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11陳姨娘招供  
   
111陳姨娘招供

聽了錦華的這一番話,慕容霜笑了.

笑容由輕淡陰柔,慢慢地變作了一種親切而嫻雅的明朗,但若細細一看,便可從其雙眸中看出一絲的憂傷,仿佛秋日的初陽,染上了一絲猶豫.

而後用一種似明快,卻帶著些許壓抑的語氣朝錦華問道:"錦華姨看我這樣可好?"

話語徐徐,恭謹而矜持,簡直將一種初逢大變,卻不忍將這種悲傷暈開的體貼女孩之形態表露得恰到好處.

"好,三姐果然聰慧過人,那奴婢這就下去准備了!"錦華恭敬地朝慕容霜福了福身子,而後欣然離去.

看來,這個三姐果然不是等閑之輩,或許,選擇她,是一個明確的決定.

慕容霜微笑著看錦華離開,目中閃過一絲了然.

方才的對話,不僅僅是錦華在試探著自己,自己何嘗不是在試探著錦華.

錦華想找個好的主子投奔,她又何嘗不想收服錦華.

畢竟,錦華在陳姨娘身邊侍候了那麼就,對陳姨娘的事,定然掌握了不少,而這一切,便是自己最需要的.

閑步轉身,慕容霜朝自己的房間走去,要去見顧老夫人,還需要做一番打扮才是.

這打扮,並非是將自己妝扮的明豔動人,而是要故意做出憔悴悲傷,卻強行用脂粉遮蓋住的模樣.

這里面的分寸,可要把握好了,要讓人能夠看出,又不能太表露痕跡,但慕容霜自幼便在夾縫中生存,更有陳姨娘這個榜樣在前,自然有辦法將這點分寸拿捏完美.

"慕容霜,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一定要把握好!"慕容霜眼眸中閃過一絲堅毅,瘦的身子愈加堅挺起來.

宗人府的後堂上,陳姨娘與其*夫狼狽地跪在下方,看著上方坐著的主審張大人,以及旁審宸王,目中滿是驚慌.

"陳倩,你身為宰相府的姨娘,居然不守婦道,與人通*,更圖謀與*夫謀害嫡女慕容玥,目的何在?"張大人執掌宗人府十數年,身上自有著凌然正氣,話語中帶著一種攝心心魄的威壓.

"張大人,臣婦冤枉啊!臣婦……"陳姨娘心頭一跳,眼眸一縮,卻心知此刻無論如何也不能露出膽怯,更不能貿貿然承認,否則只怕再無翻身之地.

"本官從不冤枉任何一人,你身為姨娘,有何資格自稱臣婦你與這王浩通*,早已經被宸王府的護衛捉*在床,你還有何話可?"張大人一拍驚堂木,冷聲喝到.

"臣……"陳姨娘才張口,卻見王大夫目光如利劍一般劃來,忙改口到:"賤妾冤枉,賤妾絕對沒有謀害玥……沒有謀害二姐,望大人做主啊!"

被捉*在床,想要否認,顯然是不可能了,如今,陳姨娘只能一口咬定自己不曾謀害慕容玥了,否則,只怕想保住這條命是絕不可能了!

"哼,還敢狡辯,王浩,你自十二年前成為宰相府的大夫後,便借由治病的機會,與陳倩私通,更在之後,與陳倩勾結圖謀宰相府之財產,可有此事?"張大人冷笑一聲,轉頭問向一旁默不作聲的*夫王浩.

王浩抬起頭來,目光平靜地看著張大人,不卑不亢地道:"草民只是見陳姨娘被宰相大人冷落多年,憐其孤苦,由憐生愛,不自禁罷了,並未有任何窺覷宰相府之意,望大人明察."

一旁端坐的宸王聽得王浩這一番話,不由地凝眸看向這個五官俊逸,眼眸卻略顯陰霾的男子,不知為何,他總覺得,這個男子的目的,並非僅是慕容府這般簡單,這也是他今日為何前來旁聽的原因.

畢竟,陳姨娘與這王浩通*及謀害慕容玥的證據已經充分,而張大人更是一個鐵面無私,斷案如神的清官,這陳姨娘和王浩的罪行,是絕對逃不了的.

張大人目光嘲諷地看著面前的王浩,鄙夷地道:"好一句由憐生愛,不自禁.莫非本官還要為你這一番不自禁而對你寬大處理不成?"

"草民不敢!"王浩高聲應到,而後再此道:"草民絕無窺覷宰相府之心,也絕沒有謀害過二姐,草民冤枉."

"既然你拒不承認,好,來人,帶證人!"張大人也不與王浩再多費唇舌,高聲吩咐官差將證人帶上來.

隨著張大人的話落,林媽和憐兒以及王管家三人被帶了上來,陳姨娘一見這三人,不由大驚失色,而後轉頭不敢置信地看著宸王.

是他!居然是宸王爺,居然是他在後面一手策劃了這件事!

