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18你去死吧!  
   
118你去死吧!

慕容霜神冰冷地看著陳姨娘,薄唇微掀,卻是吐出了一句讓陳姨娘全身冰冷如落入萬年冰淵的話語:"既然你你是愛我的,那你就去死吧!現在,馬上,立刻給我去死!"

"你……你什麼?"陳姨娘如看著陌生人一般,看著自己的女兒,怎麼也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聽到的話.

她的親生女兒,居然叫她去死?

"我的還不夠清楚嗎?"慕容霜冰冷如霜的眼眸中隱藏著一抹絕決的恨意,就這麼凌烈如刀地看著自己的親生母親,涼薄的唇角掀起一抹淡淡的嘲諷,"我讓你去死,你沒有聽見嗎?反正你已經是馬上就要被判死刑的人了,早死晚死,都是要死的,為何不如在我的身世沒有被曝光之前,自我了斷算了?你怎麼能夠保證,下一次,受審的時候,被用刑後,還能為我保守這個秘密?"

"我現在是宰相府里唯一能夠光明正大站在人前的千金,前途可謂是不可限量,只要等我及笄之後,自然會有不少官宦子弟趨之若狂前來求親,只有我才能光耀慕容府的門楣,榮華富貴後,才能照顧被毀了的大姐.娘,難道你不想我和大姐今後的日子過得好嗎?"人句著的.

慕容霜緩緩地走近了陳姨娘,雙目逼視著陳姨娘的眼眸,將自己堅定的念頭,以這種方式來告訴陳姨娘.

"想,自然是想的……"陳姨娘聽到慕容霜最後一句話,淒涼地道.

為人父母,怎會不想自己的子女過的好.

但,人人都是惜命的,好死不如賴活著,並不是一句憑空而來的話.

陳姨娘目前還沒有被判刑,哪里會不渴望有哪怕一絲絲活命的機會,讓她繼續活下去.

可是如今,卻被自己的女兒逼著去死,甚至,這個女兒,還在拿著另外一個女兒的未來,來要挾自己,只為了讓自己能夠聽從她的指示,自我了斷.wn9x.

慕容霜啊慕容霜!你想的也太多了!

陳姨娘面容悲慟地看著面前的女兒,一顆心仿佛被無形的石磨緩緩地磨著,磨成了灰,流盡了血.

"既然娘也這般想法的話,就依了女兒這一次吧!女兒自然是感激不盡的,別女兒無,你也不差這幾日了,提早了幾日,好歹還能趁王大人沒有宣判的時候,了斷了這一切,保全了聲名,落了個剛烈.更為女兒保守了這個秘密!如此一舉數得,豈不善哉!"

慕容霜著這幾句話,輕輕地退了開去,似乎就准備這般看著陳姨娘做決定.神淡漠得就如同看著一個陌生人欲自盡一般.

不!

稍有人性一點的人,即使看著與自己素不相識的人欲尋短見,都會上前勸阻.

而這慕容霜……

陳姨娘的淚水終是一滴一滴地落了下來.

這就是她的女兒啊!

或許,當初真的不該因為這個女兒而對王浩妥協,或許當初,真的應該在知道懷上了她後,想辦法將其流掉……

或許……

沒有或許了……

"霜兒,你回去吧!"陳姨娘幽幽地道,而後緩緩地坐到了地上,輕輕地閉上了眼睛.

"娘!你……"慕容霜見狀,眉頭一皺,就要些什麼.

"我會……照你的話去做的!你放心……"陳姨娘抬起頭來,張開眼,帶著一絲冰冷,一絲嘲諷,看著慕容霜,而後一字一句地道:"霜兒,記住你和娘過的話,他日你榮華富貴之時,必須好好照顧雪兒,若是有違此話,娘,就是做鬼,也饒不了你!"

慕容霜神色一變,才欲張口些什麼,卻在見到陳姨娘的神色,與想到她的話時,生生將口中的話咽下,轉而道:"娘放心,只要霜兒活著一天,就一定會照顧好大姐的.娘就放心的去吧!"

"你先走吧!"陳姨娘譏誚地看了慕容霜一眼,繼續道:"若是你在這里,娘就死了,只怕你就沒有那麼容易走了,放心,我陳倩雖今生造孽無數,還不至于在這事上欺騙自己的女兒!"

慕容霜神色難堪地低下頭,恭謹地朝陳姨娘彎了彎腰,柔聲道:"那,霜兒告退,娘,一路走好!"

罷,柔柔地轉過身,繞出了這間保密性強,**建造的牢房,在走出大牢門口的時候,甚至還娉婷地朝守門的獄卒福了福身子,而後嫋嫋離去.

獄卒在慕容霜離開後,便進去一個人查看了一番陳姨娘,見其與之前一般,端坐在地上,見自己進來後,還轉頭看了看自己,才繼續閉目養神.

