆意地灑落在房間的地上.

"結果怎麼樣?"慕容玥伸了個懶腰,徐徐開口問道.糾結了這麼久,滿懷的愁緒,在見到這樣一片明亮的星空時,居然一掃而空.

此刻的慕容玥,再次恢複到了二十一世紀時候那個遇事冷靜的狀態.

"珊瑚沒有問題,而且的確是具有對人體滋養的成效.看來,我是以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水菲菲這番話的時候,臉上的表有些尷尬,畢竟這德妃是慕容玥的親姨,她拿了別人送的東西去檢查,這種感覺總是不太好.

"這事不怪你,你的職責就是保護我,所以一切有嫌疑的人和物,都該做到萬分謹慎,對事不對人,是保鏢的基本原則.有什麼人君子!"

慕容玥開口道,身為特工,她也做過國家某些領導的保鏢,對保鏢的基本守則,可是再清楚不過.

更何況,珊瑚沒有問題,並不代表人也沒有問題.

"是,姐的對!"水菲菲滿心的慚愧,被慕容玥這一,頓時煙消云散,看向慕容玥的目光更是崇敬無比,這樣一個善解人意的主母,的確是閣主的最佳妻子人選.

慕容玥展顏一笑,還未來得及話,卻見肖嬤嬤走了進來,手上拎著兩個提籃,打開後,一股股讓人垂涎的飯菜清香便飄了出來.

"先吃飯吧!"慕容玥睡了幾個時辰,肚子里早已空了,招呼了兩人一聲,便坐下.

肖嬤嬤和水菲菲也早已經習慣了和慕容玥一起用餐,也不推遲地坐下來.

印雪苑.

"你什麼?王管家不見了?"陳姨娘的聲音劃破了大廳內的甯靜,神色猙獰地看著面前的男人.

男人見到陳姨娘的神,嚇得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匍匐著道:"是的!奴才那日跟蹤著王管家出城後,馬兒突然發了狂,四處亂奔了一會,等安撫好馬後,再追出城去,就不見了王管家的身影.原本以為王管家的馬跑的快,先行往莊子上去了,便急急趕往莊子上去.只是,奴才在莊子上等了半日,還不見王管家到,心知事有變,才急急趕了回來和主子稟報."

"馬兒發狂!你是怎麼騎馬的,好端端的,怎地會發了狂,你這個沒用的東西,居然沒有警覺不對,到這個時候才來稟報!"

原本讓王管家帶著三千兩銀票去鄉下莊子里,就是為了解決林媽遺留下來的問題,收拾攤子,誰知道非但問題沒有解決,這爛攤子反而越來越難收拾.

這王管家究竟是去了哪里,若他是卷款私逃了,陳姨娘是不相信的,畢竟身為慕容相府的管家,是絕然不會為了區區三千兩銀子而逃走.

更何況,王管家若是能夠看得起三千兩銀子,當初為了拉攏他,她也不會費了那麼多心思.

莫非,又是那暗地里的人出手了!

究竟是什麼人,對慕容相府的動靜把握得如此精准.那王管家為了以防萬一,已經在深夜里喬裝打扮過才出府的,居然也會被對方察覺了.

若林媽在鄉下的莊子暴露了,她還可以以用私房錢做生意的由頭給強行辯解過去,但是若王管家落到對方手上的話,只怕她就真的只有任由對方宰割了.

此時此刻,陳姨娘心中只祈禱著一點,對方,是為了錢財而來,只要對方願意給自己一條活路走,即使讓她付出再大的代價,她也願意.

"主子饒命,奴才也不知道馬兒為什麼會發狂的,奴才明明是選擇了一匹好馬的,出門時候還好好的……"跪在下方的人,哪里會想到此時此刻,陳姨娘的心里已經翻滾了無數念頭,此時的下人,心中只想著保住自己,不住地求饒著.

誰曾想到,跟蹤一個老管家這般容易的事,也會出了差錯,若是知道了,他定然會和其他人換個差事,總比如今要承受懲罰來得好.

雖然這懲罰並不會要人命,但是想到被打板子,甚至沒有解藥時候,那種痛不欲生的感覺,下人就渾身直哆嗦.

"你先下去吧!"陳姨娘此刻也沒有了處罰他的心力,輕輕揮了揮手,示意對方下去,而後在對方驚訝的目光下,緩緩地走進了里間.

"謝主子!"沒有想到這次會如此輕易地就過了關,下人也不敢再耽擱,立馬老老實實地退了下去.

"寶貝,出了什麼事了?臉色這麼不好?"大床上,男人赤,裸著上身靠在床榻上,看著滿臉慘淡之色進來的陳姨娘.

"出事了!王管家不見了!"陳姨娘滿目惶恐地看著男人,只希望此時此刻,男人能夠給自己拿個主意.

原本悠閑地靠著的男人聽到陳姨娘的話,臉色一變,豎起身子坐起來問道:"你什麼?老頭子不見了?你不是安排他去莊子里遣散那些人了嗎?怎麼會不見的?"

陳姨娘亦是滿臉苦色地搖頭道:"我也不知道,跟蹤王管家的人來回報,他的馬在快要出城的時候發了狂,等到他追上去的時候,就不見王管家的蹤影了!而莊子那里,王管家也壓根沒有去過!"

男人臉色亦是深沉得能夠滴出水來,王管家不見的消息對他來,不謂是天塌了,若是王管家出了什麼事,非但他多年的布局毀之一旦,更是……

"馬上將所有人手派出去找,不管怎麼樣,一定要把老頭子找回來……"

上篇:105德妃嫌疑     下篇:107收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