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08捉拿陳姨娘  
   
108捉拿陳姨娘

"的也是,惹惱准王妃的後果太嚴重了!"星火還想要些什麼,卻被星木一拽,壓底了身子道:"人來了!"

其實不用星木提醒,星火也看到了慌慌張張跑來的之前那個下人.只是他們話的聲音一直都很聲,若不是功力高強之人,是絕難發現到他們的.

那人慌張地推開了陳姨娘的房門,朝里面的男人叫到:"主子,事,事敗露了!"

"怎麼回事?"男人看著自己的下屬一身傷痕地跑回來,臉色一變,驚聲問道.

"主子,那些人,那些人都被人救了,屬下也敗露了,主子,快,快走!"下屬氣喘籲籲地道,身上的傷口也只是隨意處理了一下,便要守護著男人往外走.

"怎麼會這樣,即使有人出手,我們的人也不是等閑之輩,怎麼會連滅口的時間都沒有!"男人有些不敢置信地道,畢竟,自己這邊的人手上有著利器,混亂之中,要殺掉那些毫無還手之力的人,並不是什麼困難之事.

下屬滿臉苦色地道:"主子,這次不一樣,那些人,都是武功高強之人,看來我們這次碰到硬茬子了,主子,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我們還是走吧!"都底麼.

"等等!"心知這個忠心的下屬不會欺瞞自己,男人開口道,示意下屬等一下,便要回頭去將陳姨娘接走.方才他擔心自己這邊處理事的動靜會吵醒了陳姨娘,便在里屋點了些安眠香.

此時既然事已經敗露,那些下人被人救了,自然不會再為自己保守秘密,陳姨娘再留下來,只怕下場定然是很淒慘的.

"主子,時間來不及了,我們快走吧!別管陳姨娘了,我們的人抵擋不了多久了!"下屬心急之下,不顧尊卑有別,忙上前去拉過男人.

"主子,我們的大事還沒有成,不能只顧著男女之,若是老夫人知道了,會對您失望的,您……"下屬見男人要揮開自己的手,忙將老夫人抬出,若是此時不拉著男人,只怕耽誤了時間,不但主子有危險,就連自己的性命,都難保.

男人被被下屬擋著,原本欲發火,卻在聽了下屬的話後,冷然停下了腳步一雙陰狠的眸子不甘地瞪了一眼里屋後,霍然轉身邁步.

不錯,此時此刻,還不是兒女長的時候,再,他的女人那麼多,陳倩,只是其中稍微比較得心的一個.還有……

罷了,男人,總該有所取舍!

下屬見男人聽進了自己的話,轉身離開,終于放心地跟了上去,卻不想,才打開房門,就見一把明晃晃的劍擋在了門口.

"怎麼,想走嗎?只怕不能由著你們了!"星火嬉笑著擋在門口,冷眼看著面前的男人和那個忠心耿耿的下屬.

"讓開!"下屬見門口被擋著,一舉手上的劍便沖了上去,劍鋒直指星火的咽喉.

"不自量力!"星火見狀,手中之劍不進反退,迎了上去,與之交鋒.

"鏗!"一聲低沉的蜂鳴,星火能夠成為宸王的得力助手,功力自然不是這個下屬所能比擬的,只是一劍,下屬就被逼退.

"主子!快走!"見星火逼上來,下屬臉上閃過一絲絕決,也不再使什麼招術,改為近身格斗,徑自朝星火的身上纏去,只為能夠讓自己的主子脫身.

男人心知即使自己上去了,兩人合攻,也不會是星火的對手,目光一閃,便要自窗口翻出逃命.

卻不料才准備付之行動,卻見窗戶自外面被人打開,星木那張戲謔的表便出現在窗口,目光趣味地看著自己.仿佛一個早已經布下了陷阱的獵人,看著落入了陷阱的獵物.

"栽了!"男人無力地退後兩步,倚在桌子旁,目光泛散地看著星木.而一旁的下屬,早已經被星火制住,點了穴位,一動不動地倒在地上.

星火見到男人的模樣,冷冷一笑,移開了身子,身後躥進來幾個一身黑衣的天機人員,其中一人粗暴地在男人的肚子上踢了一腳,讓他不由自主地躬下身子後,取出一根粗繩將他捆成了粽子.

而另外幾人,則迅速散開,一部分在屋內翻箱倒櫃,而還有一部分人,則直接踢門進了里屋,直接朝赤,裸著躺在床上的陳姨娘走去.

陳姨娘是被一盆冷水給潑醒的,對于敵人,天機的人向來是不會憐香惜玉的.

更何況,星火與星木今日早就被這個女人在床底之上的靡靡浮音給荼毒得心煩至極,所以在吩咐天機人員過來捉拿她的時候,口氣也自然是惡劣至極.

