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嫡女傻妃,王爺勾勾纏 119陳姨娘之死  
   
119陳姨娘之死

陳姨娘死了?

王浩站在牢房前,細細地查看了一番,最終確定,陳姨娘已經咬舌自盡了,便不再耽擱時間,退出了牢房,提過了送飯的桶,扮作"劉"的助手.與往常無異地退出了宗人府大牢.

劉依舊是那副憨厚老實的模樣,有些羞澀地在那些守門的獄卒打趣中,帶著王浩,就這樣明目張膽地從宗人府大牢中離開.

……

宸王再次回到宗人府的時候,臉色早已經沒有之前的淡然.

好不容易能夠與慕容玥同桌吃飯,和未來岳父喝喝酒,談談心,培養培養感,甚至可以隱晦點調戲調戲慕容玥.

卻被宗人府的官差給打斷了這美好溫馨的時刻,只因為被關在宗人府的陳姨娘和王浩,都咬舌自盡了!

得到這個消息後,慕容宰相便叫上了慕容雪與慕容霜,與宸王一同趕往宗人府,而慕容玥,自然被宸王"順手"牽著一同來了.

"大概是什麼時候死的?"宸王面色不虞地看著陳姨娘的尸體,問著一旁的仵作.

"回王爺的話,這陳倩死的時間大致在一個時辰左右."一旁的仵作恭敬地回答到.

"娘,娘,你為什麼要自盡,為什麼?就算你犯了錯,相信父親也會網開一面的,你怎麼就走了這一步啊!"慕容雪在仵作驗完尸後,終是忍不住撲到了陳姨娘的身上,悲憤地放聲大哭起來.

"娘,你走了,留下女兒該怎麼辦?怎麼辦啊?"

陳姨娘一向最是疼她,不論她是多麼的任性,提出多麼無禮的要求,陳姨娘都會盡力滿足她.

甚至在出了那李山之事後,她成了廢人一個,陳姨娘也不曾嫌棄她,而是聞聲細語地安慰著她,開解著她.

總是著"即使我的雪兒以後都不嫁人了,娘也會養你一輩子,你只管安心……".

可是如今,她的娘親就這麼走了,永遠都離開了,她任性的時候,誰來寵著自己,她刁蠻的時候,誰來護著自己……

她已經沒有了清白,失去了做母親的權利,為什麼上天還要如此殘忍地奪走自己的母親……

"娘,娘,你別走……娘,你醒醒啊,我是霜兒,我和姐姐來看你了,你睜開眼睛看看我們,別丟下我們啊……"慕容霜亦是噗通一聲跪倒在地,緊緊地抱著陳姨娘,哀聲傾訴道.

"唉……我們出去談吧!"慕容宰相見到兩個女兒痛苦的模樣,揮了揮手,示意一旁的王大人與宸王與自己出去話.

宸王魅惑的眼眸,包含深意地看了眼慕容雪與慕容霜,似乎想要看清兩人此刻的表,卻只望見了兩個匍匐著哭泣的背影.

"走吧!"慕容玥輕輕地扯了一下宸王的衣,示意宸王與自己一起出去.

走出陳姨娘遺體所在的牢房,慕容玥輕輕地呼了一口氣,似乎想要將胸腔內郁悶的氣息吐盡.

雖心里恨極了陳姨娘,但在見到對方死時凝固在臉上那無盡悔恨與憧憬的表時,慕容玥的心,依舊顫抖了一下.

人死萬事空,她以前做的事,就這樣散了吧!

慕容玥心中如是道,抬起頭,卻撞進了宸王那雙璀璨如裝入了盛夏星空的眸子,只是,那雙眼眸似乎染上了幾許深思,慕容玥不由地一怔,問道:"你在想些什麼?"

宸王伸手摸了摸慕容玥的秀發,道:"回頭與你,我先去王大人那里了解一些況!"

"好!"慕容玥溫順地點了點頭,示意宸王一個人去便成,自己則留在這里.

宸王離開後,慕容玥站在轉角處,打量著牢房內的慕容雪姐妹.

慕容雪原本豐盈的體態,在這短短的幾日,已經消瘦了許多,此刻跪在陳姨娘的面前,哀痛不已地哭泣著,原本跋扈驕傲的姿態,早已消失貽盡,多了幾分柔弱無依的風姿.

只希望她以後,能夠收斂一些吧!

畢竟這慕容雪雖然以前經常欺負慕容玥,卻只是因為妒忌慕容玥占盡了慕容宰相的寵愛,其實這之間,來,也只是因為年少的意氣用事,加上被陳姨娘這個心思歹毒的母親帶動了而已.

若是她以後能夠悔改,自己就此放過她,也未嘗不可.

反而這慕容霜……

慕容玥看向慕容霜的眼眸凌厲了幾分,審視著慕容霜無盡悲痛的表,淚如雨下的眼眸,不知如何,總感覺有些不盡真實.

