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12顧老夫人求  
   
112顧老夫人求

王浩聞一怔,抬眼看了眼宸王,目光冷淡而沉靜,嘴角掀起一抹冷笑,道:"美人殤之毒,姓子最為**,不會被其他東西所驅逐,也不會與其他毒素溶合,所以絕不會因為被下毒之人,吃了其他東西,而改變藥姓?"

王浩身為一個行醫十數年的大夫,有心琢磨毒理,更有著其他人所不能擁有的條件,自然對這些醫理和毒理了解透徹,而這美人殤,雖少見,卻並非無人能解,他也無需對宸王隱瞞這點.

事已經暴露,再遮掩,只會徒惹麻煩,如今他要做的,就是當一個聽話老實的囚犯.

宸王聞,懶懶地將身子靠在了椅背上,輕輕地闔上了雙眼,不再語.

張大人見宸王這般,心知宸王不再有話詢問,便示意一旁做筆錄的師爺,將兩人的口供交給他們畫押.看道姨己.

"王爺?這案子可還有什麼疑點?"待得陳姨娘和王浩被帶下去關押後,張大人見宸王眉頭輕蹙,眸光深深,便開口問道.

宸王輕輕撥弄著面前的茶杯蓋,看著杯中碧綠的茶葉上下翻騰,卷出一道道悅目的漣漪,映入那雙清澈的星眸中:"張大人不覺得這陳姨娘的話,有些漏洞嗎?"

"哦?"張大人眉頭一皺,沉吟了一番,卻終是找不出陳姨娘話中的漏洞來,便是傾身一禮,恭敬地道:"請王爺明示?"

宸王淡然一笑,還未發,便聽門外的官差叫到:"大人,顧大人攜顧老夫人來訪?如今已在後廳等候."

顧大人?顧清云?

宸王眼眸一凝,而後嘴角微微一抿,笑道:"既然顧老夫人也一同來了,本王就陪你一起過去拜訪一下吧?"

"是?王爺請?"張大人自然知道顧青云是過來做什麼的,而自己的官階,更是比顧清云要低上兩品.

雖顧清云是一個清官,或許不會要求自己做什麼有違法規之事.vequ.

但那顧老夫人,可是一品誥命夫人,更是一個脾氣古怪的老太太,若是她開口要求自己一些有違規矩之事,只怕自己還真難對付.

而現在宸王主動陪自己去見那顧老夫人,張大人自然是求之不得.

"臣顧清云,參見宸王爺?"顧清云見宸王與張大人一同走開,忙躬身行禮到.

"老身見過宸王爺?"一頭銀發的顧老夫人,精神卻十分的好,由慕容霜攙扶著,朝宸王躬身行禮.

"顧大人,老夫人不必多禮,快快請起?"宸王快走幾步,將顧老夫人扶起,柔聲道.

一旁的慕容霜等顧清云與顧老夫人行禮後,將顧老夫人扶到一旁坐下,才跪下朝宸王和張大人叩拜道:"臣女慕容霜參加宸王爺,張大人?"

"起來吧?"宸王星眸光輝閃爍地看了一眼慕容霜,而後淡淡丟下這麼一句,便走至上位坐下.

"謝王爺?"慕容霜柔弱乖巧地脆聲應到,而後端莊地站起身來,娉婷走至顧老夫人的身後站著,便不發一語.

宸王對慕容霜的存在似乎毫不意外,並未將目光停留在她的身上,而是含笑朝顧老夫人寒暄道:"老夫人許久不見,還是這般的精神,看來,本王還真該……咳咳,向老夫人討教一些養生之道了?"

"宸王爺的氣色看起來也比上次要好上許多了,相信只要靜心調養,身子定然會好起來的?"顧老夫人對宸王的誇獎毫不客氣地接收了,但亦是客氣地朝宸王道.

雖她老人家的脾氣古怪了些,但在宸王這個頗受人尊崇,智慧無雙的王爺面前,也不得不收斂了許多.

"本王的身子,早已經是定數了,哪里還想著強求什麼?老夫人今日過來,想必是為了那陳倩之事吧?"宸王云淡風輕地笑道,似乎早將自己的身子問題看淡,而後出人意料地先行開口將顧老夫人的來意道出.

"讓宸王爺見笑了,老身此次來,的確是為了那不成器的義女之事,不知道女犯了什麼錯,居然將宸王爺給驚動了?若是有什麼女做的不對的地方,宸王爺盡管指出,老身今後定然嚴加看管,讓她痛改前非?"

顧老夫人不愧是人老成精,這一番話出,分明是想要將陳姨娘的案子劃為家事,她顧老夫人今日來此,並非是婦人插手朝廷之事,而是來解決自己義女犯下的錯的,指明了一切事,咱們關起門來,自己解決,無需弄出這麼大的動靜.

