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17他是你親生父親!  
   
117他是你親生父親!

陳姨娘痛心悲憤地看著自己的親生女兒,滿眼鄙夷嘲諷地看著自己,嘴里著足以讓自己心滴血的話.

這一切的原因,只是因為,自己找的男人,沒有她慕容霜一心所期盼的權勢,不能給予她追求榮華富貴的幫助.

難道這就是因果報應嗎?

她陳倩種下了惡因,才在生命最後的日子里,讓自己的親生女兒,給自己服食這痛徹肝腸的惡果.

"你叫我閉嘴?你有什麼資格來管我?你不過是一個姨娘,如今還是一個命犯死罪的階下囚,憑著叫我這個宰相府的千金閉嘴?"慕容霜驕傲地抬起頭,高高俯視著狼狽不堪的陳姨娘.

自幼,她就明白,陳姨娘滿心寵愛的,只有慕容雪這個大姐,父親最為疼愛的,是慕容玥這個二姐.

而她慕容霜,只不過是一個空掛著慕容府千金,卻爹不疼,娘不愛的苦命孩子.

也正是因為如此,她在府里的日子,需要如履薄冰,心翼翼地看著父親和陳姨娘的臉色,生怕自己做錯了哪一點,而讓自己的日子變得難過.

同樣是姨娘生的女兒,慕容雪卻能夠張揚跋扈,趾高氣昂地出入每一個貴族圈子,接受著眾人的吹捧,甚至能夠將身為嫡女的慕容玥踩在腳下.

而她,卻需要扮作慕容雪的狗,腿,對她惡意奉承,撿著她不要的衣物首飾,吃她不想吃的菜肴點心.

這一切,讓她怎能不恨?

可這一切的恨意,卻只能被她深深的壓在心底的深處,不敢流露出哪怕一絲絲.

終于,她的隱忍得到了回報,慕容雪毀了,陳姨娘為了自己的將來,只能扶持她,要讓她成為慕容府千金的代人.

可是,為什麼?

為什麼命運就要這樣捉弄她?

陳姨娘的所作所為曝光了,落入了宗人府的大牢不,更被揭露了當年救顧老夫人的恩,都是假的.讓她所能依靠的最後一座大山都落了空.

如今,這陳姨娘不思悔悟,居然還敢對自己吆三喝四的,真是可笑!

"我真為你感覺到惡心,居然能夠跟一個狗奴才顛鸞倒鳳,你難道就是天生的賤骨頭嗎?那王浩一個狗奴才,能夠給你什麼,你……"

"閉嘴!你這個不孝女,你怎麼能夠對王浩這般無禮?你可知道……"

若是此刻陳姨娘沒有被關在牢房中,只怕早已經沖上去給慕容霜幾個巴掌,讓她閉嘴了.

可惜,隔著牢房,她只能一次又一次地痛斥著慕容霜,希望能夠憑著自己往日的威信,讓慕容霜停下這一切傷人的話.

"王浩那個狗東西,我何須對他有禮?她居然敢爬上我娘的床,讓我今生都蒙受著他帶來的恥辱,我詛咒他天打雷劈,死後下十八層地獄……"長年壓抑的恨意,一旦爆,發出來,就如滔天洪水般無法止住,慕容霜那張薄薄的櫻桃嘴中,吐出的話,簡直讓街頭潑婦都自愧不如.

"慕容霜,你給我住嘴,你不能這樣罵他!你可知道老天有眼,他可是你的親生父親!"陳姨娘終于忍受不住,大聲喊了出來!

人有倫理,老天有眼,怎能讓一個做女兒的這般辱罵自己的親生父親.

饒是陳姨娘此刻被慕容霜傷透了心,也終是不忍再聽下去,不顧一切地喊了出來!

這一句話出口後,牢房中滿是死寂,慕容霜仿佛被晴天霹靂劈中了一般,就這樣張著嘴,一動不動地站在那兒,久久不曾發出一句話.

陳姨娘在喊出這一句話後,也就那般站在牢房中,用一種痛惜,一種悔恨的目光看著慕容霜.

追夷嘴慕.臉上的血色一絲絲褪去,一種絕望得無法置信浮現在慕容霜那雙陰柔的眼眸中,良久之後,慕容霜才動了動眼珠子,微微張了張嘴,輕聲問到:"你,你什麼?他,他是……"

"他是你的親生父親!"陳姨娘再次開口,出的,卻是慕容霜最不願意聽到的話.

"不!"慕容霜捂著雙耳,大聲喊到,"我不信,我不信……你的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他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我的父親是當朝宰相,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怎麼可能是那個狗奴才,那個低賤大夫,那個窮酸的平民.你一定是弄錯了,一定是……"

"我沒有弄錯,霜兒!"陳姨娘從牢房中伸出手,想要去拉過慕容霜.