為什麼,這是為什麼?就因為慕容玥那個傻子嗎?

還是,他也在窺覷著慕容府的權勢,那他為什麼不找自己合作,若是他願意,自己可以舍出一切,絲毫無保留地為他做任何事的……

與陳姨娘的震驚不同,王浩只是冷冷地看著林媽和蓮兒,思量一番後,便將目光落在了王管家的身上,目光深深,里面竟然沒有懼意.

王管家自被帶上來後,便將目光放在了王浩的身上,目中有恨,有悔,更多的,卻是濃的化不開的傷痛.

"為什麼?"王浩低聲問道,他以為,即使林媽和蓮兒身子他身邊最忠誠的護衛都會背叛自己,這王管家也不會出賣自己的,可是如今看來,顯然不是這樣……

"浩兒,我,唉……"王管家似乎想要些什麼,歎了一口氣後,終究沒有出口.

快慕出猶."啪!"張大人一拍驚堂木,冷聲道:"肅靜!將證詞呈上來!"

一旁的官差端著證詞呈到案上,張大人拿起其中的一張,目光冷然看向陳姨娘與王浩,問道:"王管家與林氏蓮兒,都已經招供,這便是她們的供詞,你們二人過目吧!"

罷,張大人便讓人將證詞拿給陳姨娘與王浩二人.

"我,我……"陳姨娘看了那些證詞後,心知狡辯無用,終于忍不住哭出聲來:"賤妾都是被這王浩給逼的,當初,當初是這王浩在給賤妾治病的時候,在賤妾的藥里,下了那**之藥,將賤妾給玷汙了……之後,更是威脅賤妾,若是賤妾了出去,他便拒不承認,,是賤妾勾引他."

"賤妾那時候只是一個不得寵的姨娘,老爺他根本就不曾正視過賤妾一眼,而賤妾那時候肚子也不爭氣,只是給老爺生下了個女兒,之後,老爺有了柳姨娘,就更不怎麼來賤妾這里了.若是那時候,王浩將賤妾身子不潔的事宣揚出來,賤妾只怕……"

陳姨娘到這里,已經是泣不成聲,看向王浩的目光亦是帶著幾分仇恨.

張大人聲音放輕了些許問道:"那你之後又是為何與王浩勾結的?"

人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但誰人又知道,可恨之人,也有可憐之處呢?

陳姨娘繼續開口道:"在那之後,這王浩曾經也想再度與賤妾……但賤妾以死相逼,這王浩也沒有再強求,可是沒有多久……夫人進了府,在生下了二姐後,就撒手離世,賤妾那時候也生了霜兒,見二姐孤苦,也有心想要借機挽回老爺的心,便將二姐抱來撫養,甚至為此將霜兒給冷落了!只一心侍候著二姐,希望以此來感動老爺."

"卻不想,老爺竟不曾因為賤妾的一番心意而感動……反而因為一次疏忽,訓斥了賤妾一番.賤妾心中也因此生了怨忿,王浩他,就在這個時候,再次接近了賤妾,賤妾一時糊塗,就與王浩做下了這等糊塗事!"w9fr.

張大人聽完這一番話,與一旁的宸王對視一眼,見宸王似乎在沉思些什麼,便不打斷他的沉思,而轉頭看向王浩,開口問道:"王浩,陳倩所可屬實?"

王浩轉頭目光深沉地看了陳姨娘一眼,見她此刻緒悲慟地匍匐在地上哭泣,便抿了抿嘴道:"回大人話,陳姨娘所,一切屬實!"

"你還有何話可?"張大人目光一閃,繼續問道.

"草民無話可?"

宸王突然開口問道:"本王問你,你給二姐下的,是什麼毒?"

王浩轉頭看向宸王,平靜地回答到:"回王爺話,草民給二姐下的,是美人殤!"

"何時所下?"宸王繼續問道,星眸中閃過一道精光,卻不露于表.

"在二姐兩歲的時候."王浩有些奇怪地回答到,這些問題,在林媽等人的供詞中,應該已經有了,為何宸王會再次問.

"此間可還有下過其他毒?"

"不曾,草民只下過這一種毒."王浩搖頭到,既然已經招供了那麼多,逃不了死罪,他又何必再自尋苦惱去隱藏其他的罪行.

"這美人殤是否會因其他某種食物相溶,便產生其他的毒素?"宸王繼續問道,既然這王浩是個明白人,他也就不需要再用其他的手段來逼問了.

他之前問了那麼多,這點才是最為關鍵的問題.

ps:感謝親fengyu精332的1888打賞,麼麼!安然是六號回江蘇農村老家的,之前因為氣候水土不服,去了幾天醫院,而昨天是因為村里的變壓器壞了,一天停電無法更新.

農村里的電信更是傷不起,白天這幾天都沒有網絡,聽是我們附近幾個村子在換電纜,只有晚上才有信號.傷不起啊!

上篇:110慕容霜的決定     下篇:112顧老夫人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