或許是自己想多了……

慕容玥搖了搖頭,將自己腦中怪怪的感覺甩去.

再過狠毒的人,在見到自己親生母親的遺體時,也難免悲慟哀傷吧!

不遠處,宸王與慕容宰相在詢問了一下王浩的死因和時辰後,再了解過今日有何人過來探監,發現沒有其他問題後,便喚過慕容玥,與慕容雪姐妹回府.

那陳姨娘的遺體,在慕容雪和慕容霜的哀求下,慕容宰相便同意了讓宗人府的人,幫忙厚葬了.

至于王浩,自然是按照牢里的規矩,隨便用個草席,找了個亂葬崗丟棄了事.

也正是因為調查過,王浩只是王管家的一個私生子,因此,宸王與慕容玥都沒有將王浩這個與陳姨娘私通的男人重視,才沒有去查看"王浩"的尸體,並不知道,那只是一個戴了人,皮面具的替身.

而此時,真正的王浩,卻在宗人府不遠處的一座民房內,查看著這方的動靜.

在見到宸王一干人上了馬車回府,替身的"尸體"由一輛破馬車拉著朝亂葬崗駛去,就這般丟棄後.

王浩的臉上輕輕地揚起了一抹冷笑:"宸王北辰星,這次輸給你,只是我大意了,相信我們還有機會做對手的,下一次,我定然會贏你."

馬車內,慕容玥有些不自在地朝一旁挪了挪,盡量讓自己離那個渾身散發著青竹之氣的男子遠一點.

看來自己這個父親還真是思想開明,來時急匆匆的,沒有顧忌也就算了,怎的回去時,也就這般放任自己一個黃花閨女,就這般坐著宸王這個男子的馬車.

孤男寡女,他就不怕惹來閑話嗎?

"未來岳父已經認定了我這個女婿了,所以你就別多想了,注定是我的王妃了!咱們婚事已經定下了,就無需過顧忌男女之防了!"宸王風萬種地一笑,如一只開屏的雄孔雀般,在吸引著自己中意的雌性.

慕容玥一睇美眸,撇了撇嘴,道:"別忘了你還在觀察期,若是我不滿意,隨時可以退貨!"依便送與.

"那要如何才能做到讓王妃滿意呢?"宸王繼續散發著耀眼的魅力,十萬伏電壓放得滋滋響.

慕容玥妖嬈一笑,道:"那就先考考你的觀察力,今天在宗人府,可有什麼發現?"wsdn.

"今日有兩個人來看過陳姨娘,一個是你們府里的柳姨娘,另一個,卻值得商討了!你猜猜是誰?"宸王故意打著啞謎,問著這個古靈精怪的丫頭.

"另一個?"慕容玥腦子一轉,並不費多少心思,就猜了出來,"莫非是慕容霜?"

如今陳姨娘的爪牙基本都被自己和宸王揪出來了,會去看她的人,還真沒有幾個,柳姨娘會去看她,想必是因為一同侍候過老夫人的誼.

而剩下的,只有陳姨娘的兩個女兒了.

慕容雪傷重在身,方才坐著馬車來的時候,見她上馬車都有些吃力,自然不可能獨自前來看望陳姨娘,那麼,唯一的答案,就是慕容霜了.

"可知道她們都了些什麼?"慕容玥問道.

宸王搖了搖頭,道:"關押陳姨娘和王浩的牢房,並非是那些普通犯人的牢房,而是專為朝中大臣家中甚至皇宮中人**案件所設的保密性極強的牢房,畢竟,這些犯人,每一個人身上犯的事,都涉及了重要的信息,自然不能讓他人聽見."

因此,即使是宸王,也無法得知探監之人,與陳姨娘過什麼?

至于去探監的人,也並非是什麼人都能去的,這柳姨娘是府中的姨娘,慕容霜是陳姨娘的女兒,這兩個弱質女子,身無利器的去探監,自然是能夠被放行的.

畢竟陳姨娘是就要被處死的犯人了,讓親人去看望,是人之常,哪里有不允許的道理.

"可我總感覺這里面有什麼不對勁的!"慕容玥皺著眉頭道.

雖然陳姨娘與那王浩一同咬舌自盡了,讓他人看來,似乎是因為兩人*,敗露,而選擇了一同殉,可是慕容玥卻總有一種怪怪的感覺.

"我也有這種感覺,上午在審陳姨娘的時候,我就感覺到,她的口供里,似乎遺漏了些什麼東西,但具體是什麼,我卻一時不上來.本打算到慕容府與你再行研究一番後,再對她進行一次審問.只是沒有想到,她卻這麼快就自盡了.甚至王浩,也一起死了.如今再想下手查,只怕會更加困難了!"

宸王一手托著下巴,另一手的纖指在馬車內的桌上輕彈著,有些頭疼地道.

上篇:118你去死吧!     下篇:120祭天