慕容霜卻如同躲避瘟疫患者一般急忙跳開,大叫到:"你別碰我,你這個低賤的姨娘,你這個不要臉的浮,婦,你沒有資格碰我,我是慕容府的千金,慕容宰相的女兒,有著最尊貴的身份,最耀眼的光環,你們這些低賤的人,都沒有資格碰我!"

"霜兒,娘的都是真的!"陳姨娘雙眼注視著慕容霜的眼眸,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道:"娘也不是自願的,那次你父親……老爺上了戰場後,就幾個月不曾回來,娘卻患了風寒,便叫來王浩,為娘診治,卻不想,那個人面獸心的畜生,卻在娘的藥里,下了那**之藥,娘喝了後,便人事不知,被他給玷汙了……娘醒來後,他還想……卻被娘以死相逼,逼走了!"

"原本以後,只要以後再不見他,一切都會掩蓋過去,卻不想,那一次後,娘便有了你,只能再次將他招來.他卻以此威脅娘,讓娘從此以後,都順從他.更利誘娘,若是生下了一個男孩,從此以後,娘便可被老爺抬了位分,成為慕容府的夫人!"

"半個月後,老爺回來了,卻帶回了月靈那個賤人,更沒有想到的是,他居然再也不進我的房間.娘無奈之下,再次尋來王浩,一同想了法子,將老爺騙到娘的房里,給他備了下過藥的酒菜,而後,他昏迷後,在娘的屋子里……一動不動地睡了一個晚上.才將此事隱瞞過去……"

"其實,霜兒,娘那日生你,對外是因為照顧月靈而早產,其實,你是滿月的孩子……你的親生父親,真的是王浩,若不是因為你,娘又怎麼會順從了那王浩……一直,就過了十幾年……"

"霜兒,這些年,娘是對你有所虧欠,對你,沒有像對雪兒那般全心寵愛.可是霜兒,你又怎麼能夠否認,娘不愛你,若不是因為你,娘怎麼會被王浩那個魔鬼占有了十幾年,若是不愛你,娘怎麼會生下你……"

慕容霜聽著陳姨娘淚如雨下的傾訴,臉上卻不為所動,甚至在聽到最後的一段話後,更是嘲諷地笑出聲來:"哈哈,哈哈哈,陳倩,陳倩,你你是為了我才不得不委身于王浩那狗奴才,你你是因為愛我,才會生下我……別笑了,你敢你不是為了慕容府的財產,才決定留下我的嗎?你敢你在生下我後,發現我只是一個女兒,而不是你心中期望的兒子後,你沒有失望嗎?陳倩,你到如今,居然還想欺騙我!我慕容霜有你這樣一個娘,真是感覺到惡心!"

"霜兒……"陳姨娘被慕容霜口中吐出得無話語刺的後退幾步,無力地倚靠在背後的牆上,痛心地看著自己這個女兒,的確,她是在生下慕容霜後,失望落淚過,可是為人母親,哪里有不疼愛自己的孩子的.

她之所以會對慕容霜不甚親近,只是因為這慕容霜太過于像那王浩了,特別是那雙眼睛,那神,在看著人的時候,酷似王浩.

所以她不敢太過親近慕容霜,因為看著那雙眼睛的時候,她總會想到那一夜,被王浩給強占了的時候.wknk.

更害怕將慕容霜帶到慕容宰相的面前,因為慕容霜的身上,沒有一絲與慕容宰相相似的地方.

這樣的一個女兒,若是帶到了公眾場合,出入貴婦聚集的會所,在那些同樣是隱藏或者做了不少汙穢之事的婦人眼中,哪里會看不出問題來.

她的苦心,為何就這般不被這個女兒所理解.甚至因為這些苦心,讓自己的親生女兒記恨自己.

"你別叫我!"慕容霜神厭惡地看著陳姨娘,急急地喘著粗氣,不願接受這個讓自己無法承受的事實.

"霜兒,無論你信是不信,娘,真的是愛你的,你和雪兒,都是娘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手心手背,都是肉,娘怎麼會不愛你呢?"陳姨娘心知今日所的一切,對慕容霜來,無疑是天塌了一般的噩耗,便不再刺激慕容霜,而是輕聲著自己心中的想法.

慕容霜睜著眼睛,看著面前這個往日讓自己敬畏,如今卻讓自己鄙夷的娘親,眸中水光深深,幽然如潭.竟是讓人心悸.

"你你是愛我的,那就做給我看看,愛不愛我,不是你張口就可以的?"慕容霜的聲音恢複了往日的平靜陰柔,卻帶上了一絲絲往日沒有的寒氣.

"什麼事?"陳姨娘問道,看著自己這個女兒的雙眼,與那王浩的目光,愈加神似,甚至,更加寒冷!

上篇:116慕容霜痛罵陳姨娘     下篇:118你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