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15柳姨娘探監  
   
115柳姨娘探監

可是宗人府離宰相府雖不遠,但讓她這麼一個嬌生慣養的大姐就這麼邁著三寸金蓮回去,卻也是一個費力的活,更何況,哪有大家閨秀這般拋頭露面,連個婢女也不帶,就這般走在大街上的.

無奈之下,慕容霜只能在稍稍離了宗人府一段距離後,便掏出懷中的絲巾,將自己的臉蒙上,准備就這般慢慢地走回宰相府去.

"咦?"慕容霜原本直行的步伐,在見到前方娉婷走來的一個熟悉身影後,忙就地一拐,拐入了一旁的巷中,凝眸看向前方之人的面孔.

"是她?"雖眼前之人甚少見面,但慕容霜依舊在第一眼就認出了對方.

儼然是府里的柳姨娘!

她來宗人府做什麼?還是一個婢女都不帶,就自己一人獨身而來!

慕容霜眼眸一轉,便不動神色地遠遠跟著柳姨娘.

由于此刻慕容霜蒙了一層面紗,更是跟的極遠.柳姨娘渾然沒有發覺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人關注了.

而是徑自來到宗人府的大牢門口,與獄卒明了自己的來意.

由于陳姨娘的案件是秘密審問的,加上柳姨娘乃是宰相府的人,獄卒自然不會為難柳姨娘,很是痛快地就讓柳姨娘進了大牢.

"謝謝哥,這些是妾身的一點心意,你且拿去買些酒水喝!"見獄卒將自己帶來之後,便一聲不發地立與一旁,柳姨娘淡淡一笑,自懷中掏出一錠銀子,遞給了獄卒.

"夫人真是客氣,那的就不打擾夫人了!"獄卒接過銀子,在手中掂了掂,笑不攏嘴地道,心道,這宰相府里出來的姨娘,就是不一樣,出手竟是如此闊氣.

"多謝哥!"柳姨娘笑容得體地道,目送獄卒邁著大步伐走開後,才淡淡地朝背對著這方坐著的陳姨娘道:"陳姨娘,好久不見了?"

陳姨娘緩緩地轉過身,看著面前的柳姨娘,目光傲然地道:"的確,我們,有三年沒有見了吧!"

"陳姨娘好記性,算來,還有一個月零二十天,就滿三年了!"柳姨娘嘴里誇著陳姨娘好記性,口中卻更是道出了精准的日子.

明明生活在同一個府里,同為慕容宰相的姨娘,兩人竟是幾年都不曾見過一面,這來,真是令人道奇.

"哼!既然這麼久都不曾見面,那你為何今日還跑到這種地方來見我,是來看我的笑話嗎?柳絮,別以為如今我進了這牢獄,就是你能來看笑話的!就連方才你打賞獄卒的那錠銀子,只怕也還是當了某件首飾,才有的吧!嘖嘖,還真是舍得啊!"

陳姨娘執掌宰相府這麼多年,同位姨娘的柳姨娘,自然在陳姨娘的手下討不了好.不但平日里的例銀被克扣,就是吃穿用度,只怕連一般的下人都不如.

"陳姨娘,都這麼多年了,你還是這般恨我!你為什麼就不相信,當然我之所以會懷上麟兒,真的是老爺他酒後糊塗,我無力抵抗,才……"面對陳姨娘的刻薄嘲弄,柳姨娘面色波然不動,依舊平靜而閑淡.

"你無需再解釋,即使老爺酒醉,若非你有意引誘,他怎麼會看上你?你可別告訴我,你當年對老爺就沒有起過心思,別以為我沒有看到你平日里見到老爺的那副春心蕩漾的模樣,柳絮,虧我當初還把你當作好姐妹,你這狼子野心的東西……"

當年陳姨娘可是慕容宰相唯一的女人,若是沒有出了柳姨娘的事,可謂是風光無限,雖是身為姨娘,卻是慕容府里唯一正名了的女人.

只是後來懷著慕容雪的時候,無法服侍慕容宰相,才讓得柳姨娘上了位,如此,陳姨娘怎能不恨.

若是別的女人,可能心中還沒有這麼難受,可當初,柳姨娘是和她一同服侍老夫人的好姐妹,讓好姐妹爬了自己夫君的床,不謂是不寒心.

"你若是非要這樣認為,我也不再與你爭辯就是……"見陳姨娘提起往年之事,依舊是一副恨不得將自己拆吃入腹的恨極模樣,柳姨娘也就不再解釋那已經過了不知多少遍的事.

卻在下一刻,那嫻靜淡然的模樣一變,變得肅然而冷厲地看著陳姨娘,開口,已是冰冷至極的語調:"陳倩,既然你如此恨我,莫非當年我那麟兒的事,你也脫不了干系?"