"啊!"陳姨娘一醒來,發現站在自己床前的是幾個五大三粗的黑衣男人,嚇得驚聲尖叫起來,手忙腳亂地拉過床單遮掩著自己赤,裸的身子.

"嘖嘖!蓋什麼蓋,就你那丑不垃圾的身體,求大爺看,大爺還不樂意看呢!"一個粗狂的聲音叫到.

"哈哈!老三,這娘們的身材不錯啊,你不樂意看,莫非是喜歡那種水桶一般圓的身材不成?"另一個有些低沉的嗓音笑道.w0tm.

"哈哈哈!老四,你的沒有錯,老三啊,就喜歡那種長得更熊一樣的女人,對這種柔柔弱弱的,還真是對不上他的胃口,再,也經不起他那身板折騰啊!"又有人哈哈笑道.

"哈哈哈!對,老七的對!"之前的老四聞大笑.

"好了,別鬧騰了,快把這女人帶出去,不然火主可要不高興了!"那老三顯然是被老四和老七調笑得不好意思了,粗嘎著聲音道.

"好吧!喂,女人,別在那里裝死,給你十息時間把衣服穿好,否則別怪我們不近人,就這樣把你帶出去!"老四開口道,但是對陳姨娘話的時候,顯然沒有了和自己兄弟調笑時候的溫,而是冷酷得如一塊冰一般.

"你們,你們是什麼人?"陳姨娘躲在被窩中瑟瑟發抖到,明明之前,她還在和郎抵死纏綿,盤腸大戰的,為什麼一覺醒來,房間內卻多了這些滿身殺氣的男人.

"我們是什麼人,你無需知道,趕緊穿衣服吧!"老三雖然身材魁梧,但卻是難得的好脾氣,心知老四和老七不喜歡和外人話,便開口道.

"那,你們轉過身去行嗎?"陳姨娘心知定然是事已經往最壞的方向發展了,想必這些人就是這段日子在背後對付自己的人派來的,便認命地道.

就算接下來的遭遇再過悲慘,但讓她一介養尊處優的婦人,就這樣當著幾個陌生男人的面穿衣服,卻是怎麼也無法做到.

"你這女人煩不煩!"老四沉聲喝到,大掌一伸,就要過來將陳姨娘拎起來.

"啊!我穿,我穿!"見老四真要就這般把自己抓出去,陳姨娘嚇得面如土色,忙連連點頭叫到,身子縮入被窩中,雪白的手臂探出來,將一床的衣服撿起來,就這般隔著被單,當著幾個男人的面穿起衣服來.

老四瞥了瞥嘴,有些不屑地盯著陳姨娘,這個女人難不成還以為自己等人是故意占她便宜的?

不是他挑剔,一個心思歹毒,毫無貞操觀念的婦人,這女人,還真入不了他們兄弟的眼.

若非是長期的訓練,讓他們保持著足夠的警覺,奉守著在將犯人關入牢房之前,決不讓犯人離開自己視線的守則,他才不願意讓自己一直盯著這樣一個讓人惡心的女人穿衣服呢.

陳姨娘窸窸窣窣地將衣服勉強穿好,還未來得及整理,便被老三一手拎起,就這樣如提一只雞狗一般,提出了里間.毫不留地丟在了外間的地上.

"啊!"陳姨娘痛苦地抬起頭,就見到了一個怎麼也讓她想不到的人眼露嘲諷地看著自己.

"宸,宸王爺!怎麼是你?你……"

從來沒有一刻,陳姨娘覺得自己這般丟臉過,渾身赤,裸地被宸王的手下從被窩中抓起來.

莫非這些日子來,就是宸王在背後對付自己?

他為的是什麼?莫非是他也窺覷著慕容相府的權勢榮華,想要自己等人做他謀取皇位的後盾?

若是這樣,也不是不可以,能夠為這樣美若天神的男子效勞,也並非不是一種福分.

想到這里,陳姨娘不顧身上的疼痛與狼狽,臉上換上了一副嬌媚的笑容,嬌聲道:"不知宸王爺在這樣的深夜,來婦人的房中,所謂何事?若是有什麼需要婦人效勞的,宸王爺直接吩咐即可!"

宸王面色淡然,雙目深含鄙夷地看著面前的陳姨娘,這個女人窺覷自己的心思,早在他第一次見到陳姨娘的時候,就一清二楚了,只是卻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這個女人還沒有收起這個心思.

如今夜已深沉,而陳姨娘身上犯下的事,並不是他適合插手審問的,一切,只能等到明天天明後,他讓宗人府的人過來審問,才比較恰當.

上篇:107收網     下篇:109慕容雪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