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16慕容霜痛罵陳姨娘  
   
116慕容霜痛罵陳姨娘

陳姨娘看著柳姨娘的眼眸中帶上了些許的緬懷,似乎想起了當年兩人一同服侍老夫人的日子.

正是因為太過珍惜當年那段最為純潔的姐妹誼,才會在發現柳姨娘與慕容宰相之事後,那樣的憤怒與無法諒解.

如今一切成空,美夢幻滅,當年的姐妹,想來竟是如此的美好與珍貴,是以,才會有這麼一番掏心置腹的話語.

"陳倩,你終于想明白了,當年,我一直無法理解你為何變得那般爭權奪勢,那般虛偽城府,只是,怎麼也沒有想到,你竟是因為王浩這個卑鄙人,陳倩,你太傻了……"

柳姨娘歎了一口氣,而後就這般倚在牢獄中肮髒的牆壁上,目光淒涼地道:"你讓我看開了,可是,麟兒是我唯一的孩子,我如何去看開?我怎能看開?"

最後幾句,柳姨娘終是哽咽著出來,眼前再次出現了自己的愛子,在自己身旁調皮地鑽來鑽去的景,孩子那奶聲奶氣叫著自己"娘,娘"的聲音,再次回蕩在自己的耳旁.

"麟兒……"你究竟是怎麼死的?真的是夫人害死你的嗎?

晶瑩的淚水自柳姨娘的眼眶滑落,錐心的痛苦,讓得她那張精致平和的容顏,變得猙獰起來.

月靈那絕美的容顏與謫仙一般的身影,浮現在柳姨娘的面前,柳姨娘喃喃道:"夫人,真的是你殺了我的麟兒嗎?"那樣一個善良得不食人間煙火的女子,怎會是這一個殘忍無人性的劊子手!

"柳絮!"陳姨娘有些恨鐵不成鋼地叫到:"我對天發誓我是親眼所見,為何你就是不相信我?不是她?難不成還有第二個月靈不成?"

"第二個月靈?"柳姨娘一怔,心中閃過一個模糊的念頭,而後目光如炬地轉過頭來,怔怔看著陳姨娘,道:"陳倩,當年,你可看清楚了那個人的臉?告訴我,你可曾清清楚楚的看清楚了那個人的臉,就是夫人?"

陳姨娘一愣,道:"隔著一個荷花池,我怎能看得那般清楚,但是那身衣服,那個身形,還挺著一個大肚子,不是月靈,又能有誰?"

柳姨娘聞,神卻愈加複雜起來,眸中的水霧慢慢散去,換做了一種堅忍的平靜,如千年幽潭般的寂人平靜:"陳倩,你也是耍心機的老手了,怎麼就沒有聽過一句話,叫作,眼見,不一定為實呢?當年,府里頭,還有一個人,與夫人長相有著七八分的相似,而身材,卻是難辨彼此,若是她圍了一個枕頭在腰上,再穿上了夫人的衣服,與夫人站在一塊,你隔著荷花池,是否能夠分辨得出誰是夫人?"

陳姨娘被柳姨娘這般一,腦中思索了一番,而後訝異地開口到:"你是,那個人?"

柳姨娘明媚半眯道:"不錯,就是那如今高高在上的德妃娘娘!"

陳姨娘沉默了半晌,才到:"這一切,只是你的猜測罷了!柳絮,我就不明白,你為何會這般袒護著月靈,甯可讓自己獨子吞下喪子之痛,也不願相信我的話."

曾經的她,也曾想利用柳姨娘喪子之事,讓她幫自己做一些對月靈不利的事,但卻被柳姨娘給拒絕了,才會有後來自己對柳姨娘步步逼迫之事.

柳姨娘怡然一笑,而後帶著點追憶的眸光道:"你會相信,一個在見到受傷的鳥嗎,都會細心為其包紮養傷,而後將其放生的人,能夠狠下心來,殺害一個三歲的孩子嗎?"

那年,桃花林下,對著受傷雛鳥落淚哽咽,而後獨自為其包紮,心翼翼地爬上樹,不顧樹杈將其細膩的肌膚劃傷,將雛鳥放回鳥窩的絕世佳人,是那樣的美麗,即使因為爬樹而染上了幾許塵埃,卻絲毫無損其奪目的光彩.

"你怎知她就是真心?"陳姨娘帶著揣測道.

"真心假意,我能夠分辨."那時候的桃花林,除了無意經過樹林深處,帶著嫉妒目光看著月靈的她,就再無一人,何須偽裝.

"不管怎麼樣,今日,我還是要謝謝你對我了真話."柳姨娘完這句,便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埃,便要離去.

"你准備如何?別做傻事!那德妃娘娘如今盛寵不衰,權勢滔天,你……"陳姨娘驚叫到.

"我自有打算,德妃,即使高高在上又如何?皇上寵她,她才是妃子,皇上若是不寵她了,那她又是什麼?"柳姨娘帶著嘲諷道.