陳姨娘目光--著柳姨娘,鄙夷一笑,語氣中嘲諷卻不乏正色:"雖我當年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但慕容麟的事,確實不是我做的.那慕容麟畢竟是老爺的孩子,又是那般的可愛,我自是不忍心傷害他!"

柳姨娘當年就是被陳姨娘這一番話給得消退疑心的,今日卻不曾,而是逼問到:"慕容玥也是老爺的孩子,你都忍心這般毒害她十數年,對我的麟兒,你又怎會下不了手,陳倩,你莫要惺惺作態了!"

"信與不信,是你的事!何須再來問我,我陳倩已經是一個快要死的人了,添上這一條罪名,又有何懼?只是可笑,你非要將這罪名壓到我的頭上,卻讓真凶落得逍遙快活,真是可歎又可笑!"陳姨娘似乎得倦了,在完這句話後,就閉上了眼睛,往牆上靠去,似乎不願再與柳姨娘糾葛這個話題.wizb.

柳姨娘被陳姨娘的話的一怔,犀利的眸子冷然注視著陳姨娘的面孔,似乎想要從陳姨娘的臉上看出些蛛絲馬跡來.

往日在京城中風光無限,錦衣玉食,不染一絲塵埃的陳姨娘,此刻竟是狼狽不堪,披頭散發地坐在這汙穢不堪的宗人府大牢,仿佛絲毫沒有感覺到,此刻自己依靠著的牆上,滿是灰塵.

這一切,所謂何來!

自月靈死後,這陳姨娘就是慕容府中公認的女主人了,所差的,也就是沒有記入族譜,沒有慕容夫人的頭銜罷了.

若是她能夠知足,就此安心為老爺打理好府中一切事物,好生將三位姐照顧好,就是榮華一生,並非不可能.

只是,人心不足,貪欲使然,才讓她走到了這一步!

而自己呢?

柳姨娘茫然了,若非當年麟兒早夭,她是否也會被利益趨勢,做下了一些違背良心之事?

麟兒,她的麟兒,是不是真的如同陳姨娘所的……走個上遠.

"陳倩,人都,人之將死其也善,就看在往年咱們一起服侍老夫人的分上,你告訴我,麟兒的死,是不是真如同你的,是夫人做的……"

柳姨娘哀聲請求到.

當年陳姨娘就對柳姨娘過,她親眼看見夫人月靈將慕容麟推下了荷花池溺斃,但柳姨娘卻怎麼也不肯相信,夫人那樣一個神仙般的女子會做下這等傷天害理之事.

之後慕容宰相更是舉出了人證,證明了夫人的清白.

麟兒不僅是她的孩子,也是慕容宰相的孩子,柳姨娘相信,慕容宰相再怎麼寵愛一個女人,即使這個女人是他的正妻,也不至于會眼睜睜看著自己唯一的獨子死在她的手上,也能包容.

所以柳姨娘才會在喪子之後,心死如灰,從此獨居翠柳居,不問世事.

只是在今日,聽聞了陳姨娘的罪行後,心中疑竇,懷疑當年之事,是陳姨娘做下,才來詢問一番.

柳姨娘的低聲哀求入耳,使得陳姨娘身子微微一顫,而後緩緩睜開眼睛,看向淚流滿面的柳姨娘,那雙秋水朦朧的眼眸中,滿是哀求之色,獨居了十幾年,由于自己的苛刻,形銷骨立的身子,在寬大的衣袍遮掩下,更是顯得弱柳扶風.

柳絮!

柳絮!!

這般一個美好的名字,一聽就是一個美人兒,可誰想,這樣的名字,注定了孤苦如無依柳絮的命運.

她們都是苦命的女人吧!

嫁給了同一個男人,嫁給了一個同樣不愛自己,也不愛她的男人!

柳絮失去了孩子,她呢?

她又得到了什麼?

曾經最好的姐妹,因為嫁給了同一個男人,而反目成仇,自此不相往來.

若是當年,兩人都沒有嫁給慕容震天這個世間中難得一見的好男兒,而是分開嫁給了別的平凡男子,是否就不會有這樣人生.

或許,平凡一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相夫教子,就此一生……

"柳絮……"淡淡的悲傷縈繞間,陳倩開口了.

"我和你的,真的是實話!當日,我真的是看到了有人推麟兒進荷花池,若是我沒有看錯,那個人,真是的月靈那個賤人!或許你還是不相信我的話,但就如同你所的,我都是一個快死的人了,看在往日我們姐妹的分上,我又何必欺騙你呢?即使欺騙你,我還能夠得到什麼?話已至此,信是不信,就看你自己吧!呵呵,其實,這些又有什麼用,月靈那賤人都已經死了,即使真的是她做的,你知道了,又有何用.如今,我都看開了,人這一輩子,爭來爭去,有什麼意思!"

上篇:114顧老夫人之怒     下篇:116慕容霜痛罵陳姨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