而後面那句話,就更是霸道了,明她今日過來就是要接人走的,不管什麼事,她顧老夫人給扛下了,她來保證陳姨娘以後不會給宸王添亂子就成.

這顧老夫人年齡大了,又沒有女兒孫女陪在身旁,而陳姨娘這些年來,無不使勁了渾身招數來討好顧老夫人,更是隔三差五的,便上顧府去噓寒問暖,無微不至地照顧她.

如今突聞她被送進了宗人府,又得見慕容霜這樣一個貼心孝順的好外孫女,來給自己送平日里最喜歡吃的點心,送深秋時候需要的披風,更見慕容霜為了給自己制披風,將一雙白白嫩嫩的手,都紮出了幾個針眼.

這讓她一個往日身邊就圍繞著五大三粗的兒子孫子的,最需要貼心棉襖的老人,怎麼不心痛.

不別的,若不是陳姨娘這個義女,幾年前她這條命,早就葬送在那般子強盜的手上了,救命之恩,母女之,都不容她對陳姨娘的事坐視不管啊?

所以這顧老夫人,在聽聞陳姨娘的事後,急急忙忙地就拉著顧清云這個兒子,趕來宗人府解救她那受苦的義女陳姨娘了?

顧清云在聽到自己母親這番毫無道理的話後,不由難堪地別過頭去,不自在地嗑了一聲,無奈他是一個孝子,雖心中不願,亦得強自壓抑著自己,陪同著母親胡鬧.

宸王聞得顧老夫人這一番話,卻也不惱,而是輕抿了一口剛剛由張大人的婢女端來的茶水,而後不疾不徐地淡然道:"老夫人您只怕是誤會了,陳姨娘所犯的事,本王也是才知道的,本王的護衛原本只是為了抓捕闖入王府的盜賊,而不心撞破了陳姨娘與那王浩的殲,,在找不到宰相大人做主的況下,才冒然將人送來了宗人府,這件事,本王本也准備責罰這不懂事的護衛."

"可到今日經由張大人一審,才知道,這陳姨娘非但犯了通殲之罪,更犯下了謀害嫡女,圖謀宰相府之權財之罪.這些罪行,陳姨娘已經親口招供,口供已經在張大人的手上,若是顧老夫人心有疑問,可讓張大人呈上來給顧老夫人一觀."

張大人待得宸王的話音落下,便命人將陳姨娘和王浩的口供呈上來,分別交給了顧清云與顧老夫人手上.

顧老夫人原本強硬的臉色,在見到口供上所寫的一切後,頓時變得醬紫,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她那平日里賢良淑德的義女,居然會是這樣一個陰狠毒辣的毒婦.

非但在十幾年前,就與人通殲,還下毒殘,害慕容宰相唯一的嫡女,更是與圖謀殺害慕容宰相,霸占宰相府里的一切,做宰相府里真正的主人.

太可怕了,一個女人,怎麼能可怕到這種程度.

她顧老夫人固然也是一個強勢的女人,卻終有自己的原則,更不會有著這般很辣的心腸.

"荒謬,簡直是荒謬,這陳倩,也太過毒辣了,居然敢謀害嫡女,圖謀殺夫,只為了這宰相府里的財產,這,這……真是氣煞老身了……"

顧老夫人將陳姨娘的口供狠狠拍在身旁的桌上,氣得話音顫抖地道.這樣的一個毒婦,真真是不值得她出手來救,這簡直是將自己的臉,送到宸王和張大人的面前,讓人打啊?

"不,不會的,娘,娘不會是這樣的人,外祖母,您可要相信娘啊,娘對二姐這般好,怎麼會下毒去傷害二姐呢?這,這是不是哪里弄錯了?"

慕容霜噗通一聲,跪倒在地,抽泣著道.一雙明眸中,滿是不敢置信,一臉驚駭地看著面前的口供,想要伸手去拿過來看,卻怎麼也不敢伸出手去,仿佛生怕自己伸出手去,就會看到自己不願意看到的東西,打破了心中的期望一般.

顧老夫人一雙犀利的眼眸一眨不眨地盯著面前的慕容霜,那樣一個毒婦生出來的女兒,是否也是一個心狠手辣,善于偽裝的人呢?

顧老夫人足足盯著慕容霜半晌,見豆大的淚珠不斷地自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眸中流出,那神的悲哀與不敢置信,全然不似裝出來的,那柔弱無助的表,更足以打動見者的心.

這孩子只有十三歲吧?

應該不是那種城府深沉之人?畢竟,這慕容霜身上還有一半的血脈,是慕容宰相那個正氣凜然的好男兒,大丈夫的,相信總不至于也是陳倩那種毒婦?

ps:感謝親040404030303的188打賞,麼麼?

上篇:111陳姨娘招供     下篇:113慕容宰相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