相對于一個為北辰皇朝做過巨大貢獻的慕容宰相來,一個沒有皇子的妃子,孰重孰輕,只要這個皇上不是色令智昏的昏君,就不難決定.

"那你一切心……不過你一向比我聰明,我也無需多為你擔心!若是有可能,請你幫我照看一下我的兩個女兒!"陳姨娘帶著一分真誠,一分放心加上一分心地道.

以前兩人在一起時,拿主意的都是柳姨娘,柳姨娘的心計智慧,皆是高她許多,但卻生了一副與世無爭的性子,才從來不顯出自己的才華.

若是柳姨娘真是鐵了心對付德妃,相信應該能夠好好的保全自己.

"我會的!不管怎麼,我們曾經是姐妹.陳倩,若有來世,希望你,嫁個如意郎君!"柳姨娘朝著陳姨娘微微躬了躬身子,而後便恢複了淡然無波的神,抬步朝外走去.

"柳絮,一定要心……"陳姨娘凝眸看著柳姨娘走開,直至對方走過拐角,衣袂消失,才緩緩閉上了眼,抬起了頭,任憑兩行清淚滑下,而後隱入兩鬢之間.

柳姨娘最後的一句話,讓她原本已經平靜的心,再次心酸苦楚,還是這個姐妹最了解自己,她不祝福自己大富大貴,不祝福自己位高權重,只願自己來世嫁個如意郎君.

是啊!只有嫁給一個如意郎君,才是一個女人真正的幸福.

只是,自己,真的能有來世嗎?

"娘!"一聲輕柔的嗓音傳來,將陳姨娘的思緒自輪回拉回了現實.

陳姨娘有些意外地看著眼前蒙著面紗的慕容霜,奇怪地問道:"霜兒,你怎麼會在這里?"

慕容霜看著陳姨娘一身狼狽的模樣,皺了皺眉問道:"娘,柳姨娘剛才來找你做什麼?"

"柳姨娘她只是過來看看娘,與娘敘敘舊!娘剛才也拜托她,在娘走後,幫娘照顧你們姐妹倆了!霜兒,怎麼是你一個人來,雪兒呢?她怎麼沒有來?"陳姨娘著,朝外面看了看,卻不見慕容雪,有些失望地道.

"大姐在家里休息."慕容霜表一滯,回到著陳姨娘的話,眼眸深處閃過一絲妒忌,而後迅速掩蓋下,有些不以為然地道:"柳姨娘哪里有什麼能力照顧我們,就是她自身,都照顧不好呢!"

那翠柳居內,貧寒如洗,柳姨娘一年到頭,也不曾出現在外院,若不是今日見到她,自己都快忘記慕容府中,還有這麼一位姨娘了.

"你莫要這般,柳姨娘是娘往年的姐妹,今後你們有什麼事,還是可以去請她幫忙的."心知自己這個女兒心機頗深,骨子里更是捧高踩低,陳姨娘不得不再次交待到.

慕容霜目中閃過一絲不耐,並未聽入陳姨娘這些話,而是帶著一絲審問的口氣到:"娘,聽府里人你與王浩有*,,是不是真的?"

陳姨娘被自己的女兒這般直白地問到這個問題,臉上不由地閃過一絲難堪,噎了半晌才到:"霜兒,這個事,不是你該問的,你……"

"你回答我?娘,你是不是真的和那個該死的賤,奴才有*,,你,你真是不要臉,居然偷人!"慕容霜見陳姨娘避而不答,心中自然明了,有些不可思議地瞪著陳姨娘,大聲喊道.

"霜兒,你,你怎麼能夠這樣你娘?"陳姨娘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的女兒,即使她這個做娘的有萬般不是,可是怎麼也不能忍受被自己的女兒指著不要臉,這讓她何以堪.

"你都能做了,我為什麼不能,娘,就算你要偷人,也不要選一個這樣低賤的奴才啊,就憑你的姿色,怎麼也該選一個有權有勢的人吧!這樣好歹還能幫襯到你一些,那王浩是什麼東西,也值得你和他過了十幾年,這樣一個賤,奴才,狗東西,居然也配爬上你的床,他……"wknk.

宰起兩姐.慕容霜竟是有些恨鐵不成鋼地看著自己的娘親,三十多歲的年齡,卻有著二十多歲的青春美貌,居然就這般便宜那個狗東西了!

"慕容霜!你閉嘴!"陳姨娘氣得面色鐵青地看著自己的女兒,目中有著深深的受傷,她知道自己這個女兒一向有些野心和城府,卻不曾想到,這個女兒在進了牢房後,一句安慰開解都沒有,甚至,在聽聞自己有別的男人時,不問自己原因,不問自己苦楚,而是指著自己鼻子罵自己不要臉.

上篇:115柳姨娘探監     下篇:117他是你親生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