獄卒見狀,便放心地退了出去,嘴里囔囔到:"不愧是慕容府里的姨娘,就連進了宗人府,還有這麼多人來看望."

陳姨娘見獄卒走後,又是端坐了兩個時辰,才在送晚飯的人要來之前,端莊地坐直了身子,將自己這半輩子經曆過的事,都細細地回憶了一遍,特別是在十五歲前,服侍老夫人的那些日子,今生過的最單純的日子……

而後輕聲細語地道:"老夫人,陳倩來見您了,只求您別嫌棄陳倩,讓陳倩繼續服侍您,任勞任怨,只求還能有機會,贖回這一身的罪孽……"

話語完,便舌頭吐出,銀牙一咬,將舌頭咬斷,身子緩緩地倒下,兩行清淚,滴落在滿是灰塵的地上……

與此同時,三名年輕的獄卒,提著囚犯食用的飯菜,邁著平穩的步子,朝著宗人府的牢門走去,在經過兩名守門的獄卒身旁,很是熟稔地朝兩名獄卒點了點頭.

"劉,今天來的比平時早了些啊!"一名獄卒掃視了三人一番,見都是平常送飯的人,便收了目光,拍了拍走在前頭的獄卒肩膀道.

那喚作劉的獄卒笑了笑,道:"楊大哥,是這樣的,我今天飯菜燒的早些,晚上還有事,早點走,呵呵!"

那楊大哥聞到:"你定然又是約了那桃吧!嘖嘖,年輕人,莫要沒有娶妻,就把這身子給弄垮了哦!"

劉聞臉色一:"楊大哥就喜歡拿我取樂!我先去送飯了!"

"去吧,去吧!莫要耽擱了你和桃的**,下次我去那怡香院,桃可要給我臉色看了!"那楊大哥這般一,邊上的獄卒都哄然大笑起來.

劉便在這大笑之中,鑽入了宗人府大牢,直直朝關押男犯人的牢房走去.

在走到其中一間同樣是**的牢房面前,劉原本憨厚老實的表一變,化作了恭敬而謹慎,朝著里頭的男子輕聲道:"爺,奴才奉老主人之命,前來接您回去了!"

里頭的男子緩緩轉過頭來,一看其面容,赫然是與那陳姨娘通*的男子——王浩!

王浩在見到劉之後,皺了皺眉頭,卻不語.

劉一個激靈,忙將自己臉上的人,皮面具取下,而後從懷中掏出一個刻著複雜圖案的令牌,恭敬起將令牌呈現在王浩的面前,道:"爺請看."

王浩在見到令牌後,對摘了人,皮面具的"劉"冷聲道:"將面具戴好,若有下次,定不輕饒."

"是!"劉忙應到,而後迅速開了房門,而後他身後的男子鑽入一個,換上王浩脫下的囚衣,將臉上的人,皮面具摘下,恭敬地為王浩戴好.

王浩在換上來人的衣服後,目光掃視了代替自己的男子,便大步走出牢房,跟在劉背後,出聲道:"去女牢房!"

劉一怔,道:"爺,老主人過了,不准你再將心思放在那個女人的身上了,若這次不是因為她……"

王浩目光一凜,冰冷如刀地掃視過劉的臉,見劉身子一縮,將頭低了下去,才道:"帶路!"

陳倩關在哪里,他並不知道,但他相信,這些老營救自己的人,是絕對會知道的.所以需要劉的帶路,以免耽誤這寶貴的時間.

但劉卻猜錯了一件事,他並不是要去救陳倩的,而是要去殺了她,今日與當日並不同,陳倩的身材與一同前來的男子並不相同,自然不能騙過那些目光如炬的守門獄卒.

更重要的一點是,陳倩對自己太過熟悉,更在當日不知死活地對著宸王那張貌若天神的容顏露出意動之色.

他睡了十幾年的女人,卻對別的男人心懷意動,這絕對是他不能容忍的事.也正是因為這樣,這陳倩,必死無疑,至于他那個冠著慕容宰相姓的女兒,如今就先讓她繼續生活在慕容宰相的發府里,讓慕容宰相繼續為自己養著.

畢竟這個女兒,他也曾觀察過,並非等閑之輩,心機城府,堪擔大用.他日若是有用,再行回來找她也不遲.

他的骨血,甯願殺了,也不能讓其流落在外面.

"爺,就是這間."劉雖然心中不願,卻還是遵從王浩之命,將其帶到了陳姨娘的牢房前,輕聲道.

"你們在外面等著!"王浩沉聲朝劉道,而後獨自一人拐入了陳姨娘的牢房.

上篇:117他是你親生父親!     下篇:119陳姨娘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